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http://yadianna2sh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西门庆约炮潘金莲终究不配过七夕?

2016-08-09 00:47:4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518951 次 | 评论 0 条

   对于七夕节来说,就像春节一样,越来越让成长中的自己开始觉得没那么够味,这样一个越来越不走心的时代,人们用更多的精力去完成看电影,吃饭唱歌,更有甚者将这样一个传统的节日定位成一个走肾的日子,满大街的酒店推出各类特价情侣特价房,朋友圈里弥漫着各类求爱求婚的段子,好似七夕节又成了一个约炮的节奏,国人的荷尔蒙很泛滥,任何节日都能让荷尔蒙成为永不消逝的符号,如此看来,七夕节的真实概念里,爱情的神圣,心灵的回归几乎荡然无存。这就如西门庆与潘金莲的故事,约炮的成分多一些,所以很难走向这种所谓情怀的节日,但是当下却一语成戳,七夕不仅仅感觉银行卡会被掏空,身体也会充满空洞,因为西门庆不少,潘金莲就不会多,在世俗的洪流里,传统节日或许总是接不上地气,或是曲高和寡。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就以西门庆和潘金莲的故事,让荷尔蒙多飞一会,来谈谈爱情这件小事。


   西门庆没有爱过任何人,也许他没有被人爱过,从小就没有人爱过他。在这一没有爱情,只有“色情”的生命中闯进了潘金莲。笑笑生从开始时就决定将潘金莲定为药死亲夫的一个人,和《水浒》中的潘金莲相同。笑笑生对《金瓶梅》中的潘金莲也是没有好感的。更有甚于此,他恨潘金莲,所以他就这么写了。不过从西门庆的角度看,西门庆并不恨潘金莲。不过原因是很多的。悲催的故事注定了千古的悲剧,也注定他们成不了“牛郎织女”般的爱情传说


   潘金莲是个很美的女子。我们不用《水浒》的描写。而用《金瓶梅》中吴月娘初见潘金莲的感觉来看笑笑生怎样形容她的的:“吴月娘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上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论风流,水晶盘内走明珠,语态度,似红杏枝头笼晓日。”


   潘金莲不仅是个美丽的女子,她又知曲。并且知曲甚深,比以卖唱为生的还要内行。正好西门庆也是知曲的,可谓知己。我们通读《金瓶梅》发现西门庆就是水秀才。水秀才以曲为信,迷到要死要活的程度。怪不得我们会发现,潘金莲与西门庆在曲子面前,总是各言其是,互不相让,甚至还动怒。说到这,笔者有必要提到,其实潘金莲还是个琵琶好手。


   不过,在知曲,善弹琵琶之外,应伯爵说她“诗词歌赋,诸子百家,拆牌道字,双陆象棋,无不通晓,又会识字,一笔好写”。如此说来,可谓人美才美,比起“天上人间”的博士三陪女也毫不逊色。


   从西门庆对潘金莲势在必得的情形上看,西门庆很可能在没有遇见潘金莲时就知道她知曲,善琵琶,美貌有才的名气。一句“大爷有钱”,如潘金莲贫穷的家庭,有钱的人可以将她买来为妾。虽如此,也好不容易才将她娶来。应伯爵说过:“当时有西门庆在,为娶潘金莲西门庆费了好大的心思”。


   西门庆自从娶了潘金莲后,虽然《金瓶梅》中说他常在构栏逗留,并和宋惠莲勾搭,又和李瓶儿偷情,但是平常总是去潘金莲房中过夜,对潘金莲宠爱有加。如意儿说:“我常见爹在五娘身边,没见爹往别的房里去。”从数量上来看,《金瓶梅》中西门庆和潘金莲的性交自详细至混统的描写约占全书性交描写的五分之二,而西门庆和其他妻妾的性交描写总和不及六分之一。西门庆和其他妇女如李桂姐,郑月儿,宋惠莲,王六儿,来爵妇,四嫂,春梅,林氏,如意儿等的性关系大多逢场作戏,只有和二潘的关系最为恒久。


   西门庆和笑笑生对潘金莲的看法是有分歧的。西门庆直到死没有后悔自己与潘金莲的关系道德。而西门庆的性经验从各方面来看是笑笑生自己的某些性经验,因此笑笑生的一部分心理必和西门庆的一部分心理相同。不同的是笑笑生在暗地里斥责西门庆与潘金莲的败德行为。深读《金瓶梅》会发现,笑笑生起初将潘西的情欲描写说成是“枕畔千般贴恋,万钟牢笼,”,后来则从性玩弄的角度上写两人。潘金莲对西门庆的性要求无所不从,无所不为,笑笑生似乎有意通过西门庆的性幻念和性要求将潘金莲肆意丑化。以此来证明潘金莲的“妾妇之道,蛊祸其夫,虽屈身忍辱,殆不为耻”。而潘金莲的“枕边风月,比娼妓尤甚。”最终的结论是“二八佳人体似酥,腰间仗剑斩愚夫,虽然不见人头落,暗里教君骨髓酥。”看到这些明扬暗讽的词章,我们似乎感受到笑笑生自身凝聚着一股强大的痛苦。


   笑笑生道义的谴责,西门庆变态心理的演进,都不能使西门庆不宠爱潘金莲,潘金莲明知道自己“侍宠生傲,日夜不得安宁。性极多疑,寻些头脑厮闹”,似乎这一切都可以原谅,使我们在西门庆几乎专一的色情追求中看到他对潘金莲的一点感情。这种感情,笑笑生是不赞成的。即便如此,笑笑生还是从道义上接纳了潘金莲,并给予了一定肯定。


   这一点感情导致了不少甚至于原则性的容忍。西门庆隐隐中知道潘金莲和琴童偷情,知道她和陈经济勾搭,在这种旧社会以为是大逆不道的行为前,西门庆采取的方法是不了了之和充耳不闻。就是在官歌而死去的事情上,笑笑生和西门庆都疑惑是潘金莲下的毒手,至少官哥儿得病潘金莲是个嫌疑犯,但是潘金莲并未因此而被追究。官哥儿早夭,李瓶儿痛苦得病死去,细细追究,主谋当是潘金莲,但是西门庆也没追究。还有吴月娘因与潘金莲斗争而流产等等。这些笑笑生笔下早有恨,但是西门庆始终宠爱不衰。


   到后来西门庆热恋如意儿时,如意儿乘机攻击潘金莲,说潘金莲闲话,西门庆也不为所动,反而替潘金莲辩护。这一切情谊直到西门庆与潘金莲告别时才演绎到了高潮。怪不得西门庆一直视潘金莲为“冤家”。“冤家”一词含义丰富。在《金瓶梅》中数见不解的被妓女门滥用的“俏冤家”,大多指男子无情,女子因爱无情男子受尽折磨,无情男子为受苦女子回心转意,爱情依旧绵绵无尽。“冤家”在这种情况下成了使自己致死,非“冤家”不能生活,为天意,非人力挽回的宿命。在明代社会里,男子为女子的“冤家”更适合当时的情形,因为男子可以用情不专,但是女子必须用情专一。这也导致西门庆的妻妾必须对其忠诚。将其作为生命的中心。而西门庆可以公开纳妾,偷情。《金瓶梅》中不止一次在描写潘金莲等待西门庆的情景,百无聊赖,唉声叹气的光景,但是西门庆并没有成为潘金莲的冤家,潘金莲其实也用情不专,她只想将西门庆据为己有,并不爱他。相反,在将潘金莲纳为小老婆后,西门庆将其霸占纵欲,将其比作娼妓。同时要求潘金莲对其专一。西门庆失败了,在这个过程中,西门庆不仅明知潘金莲“好淫”,且越来越离不开她。这时反倒成了她是西门庆的冤家。但西门庆的情是无法专一的,他必须寻找性奴来满足自己的性构想,例如李瓶儿等。他找到了潘金莲,却也悄悄地失去了潘金莲。


   西门庆失去了潘金莲,到不如说是笑笑生是去了对妇女的憎恨。笑笑生在丧失一切的时候,充军蛮荒后还是念念不忘潘金莲,他恨她,他要让潘金莲死在自己的笔锋下。他过去越爱潘金莲,篇幅越多,现在就越恨她。他要将潘金莲的事公诸于众。于是他找到了“武松杀嫂的故事”,将这段“千古冤家”推向历史的高潮,不断在映射着大历史中民间的张力。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欢迎添加笔者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草原是野马的天堂,请别假装种马撒…      下一篇 >> 傅园慧的“洪荒大法”为何让你魂…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