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悦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268510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为什么男人出轨了,却不愿意离婚?| 原创

2016-08-05 11:38:1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44913 次 | 评论 0 条

威信公众号:心之助

心之助(威.信:luyuexinli

女性心理健康与成长专业平台

陪伴你心灵成长 获得幸福生活

预约情感咨询 成长咨询 学习心理课程

文丨 卢悦 (新浪微博@卢悦卢悦)

小编丨 心之助云云

当婚姻遭遇出轨,往往会有三种痛苦。

第一种痛苦就是背叛之苦:被出轨方发现了婚姻的真相,残酷的现实让她迷茫、伤心和愤怒。

第二种痛苦是不死不活之苦:出轨一方游移不定,一会儿说要回归家庭;一会儿又说不舍三儿的情,或者干脆就半死不活地这么耗着。 

第三种痛苦就是分离之苦:当婚姻关系终于耗到断了气,我们要面对真正的丧失的时候,那时候又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这次我们说的是这第二种苦。

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为什么这个男人会长期滞留在灰色地带,上演这么一场拉锯战,迟迟无法从三人游戏中做出最后的决断?

又或者,很多女人无法理解,为什么男人总是喜欢三人游戏,在她们看来爱就是二人游戏,我们怎么可能把一颗心分为两半,分给不同的人?

威信公众号:心之助

其实在情感中,我们有两种人喜欢玩这种脚踩两只船的游戏。

一种人叫做躲猫猫型的男人;

一种人叫做要爽不能型男人。

我们先说躲猫猫型男人:

曾有一个渣男,他能专情的时间不能超过3个月,超过3个月,他就要移情别恋,但如果女友要离开他,他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绝对不允许女友离开他,可是一旦女友回归,他又开始各种和其他女人暧昧;几年的情感,就在不断被抓,不断跪舔,不断再次被抓中度过。女友都要崩溃了,因为每次他的跪舔极度真诚,要和他分手就像是将一个小婴儿抛弃在雪中一样让人于心不忍。

但事实又证明了一件事:他根本不能和任何一个人发生长期的一对一的关系。

他的人生就是一场躲猫猫的游戏。

我们所有人在孩提时候都玩过躲猫猫,当我们是婴儿的时候,父母就会把自己的脸藏在手后面,然后忽然把手拿开,我们往往会开心地大笑。长大后,我们会把自己藏起来,让父母来寻找,或者更大一些,让其他伙伴来寻找。

为什么我们会热衷这样的游戏?

因为这样的游戏的主题就是:分离与幸存。

威信公众号:心之助

当父母的脸消失于手掌之后的时候,对一个婴儿来说,他们就消失了,不存在了——这会让这个孩子感到恐惧;但当父母的脸又恢复出现以后,孩子会开心——原来他们还在!

我们就是在和父母的反复躲猫猫的游戏中,内化了父母的影像,这样的影像越持久稳定,越是可以支持我们独自上路,走得越远。

一开始,我们无法让父母离开视线;渐渐的,我们开始三翻四坐八爬,开始学会爬行甚至行走了,我们开始探索更广阔的世界了,每当我们往前走到一定时间的时候,我们就会回头看一眼妈妈,看看妈妈是否还在,因为那时候我们内在的父母的影响开始模糊,我们越是小,我们的内在的爱的油箱越是不足,我们就越是需要父母的影像为我们加油。

父母的影像意味着爱,意味着我们的安全和放松,意味着我们的存活,首先是物理上的,更重要的是在精神层面的。所以父母就是我们的安全堡垒,就是我们的爱的加油站,就是我们生命存在感的随身充电器。

每次当我们感觉到危险的时候,我们都可以到父母那里充电,这样时间长了,我们就有了一个内置的安全感的发电站,我们可以离世界更近,而离父母更远一些,比如父母可以在厨房做饭,而孩子在客厅玩玩具,虽然看不到父母,但却可以依靠内置的发电站,展现内在的父母的影像而自我安抚,而非必须要看到父母在眼前。

时间久了,我们甚至可以两三天不见父母的面,也不用慌,但如果两三天过后,孩子往往就会发慌——因为父母的影像开始模糊了,安全感就开始崩溃了。

当我们长得更大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更久地不见到父母也不用有那么大的不安感——因为这个内置的发电站可以持久为我们提供安全感,我们不必对谁有某种人身依附关系也可以独立存在了。

可是如果这样的安全感内置的过程被中断了,我们可能就要一直用其他手段来修复,比如躲猫猫游戏就是这样的一种无意识地自我修复程序。

威信公众号:心之助

我们这个时代盛产假男人:只有表面的一层壳子是男人的样子,但内里还是一个虚弱的小孩。这样的男人在自己的家庭就像是一只小宠物一样长大,没有人关心他的内心是什么样的,以至于他也不认为人是需要有内心戏的,对他而言,生命就是一个又一个忍耐的游戏,他需要作出很多社会化的动作,这些动作为什么要做,他已经没有知觉,他们都是动作演员,没有更多的自我觉察力,这说明在他们的过去的生命中,情感、情绪都不是被他的原生家庭所接受的。

比如我带儿子去旅游,当他第十次喊道好热的时候,我就受不了了,严肃地告诫他:一个男孩是不能老是这么当众喊热的,要做一个男儿有泪不轻弹的男子汉,就要把这些感受压在心里。

说完这些话,我自己也感觉好笑,看来我小时候就是这样被意识形态所教育的——男人是不能有感受的,否则就是娘娘腔,而一旦失去了男性的身份认同,男人就会陷入一种恐慌之中。

但事实上,这时候,孩子最需要的是父母有幽默感的调侃:哇是啊,真的热得要疯啦。让我们看看谁流的汗最多?

这样,父母是可以加工孩子对酷热环境所产生的内心的不适,而非让孩子去压抑自己的难过,时间久了,孩子也可以从中学会如何应对生命中的种种不适。(虽然压抑也是一种应对方式,但毕竟不是最好的方案。)

时间久了,孩子可能无法积攒出足够多的安全感——因为他的安全感的需求总是得不到满足,甚至被贬损,而他又不知道如何去消化这些不安全感,他就只能像一个乞丐一样,不得不逡巡于饭馆周围,总是半饥半饱地活着,而不能起帆远航,因为他的存粮不够。

一方面他想拥有自己的帆船,拥有自己的航行;但另一方面他又没有足够多的点赞,于是他就只能继续在亲密关系中玩早期关系的游戏——躲猫猫:我想要离开你,拥有我自己;但我又无法离开你,因为我没有足够的安全去到外面闯。就像是我们拿着蜡烛去很深的洞穴探险,当蜡烛燃烧到一半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返航,因为再往前走,我们就要冒着一团漆黑的危险了。

威信公众号:心之助

很多的出轨者的内在,是生活在一个悖论里:

我要离开你,因为这样的关系很压抑,我感觉到被忽略,我想要更多的爱,可是我不能离开你,因为离开你,我就觉得生不如死;

我要离开你,因为这样的关系很窒息,我感觉到要被你吞噬,我想要有更多的安全,可是我不能离开你,因为离开你,我就觉得生不如死。

躲猫猫型的男人,一生都在努力解决一件事:我如何既和别人融合,又与他人分离而独立。与他人融合,对他来说是一种自我的灭亡——被他妈妈吃掉;我曾在文章中举过很多例子:比如我如果没有觉察地不断批评我的孩子不允许他表达热,那么我就吃掉了我的孩子,他不允许有自己的感觉。如果他要存活于与大人的关系之中,他必须舍弃自己。但这就是我们存在感的消亡的时候。

而如果他说,爸爸你说错了,你太吵了,我要自己走,你别和我一起走了。那么他肯定会被独自面对这个世界而感到恐惧,因为他从未被鼓励的自我很孱弱,无法应对外面的世界,这样,他就陷入到了躲猫猫的游戏里——他只能虚拟地通过出轨来既和妻子融合又在一个飞地的世外桃源处拥有自己的绝对掌控感的自我

威信公众号:心之助

现在我们说说第二种男人:要爽不能的男人

一个人想要爽,但却不能爽。为什么不能爽?因为爽这件事妨碍了他人,所以不能爽。为什么妨碍了他人,你就不能爽呢?因为这个他人不是一般的人,而是我们的父母。

比如说,一个孩子想和她的爸爸好,这个时候,妈妈吃醋了,因为爸爸看女儿的眼神是那么的柔情,他从未这样看过女儿的妈妈。

比如一个孩子想和他妈妈一起睡,这时候爸爸生气了,因为他本来晚上想和老婆一起玩耍的,现在这个吵闹的孩子碍了事。

比如说,一个孩子本来想高高兴兴地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但刚刚被老公骂了一顿的妈妈正在哭泣,这个时候,这个孩子也不能高兴,因为这显得他太没心没肺了,他需要过去安抚受伤的妈妈……

很多时候,有人会问我:似乎我内心有一个托塞利小夜曲——非常哀伤的那种基调,每当我快乐的时候,那个小夜曲就会奏响;每当我快乐的时候,好像就觉得这个世界有些不正常,我就有些恐惧——这是我不熟悉的世界,好像我不该这么快乐。

是啊,如果你的生活就一一场接着又一场葬礼,你又该到哪里欢笑呢?

在一个禁止欢乐的家庭中,很多人就生活在痛苦的压抑之中。

长大后,他们试图找一个和家庭小夜曲的基调相似的女人,然后再偷偷到外面找一个可以让他们休息一下的另外一种音乐的女人——比如欢快的轻音乐。

或者,他们找到一个非常欢乐的女人做妻子,但总是鬼使神差地被那些忧郁的女人所吸引,迫不及待地想和她们搞在一起,因为似乎他们才是同类。

他们的痛苦,就在于他们想生活在阳光下,却像一只已经习惯了黑暗的潮虫一样,难以适应如此强烈的日照。

于是他就试图往返于黑暗和光明之间,试图两者兼有。

威信公众号:心之助
威信公众号:心之助

当然我们还可以举出各种各样的出轨的男人。

但无论我们说多少种,其实他们都是一种人:分裂的人。

非黑即白的人。 

他们的世界,是没有过渡色的,只能生活在两个端点,而没有真正的线段一样的人生。

因为无法让自我和他人之间取得动态的平衡,他们选择了用时空来分割两个无法调和的人生;

因为无法让欢乐和悲伤,兴奋与压抑之间取得动态的平衡,他们选择了时空来分割自己的不同的生活。

他们把自己的生活活成无间道,是因为我在上一篇《相爱,不是爱的开始,相杀才是爱的开始原创》中提到的悬崖与地面的理论:他们缺乏一个可以帮助他们找到既和他人融合又拥有自己的方式;或者他们缺乏一个把兴奋和压抑糅合在一起的能力,这样他们只能把自己的生命分裂成为无法整合的两个碎片,这两个碎片最后就会把他和他的所爱整到崩溃。

还是拿我和儿子的例子举例:如果那个时候,我可以学会处理自己的情绪,比如我不希望听到孩子总是说热,但同时我也希望孩子的自我得到尊重,那么我就会用文中那种开玩笑的方式,用一种轻松的方式让孩子了解我的意愿,同时也照顾到孩子的脸面。

或者我可以处理好我的自己的情绪,在此基础上,我说出的任何话都不会对孩子造成伤害,这样孩子就不会因为我的情绪而不得不压倒他自己的情绪来迎合我,因而导致,他的自我永远都要在父母的灵魂下呻吟,而让父母的自我不断强奸而失去自己的意志。

从这个角度上,这些出轨的男人其实是在用最愚蠢但也最让人悲伤的方式试图找到自我。而这种找到自我的方式也恰恰重现了当年他的父母是如何强奸他的意志的,以伤害他人的方式实现自己的意志。

任何一种伤痛,都其实会让我们更接近成长,只要我们愿意看,愿意理解;

因为伤痛意味着极限,极限意味着我们的进化的开始,我们的进化的开始意味着解决方案开始出现。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在于我们可以睁开眼,没有睁开,你只是一次次地绝望地重复当年父母伤害你的游戏。

相信我,所有的伤害,都是有意义的,只要你愿意学习。

【心之助】

最值得女性信赖的心理平台

预约专业咨询请联系威.信

18811322846

同时也可以进入我们的微店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转载]你说说,为啥暖男会变渣男?|&…      下一篇 >> 头条精华&nbsp;|&nbsp;…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卢悦

卢悦 北大燕园博思心理咨询中心 资深心理咨询师; 婚姻与家庭情感专家; 中央电视台《为您服务》特约心理专家; 北京7台《生活广角》、《生活面对面》特约心理专家; 北京8台《谁在说》特约心理专家; 内蒙古卫视《现场》栏目特约心理专家; 咨询电话: 010-82623416 82628349 010-82620591 82620592 信箱:luyuelu@hotmail.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