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文化观察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dongfangwhgc.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太平洋战争中,华侨在新加坡战场上的顽强抗日

2016-11-22 09:09:2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8435 次 | 评论 0 条

驻守马来亚的英军联军状况令人堪忧:其一,大部分士兵早已疲惫不堪,意志消沉;其二,兵员在不断减少,澳军只有4个大队和2个机枪队还能战斗;其三,英军联军内部鱼龙混杂,分歧严重,不仅英国本土军人和澳军的关系严重不和,印度士兵与英国士兵、澳大利亚士兵之间也时常擦枪走火。即使同为印度军人,其内部关系居然也不协调,海得拉巴部队不与巴哈哇普尔部队搭讪,廓尔喀族和锡克族互相看不顺眼。究其原因,恐怕是严格的等级制度和种族之间习俗的差异使然吧。

日军的宣传机器也从精神上离间了英军联军内部的关系。日军在很早之前就开始了对马来人和印度人的挑拨离间和策反工作。以藤原岩市少佐为领导的“F”机关(即特务机关),很早就在鼓动马来亚青年同盟(YMA)与流亡中的印度独立联盟(IIL)等机构取得联系,散布有利于日军的言论,涣散对方的人心。

1225日,“F”机关的中宫悟郎中尉通过拉曼王子(时任马来西亚首相),命令阿卜杜拉王让槟城广播电台播送号召全体马来人反对英国统治的文章。同时,一个被称为“harimau”(老虎)的日裔马来人谷丰(1943317日病死)经过“F”机关做工作,发动了旗下1 000名贼匪,进行一系列的破坏活动和对马来义勇兵的劝降工作。

IIL在书记布林特摩西的领导下一直追随日军特务机关,广泛开展窃取情报、劝降敌兵的工作。尤其是对印度士兵,因印度国内以甘地、尼赫鲁为中心的独立运动愈演愈烈,因此日军向印度士兵广泛散发了红色的劝降票,一有机会就劝降。日本特务机构以民族独立、从英国的殖民统治中解放出来等口号来蛊惑马来人和印度人的人心,工作做得极其缜密。日军在槟城的广播站每天都会广播通知第二天对新加坡炮袭的目标,同时,也必定会提醒马来人和印度人市民提前躲避。在这种强大的心理战的攻势下,越来越多防守在新加坡的马来兵、印度兵人心涣散,士气低落,他们口袋里装着日军的劝降票。

当然,并不是所有防守在新加坡的士兵都意志消沉,失去了战斗力。有很多英军、澳军士兵仍有切实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有坚守到底的决心和顽强的意志,不仅军人如此,还有一群新加坡市民同样是群情激奋、热血沸腾、斗志昂扬,他们就是新一代的青年华侨。

当日军逼近柔佛海峡,对新加坡的炮轰愈加激烈之时,唐人街的墙壁上开始出现了激动人心的大幅标语: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受了这一标语的鼓舞,新加坡所有阶层的华侨们都集结起来了,有教师、学生、公务员、工人、人力车夫、金鱼小贩等,既有有钱的大亨,也有城市贫民;既有国民党派别的华侨,也有因志愿加入抗战而被释放的马来亚共产党员,或直接从延安来的中国共产党党员,还有受苏联女兵事迹的感染而志愿加入的年轻姑娘们。

他们借用达利上校的影响,正式名称虽为星洲华人义勇军,但被一般人所熟知的名称是达利带领下的一群热血青年人约翰·达利领导的中国人的割喉部队等。其人数约为4 000人。

约翰·达利上校发动和组织青年华侨的设想始于1940年。当时,上校向驻马来亚的英军司令部提交了一份题为建立密林游击队的意见书,指出为了防御日军的进攻,有必要建立一支金马士游击部队。但是,这份意见书却被束之高阁,扔在司令部文件柜的一个角落。直到194112月,印度第三军司令官希思中将看到这份意见书后,才指示达利上校开始实施这项计划。

达利上校在圣诞节临近时组建了星洲华人义勇军的中坚部队,实际上,新加坡华侨的抗日活动早在这之前就开始了。

在或许有1 500万人,也可能是2 500万人的东南亚华侨中,占据着经济和政治中心势力的是马来亚和新加坡华侨,自从抗日战争爆发以来,在本国政府的号召下,他们抗日情绪高涨。这些人一边向政府提供资金,同时又成立了抗日义勇军华侨联合会。日军并非不掌握这些华侨的动态,而是为了实现攻进马来亚的目标,对这些华侨采取不利用他们的基本方针,而是培养当地居民中的反华侨势力。其表现为,集中在马来人和印度人中谋划策反、做政治工作,挑拨他们与华侨的对立。与此相对应,华侨联合会不仅轰轰烈烈地开展令日本反感的抗日运动,同时活跃在抗日的整个战线——不断滋扰日军的后勤供给线和收集军事情报。

陆军第二十五军情报参谋杉田一次中佐在战后的远东军事法庭上提供了如下证词。

在马来作战中,华侨始终不断……在扰乱我方的作战。即……通过频繁的通敌行为,将我方的作战计划告知敌军……使我军部队的集结地区遭到敌军的炮轰……袭击我军的联络线,不断破坏我军的交通线和通讯设施……阻挠军需物资尤其是弹药的运输,我军被逼无奈,只得加快速度,等等。总之,华侨的行动屡屡阻挠了我军的马来战事。

这些反日的华侨们,看到原本在中国战场就仇恨中国人的日本士兵,仇恨的情绪无以复加。在怡宝、吉隆坡,被视为抗日分子的华侨被一一处死,头颅悬挂在大街的柱子上。日军的残酷暴行更进一步激怒了华侨们,在新加坡,除抗日义勇军华侨联合会外,还成立了抗日妇女工人部队和新加坡华侨抗日委员会等抗日组织。

因此,达利上校的号召犹如火上浇油,燃起了青年华侨们的抗日热情。但是珀西瓦尔将军、托马斯特派员等英军高层领导们并不乐见星洲华人义勇军的出现,尤其是这些抗日华侨中还混入不少共产党员,如果他们武装起来,仅人数之多就势必会威胁到英军在马来亚的地位,因此,英军不愿意提供武器。这样,星洲华人义勇军最初只能使用一些从民间收集的武器,如滑膛枪、猎枪、体育用来复枪等。

不过,随着形势进一步严峻,其中一部分义勇军还是被英军武装起来了,并编入了澳军部队,去守卫西北部的古来河口了。

......

透过浓浓硝烟,太阳犹如日食一般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第五师团、第十八师团正穿过密密的橡胶林赶赴天噶机场。从海岸线到岛内和街区,不断有太阳旗升起。日军每攻克一个敌军阵地就会升起一面太阳旗,以此为标记,延长日军炮弹的射程。

珀西瓦尔将军发表了如下声明:

日军已经在新加坡登陆。我军正迎面打击敌人。

珀西瓦尔将军仍坚持认为日军在西北部的进攻只是佯攻,主力部队不久后将出现在东北部。不过,他同时又秘密叮嘱各指挥官,若有不测,则撤退到新加坡郊外布阵。奇怪的是,这一秘密指示在9日下午9点到1030分之间下达到西部前线的指挥官那里时,又被当作了公开的命令。

澳军、印军部队的军心早已经动摇。迎击日军的澳军两个大队早在9日凌晨1点就开始撤退。甚至有的士兵穿过二道防线,径直逃到了新加坡市内。

印度部队同样陷入了恐慌之中,他们肩并肩瘫坐在了密林中。一看见日军到来,就立刻拿出投降票表示投降,然后跟在日军坦克的后面冲向英军的阵地。

就这样,近卫师团在9日晚上占领了古来河一带,防守在这里的澳军第二十七旅旅长麦克斯韦准将也遵从珀西瓦尔将军的命令,只坚持了一会儿就大步撤退了。

守卫在河口的星洲华人义勇军”200余人对澳军士兵的逃跑非常蔑视,正如他们组织的名称那样,他们紧握步枪、手榴弹等坚持与日军血拼到底,最终全部阵亡。他们英勇不屈的精神和顽强抵抗的斗志令日军近卫师团官兵异常震惊,当得知遍地的尸体全是中国人时,他们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震撼。

......

尽管澳军部分官兵英勇顽强、浴血奋战,但由于大多数指挥官和士兵信心不足,军心涣散,实际上败局已定,无力回天。

此时,一片混乱的新加坡城,大街小巷都被凄惨绝望笼罩着,马路上遍布被日军大炮炸死的尸体,一位中国老妇人瘫坐在一个小孩的尸体旁放声痛哭。马来人、中国人和英国人此时已经没有了平日的对立情绪,大家齐心协力,在忙着救助伤者,清理被炸毁的房屋。在港口,惊恐万状的逃兵们挤上开往爪哇和苏门答腊的小船,甚至有人持刀威胁平民,抢夺座位。

可笑的是,居然有人试图用娱乐来麻痹自己恐怖和绝望的心绪。当天,国泰电影院照常放映《费城故事》这部电影,观众居然爆满。艾德菲酒店里,乐队继续演奏,大厅里跳舞的人热闹非常。在珀西瓦尔将军下榻的莱佛士酒店,负责服务的勤务兵们集聚在酒吧,一边饮酒一边聊天。

以下是日军新加坡之战取得的战果:

各种大炮740

轻重机枪 2 500挺以上

步枪类60 000

机车、火车1 000

汽车10 000

坦克、装甲车200

飞机 10

日方的损失为,阵亡1 714人,负伤3 378人,再加上登陆马来亚以来的损失,共计:

阵亡 3 507

负伤 6 150

共计 9 657

英军在马来亚、新加坡之战中,兵力的损失为:

英国本土军 38 496

澳军 18 490

印军 67 340

马来亚义勇军 14 382

共计 13 8708

新加坡攻防战最终以日本军队的英勇善战和英军的自取灭亡而宣告结束,但在这场战事临近尾声时,发生了一件令人感到不幸的事件,即处死华侨事件。这一事件的后果不仅导致了近卫师团西村中将在远东军事法庭审判战犯时被处以极刑,并且,在战后的国际格局中也产生了深远影响。1962年发现的大量白骨,大大刺激了新加坡的华侨界,最终发展成为牵连日本和马来西亚联邦的重大国际关系问题。

日军在攻占新加坡之后一共处死了5 000多名华侨。占领新加坡后,第九步兵旅团旅团长河村参郎少将被任命为警备司令。由其指挥的主要有第二野战宪兵队主力部队,此外从第五师团、第十八师团、近卫各师团中抽出人员组成2个宪兵中队、1个装甲车坦克中队。警备区负责新加坡城市内的安全警戒,近卫师团等作战部队负责扫荡市区之外新加坡岛一带的敌军残部,并负责清理战场。

华侨的抗日情绪非常高涨。前面也已说过,在马来作战、新加坡作战中,抗日华侨联合会、星洲华人义勇军表现出了远远超过英军的战斗激情。星洲华人义勇军在新加坡即将被攻陷时就被迫解散了,转为在市内地下活动和在马来半岛开展游击战。他们获得了大量的武器和弹药,不久便发展成为抗日游击队。

日军进攻怡宝时,在当地搞到了一份抗日华侨名单,根据这份名单和情报部门的信息,以及警察署的记录和被捕人员的口供,日军于220日制成了一份反日华侨嫌疑人名单21日开始,实施了大肆的抓捕行动,直到3月底,正式逮捕了6 500多人(后释放了1 500人),随后,他们将这5 000人全部处死。处死的主要罪名是他们有通敌行为,如诱敌袭击机场、标示炮击方位、毁坏后方的通信线路和设施等。此外,还有人因是抗日团体的领导人、抗日义勇军成员、共产党员等罪名而被处决。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处死了大批华侨,其调查过于潦草简单是不言而喻的,甚至出现了因为有嫌疑人李某,于是就将居住在这一地区的所有李姓的人都抓起来的情况。毫无疑问,日本军人在抗日战争时形成了强烈仇华情绪,在经历古来河口与星洲华人义勇军作战后,华人华侨所表现出来的英勇抗战令他们胆寒和畏惧,也使他们残忍无比,形成了他们能够大批处死华侨的心理基础。

并且,这种残酷的屠杀政策也使新加坡的华侨毛骨悚然。3月上旬,一些华侨派出了代表求见河村少将及第二十五军司令部人员,表示,如果日本保证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新加坡的华侨愿将自己的财产捐出一半给日军。这项提案遭到了日军的否决,但是,日军仍然抢走了他们5 000万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元的捐款。

以上是处死华侨事件的概要。到底是华侨的激烈反抗激怒了日军,还是日军的仇华燃起了华侨们的抗日情绪?该事件无论直接原因还是间接原因,都是错综复杂,并非能简单下结论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一件铭刻在太平洋战争史上的不幸事件。这样一来,日军在战争打响伊始就把整个亚洲人民逼到了敌对方,失去了为赢得战争所必需的当地人民的支持。这一事件加深了马来亚和新加坡的华侨对日本的仇恨,随之在新加坡和马来半岛的抗日游击战浪潮就汹涌澎湃,势不可挡了。

(【日】儿岛襄《太平洋战争》,东方出版社)

更多精彩图书请扫描以下二维码,更多惊喜等着你!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张幼仪:穿着旗袍远赴重洋,却找不回…      下一篇 >> 萧红:她的不幸是呼兰河里最痛楚的…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东方文化观察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