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玉宇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2074217.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二伯的草药

2016-08-09 16:06:4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9052 次 | 评论 0 条

二伯的草药

彭玉宇

花草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有着特别的意思,那就是治病救人。说这话有权威的当然是中草药专家,我等门外汉真说不出道道来。今天写这个题目,是因为小时候我曾经跟草药有过十分亲密的接触。

我说的“草药”真的是草,田埂、路边、河堤、山涧,总之能长草的地方就可能有“药”存在,换言之,草就是药,要也是草。

二伯父职业不是医生,但他熟知草药,而且在当地很有名气。

当人干活出现刀伤,爬高走低身上跌破有了外伤,手脚头部长了疔疮疖肿等,就会请他寻些草药,嚼碎后敷在伤口然后裹上纱布,一天一换,三五次下来基本就好了。

二伯最令人称道的拿手活儿是——寻蛇药。老家是山区,蛇多,不仅仅是数量,品种也多。金环蛇、银环蛇、五步蛇、乌梢蛇、鸭公蛇(嘶鸣声似公鸭)、竹叶青等等,数不胜数。那时候我还小,分不清那是哪种蛇,最直观的是以颜色而论,黑的、白的、红的、绿的、黄的、花的……都见过。

其实蛇并不会主动攻击人,但蛇多了,咬伤人是难免的,蛇伤后果大都很严重。

人被蛇咬了,就会来请二伯帮忙。二伯不说太多话,问明白是什么蛇咬的后,立即拎把锄头,挎上弯刀上山采蛇药去了。

用过二伯采的草药后,大都可治愈。

但也有例外。高我一届的一个同学参加高考,拿到了录取通知书。这在当时无疑是喜事,同学家人高兴,乡里乡亲都跟着高兴。我那同学是个非常懂事乖巧的人,上大学前还想给家里再做做贡献,上山去砍柴,竟然被藏身树叶间的一条翠绿小蛇咬了一口。那蛇只有筷子头大小,咬得也不是太疼,同学没在意,简单处理后就睡觉了。不成想睡了一夜,胳膊已经发黑,人也接近昏迷。

请二伯去看,二伯摇摇头,急忙上山寻来草药敷上,但无效果。同学在床上折腾了一天一夜后痛苦离世。二伯为此难过了很长时间。

那时候,老家人一般当蛇是邪祟的化身,认为蛇咬人是跟这人前世有冤孽,咬他是“找对头”来了。用蛇药治好了蛇伤,是有违天道的。二伯也说自己给人治蛇伤会得罪蛇神,但治好蛇伤是现世眼见的好事儿,也就顾不得那许多了。

正因为二伯有这善心,当地很多人叫他“老爷”,不是当官做老爷的老爷,是尊称,因为家乡人将菩萨也称做“老爷”。

二伯说自己真被“蛇神”报复过。蛇药很奇特,最有效验的蛇药往往有毒蛇守护着。他有次采药就被躲藏在药蔸下的五步蛇咬伤左手食指,二伯知道厉害,当即抽出弯刀将食指砍断一节,他说拣回了一条命。

大概是因为这个原因,二伯坚决不教我蛇药药方,他采蛇药时也不让我跟着。普通草药则“倾囊相授”,不是言传,而是“身教”,即让我跟着,在不经意间告诉我,犁头箭管啥用,荆棘尖牙起什么效果,灯笼草的作用……根据病人状况,决定用药种类和剂量。

人家上门讨药,二伯一般给人“成药”,也就是嚼过的,名义上是给人方便,但我以为是他有点“小心眼”,担心药方给人学了去。二伯跟我提过,他学草药,是挑了一担糯米拜过师傅的,尽管他从来不收人报酬。

二伯教我采药,并没让我拜师,但给了我一个任务:嚼药。所谓嚼药就是把草药洗净后一股脑儿塞进嘴里嚼碎,然后敷到患处。

一大把草药塞进嘴里咀嚼,那滋味确实不太好受,酸甜苦辣咸诸味杂陈,尤以酸涩为主,嚼的时候满嘴泛绿,但咀嚼后唇齿间也会有些凉丝丝的感觉。据说嚼蛇药就很难受,嘴巴会麻、胀、肿,好在二伯从来没让我干过这活儿。我问过二伯,这草药为什么一定要用嘴嚼?他没多解释,只说师傅就这样教的。

后来若有人手指或其他地儿长了疔疮,二伯就让我去采草药。我学着二伯的样子,采来草药,嚼碎给人敷上,一天一换,服务上门,人家一句感谢话我就心满意足了。我觉得自己擅长“拔脓”,即敷上草药后三两天就能将疔疮疖肿里边的“脓根”拔出来。脓除了,疔疮也就好了。人家一夸,我特有成就感,心里暗自小得瑟。

现在已很少有人用草药治病了。二伯也已作古。我经常想他。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清末民初奇男子杨度      下一篇 >> 一贯正确带来的民生难题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彭玉宇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