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和道人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577922.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莊子——如是說》之《田子方》篇之四 中和道人注釋

2016-09-30 15:40:1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人文/歷史 註釋 | 浏览 758 次 | 评论 0 条

【原文】

孔子見老聃,老聃新沐[1],方將被發而幹[2],慹然似非人[3]。孔子便而待之,少焉見[4],曰:"丘也眩與[5]?其信然與[6]?向者先生形體掘若槁木,似遺物離人而立於獨也[7]。”

老聃曰:“吾遊心於物之初[8]。”

孔子曰:“何謂邪?”

曰:“心困焉而不能知[9],口辟焉而不能言[10],嘗爲汝議乎其將。至陰肅肅,至陽赫赫;肅肅出乎天,赫赫發乎地[11];兩者交通成和而物生焉[12],或爲之紀而莫見其形[13]。消息滿虛[14],一晦一明,日改月化,日有所爲,而莫見其功[15]。生有所乎萌,死有所乎歸,始終相反乎無端而莫知其所窮[16]。非是也,且孰爲之宗[17]!”

孔子曰:“請問遊是[18]。”

老聃曰:“夫得是,至美至樂也,得至美而遊乎至樂,謂之至人。”

孔子曰:“願聞其方。”

曰:“草食之獸不疾易藪[19],水生之蟲不疾易水[20],行小變而不失其大常也,喜怒哀樂不入於胸次[21]。夫天下者也,萬物之所一也[22]。得其所一而同焉,則四支百體將爲塵垢,而死生終始將爲晝夜而莫之能滑[23],而況得喪禍福之所介乎[24]!棄隸者若棄泥塗,知身貴於隸也,貴在於我而不失於變[25]。且萬化而未始有極也,夫孰足以患心[26],已爲道者解乎此[27]。”

孔子曰:“夫子德配天地,而猶假至言以修心[28],古之君子,孰能脫焉?”

老聃曰:“不然。夫水之於  也[29],無爲而才自然矣。至人之於德也,不修而物不能離焉[30],若天之自高,地之自厚,日月之自明,夫何修焉!”

孔子出,以告顔回曰:“丘之於道也,其猶醯雞與[31]!微夫子之發吾覆也[32],吾不知天地之大全也。”


【注釋】

[1]新沐:剛洗了頭。

[2]方將被發而幹:正在披散著頭髮晾乾。

[3]慹(音哲)然:靜止不動的狀態。

[4]少焉見:少傾,不一會兒去見。

[5]眩:眼花。

[6]其信然與:眼前看到的現象真是那樣。

[7]似遺物離人而立於獨也:像是心神魂魄都離開了人體,只遺留下一個軀殼單獨地立在那裏。

[8]吾遊心於物之初:我的心處在念頭還未産生時的那個清淨無爲之狀態。

[9]心困焉而不能知:這個無爲的原始本心被思維意識所困因而不得而知,也就是說原始本心是不能用思維意識去體會、探索、觀察的。

[10]口辟焉而不能言:也是完全不能用語言文字來表達的。(原始本心就是道,這是言語道斷的。《道德經》雲:“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就能解釋[46]和[47]兩句。)

[11]肅肅:表靜,隱,爲陰。赫赫:表動,顯,爲陽。

[12]兩者交通成和而物生焉:動靜交替心起生滅,念頭與分別執著心共同作用下便産生了萬物之我見。

[13]或爲之紀而莫見其形:這其中有個主宰內心陽陰動靜的,又沒辦法觀察到它到底是什麽樣子的。

[14]消息滿虛:它靜靜寂寂卻又生生息息,它遍滿乾坤卻又虛無空渺。

[15]莫見其功:不見其作爲。

[16]始終相反乎無端而莫知乎其所窮:心之生滅一起一伏,沒有頭緒也沒有辦法知道它的窮盡。

[17]非是也,且孰爲之宗:除此之外,還有誰是這天地乾坤的主宰。

[18]遊是:什麽是逍遙遊。也指什麽是無爲之清淨心。遊,是指心清淨無爲之狀態。

[19]易:變換。藪:長著很多草的湖。

[20]不疾:不急於。

[21]胸次:心中。

[22]萬物之所一也:萬事萬物生起息滅之地,即原始本心,即道,即一。

[23]滑:改變,意外,差錯。

[24]之所介乎:這類的事啊。

[25]不失於變:心如如不動。不因失去什麽而心裏産生波動變化。

[26]患心:放不下心,擔憂,憂慮。

[27]解乎此:解決了這個問題。

[28]假:借助。至言:得道之人對道的精妙闡述。

[29]夫水之於  也:這就像水一樣自然湧流。  (音捉):水湧流。

[30]不修而物不能離焉:不生修之念,對萬物也是如此。此句注釋不妨多說兩句,道本無爲,心生修之念是有爲,心生不修之念也是有爲,因爲修與不修都是念頭,是二,是二元對立的兩邊,它因念頭的生起已變成了世間的有爲法,已經是非道了。心不生念,話語因緣而自然象水一樣從心裏流出,此乃清淨無爲隨順自然,這便在道中,對萬事萬物都這樣,就是得道了的至人的行爲。至人的行爲不管言語還是做事時刻心都保持著不分別,不執著,心不落於兩邊,也不守於中道概念,心處於無住而遊的狀態,這就是心歸於一,這就是統萬物而歸於道。

[31]醯(音西)雞:醋壇裏的蟲。

[32]微夫子之發吾覆:要不是先生對我進行發蒙教育。

【譯文】

孔子去見老聃,老聃剛剛洗了頭,正將頭髮披在腦後晾乾,他象個木頭人似地一動也不動地立著。孔子便退在一旁等待。過了一會兒才去見老聃。孔子說:“是我看花了眼?還是真的就是這樣?剛才先生的模樣就象一根枯死的木樁,就象心神魂魄都離開了人體,只遺留下一個軀殼單獨地立在那裏。”

老聃說:“剛才我的心處在念頭還未産生時的那個清淨無爲之狀態。”

孔子說:“這是什麽意思?”

老聃說:“原始本心是根本不能用思維知見去察覺的,用語言文字來講述它是無法開得出口的,我還是嘗試著給你談一談其大概。至陰爲靜爲隱,至陽爲動爲顯;其靜或隱乃是本來之自然大道,其動或顯乃是大地所生之自然規律;如果我們心裏分別執著這個陰陽、靜動、隱顯的,又沒辦法觀察到它到底是什麽樣子。它靜靜寂寂卻又生生息息,它遍滿乾坤卻又虛無縹緲。說暗即暗,說明也明,日新月異,每日都在奔忙,卻不見有什麽作爲。生,它是乎萌生了什麽;死,這些東西又消失沒有了。始終結果都是朝反方向發展,而又無頭緒,也不知道有無窮盡。除此之外,還有誰是這 乾坤天地的主宰。”

孔子說:“請問什麽是逍遙遊?”

老聃說:“心如能逍遙遊,那是至美至樂極至美妙的心境狀態,能夠體驗至美的心任其清淨無爲逍遙遊於至樂的狀態的人,叫作至人。”

孔子說:“我想聽聽能達到至人的方法。”

老聃說:“吃草的動物不急著變換草場,水生的蟲子不急著變換水澤。這是因爲它們只行小的變化而不願失去大的根本,喜怒哀樂不會進入它們的心中。心這個乾坤天地啊,乃是萬事萬物生起息滅之地。心清淨無爲則歸於一,即與道同,我們這個四肢百骸則便是塵垢了,而生死始終都將象晝夜轉化一樣不會受到改變,何況得失禍福這類的事啊!捨棄奴隸如同捨棄泥土,明白自身貴於奴隸啊,貴在於我不因失去什麽而心裏産生波動變化。況且那千變萬化沒有窮盡哩,有什麽值得憂慮的!已經得道的人解決了這個問題。”

孔子說:“先生之德能配天地,還要借助至人的精粹妙語來修心,自古以來的所有君子,誰能如此超脫?”

老聃說:“並非如此。就象水一樣自然地湧流,心無爲才是自然。至人之德,不生修之念,對萬物也是如此,就象天自然是高,地的自然之厚,日月的自然之明,何須你去修啊!”

孔子出來,,把這情景告訴顔回說:“我對於道來說,就象醋壇裏的蟲子!要不先生對我進行發蒙教育,我還真不知道內心這個天地之大全呢。”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給提問人的答案(192)      下一篇 >> 給提問人的答案(193)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中和道人

本博客為道而設,為學佛而設,為世人瞭解《道德經》、《莊子》在說些什麽而設,為世人瞭解什麽是不言之教而設。本博客若能為世人減輕一些困惑,足矣!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