孙越博客
莫斯科-北京
http://sunyue.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托卡乔夫:他的情报价值100亿美元

2016-08-05 07:23:5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间谍内鬼 | 浏览 577819 次 | 评论 0 条


苏联雷达工程师托卡乔夫(Адольф Толкачев,1927-1986),于1978年至1985年间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充当间谍,第一年的年薪就高达20万美元,甚于当时美国总统的收入。

托卡乔夫1927年生于苏联哈萨克斯共和国的阿克纠宾斯克市(Актюбинск),两岁时随父母迁入莫斯科,30岁时娶苏联女子娜塔莉亚为妻,岳父和岳母死于30年代斯大林的大清洗,托卡乔夫因此憎恶苏联,这成为他后来投身中情局做间谍的原始动因。托卡乔夫1954年毕业于苏联哈里科夫综合技术学院(Харьковский политехнический институт),毕业后分配在苏联雷达工业部无线电配置研究所(Научно-исследовательский институт радиостроения при Министерстве радиопромышленности СССР)工作。托卡乔夫由于工作业绩突出,被提拔为该所联合实验室总设计师和科学生产联合公司“同相加速机”(НПО "Фазотрон")的主管。托卡乔夫收入颇丰,月薪高达250卢布,外加奖金和保密补贴,每月薪酬都在350-400卢布左右,他根本花不完。1979年,苏联政府给52岁的研究所总设计师托卡乔夫分配了高级住宅,他家就在莫斯科市中心一幢靠近美国大使馆的高层楼,笔者前不久在莫斯科还造访过那幢楼,条件之好难以形容, 即使按今天的标准也算奢侈豪华。

但是,苏联保密费给得再多,也不敌过美国的泄密费,中情局鉴于托卡乔夫能接近苏联国家高级技术机密,决定招募他做间谍。

剃头挑子一头热不行,住在美国大使馆之侧的托卡乔夫,与美国人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他终于在1978年决定投靠美国,他从那时起,便经常借下楼遛狗和散步之际,在使馆周围转悠,期望搭讪使馆的人。托卡乔夫在给美国中情局的密信中写道,他作为苏联持不同政见者,愿意帮助苏联的敌人获取秘密技术情报,成为苏联著名作家索尔仁尼琴和核物理学家萨哈罗夫那样的人。托卡乔夫说,希望通过向美国出卖情报能获取可观的金钱(他认为提供的情报极有价值),以便未来工作发生变动时有足够的经济条件养老。

其实托卡乔夫早在1977年,就想跟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联系,但不知为什么没有成功。他那时甚至还跑到酒店和宾馆的停车场,去寻找美国大使馆牌照的汽车,找到以后还往车窗里塞纸条,说自己是苏联国家秘密科研机构的高级研究员,可以向美国情报机构出卖苏军雷达机密。托卡乔夫为了向美国人证明自己的身份,还亲自带着一些秘密资料,请美国使馆官员前往约定地点拍照,尽管如此,美国人也没有理他他。

这个问题,早年美国派驻莫斯科的《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霍夫曼(David Hoffman)有答案,他说,托卡乔夫给美国使馆塞纸条的时候,恰是克格勃打击中情局间谍的高峰,中情局驻莫斯科工作站因此损失惨重,不少老牌间谍纷纷落网,他们基本上都是以外交官身份做幌子,常驻莫斯科的美国大使馆工作人员。中情局莫斯科工作站将托卡乔夫塞纸条的事,报告给中情局局长特纳(Stansfield M. Turner),特纳认为,托卡乔夫是克格勃的诱饵,不是合作者,不能接触,理由是,托卡乔夫的秘密雷达资料尽管珍贵,但美国却不能据此有效的打击苏联空军。但中情局莫斯科站站长哈萨韦(Gardner Rugg Gus Hathaway)却反对特纳的意见,他力主中情局接触托卡乔夫,因为托卡乔夫提供的信息真实可靠,对美国发展国防有利。

1978年2月16日,就在美国中情局为招募托卡乔夫犹豫不决的时候,托卡乔夫竟然又在莫斯科拦住了美国使馆的车,他往车里投了一封信。无巧不成书,托卡乔夫那天所拦的恰是中情局莫斯科站站长哈萨韦的车,那时哈萨韦刚驶出使馆不久,等红灯的时候,听见有人敲车窗,哈萨韦妻子摇下玻璃,并将一个信封交到哈萨韦手上,还急切地说:“请转交大使先生!”便匆匆离去了。哈萨韦急忙让汽车调头,返回使馆,打开信封,原来是一封托卡乔夫的亲笔信,他说出于安全考虑,不能写得得太多,但他也知道,写少了中情局不会相信他,会误以为他是克格勃为中情局是下的套。所以,托卡乔夫想了一个与中情局联络的巧妙方法,他先将自家座机号码的前5位数(莫斯科的电话号码为7位数)在信中报给中情局,一个星期之后,他再按约定手持写着后两位电话号码数的小木板,在约定的公共汽车站等候中情局特工。中情局特工只需开车经过那个公交站,记清小木板的两位数字,并按照信中所提供的前五位电话号码进行拼接,即成托卡乔夫家的电话,再按约定时间给他打电话,通话前切记验证接电话的人是否托卡乔夫本人。

中情局特工按照信中时间,前往公交站,果然看见托卡乔夫手持木牌站立,他们立即验证了电话号码。托卡乔夫在中情局验证他亲笔信的当口,又给美国使馆送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叮嘱说:“我家电话号码你们已经清楚,即请来电,若是男性来电,请自报俄国名字尼古拉,若是女人就说是卡佳。”果然,中情局很快就给托卡乔夫打了电话,但托卡乔夫不知道,这不是因为他的请求生了效,而是因为中情局莫斯科站站长哈萨韦,对他能提供侦测飞机超低空飞行的雷达系统的情报发生了兴趣。

1978年3月5日晚10点,托卡乔夫家的电话突然铃声响起,来电话的是中情局莫斯科工作站的特工基舍尔。他们的通话被中情局录音,多年之后被《华盛顿邮报》驻莫斯科记者霍夫曼披露:


托卡乔夫:喂。

基舍尔:您好,我是尼古拉。

托卡乔夫:(短暂沉默)您好,尼古拉。

基舍尔:我终于给您打通电话了。我收到您的信件。谢谢。我们对您的来信感兴趣,稍后联系您。

托卡乔夫:我9日出差去梁赞,周六与我联系不便,最好周日联系我。(沉默。托卡乔夫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

基舍尔:好的,再见。

托卡乔夫:再见。


托卡乔夫就这样联系上了中情局特工。基舍尔一周之后再度致电托卡乔夫,让他将藏在莫斯科市中心一家商店电话亭里的手套取走,托卡乔夫立即照办,原来手套里藏了不少东西:一个20页的密码本,一张加密表,两个用英文填写了收件人的信封,里面还塞了英文信,两张密写纸,以及用俄文小字密密麻麻撰写的、如何使用加密手段撰写情报的说明,以及如何递送情报等诸多细节,外带一些托卡乔夫需要回答的实验室和雷达设计方面的问题,最下面是一个装有500卢布的信封,这是他从美国中情局所获得第一笔奖金。

托卡乔夫对500卢布很不满意,他给中情局写信抱怨说,你们所支付的那点小钱,要不说明我的情报没价值,要么就是你们对我不信任。中情局听罢问他要多少,他张嘴要5万卢布,见中情局犹豫不决,就说以后酬金不足六位数就不做。1979年5月1日,中情局总部批准了托卡乔夫六位数酬金的请求,不久中情局致电莫斯科工作站,决定先支付托卡乔夫30万美元。谁知托卡乔夫听罢仍不满意,他对基舍尔说,中情局听错了,他说酬金不是六位数,而是数字后面带6个零。基舍尔听罢当场拒绝说,中情局有史以来还从未支付过数额如此之大的酬金。托卡乔夫这才放弃了他“数字后面带6个零”的酬金要求。

话说1979年,托卡乔夫开始为中情局工作,他在6年的时间里,一共出卖了数十份苏联绝密技术情报,包括米格飞机最先进的电控和躲避雷达监测系统。托卡乔夫被捕后在供词中写道:“我用宾得(Pentax)相机将国家实验室的绝密文件拍摄在35毫米胶卷上,再带回家用胶带粘在椅子底下,寻机再将这些文件转交美国中情局特工。”托卡乔夫在生活方面不显山不漏水,平时上下班开一辆破旧的拉达轿车,周末在郊外小住,他家只有一幢摇摇欲坠的小别墅,与普普通通的苏联人无异,所以,他从未引起过别人怀疑。

托卡乔夫通过出卖情报不仅挣到了数额可观的美元,还有西方的药品、摇滚乐录像带和苏联禁书。他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挣得79.7万卢布,当时折合约200万美元。1980年5月10日,中情局签署了托卡乔夫的酬金决定:1979年支付20万美元,以后每年支付30万。基舍尔将这个决定告诉了托卡乔夫,最后还加了一句:“你现在挣得比美国总统还多。”中情局将托卡乔夫的奖金存入美国银行,承诺他随时支取。这笔钱,托卡乔夫除了动用小部分在欧洲买珠宝外,几乎没有花过。

托卡乔夫为出卖的苏联绝密技术情报,为美国军事科技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1985年10月,美国记者库谢维奇在《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撰文指出,托卡乔夫提供的绝密情报价值连城,不仅使美国研发战机躲避雷达监测系统缩短了17个月,在某些领域甚至缩短了5年,而且还节省了高额研发经费。中情局刚开始与托卡乔夫工作的时,并未认清其价值所在,后来逐渐猛醒,托卡乔夫是美国二十世纪最宝贵的间谍,美国军方的估算结果显示,托卡乔夫的情报价值100亿美元,足够美国空军研发机构研究多年。而且中情局与托卡乔夫的合作,也堪称国际间谍史上的典范。

俄罗斯克格勃历史研究学者索科洛夫(Геннадий Соколов)及克格勃中校兼《独立军事评论》(Независимом военном обозрении)主编阿塔曼年科(Игорь Атаманенко)一方面承认,托卡乔夫是成功的间谍,给苏联国防事业造成的损失超过20亿美元,另一方面,他们也从间谍研究的专业角度评价说,托卡乔夫成绩斐然,堪称超级间谍。

1985年6月9日,是托卡乔夫黑暗的一天。那天,他驾着他那辆破旧的2101型的“拉达”牌(Lada)轿车,从莫斯科州的多罗尼诺(Доронино)村小别墅返回莫斯科市内,就在那条路上,克格勃阿尔法(Альфа)特别行动小组副组长,克格勃中校扎伊采夫(Владимир Зайцев)带领警员们撒下一张抓捕托卡乔夫的大网。

阿尔法警员们先在托卡乔夫必经之路——林间小路的8公里处,伪造了一个车祸现场,调派了急救车、工程车、警车等前来救援,其实救援人员都是阿尔法抓捕小组成员,营造了一个很逼真的扎伊采夫事后回忆说,当时他对整个抓捕小组叮嘱最多的话,就是抓捕动作要稳准狠,千万别给嫌犯反抗和自杀的机会。苏联解体后公开的抓捕现场录像显示,“交通警”拦住了托卡乔夫的轿车,让他下车到警车去查验驾照,他走出轿车,将皮夹子放进上衣口袋,随后朝警车走去,还便伸手摸了摸下巴。说时迟那时快,他身后突然闪出一个阿尔法特工,突然出手,右手锁喉,没容托卡乔夫反抗,特工又用左手将一团棉布塞进托卡乔夫嘴里。接着又有两名阿尔法跳出来,紧抓托卡乔夫的双手,再出两人,抬起他双腿,将托卡乔夫反剪双手抬进了警车里,阿尔法警员在警车里七手八脚扒光了托卡乔夫,生怕他私藏武器和毒药他们找了半天一无所获,便又给他穿好衣服。与此同时,几名阿尔法警员也将托卡乔夫妻子娜塔莉亚押上另一辆警车扬尘而去。

第一个审讯托卡乔夫的,是苏联克格勃主席切波利科夫(Виктор Чебриков)。托卡乔夫承认向中情局提供文件,但是拒绝回答是苏联雷达绝密文件,直到克格勃在他家和别墅找到证据,他才彻底低头认罪,开始配合调查,以期从轻处理。托卡乔夫还检举自己的新联络人——中情局特工斯托姆鲍赫,他的公开身份美国驻苏联使馆二秘。克格勃根据托卡乔夫提供的见面地址,利用中情局尚不知道托卡乔夫被捕的短暂间歇,命克格勃军官什希金(Виталий Шишкин)带人前去抓捕。由于什希金托卡乔夫长得有几分相似,便由他乔装打扮,假冒托卡乔夫与斯托姆鲍赫接头,最终什希金生擒了中情局特工斯托姆鲍赫,从他身上搜出了中情局的微型密写速溶纸、5部微型摄像机、几本反苏图书和准备支付给托卡乔夫的10万卢布。当年曾经参加过审判的科拉斯尼科夫(Рэм Красильников)回忆说,斯托姆鲍赫在审讯的时候,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只要求要见美国大使,后来斯托姆鲍赫被苏联政府驱逐出境。

托卡乔夫到底被谁出卖?这个问题至今在国际间谍研究界仍争议颇多。《华盛顿邮报》驻莫斯科记者霍夫曼曾说,出卖托卡乔夫的是中情局特工霍华德(Edward Lee Howard),他曾是中情局托卡乔夫的联系人,中情局还拟派他前往莫斯科工作站配合托卡乔夫工作,替换已经撤离的基舍尔。但是霍华德在美国中情局总部表现不佳,因侵吞财产和吸毒被中情局解雇,霍华德一怒之下于1985年投奔苏联克格勃,还给克格勃开出一长串中情局卧底苏联的名单,托卡乔夫赫然在上。霍华德投奔克格勃后,居住在莫斯科,被苏联警察保护起来,可他还是在一次车祸中丧命。苏联克格勃根据霍华德的所开出的名单,在国家重点保密部门布控排查,对托卡乔夫担任领导职务的科学生产联合公司“同相加速机”展开了秘密调查。

克格勃对外侦察部门侦察员达马什金(Игорь Дамаскин),退休后写了克格勃国际行动系列作品,他对托卡乔夫一案有独特的解读。他认为,托卡乔夫是被中情局另一位苏联间谍埃姆斯(Aldrich Hazen Ames)所出卖。埃姆斯是克格勃打入中情局10年的卧底,他1994年被捕后供认,曾将中情局在莫斯科数十名特工的名单交予克格勃,其中就有托卡乔夫。1985年夏初,克格勃开始对托卡乔夫进行全面监控,动用拍照、摄像、窃听等各种手段,对其工作和生活的细节都进行监督。托卡乔夫被捕后,克格勃统计,托卡乔夫出卖给中情局的文件计有,联合实验室和科学生产联合公司“同相加速机”54份秘密图纸和项目书,8000多份绝密文件的图片。

1986年6月16日,托卡乔夫的案子移交苏联最高法院军事法庭秘密审理,时间延宕整整一周。苏联解体以后,公开了一些托卡乔夫庭审的影像资料,看来当时允许全程摄像。影片显示,托卡乔夫在人证和物证面前,无话可说,陪审团的三位苏联将军均认为所有证据确凿,指出托卡乔夫从1978年以来就开始与美国间谍机构合作,直到1986年6月在中情局的指挥下从事对苏联的间谍活动,向美国提供了苏联空军主要发展方向的绝密文件,其中包括苏联战略巡航导弹飞行反射系统、无线电电子遏制技术和苏联国家飞机识别体系的绝密文件,他们都认为托卡乔夫犯有叛国罪。

托卡乔夫在庭上交代完犯罪事实后,请求政府手下留情,免他一死,但是6月23日,最高法院认定托卡乔夫罪恶极大,仍判处其死刑,并没收其全部非法所得。1986年9月24日,托卡乔夫被执行枪决。托卡乔夫的妻子娜塔莉亚也因犯包庇间谍罪,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


有不一样的发现

2
上一篇 << 巴别尔:暴力与抒情、肉欲与纯真的…      下一篇 >> 普京二女儿出山有托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孙越

中国首届戈宝权外国文学翻译大奖得主,中国翻译协会专家会员,俄罗斯圣尼古拉金质勋章获得者,俄罗斯世界人民精神统一国际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国际笔会会员。本站所有文字皆系原创,版权所有,如欲刊载,敬请垂询。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