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叫老鬼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176185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第十二次罗布泊之旅日记 ——记一场专属老鬼的七十盛宴(一)

2016-11-08 16:49:2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第十二次罗布泊之旅日记

                  ——记一场专属老鬼的七十盛宴

 

老鬼敢断言,在旅游界,再没有比老鬼更“老夫聊发少年狂”的疯癫之徒了——哈哈,“疯癫之徒”这个雅号,还是老鬼的二丫头台湾姑娘小叶子给起的呢!这次,是老鬼第十二次闯进了罗布泊,依然要在荒原露营若干天。年过七十有余,依然这么得瑟,这么逞强,哼哼,旅游界内年龄相仿的,还有谁敢叫板俺这个老东西呢?

这个从天而降的良机,是以费巍为总经理的“英竜探索”为老鬼提供的,是新疆特种旅游的老大张保华向老鬼发出的邀请。

这次“英竜探索罗布荒原探秘”行动,理所当然是专属于老鬼七十周岁的一场盛宴!

 


2016年10月11日 星期二 晴 微风 全天行程:156公里

实话实说,全队14个人,老鬼认识而谈得上熟悉的,除了张保华,只有著名考古学家、小河墓地发掘者伊弟利斯·阿布都热苏勒了。

费巍总经理曾多次交往过,但却并不了解。

11点13分在兵团二师34团场的广场上,当给养、装备等都装车完毕,费巍简明扼要而又丝丝入扣的一番行前动员,却令老鬼耳目一新,对这位此次行动的领军人物刮目相看了……

11点53分,一声令下,6辆越野车向罗布荒原进发。老鬼坐在付光华座驾的副驾位置上。一路听他谈笑风生,倒也颇不寂寞。

12点20分许,手机没了信号。得,老老实实当乘客吧,再别做那种低头一族喽。回归大自然的感觉,真好……

咦,从34团进入罗布,13点20分还路过了营盘国家公益林管护站?那不是2008年5月16日老鬼从罗布回到人间的地方嘛!那次在管护站,还遇到了一位胖胖的维吾尔女同胞……

记得当年那一天我们顺便去探访了哪个文物遗址来着?

哦,太阳墓地!

太阳墓地,出现在我们面前啦!这片赫赫有名的墓地,座落在孔雀河故道和一条无名河故道的冲积扇上。此刻,默默地向我们陈述着,4千多年前这里的原始人类,对太阳的崇拜,到了何等狂热的程度;对部落酋长或首领的敬仰,又到了何其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哦,太阳墓,人类"自然崇拜太阳崇拜"加上“祖先崇拜”的另类产物,人类墓葬建筑的登峰造极之作——没错,是“登峰造极”之作!

很久很久以前,罗布一带的生态环境应该说是相当优良的。因其水草丰美,著名的丝绸之路“楼兰道”就穿行这里。近年发掘的位于楼兰西北的小河墓地中,还出土了4千年前的小麦——中国最早种植的小麦,说明早在那时候,罗布泊周边已经有了并不算发达却也不很落后的农耕文明。那么,近现代的罗布荒原,怎么就已经种不出庄稼来了呢?答案,似乎也就在这里,并不难找到。比如,在这里,你可以数出一座4千年前的坟墓,竟然用了531棵胡杨,拼出太阳的形状!那么,多少座这样的太阳墓地,错落在罗布荒原,有谁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太阳墓,被深埋在罗布荒原地下,有谁知道?数千年来,这里的、那里的——地球上的人类共毁掉了多少像罗布一样的好地方,又有谁知道!当那时这里的古人们,用石斧、石刀或用青铜斧、刀,使一棵棵参天大胡杨訇然倒地时,他们的嘴角上,洋溢着的是快意,但他们哪里知道,数千年后,他们的子孙后代,再也找不到安身立命的好地方,而不得不背井离乡了。尽管这里,曾有过人类第一部《森林法》,但是,人类的最终觉醒,人类对于环境保护、生态保护的彻底觉醒,还是可悲地延迟到了数千年后的今天……

这是8年多前老鬼《罗布泊日记》里的一段文字。今天回味,依然是不胜感慨之至。



14点40许,车队途经一片白盐碱地,大家喜气洋洋地合影留了念。左手北侧便是自驾者、驴友们号称北山便道的库鲁克山低矮支脉。

一路奔波,“道路”可谓平缓,起伏不大。19点15分,也就顺顺当当到达了今天的营地。



搭帐篷、铺睡袋,在老鬼这儿,本都不是什么事儿。可这次的新帐篷却由“穿杆式”变成了“搭钩式”,老鬼一时看得糊涂。总是笑模笑样的马玉山立马过来帮了老鬼一忙。而“大厨”费巍、张保华和后勤到位的吾提库尔等人到地方卸了车就紧锣密鼓做起了晚饭。20点20分香喷喷的饭菜把大家都招到了餐桌前。这是张保华那家伙一贯作风,在荒郊野外也要让大家在铺着桌布的餐桌前,坐着吃饭。



吾提库尔,在这里要单提一句。这是位话语不多而彬彬有礼又非常实干的维吾尔小伙子。这么说吧,他那里似乎有着永远干不完的活儿。嘻嘻,他第一次给我打电话,还差点儿闹出了笑话。他以维吾尔人一贯敬老的口吻问我:毕老师,你这次要去巴州,请把你有关个人资料传给我。老鬼一下子给弄懵了,赶忙回答:我不去巴州呀……



结果是保华立马来了电话:哎,这次罗布泊你不去了?老鬼差点儿笑岔了气儿:咳,我听错了!吾提库尔跟我说的是去巴州……

人家说的没错,罗布泊就属于巴州呀。

10号那天从鸟市出发,老鬼坐的就是吾提库尔开的车。我们聊了一路,而一路上这小伙子对老鬼关照得十分周全。

老鬼都对他说了些什么,记不得了,只有一句话不会忘记:小伙子,你,前途无量!



……

我们的夜生活也颇不寂寞。点起了篝火大家团团坐定,伊弟利斯老汉饮着小酒眉飞色舞兴致勃勃地给大家讲起了太阳墓地、小河墓地、圆沙故城……好嘛,一直喝到了聊到了零点33分,老鬼才钻进了自己的“单间”……  

嗯,一夜好梦!



2016年10月12日 星期三 晴 微风 全天行程:108公里

    今天的路,可没有昨天的那么平坦舒适喽!

 7点41分,老鬼钻出了睡袋。夜里几处呼噜声此起彼伏,似乎并没怎么影响老鬼酣睡。而大家都在边收拾营帐边向几位呼噜的制造者调侃着、打趣着。

热乎乎的小米粥,热腾腾的大馒头,就着“皮辣红”、大白菜炖羊肉,8点26分这顿早餐,一下子就让并不觉冷的身体更暖了起来。

可团队里唯一的女同胞,第一次踏入荒原的小女孩儿李倩,却从帐篷一出来就喊起了冷。老鬼思谋,有着两个睡袋的她可能是首次参加这种活动,缺少野外经验,睡得不得法……

而伊弟利斯老汉根本没搭帐篷,人家就是守着篝火,席地盖天睡了一晚上。他说,四十多年来的考古,在野外他历来如此,都是这样睡的。牛啊!


早餐前后,伊弟利斯,仔细地在营地中捡起了垃圾 。好啊,这也是老鬼的野外习惯。小女孩儿李倩,也加入了进来……

9点40分,车辆启动,朝着东北方奔向下一个目标。路上付光华指着偏西部一片有着低矮植被的雅丹告诉老鬼,那是——老开屏。

啊哈,老开屏!老鬼不由欢呼了一声——2008年5月15日,那一天老开屏可就是我们一行那次在罗布的最后宿营地呀!

可惜,距离很远,只能遥望,否则,旧地重游一把,不亦快哉。

11点31分,老鬼注意到左侧出现了两个红砖废址,一个只剩了低矮断墙,而旁边的更是只剩下了一堆废砖或土坯。

这肯定不是古遗址。那么这是何时由谁建造而又因何废弃的呢?

罗布的温差威力很快发挥了作用。11点41分,老鬼实在耐不住气温的急速升高,没法子,扒皮吧!而驾车的付光华,干脆利落地露出了“前腿”喽……

如果就这样一马平川穿越罗布泊,那可就太小儿科了!

嘿嘿,别急嘛!

12点零8分,老付调皮地冲我挤了挤眼:“‘高速路’快走完了……”接着又一次停下车来。付告诉老鬼,得把轮胎里的气放掉一些,因为马上就要翻沙丘喽!

费巍所开的一直是头车。老鬼又一次领教了这条壮实汉子的实力。12点29分,费巍一马当先,车队以时速17到40多公里的慢速曲折而行。一会儿翻上一座大沙丘,一会儿又冲下一座大沙梁,时而向南偏东,时而又变成了向南偏西……老鬼腕上户外表的指南针不断变化着,把自己忽悠了个晕头转向!兴奋不已的老鬼,向付光华高叫着:参加了多年的环塔,总是在外围介绍各地民俗文化风味美食,今儿个我总算找到进入环塔赛道的感觉啦!

可是,老鬼也是够牛气的了,就在这样七颠八倒的车子里,居然舒舒服服给睡着喽!睡得那叫一个香哟,两手紧紧抓住扶手,睡得头都枕到老付的身上啦……

斗折蛇行,走走停停,辨向寻路……你不能不佩服,这几条汉子可都是多才多能,他们随时看着GPS而不断调整着卫星图。在这样的无路找路的沙漠雅丹纵横交错之地,如果仅凭着指南针和地图,那结果会怎么样,可真不大好想象!

车载台里不断传来互相招呼的声音。6台车中,董长凯驾驶张保华乘坐的皮卡车最长最重,行驶在最后。几乎所有的给养还有大帐篷等装备都在那辆车上,前车必然要呼应董长凯和张保华的皮卡了。好在董长凯也是经验丰富的老户外了,张保华更不必多说。尽管不时地就得挖一挖沙子或靠别的车子用绞盘牵引一下,却总能跟上队伍。而总是笑脸相迎的马玉山,因为是头一回走这样的“路”,又是唯一一部车上连他4个人而车体略长的,大家也都很关心他,但是,老马很利索,并不用怎么担心。

13点07分起,老鬼乘坐的越野车,成了头车啦!

总觉得,车队不断在往高处爬,因为,沙梁似乎越来越高,沙丘好像越来越大……可是,老鬼手表显示的海拔高度,却总是700多到800多米无多大变化。轰着油门登上一座大沙梁,接着可就又冲下了大沙坡。老鬼双手不敢离开扶手,却还是几次三番一不小心头就重重碰到了窗玻璃上……付光华笑着告诉老鬼,环塔的赛段可绝没有这般艰险。哈哈……这话让老鬼开心到家——假如老鬼熟悉些比赛规则和赛道状况的话,那岂不就可以当环塔“领航员”了嘛,多来劲儿呀!

往前望,大小沙丘,往后看,依然高低沙梁,四周绝没有别的景观。老鬼一阵又一阵糊涂了,直把这罗布沙漠当成了塔克拉玛干……

前十一趟进入罗布荒原,根本没走过这样的起起伏伏沙漠哟!

在一片雅丹土丘平地上,13点48分,开午餐。大饼、牛肉肠还有胡萝卜汁。好香……

14点35分,我车又上路。15点30许,最大沙丘处停车休息寻向辨路。老付说,离小河墓地还有约20公里。老鬼兴奋。

哦,16点45分翻过最大沙丘。休息时大家都说,路过了一座L形故城。伊弟利斯老汉说,这座故城应该也是汉晋时期的。可惜啊可惜,老鬼没留意到。

渐渐地,红色山丘,新月沙丘,依次出现……

远远地,雅丹荒丘上插满了胡杨木杆子的小河墓地,终于映进了老鬼眼帘。心不由自主在怦怦狂跳着……从2002年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领军发掘开始,老鬼就一直在关注着小河,期望着有一天能亲临这个改写了中国乃至世界历史的神圣之地。这会儿,小河墓地终于到了,老鬼心中的狂喜,你能理解吧!老鬼低头看了看表,时间是18点24分。啊哈,永远记住这个珍贵的日子和珍贵的时间吧!

今晚就在小河墓地之外过夜,先不必进入。那也就隔着围栏“狼狼”地拍个够吧……

19点35许,太阳恋恋不舍地落了下去,老鬼帐篷也搭成了。

晚餐好丰盛哟!芹菜炒肉、素炒小白菜、土豆条炒肉、素炒包包菜,还有红辣子拌西红柿……21点05分开饭,胃口大开!

如此翻沙丘越沙梁的全天行程居然也跑了108公里。容易嘛……

 

2016年10月13日 星期四 晴 微风 全天休整

今天不必起早,可老鬼8点08分,就钻出了睡袋。

起那么早干啥子呢?和伊弟利斯聊天呀。这位可敬的老汉满肚子的学问满肚子的故事,天赐良机怎可错过!况且,常年在荒郊野外考古,老汉一高兴还给你甩出个荤段子来,逗得你肚子疼,哈哈……

库尔达克泡馕,咖啡、牛奶,这种新疆和欧美的吃法一混搭,却也把人喂了个肚子圆。9点30许这顿早餐,又是别开生面。

悠悠闲闲,11点38分,徒步出发去小河墓地。



李倩这小丫头片子又一次走到老鬼身边。从乌鲁木齐出发那天开始,她就告诉老鬼,她早就知道老鬼,而这次能一路同行,近距离见到真人很是激动……老鬼调侃道:这一把见到活的了呀,啊!哈哈……

老鬼这番调侃也是为了缓解她的拘谨,因为李倩一直在自责几天来她有哪些事儿做得不到位。而老鬼也就对这女孩儿很认可了——总是反思自己的年轻人肯定是谦虚谨慎求上进的。

老鬼还跟她开玩笑说,你是团队级珍惜保护动物——14个人中就她一位女同胞呀。

恐怕也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吧,她在途中给老鬼唱起了歌儿。“哦,你唱的是王洛宾的《共饮一江水》?”于是,距离更拉近了。她的嗓音真不错,而且是动情在唱。

小河墓地,离地面7·75米,高高矗立。1934年夏天在罗布人奥尔德克引导下,由瑞典人贝格曼公布于世。当时便引起了世界考古界一片惊呼。此后,却又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2000年,当时的新疆考古所长王炳华率队,又在此重新发现了这个号称有“一千口棺材”的神奇墓葬。2002年始,时任新疆考古所长的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带队,开始了为期两年多的考古发掘工程……

在几天旅程中,伊弟利斯一直在低调地说,整个考古发现是集体的贡献。但是,至少以央视为首的现场报道,让老鬼和众人都认识了这位谦和而风趣的叫做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的老汉呀!



光是那台地上高矗的140根分为男根和女阴的胡杨木柱,就令国际考古界亮出了舌苔。而分五层下葬早期以女性为尊后来又出现了男巫的独绝葬式和历史演变,也让专业人士为之震撼。4千年许的小麦种子,3500年左右的明胶,用现场宰杀的牛皮包裹的棺木……尤其是依然有着长长的睫毛、高耸的鼻梁、面目俊美栩栩如生的公主模样的、欧罗巴血统女干尸的公诸于天下,更让举世为之惊叹!

用贝格曼的话来说:小河女尸“有着高贵的衣着,中间分缝的黑色长发上戴着一顶装饰有红色带子的尖顶毡帽,双目微合,好像刚刚入睡一样,漂亮的鹰钩鼻微张的嘴唇与露出的牙齿为后人留下了一个永恒的微笑。”因此,贝格曼称之为“微笑公主”。

哎,老鬼也有着鹰钩鼻子,皮肤也是偏白呀。莫非她是老鬼远古的祖奶奶、祖奶奶的祖奶奶的祖奶奶……吗?嗯,有可能。

哦,小河……

伊弟利斯深情讲解着,众人大气不敢出地凝神倾听着。而老鬼一边听着一边前前后后把那老汉的声情并茂、手势表情恰到好处的讲解,以及小河墓地的状况拍了个够。还把周边环境也纳入了镜头。


午餐后休息。躺在帐篷里气温很高你根本睡不成。心猿意马,老鬼匪夷所思地想起了离这儿八竿子够不着的土垠——居庐訾仓遗址。

“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名叫‘土垠’。汉代时,这地方是著名的‘居卢訾仓’所在地。历史上,这里是东通敦煌、西连龟兹、北望车师、南下楼兰的交通枢纽,因为汉朝时,被称为“伊吾路”的走今天哈密的路线,还没有打通。那么,居庐訾仓,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西汉政府重要的兵站、仓储。

居庐訾仓,它当年的军事战略地位,当不在楼兰之下。而古往今来,也都可以简称为“居卢仓”。

据考古学家分析,居庐訾仓,早在公元前101年之后起,应该就已经设立了。而这里,是我们此次行程所到达之地的最北端。

1221分,到达土垠。气温已飙升到38.8℃。不怀好意的风,这会儿却不知躲到哪里偷偷笑去了。湖盆、河道历历在目,四周高大的“雅丹”,拱卫着地势相对低矮而面积不能算小的古迹遗址。房屋、窑洞、叫不上名字的坍塌建筑,散落四处的木头、碎片,似乎都在向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倾诉着这里当年的车辚辚、马萧萧......

土垠,是当年孔雀河汇入罗布泊之地,据说曾有过港口、码头。

……

车队集结。沿着一条无名河道,左拐右转,1404分,鼎鼎大名的‘龙城’,出现在我们视野中。

‘龙城’,非‘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之‘龙城’也——那座龙城,应是指蒙古大草原上的匈奴王庭,但是古往今来,两座‘龙城’,却经常被混为一谈。至少,都被当成了人工建造的城。别的不说,南北朝郦道元的《水经注》里,就明确记载着,龙城,为‘姜赖之墟’,早上进了东城门,你得黄昏才能走到西门……

这里的‘姜赖’,是一个传说中疆域辽阔的国家,而‘居卢’,与‘姜赖’发音十分接近,所以有专家认为,‘居庐訾仓’名字之源,其实就是‘姜赖’——一个似乎子虚乌有的国家名字之音的转化。

         

但是,必须说明白的是,我们眼前矗立的‘龙城’,却根本不是人工之城,而是不折不扣、彻头彻尾的雅丹地貌!是天下最壮观的雅丹地貌——魔鬼城!

可惜呀,‘养在深闺人未识’——常人也根本无法去‘识’它,它离人间,太遥远喽,它的‘深闺’,太难进入喽!

……

老鬼带头,率先爬上就近最高大的一座‘宫室’。四面八方,齐齐整整的高大‘建筑’,横平竖直的‘城墙、’壁垒,隐现交错的‘街巷里闾’……阁下有多丰富的想象力,尽可以淋漓尽致地发挥了!

(《罗布泊日记》20085月)

 哈哈,为什么会莫名其妙想起“龙城”、“居庐訾仓”来,想起2008年5月那次经历呢?也许是一路上见到的雅丹,太多了吧;也许,是因为小河墓地和土垠都是文物遗址吧……

实话实说,大中午的在帐篷里睡觉,闷热难耐,可不是什么舒服事儿!没多会儿,“意识流”又翻片儿了。16点14分,受不了煎熬的老鬼也就狼狈不堪爬了出来



咳,受不了煎熬的可不是老鬼一人。这不,小女孩儿也坐到了大帐篷的阴凉处。那就聊呗!她说,她非常渴望成功,却总觉得自己太慢,太没效果。老鬼跟她说,任何成功都是一个可能很漫长的过程。而她讲起当年做背包族途中遇到令她感动的事儿时,泪水不由自主流了下来

这小丫头片子又一次给老鬼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老鬼想起了别人说过的一句话——

聪明是一种天赋,而善良却是一种选择。况且,她还那么动情地知道感恩呢。

好啊,跟老汉也聊了一会儿。伊弟利斯告诉我,他是1972年参加工作的,但他参加的第一次考古发掘,却是在陕西境内。回到新疆后,1977年成为考古发掘的领军人物。小河墓地的发掘起自于2002年,一直到2005年,还在进行考古……

而且,今天老鬼知道了,伊弟利斯老汉,把自己的狗皮褥子,默默地给了怕冷的小丫头片子。

没有了信号的荒原真好,让人又恢复到了面对面互相交流而别无选择的初始状态!

 (未完待续)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她是世界上离海最远的城市里最爱…      下一篇 >> 第十二次罗布泊之旅日记 (二) …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俺叫老鬼

新疆大学旅游学院客座教授毕亚丁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