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王路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2616724.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王路:孔子不讲黄段子

2016-08-11 08:02:4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0040 次 | 评论 0 条

​我对你好,忠于你,就要犯你,诲你。这是孔子的信条。但很多人不喜欢。你对我好,就该顺着我。孔子偏不。


讨厌孔子的人会特别讨厌他。别看孔子两千年来受尊崇,那是因为,很多人并没生活在孔子身边,日复一日与孔子相处。


对孔子了解多了,会发现,这个人碰过很多鼻子灰,很不讨好。


孔子劝人家,“待父母要和颜悦色,不是给碗饭吃就行了,那跟养狗什么区别呢?” 


人家说,又不是伺候你爹,多管闲事!


孔子感慨:“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


诲人犯人的话说多了,屡屡碰壁,孔子感慨:“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


这话很含蓄。谁是中人以下呢?如果好德算中人以上,好色算中人以下,人人都是中人以下。


孔子说,“已矣乎!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


又说,“已矣乎!吾未见能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


“已矣乎”,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完蛋了”。


孔子对人太失望,总想劝人,然后碰一鼻子灰。弟子问他:先生,该怎么和朋友相处呀?孔子就讲:劝人要讲究方法,不听就算了,不要自取其辱呀。


孔子和我们的时代,人性上没多少差别。今天流行一个词:道德洁癖。跟人讲道德,是病,人称“道德逼”。一个群里,两百人,总有人喜欢发黄图。你悄悄跟他讲,这样不好,他白你一眼:你有道德洁癖吧?不讲黄段子,气氛能活跃吗?


有次吃饭,某男讲黄段子,尺度越讲越大,同桌女士受不了,借故去洗手间了。他嘲笑人家:真怂,连玩笑都开不起!


跟不同的人见面,可以干什么,不可以干什么,是礼。因为有礼,男士不能见到姑娘就袭胸,那跟狗没区别。但狗的冲动人也有,只不过人比狗狡猾,懂得用隐晦的方式发泄,讲黄段子就是。


孔子不讲黄段子。非礼勿言。有人不服:你凭什么说孔子不讲黄段子,你见过孔子吗?谁知道孔子是不是平常讲,学生编语录时删掉了呢。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但可以从孔子对其他事情的态度上推知。


孔子见八佾舞于庭,说: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一个在酒桌上呲着牙黄段子讲得津津有味的人,会连八佾舞于庭都容忍不了?


平常,有人见孔子,如果穿着丧服,或者残疾,哪怕年纪很小,孔子也会起身。走路时遇到,孔子会从他们身边快步走过。


我们在街上见到残疾人、毁了容的人、侏儒,会怎样?有人会专门盯着看,有人会故意装作看不见。孔子不这样。如果对方不是迎面走来,视线没有相遇,孔子不会扭头看。如果正好迎面,视线撞到,孔子也不会装作没看见。孔子会加快步子从他们身边走过,不得已出现在别人周围,又不欲对他们的生活造成打扰,所以如此。这种尊重,不是刻意的,是不期然而然的。


孔子不会说:我长了眼睛,看什么是我的权利,马路是公共空间,我想看谁看谁,想停下来就停下来,凭什么为你加快步伐?孔子不这样。他在意每一个人的感受,关注每一个人的情绪。这样的人,是会在饭桌上讲出让人尴尬的黄段子的人吗?


孔子哪怕批评人,也会照顾到别人感受,考虑别人的承受能力。批评樊迟,要等樊迟走了之后,因为樊迟愚钝,当面批评,太打击他的自尊心。批评宰我、冉有,就要当面劈头盖脸地批,因为他们自恃聪明,要挫挫他们的锐气。


孔子给人的感觉是:温而厉,威而不猛,恭而安。讲黄段子的人,做不到。有人在反腐会上,疾言厉色,私下黄段子一大把。这种人可以厉,厉的时候不会温;可以威,威的时候必然猛,面对上司一定恭敬,恭敬时内心必不安。


孔子呢,孔子闲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像春天的树,发芽抽条,嫩枝轻盈妙婉。我们平常闲居,有事了,忙得像狗;没事了,闲得蛋疼。要么怠惰放肆,要么刻板严厉。既不怠惰,又不刻板,太难。


一个人越容易high,就越容易down,越能闹腾,就越寂寞。平常人越寂寞,越想折腾,越折腾,又越寂寞。一个人爱讲黄段子,心是平静不了的。如果能平静,对黄段子不会有太大的兴趣。


我举个例子,这和黄段子没关系。但可以看出人的气质。马英九在竞选台湾领导人之前,和星云法师有过一次对谈,星云法师的回答挺幽默,比如马英九问他打篮球打哪个位置,他答得就很有意思,大家听了哈哈大笑。但自始至终,星云法师没有放声“哈哈哈”过,倒是马英九“哈哈哈”很多次。星云法师常常微微一笑,有时候不笑,并不像有些主持人为了讨好观众,把招牌笑挂脸上,不该笑的时候还笑。


快乐有两种。有“哈哈哈”笑得满地打滚的快乐,有内心愉悦轻安的快乐。前一种快乐,是与生俱来的。给小孩一块糖,他就开心得不得了。后一种快乐,是修习来的。不为外物挠动,才能慢慢进入那种状态。别人讲个笑话,一桌爆笑,他微微一笑,有水平。别人不高兴,破口大骂,“你个白痴”,他不高兴,“你们毕竟太年轻”,就比前一种多了点修为功夫在。


有人讲:那样的人,活得不累吗?笑也不能狂笑,怒也不能狂怒,干嘛憋着呢。大家嘻嘻哈哈,讲个黄段子,不是正常的娱乐吗?


人跟人,口味不一样。《庄子》里讲过一种鸟,非练实不食,非醴泉不饮。但猫头鹰就是爱吃死老鼠,嚼得有滋有味。云南山歌挺流行,《老司机,带带我》,孔子怎么看呢。


孔子说,饭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 别人不解,“连肉都没有,好床好枕头都没有,乐个屁呀。”


孔子最欣赏的学生,颜回,就是又穷又苦地过完了一生。孔子赞叹他,“回也不改其乐”。同时又说,“人也不堪其忧”。孔子并非不知道,常人怎么看待这种生活。


孔子说,穿丝就行,不一定非得麻冕,节约;肉要割得方正才能吃,规矩;需要车不是图方便,是礼。别人说他虚伪:穿名牌,吃海鲜,泡美女,开豪车,这才过瘾,才叫生活,你那能叫生活吗?


人和人,追求毕竟不一样。孔子没办法,只好对学生说: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毋自辱焉。


话虽这么说,下次有事,孔子还是照旧。陈成子弑简公,孔子明知没用,还是去劝哀公,去之前还沐浴斋戒,十分郑重。见了哀公,哀公说,我不管。孔子离开后,叹息道:虽然你不管,我也不能不跟你说呀。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王路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王路:从佛教的轮回说起(中)      下一篇 >> 王路:要相信每个人都有出轨的基因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作家王路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