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生命過客的博客
旅行,摄影,不让时光留白
http://timsmgk2015.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诸葛八卦村:在这里,目送夏日离去

2016-08-28 19:54:4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8599 次 | 评论 0 条


浙江诸葛八卦村:在这里,目送夏日离去

图/文:TIM生命过客


【一】


诸葛八卦村,是我遇见的,

第二个以神秘易经八卦布局的古村。

另一个,是安徽黄山的呈坎古村。

微雨的诸葛,已有些许凉意。

再过两日,便是立秋,

暑日就像壮年已逝的老汉,

步履蹒跚,渐渐远去。


【二】


诸葛村虽然位于浙江金华,古村的建筑却是徽派风格。

距离千岛湖和乌镇、杭州咫尺之遥,

却没有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仅有几口池塘,

呼应着高墙大院的倒影,反让人想起徽州宏村的月沼来。

夜灯初上,雨点纷纷,

打了突突车去村里的客栈,

颠簸在石板路上,青砖黑瓦马头墙在暮色里影影绰绰,

迎面一汪黑黝黝的池塘,

泛着波光,雨点溅起无数涟漪。

再走,又一口池塘,这样连过了三个池塘,

最后在钟池停下,我们入住的客栈就在池水边上。

钟池的形状,便是太极阴阳图形,

半边有水,半边为坪,两边各有一井,

是为阴阳点。

住下来,每天出客栈,从阳面小巷出去,

自阴面池边回来。

来来回回,用我们的脚步运行了太极手势。


钟池的水,村民们洗菜、洗衣,都在这里。


几朵浮萍,伴随老宅倒影。


几圈涟漪,打破古村的安宁。


【三】


客栈的老板姓商,年轻有礼。

客栈不管饭,他带我们撑伞穿过曲折的迷巷,

去到村口的上塘义生昌老宅的小饭馆。

饭馆是一家人开的,老爷子“掌勺”,

爱说话的儿子偶尔也上灶台,

儿媳妇端盘上菜,安静而敦实的小孙子,

也能搭个帮手。

白发老爷子炒的一手好菜,

一碟黄椒炒肉,一份肉冻蹄膀,

一盘炒螺蛳,就连一道空心菜,

都炒的家常而又入味。

我们在诸葛游荡的几日,就把这里当做了厨房,

不需再到处去觅食。


后来,又去上塘另一侧的大妈小炒店吃了早餐,

两相比较,更让我们认定了白发老爷子的厨艺。

小炒店的大妈很热情,隔天遇见我们,

还一个劲儿的拉我们去她那吃饭,

弄的我们只好绕路,躲着她走。


开小炒店的大妈很热情。


这个画面,可以概括我们对古村的印象。


夜色里的诸葛,有都市里没有的静美。


【四】


上塘的对面,有个昱栈,每天日上三杆才开门。

走进去,让我们不胜欢喜:

一座高大的老宅子,原有雕梁画壁,

又添加了不少简约有趣的构成,

每一个细节,充满了巧思和设计元素。

往后院走,曲径通幽,

有茶室、客房、泳池、厨房,

宅子很大,客房却只几间,

客人住进去,神隐一样,转眼就不见人影了。

我们点了一壶龙井茶,坐下来慢慢喝,

翻翻书架上野夫的《身边的江湖》,

读几本木心的散文集。

木心说:

“从前的日色很慢,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仿佛提醒眼下茶杯在手的我们,

不急不躁,当珍惜眼前的人和事。


一位清瘦戴眼镜的白衣男人,

过来坐在我们身边,和我们闲聊了起来。

他就是客栈老板,原来在杭州做设计,

某天,对远在杭州数小时车程外的诸葛村动了心,

以很低的价格租下了这栋大宅子,却花了很大的心血,

用了一年时间,做了我们所见的这个“昱栈”。

客栈里,那些令人喜爱的空间,真非等闲之作。


昱栈后院里,养了一缸荷,含苞待放


磨盘上竹管里的泉水,滴答作响。


沏一湖龙井,等时光流逝。


雅致的空间,无处不在。


有朋自远方来,不以茶乎?


昱栈自白:清奢民宿,原味生活


【五】


寿春堂,是诸葛古村的十八厅堂之一,

名气大的大公堂、敦睦堂、天一堂、丞相祠堂都收门票了,

就寿春堂敞着大门,任人出入。

诸葛后人奉行“不为良相,便为良医”,

中医中药店铺开了数百家,遍及国内外,

那大经堂就是诸葛家族的“中药展览馆”。

坐在几百年后的寿春堂里,空旷安静,

一缕光,缓缓的打在苔痕斑驳的墙角砖地,

凉风穿堂而过,层门外的阳光热浪被遁去了很远。

我们在这里歇脚,拍几张坐在八仙桌边的照片,

假装是从明朝清代民国穿越回来的人,

目送拄拐路过老婆婆,笃笃的脚步声消失在廊道后面,

仿佛这个夏日时光,也跟着她的背影去了,

再没转身回来。


寿春堂,苔痕满地,空旷无人。


穿过层门的老婆婆,似乎夏日也跟着去了。


黄昏的诸葛,安静而平常的生活。


【六】


一遍一遍的走在村里石板道上,

不知不觉,我们在古村也有“熟人”了!

巷口手作称杆的师傅、卖莲蓬的大嫂、

小炒店的老爷子、昱栈的老板、客栈的商小哥,

路上碰面,都会打招呼,

“今天又去了哪里玩了?”

我们当然哪里都没去。

我们就是来这村里浪费时光的。

那座嵌在墙内的“乡会两魁”牌坊,

黯淡了当年的荣耀。

聚禄塘里,勉强还有几朵荷花开着,

老宅院,凑在报纸上看报的大爷,

小巷内,专心手工的婆媳俩,

钟池里,女人洗菜荡起的一圈圈涟漪,

家门口,一只蹲在主人面前,等饭的猫咪。

这里,就是诸葛古村,

寻常的如同童年长大的村庄,

熟悉而亲切,

氤氲着淡淡的烟火气息。


迎面这栋老宅,据说是当年民国诸葛警察局。



丞相祠堂,是诸葛家族纪念先祖诸葛亮的祠堂。


敦睦堂的进士牌坊。


老宅深巷,曲径通幽。


在主人面前等饭吃的猫。


在自家门口手作的婆媳俩。


老式称杆作坊,已经是非遗了。


在老宅门口读报的老人。


乡会两魁,诸葛村里曾经的荣耀。


钟池洗衣的女子。


从客栈的窗口,可以看见小巷来往的人。


梦幻一般的池塘,黛瓦白墙的倒影。

---------------------------------------------


随心随行,记录行走的遇见

---------------------------------------------

微信公众号:TIM_PHOTO

微博:TIM生命过客

微信:TIMSHENGMINGGUOKE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环行台湾:假如你来自鹿港小镇      下一篇 >> 环行台湾:(台中)有梦想陪伴的旅途,因…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TIM生命過客

TIM生命过客,自由摄影师、媒体撰稿人、自媒体。 喜欢在行走途中遇见的人文、自然景观。 用眼睛发现美,让心灵去旅行, 我们只是这个世界匆匆的过客,不让有限的时光留空白。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