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雨伞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http://blog.ifeng.com/169620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吕延武:工业区里的人流广告,套路深深深几许

2016-08-08 11:53:5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热门话题 | 浏览 1071 次 | 评论 0 条

在工业区里,随便转上两圈,就能收到不少外表粉红“温馨”的妇科小册子;再转个弯,也许就是一间人流小诊所。在极具“特色”的广告词下,都隐藏着多深的套路?


▲在工业区,这样的宣传册随处可见。

行走在工业区里,常会在很多地方看见人流手术的广告牌子,也经常能在工厂门口或者马路边上收到妇科医院、卫生站、门诊部派发的广告杂志。


如果,你稍加留心,就会发现他们所拟的广告语真是极有“特色”了。看看:

“做人流,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给点赞。”

“爱无忧国际无痛人流术,秉承PAC流产后关爱服务标准,广泛应用的绿色人流术。”

“男友抛弃她,京华海伦无痛人流拯救她;爱她,就给她最好的英国皇家海伦关爱。”

“She’s无痛人流全新升级,费用仅680元,快速、安全、无痛、不感染、360度保宫、不影响生育。”


不知你看了这些广告语,是什么感受,反正我的感受有二:

一、做人流好像就是一次神奇而刺激的体验,不做一次人流就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个女人;

二、做人流就是卖手机,拼配置、拼性能、拼价格,有的甚至拼售后服务。而我的疑惑是,这些妇科医院、卫生站、门诊部做人流真的有他们说的技术那么好费用那么合理吗?


手术前,880;手术后,三千多

别的且不谈了,单说说费用的这个问题吧。

2012年,我住在寮步镇下岭贝工业区附近。

我认识的一位女工友,在一家电子厂里上班,和男朋友住在一起。同居了一段时间后,她意外怀孕了,但她不想要这个孩子,就独自到附近的一家卫生站做人流。



▲坐落于深圳某个交叉路口的一家妇科医院。


手术之前,卫生站的人明确告诉她,包做,费用880元;但在手术过程中,医生对她说,发现她身上还有其他妇科病,必须和人流一起做了才行。

她人在手术台上,糊里糊涂的,能怎么办呀,只有同意了。

等做完手术她去交费,可不是880元了,而是三千多。尽管她心里十分纳闷,但还是如数交了钱。

之后几天时间里,她越想越不对劲,觉得肯定是被卫生站给坑了,于是叫了我和另外一位女工友到卫生站讨一个说法。

在卫生站的办公室里,有两个男的跟我们谈。

这两个男的,其中有一个看起来像是黑社会的,我当时想,或许就是给卫生站看场子的。我先问,你们卫生站这样收费有正规发票吗?得到的回答是没有。

继而,我严肃地说:“第一,是否有其它妇科病,这个不是你们说有就有的,我们要到大医院里检查弄清楚;第二,你们卫生站有没有做人流手术的资质,我们也要到卫生局去核实;第三,你们这样收费是否合理,我们要到物价局咨询;第四,我们要打110来作证;第五,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我们就找媒体来曝光。”

经我这样一说,他们承认了自己多收费,就说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愿意把多收的钱退给我们以了解此事。当事人自己也不想把这个事情闹大,就点头同意了,当场拿回来了多收她的钱。

看到了吧,在人流费用这个问题上卫生站就是如此宰人的,说一套,做一套,真黑!当然,此个案绝不是孤例了。

2013年10月18日,《北京晚报》以《东莞一女孩做人流手术3小时被医生加了5次价》为题目报道称:

“10月14日,18岁的吴某某在男友陪同下,到东莞清溪镇银山门诊部做人流手术,术前说好费用是460元,可是上了手术台才不到5分钟,医生就把价钱涨到了7700元。刚出来打工的两人实在没有太多钱,男友只好劝吴昭群忍一下痛。手术继续,但不到两分钟,医生又叫其男友进去,还是谈钱。如此反反复复进出了五次,手术持续两个多小时还没完成。最后见他们实在不肯多花钱,医生干脆停下来不做了。看着躺在手术台上已近3个小时还在滴血的吴某某,其男友最后无奈同意支付4400元。之后不到5分钟,手术就结束了。”

这哪里是医务工作者啊,简直就是一伙毫无底线的骗子,以治病救人的名义合伙开起“黑心公司”专做害人害社会的事了。想想,真可恶!


人流广告为何多?

与此同时产生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妇科医院、卫生站、门诊部冒着违法的风险来打广告做人流骗钱坑人呢?我想,应该是需要做人流的女性比较多,有需求有蛋糕可以分的原因。

那为什么会有这个需求呢,难道是因为“性解放”的原因?我想,不是,也许是因为“性教育”的问题。

大家都知道,我们从小就基本上没有受过性这方面的教育。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知道性安全、性保护之类的知识少之又少,导致在两性生活中极易发生一些本可避免的意外。



▲与满天飞的人流广告相反,工业区里的安全套自动售卖机大多地处偏僻,并且外表破烂,看上去像坏了一样。


另一方面,跟男权主义也有一定的关系。

作为男性,为了主导性过程,图自己意识中所谓的“爽”,往往会以强势的姿态对女方进行性压迫,拒绝采取必要的避孕措施,以牺牲女性的身心健康来满足自己的荷尔蒙欲望。

而且,有的男性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在两性关系中承担什么责任。



▲ 街边的一对情侣。


据我的一些了解,在流动人口当中,有部分情侣,如果女性怀孕了,男性就会选择悄悄地消失。

还有一些男性,则觉得自己岁数还小,还没有玩够,也没有想好两个人以后要不要在一起过,所以就不同意把孩子生下来。这时候女性能怎么办?大多只好去做人流了。

因为身处男权社会,以及要承担生育的风险,女性更容易成为两性关系中受到伤害的一方。要使女性得到应有的保护和起码的尊严,在个体层面中,需要我们从自己做起,打破传统观念,消除性别歧视, 谨记人人平等。

需要进行人流手术时,也务必要到正规的三甲医院,做好术前检查和术后护理,远离工业区的小诊所!


作者简介

红别民工

原名吕延武,1985年生,甘肃古浪人,劳工法律工作者,东莞市卧云劳工发展中心发起人。


*本文系橙雨伞公益和尖椒部落共同开发和制作。欢迎转载,但请保留本段文字:转载自关爱女性,赋能女性远离暴力的跨界公益项目“橙雨伞”+中国女工权益与生活资讯平台“尖椒部落”(jianjiaobuluo.com),并保留作者信息。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史秀雄:对直男癌的说话之道      下一篇 >> 高欣:如何评价傅园慧、屠呦呦和董…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橙雨伞公益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