俺叫老鬼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176185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致我即将逝去的2016年

2017-01-09 12:52:2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591 次 | 评论 0 条



 致我即将逝去的2016年

 

还有十个多小时,就要进入2017年啦!

……

哈哈,刚写完上面一行字,老鬼可就被亲友们拽出去聚会吃饭去喽——迎元旦呀,可这一吃就吃了“一年”啦,嘻嘻,跨年饭嘛!

中午,是家族聚会,内弟陈勇夫妇、妻妹陈虹两口儿加上侄子外甥女温温馨馨共贺家族亲,新年喜。下午是两个干儿子吴志华、魏勇的公司年会,年轻人居多,热热火火欢声笑语好不开怀,老鬼也乘兴高歌了一曲!

这会儿,已经进入2017年。现在是北京时间1点53分。

标题,就不改了。没必要了嘛……

2016,老鬼颇有些心不在焉,总感觉精气神儿不在状态,像丢了魂儿似的。注意力无法集中,文章写的也就不多。应该是老伴、老父先后辞世所带来的必然反应吧。

 


3月13号,从老家经上海回到新疆后,应上海“星外星”芮文斌总经理之邀,为“环塔汽车拉力赛”写一首歌词。29号总算是给磨叽了出来,自己看了都并不很满意,好歹算是交了卷儿……自然也就没有入选。11月,见到了歌手帕尔哈提曾跟他说起这首歌词,他说入选的那首他也并不满意,让我把歌词发给他。而老鬼觉得,已经过去了没这个必要了,也就没做什么……意料之外的是,11月,每年出一册《环塔纪事》画册的总编马志刚(网名:洛桑白玛)先生向老鬼约起稿来。老鬼只好老老实实地跟他说,今年自己并没有参加“环塔”活动,只是写了首自己并不甚满意的歌词。哈哈……结果是马总编先生不但把歌词给要了去登载在2016《环塔纪事》上,还说,那东东给《环塔纪事》增光添彩了!

2016年,老鬼走了不少地方。3月初,去了上海、杭州、南京等地。行色匆匆,也就只见了不多的亲朋同学故旧。回到新疆后,去了充当顾问的阿尔泰山间阿贡盖提景区,为当地导游简单上了一课。

 


5月,跟着新土地规划院的杜文川副院长,重游了巴楚、阿瓦提等地,再次考察了巴楚县托库孜沙来故城、红海滩,阿瓦提县的刀郎部落等文物景点或旅游景区。在研讨会上做了简短发言,意外而开心地见到了刀郎部落王小平总经理并游览了刀郎部落,还开心而意外见到了老友李志民和他的小助手毕婷婷——哈哈,老鬼一家子!老鬼受聘,成为新土地规划院的顾问。



忘不了归程是从喀什飞返,老鬼干儿子艾尼恰好也在南疆。他把老鬼在喀什那个下午,安排得妥妥帖帖……

 


5月5号,老鬼又开心到家:八0届高中生提前为老鬼——他们当年班主任专门举办了轻松而活泼的庆贺七十大寿生日宴会,还给老鬼赠送了赭红色冲锋抓绒衣,并请画家侯玉庆为老鬼画了一幅寿星图。多珍贵的贺礼呀!



5月21号,为庆祝新疆青少年出版社诞生六十周年,老鬼应新疆青少年出版社骆娟——新疆著名女作家之邀,写了一篇《老鬼和“青少社”有趣的交往经历》。还算差强人意。

嗨,6月4号,老鬼又当了一把“男一号”,在另一位干儿子何徳乾编剧并执导的微电影《盲》中,扮演了一位可敬的老盲人。真好啊,再次客串了电影演员,演出顺利先不说,还结交了几位新朋友!



插句话吧,本来北京卫视“我是演说家”栏目邀请了老鬼去充当一把演说家。加上由锦州表哥孙丹魁发起,老鬼家和舅舅家、二姨家要在锦州来一次家族大聚会。那就理所当然地老鬼先飞沈阳又去了锦州。三大家族聚会盛况空前,热闹非凡,皆大欢喜。接下来就是老鬼的高中同学、初中同学也都在故乡辽宁凤城市举办同样的空前大聚会。哈哈……亲情、友情又令老鬼开心到家!





但是可是但可是,尽管北京卫视的小编导萱萱,一直在跟老鬼沟通,从演说内容到方式到评委某某已选中老鬼到赴京大概时间,细细交代了个遍,老鬼呢,在老家一直傻等到了6月底,小编导萱萱才打来电话,吭吭呲呲了半天,也没把话说清楚,老鬼心中有些明白,平静地安慰了她,让她实话实说,她才可怜巴巴告诉我,节目,取消了……



取消就取消了呗,老鬼就当没发生什么事儿一样,照样埋头跟妹妹妹夫打麻将,再没二话。事后老鬼大妹妹夸奖老鬼真够淡定的。老鬼笑答,积多年跟媒体打交道的经验,你问了为什么也是白问,何必多此一举没事找事呢!嘻嘻……

突然想起了一首很有禅意却看起来并不相干的小诗:“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不相干吗?

好啊,6月30号回到鸟市后,7月6日是穆斯林民族传统的肉孜节,干儿子艾尼、儿媳米娅又把老鬼请到了家里。几位不分族群的新老朋友欢聚一堂,欢声笑语美美饕餮了一顿手抓肉!哦,再插一句前话吧,3月13日,老鬼从上海虹桥机场乘机返回,在候机厅遇到了一位笑眯眯的维吾尔姑娘。老鬼看着面熟,只向她微微点了下头。漂亮姑娘当时便和送她的女伴悄悄嘀咕了一句:这老爷子没把我认出来……飞到了乌鲁木齐机场等行李的时候,这姑娘又笑眯眯站到了老鬼身旁。出于礼貌,老鬼问了句你叫什么名字。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调皮地瞪大了眼睛笑模笑样冲我喊了一句:“我是你儿媳妇!”老鬼顿时傻了,周围的人们全笑了起来……



他们笑什么呢?可能是在笑俺这个老东西咋连儿媳妇都不认得了吧;还笑什么呢,是在笑这个老家伙怎么会有维吾尔儿媳妇吗?

直到艾尼和他心爱的拥抱到了一起,老鬼才恍然大悟。哈哈……

能怪老鬼嘛,2015年8月8号艾尼、米娅婚礼那天,新娘子是穿着婚纱的呀,而且一开始还蒙着盖头!以后,以后就没再见过,老鬼哪儿认得出来哟……



哈哈,6月30号回来那天,四丫头吴娱和艾尼一起把老鬼接回家后,这丫头就正式住到了我家!这下可好喽,从此老鬼不寂寞了不说,衣食住行都有人管着啦!这死丫头脾气倔,动不动就把她老爸顶得训得一愣一愣的“忍气吞声”,可她真的对她这个老爸实心实意关心照顾想得尽可能周到,也就动不动就把俺这个糟老头子哄得开开心心乐乐呵呵的!有了她在家,一会儿,她给她老鬼买条宽松的家居裤子,一会儿老鬼又有了件儿漂亮的时尚T恤,床单换了新的,被套也时时干净……你说,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咋都让老鬼碰上了呢!

她倔老鬼,往往也不是没有道理。比如:“老爸,你怎么把裤衩袜子和毛巾放到一起洗了!”是啊,老鬼偷懒,确实把擦鼻涕的小毛巾也丢到了洗衣机里面,和那些东东搅到一起洗了。嘻嘻……

她要到北京出差了,老鬼突然想起来:“哎,给我带点儿无糖糕点回来吧!”她娇嗔地望着老鬼:“人家给你带回来不就行了,干嘛非要你提出来嘛!”哈哈,自己给你带回来,那是她想到的;你这老东西提出来,那就成了她没想周全喽!

不是亲生,胜似亲生哟!

 


7月17到22号,老鬼又一次火车往返去了若羌县。同行者是晚报新疆网的许爱云、薛玲、赵梅,还有法制报的赵雪勤。组织者和邀请者是许爱云。这次是到若羌县采风、写文章,要为若羌编一本像模像样的书。当然,还要再进一次阿尔金山。好啊,历年来老鬼写若羌的文章已有十几篇了,再写上个一篇半篇的,也不算是什么事……

咳,可这次老鬼又骂人喽,骂得凶歘歘的,痛快淋漓!

原因很简单,进山前,老鬼千叮咛万嘱咐,要遵循高原五项基本原则:睡好觉、八分饱、喝热茶、穿厚袄、不要跑。结果呢?许爱云偏偏在上山的那个早晨,洗了个头,还不戴帽子不围头巾;另几位也都不戴帽子不说,还议论老鬼“好为人师”……好嘛,一到海拔4千多米的阿尔金山间,许爱云可就盯不住啦,下了车没一会儿,一屁股坐到石头上,眉头紧蹙,脸色煞白,哪儿也去不了喽!那几位呢,也就薛玲还算得上稍微正常些了。

于是老鬼照例开骂:你们是给藏野驴、野牦牛显摆你们的发型美来了吗,臭美也不挑个地方!活该……

得,兴冲冲而来,灰溜溜而去吧,沙子泉也别看了,阿亚克库勒湖也别访了,铩羽而归啵!归途中,顺便观赏了钾盐矿区,也算没完全白来一趟。

由此,深深悟出了一个道理:女同胞爱臭美,那是会豁出命不惜付出顶级代价的,这可是老鬼积三十多年高山经验悟出来的呀!



回来后,“翻箱倒柜”整理了一番旧作,找到了十几篇有关若羌的文章,还在9月份,花了半个月时间,写出一篇《米兰,一个有故事的地方》。反复修改,完稿后读来,自认为很满意——不容易哟!



8月,老鬼着着实实忙了一番。30多位当年大学的同学、学兄学姐及其亲属,从全国各地来到新疆这个鬼地方!老鬼喜出望外,7号晚上,谢绝了同学们AA制的建议,执意要自己掏腰包,邀请大家到老鬼非常喜欢而品位相当高的“苹果之父西域风情演艺剧院”欢聚一堂。为助兴,老鬼还请了四丫头吴娱、三儿子艾尼,还有舞蹈跳得相当不错的师大教师——维吾尔姑娘丽雅等人,劝酒、邀舞助兴,尽欢而散。要啰嗦一点的是,从头到尾,苹果之父老板海拉特一直陪伴着老鬼,但临走时海老板却不见了!等老鬼下了楼去总台时,海老板笑眯眯地守在那里让老鬼在两张账单上签一下名,开心得头昏脑涨的老鬼,哪里知道这是个“坑”呢,稀里糊涂就签上了自己大名。咳,海老板依然笑眯眯地给了老鬼一句:好了,你的单已经买了!手里拿着银行卡的老鬼立马给愣住了,还想跟海老板理论理论,但是,无济于事了……

上车后,老鬼把这个过程讲给了大家,5千多元钱呢,就这么免单了。还强调了一句:这,就是新疆人!同学们感慨不已。



哈哈,8号开始,老鬼和晚报国旅的优秀导游史晓玲陪同着同学们穿越准噶尔盆地,游览了可可托海、喀纳斯、禾木、阿贡盖提草原石人风景区、布尔津县五彩滩,再南下克拉玛依市。11天的行程,大家兴致勃勃。国学功底深厚的学兄韩继东、同年级的学友刘恩玉,一路诗作不断。而当年“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队友周新华、马功玉、李霞,一见了歌舞,马上冲了上去,随演员一起,翩翩起舞。近五十年过去了,舞姿依然曼妙不减当年。而周新华的丈夫老马,也是老鬼老友,每当车停,必与老鬼互递香烟一支。每天晚餐,老马、王树松等争相买酒,众人觥筹交错,好不快活……





接下来,又与亲自驾车的晚报国旅副总刘亚军一起,,带着6位继续南下游览的同学,翻越天山穿过独库公路直下库车、喀什。壮丽的“天路”美景让爱激动的师姐史剑、同学刘恩玉,还有南京新朋友尹惠芳等连连惊叹:这,是人间吗……

同学们路上问起,到南疆我们要注意什么。老鬼答,你只要脸上一直是自然微笑,你看看能收获到什么。

哈哈,在库车,同学们喜气洋洋在大峡谷漫步;在喀什,大家兴致勃勃游览了大巴扎、艾提尕尔清真寺、阿帕克霍加墓(香妃墓)、高台民居、老城区,一路还都美滋滋地告诉老鬼,目光相对时,我收获了对方一个又一个真诚淳朴的微笑。

21号晚,在喀什一个开放式的歌舞餐厅,老鬼还请来了昔日学生贾新丽、杨俊莲,又是一个轻歌曼舞,美酒佳肴的愉快晚宴……

哈哈……道不尽同学聚会大新疆的欢乐!



这一路上,老鬼巧遇了多少旅游界的学生呢?没数过。大概有30多位吧。

此行,还结交了一位忘年交小朋友,杨广仁、李霞的小孙子——杨宁远。这小朋友好学的精神给老鬼留下深刻印象。一路上他一直牵着老鬼的手,要老鬼给他讲故事。临走前,他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呵呵,8月25号,老鬼又一次忝列新疆电视台“在那遥远的地方”栏目“我是新歌手”大赛评委之席。从文化这个角度讲评各类大赛,老鬼可谓驾轻就熟喽。那么这次,主办方及其他音乐人评委对老鬼的评价又是什么呢?哈哈——“点评到位”!



好啊,阔别多年的老同学侯湘琴、高翔帆伉俪也于8月底回到新疆!27日,老鬼把能找到的当年在将军戈壁“接受在教育”老同学14人又“纠集”到了一起,在“苹果之父”享受盛宴载歌载舞了一番。老鬼兴奋地向大家宣布:今天啊,是本人进疆46周年纪念日……



侯湘琴夫妇也去了喀什,也问过老鬼得注意什么。老鬼也让他俩微笑。哈哈,还在喀什,就来了电话。侯湘琴喜悦地告诉老鬼,他们处处得到的都是真诚而纯朴的微笑。


9月17号,由七五届高中毕业生冯淑芳发起,同年级同学17、8人聚会在当年的“油运司”大门旁餐馆。老鬼受邀出席。哦,这些昔日学生都是六十岁或上下的人了,两鬓斑白,皱纹纵横,但彼此见面兴奋道起的还多是当年的美好时光。哈哈,老鬼当年给他们当班主任的时候,也还只有26岁哟!



进入10月份,4号那天,大儿子吴志华请老鬼去参加了一年一度的“特种旅游节”活动,到鄯善县库姆塔格沙漠露营一夜。一大群年轻人,本没有老鬼干活儿的事儿。悠悠闲闲,倒背着双手,老鬼享受着老太爷待遇。嘿,却发现内地来的客人好多位根本没见过帐篷更不会搭帐篷。好了,来活儿喽!老鬼于是东帮一个,西帮一个,一口气儿,居然搭了至少5.6个帐篷。





那个月,有一个令老鬼自豪而快乐的旅程,可就不能不提啦!受新疆特种旅游老大张保华之邀,老鬼自10月10日起,欣然参加了“英竜探索·罗布荒原探秘”活动。在费巍的指挥下,历时8天露营7夜,走了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荒原沙漠之路。哈哈,老鬼又多了一条吹牛资本啦——这是专属老鬼的七十大寿盛宴呀,还是老鬼第十二次进入罗布呢!与国际著名的考古学家伊弟利斯·阿布都热苏勒一路同行,还有11位野外专家相伴,更重要的是,老鬼呀,在亘古荒原,“捡”了一个可爱的小孙女——李倩,你瞧,老鬼多有福气哟!



再试问一句,同龄者像老鬼这么得瑟,这么张狂的,还有几位?



嗯,还有一事不得不提,进了罗布只能不要脸不要皮的,胡子自然给长长了。回到人间发了张鬼脸照,嘿,一片叫好声。许多人都说留了胡子像极了王洛宾。好啊,那就改变形象了呗……

回来后11月9号完稿的《第十二次穿越罗布泊日记》,就成了老鬼2016年的最得意之作。



11月11号,老鬼堂外甥要在南京举行婚礼。太棒了,这可是件大喜事儿!哈哈,9月份,死丫头吴娱帮老鬼订机票,可是出了大纰漏,把11月9号给错打成“10月9号”喽!老鬼昏头涨脑没看清就发到了家族群。咳,家人纷纷问,你要提前一个月就去吗?得,退票再买吧,可就费了番不大不小周折……

婚礼庄严而隆重,老鬼还在会上满怀激情发了番言,顺便介绍了新疆鬼地方,得到了众人们的赞赏。

接下来会同妹妹们游南京逛上海,扣访嘉兴市——我们六兄妹同在一起游,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呢!之后再回到南京同学聚朋友见,旧地重游金陵城、扬州市。好嘛,直到11月22日,才回到鸟市……



12月,冰天雪地,老鬼也没在家闲着。10号,随同着“苹果之父”海拉特·达列里汗总经理,还有哈萨克歌唱家达列里汗、舞蹈演员高哈尔、新疆电视台哈萨克频道著名主持人古丽沙拉——“沙拉不太慢”夫妇,整整一年后,又访托里县,再为公益忙,不仅考察了有关中小学校的音乐教室等“壹基金”资助项目,还欣喜地再次见到了去年12月8号认识的在铁厂沟小学上学的哈萨克小朋友热依扎。



这个小丫头,和老鬼真叫有缘。2015年12月8号,老鬼随同海拉特夫妇伉俪,还有来自吉林省的赵山——山歌等人,为发放温暖包和“苹果之父”发给特困生、特长生的资助款,来到铁厂沟小学。见这位可爱的哈萨克小妞儿手里拿着一小幅画得很有些灵气的小鹿。好奇的老鬼问可以给爷爷看看吗?没想到的是,小姑娘看着老鬼来了一句:“送给爷爷!”还郑重其事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老鬼激动。回来后也是郑重其事地把那幅小画裱上了框摆到了客厅正中架子上。

从此,老鬼心中多了一份牵挂……

这次,带着几本儿童读物,老鬼一行造访了热依扎的家——这天是周六呀。长高了的小妞儿蹦蹦跳跳跑到大门口迎接,可见到老鬼爷爷,她却愣了一下。本来嘛,只是一面之交,印象不深,老鬼又留起了长胡子,你让人家咋认得出来哟!见到众人,小丫头儿喜眉笑眼儿的很是开心。于是抱着老鬼搂着老鬼留下一张又一张合影。

她学校的校长给我们看了热依扎的多本绘画习作本子,告诉我们没有谁教她画画,她完全是自己捉摸着在画……老鬼暗自吃惊,这女孩儿好有天分,如果有人指导,简直必成一番气候。哈哈,小丫头又送给了老鬼一幅老虎画!

她的家是一个普通哈萨克人家,住平房,不算贫穷也不富有。

老鬼对热依扎心中的牵挂,今后看起来更是有增无减了。

年底了,冰天雪地的老鬼也就再不出门了吧?



不行啊,巴里坤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赵丽又向老鬼发出邀请,去参加一年一度的“巴里坤冰雪旅游文化节”。

岂有不去之理呢!哈哈……12月22到24号,与李雷——拍客老李同行,汉文化底蕴深厚的巴里坤,再次给老鬼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百面传奇”、冰雪雕塑、天山贡羊、民间娱乐、歌舞表演……无一不吸引了老鬼眼球儿。按理说,巴里坤大草原的严冬,绝对能冻得老鬼缩在房间里,但是,老鬼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柯长忠陪同下一直在冰天雪地里,却是浑身上下一直暖融融的。看来只能有一个解释了,巴里坤、巴里坤人,热情似火!


 

……

这里,还得提一下老鬼另一位维吾尔干儿子——伊尔发了。伊尔发,年轻人都称他为“发哥”。和艾尼一样都是复旦大学毕业,都是帅哥。他俩还是同年级同宿舍呢。

伊尔发心非常细。5月,老鬼家刷房子洗澡不方便。伊尔发得知一个电话打过来“老爹,我过去接你。”“干什么?”“洗澡去……”

中秋节那天中午,他把老鬼接去共进午餐——他恐怕是担心老鬼一人在家孤独寂寞。

十月,老鬼从罗布荒原回来,横七竖八大胡子满脸。他把老鬼接到领馆巷专门修整胡子去了。嗬,经维吾尔小师傅一整,真像样啊!

但凡老鬼家有什么活儿,他闻风而来,利利索索……

好了,啰里啰嗦了几千字,给了阁下一大笔2016流水账。目的有二;一是老鬼在过去的一年也是蛮拼的:二呢,就想告诉大家,2016年,老鬼过得还真是很不错……

对吧!

 

                俺叫老鬼(毕亚丁)

             2016年12月31日动笔

                   2017年1月8日 16点45分 完稿

                   2017年1月8日 20点15分 定稿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第十二次罗布泊之旅日记 (二) …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俺叫老鬼

新疆大学旅游学院客座教授毕亚丁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