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雨伞
跨界联合,终止性别暴力
http://blog.ifeng.com/1696207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汪昱辰:男向左女向右,荷兰“中性厕所”是个什么鬼?

2016-08-11 15:37:0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热门话题 | 浏览 1249 次 | 评论 0 条

在我们的印象里,男厕所和女厕所长这样:



从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教我们要进入到正确的房间上厕所。他们还会语重心长地提醒我们千万不要走错房间,否则,男生进入女生厕所是“耍流氓”,女生进入男生厕所叫“不检点”。

然而,在地球另一端的荷兰,最近却出现了不少“中性厕所”。什么是“中性厕所”?什么人可以使用“中性厕所”?这样一场“厕所革命”背后有什么样的逻辑呢?


化解如厕的尴尬

今年6月,荷兰知名学府莱顿大学在学生服务楼设立了“中性厕所”。

“中性厕所”和传统的专门针对男性或者女性的卫生间不同,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无论你是男性还是女性、跨性别还是间性人,无论你是否有残疾,都可以自由选择进入。

笔者专门来到莱顿大学的“中性厕所”“一探究竟”。

这个“中性厕所”位于学生服务楼的二楼,厕所的外观以及内部设施与普通厕所并没有区别。不过,“中性厕所”在入口标识上标出了四种图案,即包括男性、女性、跨性别以及残疾人的四个小图标。

“中性厕所”都是单独隔间且全封闭的,而公共洗手间的大门则是半透明状,有利于外面的人观察到内部的情况,这或许体现了设计者为防范偷窥以及性侵现象发生的考量,因为这些措施无疑提升了如厕的安全性。



一直以来,跨性别者和间性人的如厕问题都十分尴尬。

所谓的跨性别者,就是那些部分或完全不认同出生时的生理性别的人,而已经或正在接受变性手术的人则被称为变性人。而间性人是指生殖器官发生变异,出现与正常的男女生殖器官不同的器官的人。

尽管跨性别和间性人仅占人群的很小比例,但在公共场所如何如厕,却是ta们每天都要面临的一大困扰。比如一个男儿身女儿心的人,在公共厕所面前,选择男厕所自己内心无法接受,选择女厕所又会给其他女性带来困扰。

所以在很多时候,ta们都在尽力避免使用公共厕所以避免这种尴尬莱顿大学此举的目的,恰恰是为了化解这部分人如厕的尴尬。

莱顿大学发言人之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根据学校的问卷调查显示,学生支持设立“中性厕所”,学校将会用几个月的时间评估这些厕所,以衡量此举是否能成功以及是否有大规模推广的必要性。



“中性厕所”成世界风潮

莱顿大学的“中性厕所”在荷兰并非孤例。

荷兰乌特勒支市政府今年7月也通过提案,宣布将在市政厅以及各大市政建筑中建立“中性厕所”。

在提案中这样写道:乌特勒支人口中有1%至5%的人是跨性别者,“乌特勒支市政厅是民主的大厅,位于城市的中心,选择在这里开始推行‘属于每个人’的卫生间具有极佳的象征性和实践性。”

除此之外,荷兰教育部近日也在它的大楼内部建了“中性厕所”。

荷兰也并非全球唯一一个敢为人先的国家,如果我们放眼全球,可以发现“中性厕所”在很多国家已经变成现实,俨然成为一个世界风潮。


比如,在今年五月份,美国奥巴马政府就发布了一个“如厕令”,要求美国所有公立学校必须在校园内为跨性别学生选择使用符合他们性别认同的厕所。

但是这个指令受到了美国11个州的联名反对。

以北卡罗来纳州为例,他们在奥巴马政府宣布这项指令之前颁布了自己的“厕所法”,规定跨性别的人要使用符合他们在出生时的性别的厕所。

因此,北卡州对联邦政府提起诉讼以争取保护该州的法律不受侵犯。

尽管有许多反对之声,在美国的白宫和哈佛大学、佐治亚大学、耶鲁大学等超过150所大学院校还是出现了很多“中性厕所”。

除了美国之外,近几年,在英国、加拿大、瑞典、泰国、印度、台湾等国家和地区也都相继出现了“中性厕所”,和荷兰与美国相同,这些“中性厕所”大多也开设在国家和地方政府机关、大学、中学和研究机构内。

其实在中国,也早已有此类实践。



例如去年重庆一景区推出“无性别公厕”;2013年河北白洋淀旅游码头设立“中性卫生间”;今年五月开始,北京的一些酒吧以及联合国妇女署和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北京办公室一起加入了一项成规模的“性别友善厕所”推广活动。


“中性厕所”的性别战争

“中性厕所”在全球各国的出现,看似颇有星火燎原之势,但背后各种观念的冲撞和博弈却值得深究。

支持者认为,人的性别并非只有男女,而是有着更多的颜色。人对于自我性别的认知是复杂的、多元的和流动的。

既然如此,面向公众的公共厕所,理应不该在为一部分人群提供方便的同时,为另一部分人制造尴尬。对于性少数人群的尊重、保护和平等对待,是一个国家文明程度的量尺。


除此之外,“中性厕所”的支持者还认为,部分老年人和幼童行动不便需要家人的协助进行如厕;以及男女厕所设置的比例不均,女厕所的排队等待时间普遍比男厕所要长等问题,都可以通过设立“中性厕所”来尽量解决。

“中性厕所”的反对者亦不在少数,他们普遍担心设置“中性厕所”会导致性侵害事件发生的几率增加,尤其是针对女性的暴力事件。

例如,可能会有男性或女性伪装成跨性别者,进入中性厕所对其他人进行性骚扰甚至性犯罪。

但“中性厕所”的支持者们却认为这样的担心根本站不住脚,因为并没有来自警方和研究的数据可以证明,放开传统的如厕性别限制后,普通公民遭受暴力性侵的机率会增加。

相反地,却有很多研究表明,在传统如厕习惯下,跨性别者才是遭受性骚扰甚至性暴力最严重的群体。

比如就有美国加州大学调查显示,68%的跨性别人士在厕所里受到过语言骚扰,9%的人表示至少经历过一次肢体上的侵害。

在莱顿大学走访时笔者发现,学校的这一举动受到了大多数学生的支持。

多位学生表示,跨性别、间性人等虽然是少数,但他们的权利也值得被尊重被保护。

当问起他们会不会使用此“中性厕所”时,大部分学生都表示开明态度,称自己不介意使用“中性厕所”,尤其是当单性别厕所爆满时,他们认为“中性厕所”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当问到他们担不担心性骚扰事件的发生时,有些学生认为学校设立的“中性厕所”安全系数很高,可以信赖其安全性。

但也有一些同学认为,与不同性别的人一起如厕会带来不舒适且不安全的感觉,不会轻易选择使用“中性厕所”。


性别隔离的最后堡垒

一个看似小小的如厕之争,却与我们每一个人每天的生活息息相关,无法回避。




其实,从历史上看,公共厕所实行男女分厕,或者说女厕所的发明(原本西方国家的公共卫生间只供男人使用),其实是近一百多年才有的事儿,最早从英国维多利亚时代出现。

当时的女性逐渐脱离家庭,走向公共空间,保护女性不受来自男性世界粗暴伤害成为一种需要。

于是,欧美国家的男性当权者们以“保护女性”之名采取了性别隔离政策,比如在车站设置女性候车室、在邮局或银行设置女性专用入口、在图书馆设置女性阅读间等,女厕所也应运而生。

可如今,当其他一些公共场所已经取消了男女隔离时,厕所仍然顽强地充当最后的性别隔离的堡垒。

性别隔离政策的基石,是在对个体性别认定时非男即女的粗暴的二元划分,但随着医学、心理学发展,以及性少数权益状况在全球范围大多数国家的改善,二元性别早已被多元性别所取代。

在这种情况下,男女分厕显然已落后于时代。虽然我们无法暂时拆除性别隔离的高墙,但最起码我们现在应该做到的,是要为被遗忘的性少数人群寻找到一个空间。

或许有人说,少数人应该要服从多数人的需求,我们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但少数人的权利就一定要为大部分人的利益牺牲吗?

就像哈佛公开课“公正,该如何做是好”中提到的,为了保护一车人的生命就要去撞死另一条路上的一个行人就是正义吗?

也许我们很难定义正义,也无需判断对错,世界本来就需要包容更多的可能性。

但毋庸置疑的是,一个社会的进步也体现在对多样性以及少数人权利的保护上。从结束种族隔离到同性婚姻合法化,这数十年的发展,都体现了宽容开放是社会文明进程的必然趋势。

虽然现在对于中性厕所的建立还存在着质疑的声音,但相信随着人们对性别认知的进步,“中性厕所”也会被大众逐渐接纳。


注:本文部分图片来自Flickr/gogodutch


作者简介

汪昱辰

莱顿大学国际公法专业在读研究生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视频:有一种流水线生产的是性别      下一篇 >> 杨雨柯:大笑的傅园慧VS愤怒的吴青…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橙雨伞公益

橙雨伞公益,为女工群体为代表的泛女性群体,对性别平等感兴趣的媒体、法律人士及男性群体提供供法律、性与性别角度的性别暴力资讯,包括性侵害、亲密关系暴力、性骚扰等。 联系:justice4her@163.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