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田勘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446355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张田勘 中产不过是泥菩萨过河

2017-01-12 09:23:5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16 次 | 评论 0 条


据中共中央统战部宣传办消息,当前我国新的社会阶层人士的总体规模约为7200万人,其中党外人士占比为95.5%,约6900万人。所谓社会新阶层或高薪阶层是当今社会出现的一个新的社会群体,又称中产阶层,主要包括民营企业和外商投资企业管理技术人员、中介组织和社会组织从业人员、自由职业人员、新媒体从业人员等。
高薪会阶层的特点是高收入、高消费两高。收入高分标准,一是个人收入,高薪阶层在过去一年的平均收入达到166403元,远高于社会平均收入75184元,是其2.21倍;二是家庭收入,该阶层过去一年的家庭总收入均值达到288826元,是社会平均收入147573元的1.96倍。
高消费是,北上广三地高薪阶层在过去一年家庭总支出的平均数达到131459元,是社会平均水平的1.71倍。
高薪或中产阶层的出现是社会的进步表现之一,但是这个人群的出现及其背后蕴藏着巨大的危机。
这7200万人里面只有30%左右的受访者认为他所在的家庭属于中产阶层,明确不承认自己是中产阶层的达64%,以此衡量,7200万人中也只有2592万人是中产,人数大为减少。进一步追问为何7200万人中有4608万人不认为自己是中产阶层,反映的问题就非常明晰。他们很清楚,自己的所谓中产不过是泥菩萨过河,一刹那就会消失。
首先是高价住房抑制了这4608万人的幸福感和对中产阶层的心理与事实归属,目前北京和上海中心城区的改善型住宅动辄千万元,即便不是改善型住房而是一般居住的房子,好一点的地理位置一套房也在600万-1000万元之间,甚至更高。因此,即便这些阶层有着较高收入,但供房负担也足以消弥他们的幸福感。
另一方面,高薪阶层付出的劳作和精力与他们感到的回报并不相付。工作日中高薪阶层用于工作或学习的时间达到7.76小时,远高于社会平均值的5.90小时,非工作日用于工作或学习的时间也略高于社会的平均状况。按照中国古训,勤劳致富或天道酬勤,以及国外的俗语“早起的鸟儿有虫吃”,他们感到自己的勤劳并不足以换来衣食无虞的生活,或者是投入的成本太大,但回报较小。
更深层的危机在于,理论上和社会观感上被归于中产阶层的中国社会的佼佼者都不满意自己的生存状况,那么那些数以亿计的普通收入者和低收入者就可能更不满意自己的生存状况了,别说幸福感打折扣,可能连幸福感也很少甚至没有。但是,这也不是绝对的,因为幸福是一个人的心理感受,知足者常乐反而出于那些普通收入者,因此无论从心态还是人口基数来看,满足现状和感到知足或幸福的人可能要比这些中产阶层的人要多得多。
不过,问题显然还不在这一点上。一个更大的问题是,中国人日后要为粗放式的高经济增长付出多少健康、生命的代价、肉体的痛苦和经济的损失,没有人知道,但是可以预料的是,这个代价会非常大,而且都要由个人和家庭来承担,因为经济发展的公地悲剧理论和结果已经注定了中国人的命运,这就会让更多的人,即便是富翁,也会感受到巨大的阴影和沉重的负担。
从2016年到2017年跨年度9天长时间的全国大部分地区的雾霾重污染天已经在频频预警这一点。现在,尽管对雾霾的来源、治理雾霾的责任和主体还喋喋不休地争论,但对于雾霾污染造成的健康和生命损害已经极少有争论了,除非是脑子进水或脑洞大开会说冬天有雾霾是正常现象。
雾霾不仅诱发多种癌症、呼吸系统疾病、心脑血管病、慢病(如糖尿病),而且与儿童智力发育缓慢、低智商、失智症(痴呆)有关,甚至造成女性流产,并且减少人的正常寿命。2016年年底,世界卫生组织(WHO)与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发布的数据显示,仅2015年,空气污染就应对全球640万人的死亡负责,约280万人死于室内空气污染,约420万人受害于环境空气污染。在同样时间范围内,烟草致死人数为700万、艾滋病120万、结核病110万、疟疾70万。同时,2013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发表的以色列、中国和美国学者共同完成的研究发现,雾霾导致中国人均寿命南高北低:北方居民人均寿命缩短的幅度超过5.5年。
不必以人们耳熟能详的癌症治疗为例,仅以雾霾参与诱发糖尿病而言,研究人员已发现,PM2.5浓度每增加10微克/立方米,糖尿病发生率会上升11%。2017年1月2日,环保部公布了去年重点区域和74个城市空气质量状况,尽管京津冀区域PM2.5年均浓度同比下降了12%,但也达到93微克/立方米,而世界卫生组织的年平均浓度标准是10微克/立方米,中国的标准是35微克/立方米。即便与后者相比仍超标近3倍。
以实际的京津冀区域93微克/立方米作为统一标准,与中国标准的35微克/立方米相比,超出58微克,按上述研究计算,糖尿病的发病率也会上升不少。中国现在约有1.1亿名糖尿病患者,约占中国成年人总数的1/10,糖尿病和糖尿病并发症每年导致近100万人死亡,其中近40%过早死亡(在70岁以下人口中)。中国普通糖尿病患者的年平均花费为3726元,并发症患者治疗费用则平均上涨为每年为18828元,约是普通糖尿病者的5.1倍。
以这些数据来分析,如果按专家所言,雾霾还要至少15年的时间才能治理(已经是最少时间了),则中国的糖尿病患者不仅会持续增加,而且会背上沉重的疾病负担,并且还会导致数十万人早死。这些代价都是要由个人和家庭来承担。再加上其他疾病,中产再有产也会被打回赤贫。
7200万高薪阶层都不可能抵御环境污染造成的额外的疾病负担和死亡,何况普通收入阶层。这种危机不可不察。



扫描二维码关注张田勘微信公众号可阅读作者其他文章和著作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张田勘 只有一个屠呦呦还远远不…      下一篇 >> 张田勘 保护生态的农药获科技奖…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张田勘

联系:andycharley@sina.com 学者,有著作文章若干,关注方向:科学与社会、科学哲学、科学文化、科学史。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