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叫老鬼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176185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米兰,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2016-09-12 00:26:2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3147 次 | 评论 0 条

                       米兰,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米兰,古往今来,故事多得讲不完!

古远的故事暂且不说了。1980年3月,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二师36团(团部设在米兰)收到了一封来自意大利米兰市市长的信件:

亲爱的市长:

    我们愿和世界上所有叫做米兰的城市取得联系。根据我们的调查它们共有33个,其中:4个在欧洲,23个在南北美,5个在亚洲,一个在非洲。

因此,我要请你们为我们提供一些有关你市的资料。

希望你们尽力所及,不厌其烦地让我们知道:你市是什么时候建立的,为什么要命名为米兰以及它的行政机构、多少居民和什么是它的主要的经济与文化活动。

我们还殷切期望获得有关你市的历史文物与新闻特写的插图,特别是,如果能够附上一些照片那就再好没有了。

这些基础知识将有助于我们出版一部《世界米兰》的书籍,此书即将问世,并将给你们送上一本。

我们希望早日收到你们的回信。

敬上

 

                         你亲爱的

                             拉列德·威廉

                                            3月19日

注:上段信件,摘自著名作家、新疆日报资深记者——肖廉的游记《米兰之忆》。)


瞧瞧,故事来了吧,36年前,新疆米兰不但被意大利米兰市的市长大人给当成了“市”,还说不定真就跻身于“世界米兰”之列了呢!

于是,尽管至今米兰也没设立为市,老鬼却对距离若羌县东略偏北75公里的米兰“市”从此产生了极浓厚兴趣,且一发而不可收……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一段相当长的时间,218国道公路的路况很差。如今从库尔勒市到若羌县444公里,彼时被告知居然要走几乎三天才能到达!你就可以想见可敬的肖廉老太太1957年和1980年两度去若羌采访,经历了多少艰辛和磨难。

而老鬼初次去米兰采访,一拖再拖一直拖到了2007年的5月。

那是因了“环塔拉力赛”之缘,老鬼跟着新疆电视台环塔报道组采访报道沿途历史文化、民俗风情,才得以实现多年夙愿。但那一次的米兰之行哟,费尽了周折,摄制组一行数人也只是进入了米兰兵团二师36团场,却没能如愿走进米兰以东不到三公里的、赫赫有名的米兰遗址!

老鬼倒是据此搞明白了一件事儿:米兰,是归属于生产建设兵团的,而36团场境内的米兰遗址,却是由若羌县文管部门掌控。

那么,新疆米兰“市”的“市区面积”到底有多大呢?

《新疆地名大词典》(2012年第一版)中记载:米兰“居住区面积2平方千米,居民2032人。有文化路、兴华街、团结路等。建有休闲健身广场、新华书店。设中小学各一所,医院一所。”

而留给老鬼很深印象的是,如今进入米兰,路两旁齐齐整整的是人工种植的胡杨林带。直到今天,这种情景在全疆各地都还并不多见……

哎哟,老鬼的这段故事是不是让人感到磨磨叽叽而索然无味呢!

还是回到米兰遗址久远旳故事上来吧。米兰遗址到底是哪个朝代遗留下来的呢?其实,它的前身,就是历史上那座叫得很响的汉代“伊循城”呀!

话说公元前77年(汉昭帝元凤四年),执掌了朝政的大将军霍光再度命令正欲奉命前往大宛国出使求购天马的傅介子,途经楼兰国时见机行事,“修理”一下那个总是两面三刀,以为汉政府离他远管不着他的楼兰王安归。傅介子听后当即一拍胸腔子:歹得很呢,安归这个哈怂嘛,把他家的,不听招呼还老杀咱大汉使者抢咱钱财。这番过去,咱带过就一刀放翻了他!

哈哈,老鬼这腔调模仿的还像个关西大汉吧。傅介子本是西汉时期的北地人。北地,就是今天的甘肃庆阳呀!

于是乎,当时官居平乐监的傅介子轻车简从大摇大摆驾临楼兰王国都城扜泥城了,见楼兰国王安归依然故我一派桀骜不驯傲慢无礼天老大我老二的架势,微微一笑,略施小计,还真就“一刀放翻了他”!

傅介子真是壮士,只带了些士卒,并没有大部队,就能把拥有“胜兵”(可胜任为兵)人数二千多的楼兰国王头颅给送回了长安,牛啊!

汉昭帝大喜过望,当然也就同意了傅介子的建议,另立亲汉朝的尉屠耆为楼兰王,迁王都到鄯善城而改国名叫鄯善国。哈哈,“千呼万唤”,费了好大的功夫,米兰,虽依然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但终归“始出来”喽——彼时的“鄯善”,据一些历史学家、考古学家研究考证,可能就是今天米兰的前身哟……

但是当时身在长安为质子的尉屠耆虽说被扶上了国王之位,心里却惶恐不安了。他面奏汉昭帝说:我来长安多年了,国内情况一点不清楚,况且还有前国王的儿子在,我一个人总感觉势单力孤的……

好了,汉昭帝又下诏书,命一位司马率领40名田卒跟随着新国王尉屠耆开到鄯善(可能是伊循城),屯垦而护驾。

咳,40人够干什么的呀?哈哈……这里应该用得上一句东北俗话了:你可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这位据说姓陈的司马动开了脑子啦……

先说说“司马”这官儿有多大吧。在老鬼的了解认知中,司马其实就是两汉三国等时期“带兵的人”、“军官”的统称。比如说,“大司马”,那是“国防部长”呀,顶级了;而受命到鄯善国护驾兼屯垦的那位陈姓司马多大呢,嘿嘿,你懂的,不过是个“排级干部”而已。

再插句后话吧,公元73年,历史上声名赫赫的班超,不就在伊吾庐(今哈密)接受了东汉奉车都尉窦固之命,以“假司马”——代理司马之名分,只带着36名壮士,便平定了以今天南疆为代表的西域而最终凭“西域都护”、“定远侯”名扬天下了嘛!

陈姓司马也同样是了不起的人。他先是在乡里动员哥儿们、弟兄们、乡亲们,还有愿意和他一起闯荡一番的“志愿者”们等等,带上家眷(这在当时是允许的);又令人匪夷所思地走进了沿途各地的死囚牢中,鼓动那些秋后就要问斩的死刑犯们,说你们想要活命吗,就跟咱到西域去。种庄稼不是你们的本行嘛,换个地方别再动歪脑子干坏事儿照样种你们的地,再守护好咱的地,你们不就死不了了嘛……

好啊,死刑犯们先是听傻了,觉摸着天上不会掉下这么个大馅儿饼来吧?继而回过神来可就蹦着高儿欢呼雀跃报名啦!

就这样,陈司马率领着一支集结了500多人的杂牌军,浩浩荡荡开到了伊循城,轰轰烈烈红红火火种起了大面积的庄稼来了。

哟,这一把陈司马一下子升格为“营级领导”了不是……

1965年,水利土壤规划调查人员就曾在这里发现了被砂石掩埋的水利灌溉系统和集中连片的大面积农田。一位名叫饶瑞符的专家于1973年写成的《米兰汉唐屯田水利工程查勘》中,明确记下了勘察人员在米兰故河道上,发现了一条与之相连接的长达8.5公里的干渠。而顺着干渠,又找到了总长28.4公里的7条支渠。这些支渠均匀地分布和控制着整个伊循城——米兰遗址地区。而被砂石掩埋的昔日农田,竟达1.7万亩。

由此可知,汉到唐代,从中原地区受命而来的屯垦戍边之士理当尽管是断断续续却始终是有规模的。这么系统的水利设施,这么大的耕地面积,绝不可能是几家几户无组织的农户,随便开发得出来的。

哈哈,到了2007年的10月,老鬼总算是在36团场民族村的罗布人村长阿卜杜·胡达拜提协助下,进入了魂牵梦绕的米兰遗址!

老鬼在遗址中饶有兴致地寻觅着1907年1月23日被文化强盗斯坦因盗走的多幅“有翼天使”及其他文物原有的位置,但因为没有专家指点,终归却成了“狗看星星,一笔糊涂账”……

中西方人士争论不休的一个话题就是,为什么在被英国人斯坦因称为“磨朗”的米兰之佛寺里,会出现长着翅膀的人物形象。老鬼打小养成的阅读记忆加思索习惯也让自己明白了这一条,在中国传统神话中的神,包括佛教、道教的神佛或仙人,都是会“腾云驾雾”而不长翅膀的。哦,明朝成书的《封神演义》中倒有一位“雷震子”长翅膀会飞,那应该是唯一的了。而这位明代出现的神,据研究者言,明显是受到了希腊罗马神话的影响,因为明朝时,欧洲文化已经越来越多地传到了中原地区。

有人认为有翼天使反映了基督教已经传到了米兰,但此说并不大合乎逻辑。尽管基督教早已传到了西域,但在佛寺中出现长翅膀的“天使”,跟基督教应该并没有必然的关联。看起来还只能有一种合理的解释:要么是西域本地原有而后来失传了的神话,在起作用;或许是希腊罗马神话,也已影响到了这里,是东西方文化长期交流、融汇的体现。话再说回来吧,此画名称中“天使”之称谓,本来就是欧洲人给加上去的。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汉文化,哪里有过这种叫法呀!

老鬼又想起了一件往事:2008年8月“神七问天”、奥运开幕之后,老鬼应邀做客新疆电视台《体育健康》频道——

当主持人问起:“神七问天”让老鬼想到了什么之后,老鬼回答 :“我想到了夸父追日,想到了飞天、奔月,想到了孙猴子一个跟头云就是十万八千里,还想到了嫦娥一号……

“我们的祖先有着超乎寻常的、无与伦比的想象力!你瞧,中国的神话人物都会飞,但都不长翅膀——不像希腊罗马神话那样,天使、爱神等等都有鸟儿的小翅膀。我们的神仙用的是飞行器——腾云驾雾:驾一朵祥云就可以起飞,瞬间就可以去往任何地方;按下云头,便能够随意刹车,降落到任何想降落的地方……”

哈哈……莫不是老祖宗早就预想到了,有一天,中国会实现太空行走,所以早在万千年前,就通过神话,暗暗预告了这一天的“神七”,会带给人们一个“神奇”而更彰显了中国的“神气”?所以我们的神仙根本用不着翅膀!老鬼2008年8月博文《神七·神 奇·神气》

 这就是多年前老鬼表述的对长翅膀之欧洲神和不长翅膀之中国神的观点。除了东西方文化交流的体现,“有翼天使”在米兰的出现,还能找到什么样儿更合理的解释呢?

    嘿嘿,老鬼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话题有些扯远啦!米兰遗址,遗留下来的遗迹不多。规模最大的有一座古堡,南北长56米,东西长70米,夯土版筑的城墙呈不规则方形,四角皆设有望楼。城墙周长为308米,厚6-9米。故城内倒是多处可见佛寺、佛塔。

据考证,米兰遗址是唐代遗留下来的建筑。唐贞观年间,雄才大略的唐太宗李世民在平定了高昌、焉耆、龟兹等地后下达旨意:“开军府以捍要冲,因隙地以置营田”,“以善农者为屯官屯副”。那么好了,地当交通要道的米兰——至今,依然通楼兰城、望青海省、连钾盐矿、近“阿不旦”(罗布人曾经住过的故村)……理所当然“以置营田”。只是,“安史之乱”后,来自青藏高原上的吐蕃人乘隙占据了这里,遗留下来的颓圮建筑物也就被认为是吐蕃人建造的了……

老鬼2005年10月从楼兰故城、罗布泊探秘归来赴若羌,曾经过了米兰;2012年5月第二次叩访西藏,也曾路过了米兰而达青海格尔木市;2015年、2016年两度攀登阿尔金山探秘,也还都途经了米兰。至于从米兰经罗布荒原钾盐矿而抵哈密,那已经是走过多次的喽。

另有一次,从米兰进入罗布荒原,顺便探访了一百多年前罗布人的居住故地——阿不旦(维吾尔罗布人语言“好地方”)……

老鬼也曾好奇地想搞清楚,“米兰”是哪种语言,什么意思,但一直徒劳无果,因为无论是当地世居于此的罗布人,还是研究米兰文化的学界,也都对米兰之名究系哪支曾居留于此的人群给起的,表现出很茫然,没有答案。看起来,“米兰”之意,依然是一派扑朔迷离,让人不得要领。

那么,米兰遗址——伊循城,就是汉代楼兰国——鄯善国的都城吗?实话实说,学界一直在争论这个看似简单的问题……

有趣的是,1980年5月,两位作家在米兰不期而遇,就此问题也各自引经据典地展开了讨论。一位是中国新疆著名女作家、新疆日报资深记者肖廉,另一位则是大名鼎鼎的日本作家井上靖。

肖廉认为,米兰——伊循城,并不是鄯善国都城,鄯善国都城应该位于若羌。她引了《沙州图志》的一段记叙:“鄯善之东一百八十里有屯城,即汉之伊循”。还引了其他史籍说明自己的观点。

而井上靖,则认为米兰遗址就是汉代鄯善国的都城……

哈哈,两位作家都不是从事考古、历史研究的,却对一桩悬而未决的米兰历史公案,有理有据如此热心地探讨,令人感动!

而老鬼呢,当然因为米兰有着讲不完的故事,还有着理不清的谜团,会一次又一次地前往若羌,扣访米兰……

 

                  俺叫老鬼(毕亚丁)

                         2016年09月07日 00点56分 初稿

                                       2016年09月07日 19点40分 二稿

                                       2016年09月08日 11点00分 三稿

                                       2016年09月08日 19点39分 定稿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老鬼跟“青少社”有趣的交往经历      下一篇 >> 她是世界上离海最远的城市里最爱…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俺叫老鬼

新疆大学旅游学院客座教授毕亚丁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