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文化观察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dongfangwhgc.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与死神三次邂逅 方知活着的美好

2016-12-06 09:41:2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5716 次 | 评论 0 条


   曾多年立志,也曾立志多年,发誓做到“任天际云卷云舒去留无意,看庭前花开花落宠辱不惊”诗句里那般的超然与飘逸,那般的洒脱与释然,也曾想过每时每刻都要怀有一份“水穷之处即云起之时”的心境去面对生活的希冀与快乐。

   后来,慢慢地,懂得了一个道理。慢慢懂得了三岁小儿根本不会懂得垂暮老人的悲哀,垂暮老人也不会有三岁小儿的童贞与梦幻。当你整天吸着雾霾住着出租房、吃着地沟油、喝着抗生素、当你明白了被强奸时被迫屈从总是要比抵制反抗的代价要低很多很多的时候,你必然也会明白:活着第一,其他都是第五。

   因此我想,即使生得平凡,活得窝囊,干得憋屈,也不能死得猥琐。活着,就要快乐着,也该痛苦着。

   快乐,应该尽可能多多地送给别人,这是做人的根本,也是做人的境界和品位。痛苦,其实是一种可以转化变换和流动交易的动态资本,完全可以按比例分配:留给自己百分之三十用于随时随地的自我消费,消费过程中转化成可以交易的资本之后,再留给他人后人后代人百分之七十作为资源和财富。

   躯体的快乐偶或来自于生理媾合的快感,但精神的快乐则更多的来自于思想孕育及孕育过程中的痛苦。人类所以摆脱了原始本能,是因为人类有了思想,而思想快乐的本源则是思想分娩与体罚磨砺的反射。这不仅是人与动物或者高级动物与低级动物的本质区别,也是人与人之间灵与肉的本质差别。

   当今社会的本质问题是物质和精神的富有与贫困问题。富有与穷困,也是人类思想意识中自我感觉的感受问题。真善美与假丑恶有时会同穿一件外衣,打击卖淫嫖娼的警察与买淫卖淫的嫖客妓女也经常同浴一个池塘。不同的是,前者有的是在追求精神的占有,有的则在享受物质的奢华,而后者,虽然有时共同穿着同样的外衣,但有的是穿给别人看的,可以穿到街上去招摇,而有的,只能穿着遮挡风寒和遮挡一下自己窝藏的祸心。更何况,时世造化的变幻莫测,世事变迁的更迭破立,也许,或者突然就有哪一天,妓女就成了警察,而警察则充当了嫖客或娼妓。

   其实,人活着很累,死去也许会彻底轻松。活着,时时刻刻和随时随地都要罩上各种各样的外衣,脸部也要变换出各种不同的表情形态,在虚伪与真实之间权衡着是否应该更加虚伪还是应该更加真实。而死去,则会令你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即刻得以通透,得以舒展,得以本色,包括你的面部表情都可以不为任何所动,真实,恬静,泰然,拒人于百里千丈之外,化我于无欲无愠之中。

可是,人人都在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亦不能例外。

   母亲去世那天,我披麻戴孝。当母亲的灵柩抬起,当我摔碎为母亲烧纸的瓦盆,顷刻引来千人之众的一片哭声。人,或许都是这样。当你为苦度人生哭着来到这个世界时,满屋子的人都在笑,而你一旦离开人间已经含笑九泉时,却有那么多的人在哭。

   台湾作家刘墉在一篇关于记录生命的短文中写道:活着,真好。是啊,活着,真好。能笑,能哭,能爱,能恨,能喜,能悲,还能感知痛苦更能体验愉悦,生命便也由此有了鲜活而无与伦比的美妙。

   大诗人词人陆游则曾在《示儿》中大发活着的苦难的感慨,诗词的开篇第一句就流露出对生命逝去的无奈:死去元知万事空。是的,倘若生命逝去,尚能言及其他?

   记得曾经有过三次飞来横祸又有险无恙的死亡经历。

   一次是当汽车司机的时候,指挥一台汽车拖出另一台陷在深沟里的汽车,擀面杖粗细的钢丝绳突然绷断了。只听嗡的一声,钢丝绳带起一股凉风贴着头皮飞过,削掉了头顶所有长发却脑袋还在,假如钢丝绳下移哪怕一毫米也就脑袋瓜子成了被切的西瓜。二是在兵团做秘书时配枪,647.62毫米口径手枪。一次夜间查哨,觉得枪装在腰间枪套里掏枪不够方便,便把顶着膛火的手枪掏出揣进裤兜里,哪知枪口朝上的手枪瞬间走火,子弹贴着胳膊把军大衣袖子穿了个洞眼,假如枪口朝内倾斜哪怕一度角也会把心脏击穿一命呜呼。第三次还是枪,星期日闲着无聊躺在宿舍里擦枪却无意间走火,子弹不偏不倚贴着蜷缩着躺在上铺看书的一个上海知青卫生员的腹部穿过,震落了天花板满目灰尘而那个卫生员却毫发无损。假如枪口向右倾斜一度也会让那个上海知青一命归天,我自然也会杀人偿命不得安在。

   人生就是如此,生命无常,也从来不会有什么假如。

   每个人都不是自己命运的编剧,你无法设计你剧情的脉络走向和故事情节如何发展,也无法把握和预知生命的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当我们的亲友突然离开尘世的时候,当昨天偶遇结交的熟人今天却突然离开人世的时候,当我们在殡仪馆听到悲恸欲绝的哭声,当我们每日在媒体看到、听到鲜活的生命突然离去,当我们受到病痛折磨难以自持,我们就会不得不记住生命。

   记住生命,就是告诉自己,除了温饱和生存,生命还应该有一种活泼的精神张力,还有很多应该承担的责任和必须承载的负重。记住生命,就是尽力去做好身边的事,做好每天的事,以满腔的热情和细腻,关爱和善待人生之途上所有有缘相遇的每个人,并力所能及地为他和他们提供便利和帮助。

   什么都可以忘却,唯有生命不可释怀。


本文节选自东方出版社王凤麟《相约有你的日子一醉方休》

更多精彩内容请扫描以下二维码,更多惊喜等着你!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日本历史上有哪些不可思议的忍者…      下一篇 >> 胡雪岩到底有多少钱?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东方文化观察

汇集精品文化,传递时尚潮流,追寻历史足迹,品味精彩人生。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