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漠平林的博客
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http://blog.ifeng.com/3059539.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汉中的遗憾

2017-01-12 11:05:4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散文游记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汉中的遗憾

丙申年的深秋,我们一行在川北的光雾山看过红叶,经我提议,挤出一天时间,去看看汉中。

经米仓古道向北,过蜀门秦关,便入陕南了。从蜿蜒的211省道下行,山势渐缓,视野渐开。直觉告诉我,已入汉中盆地了,心情也随之舒朗轻松起来。于是,汉中的历史形象,汉中的许多故事,如剪接过的荧屏画面,渐次浮上了我的心头。

以前从书中知道,汉中盆地的底部是由汉江冲积而成的汉中平原,它北依秦岭,南靠大巴山。古城汉中,就坐落在这平原之中。汉中的古老,可追溯到夏商周的褒国,东周的南郑。南郑郡名的由来,据说是春秋末期到战国时期,郑国的先民为逃避战乱,翻过秦岭,南逃到这片四围屏嶂,平坦肥沃的褒国属地,聚族而居,繁衍生息,故称“南郑”。公元前300多年,已有了汉中郡的称谓,现汉中西南侧另有一个南郑县,想必是后来移花接木的名儿。古书中所记“南郑”者,一般都指汉中。

秦末农民战争中,刘邦被项羽封为汉王,深谙伸缩权谋的他,虽然老大不高兴,却也是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于是带着张良萧何等一帮僚属及部众,烧毁栈道,悻悻地来到汉中,开衙建府,置王府于汉中。不曾想却因祸得福:他采纳萧何的意见,破格起用从项羽军中逃跑而来的执戟郎韩信为大将军,以蜀国的千里沃野为后盾,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举拿下三秦,由此起家。所以汉中有“汉家发祥地”之说,也是汉民族称谓的由来。

三国时期,在一门心思北图中原的诸葛亮眼中,汉中是成就理想的最佳基地。蜀汉建兴五年,诸葛亮在给刘禅上过《出师表》之后,遂于昱年春挥师入汉中,继而扎根汉中,数次北伐,同时练兵屯垦,苦心经营汉中七年之久,最后还将一把老骨头埋在了这方山水。当年,汉中因受到诸葛亮与姜维两代人的倚重,一度成为蜀汉政权的陪都。不过诸葛亮当时的指挥中心多设在沔阳,即现在的勉县。史书记载:诸葛亮“遂行屯于沔阳”,他的相府行辕位置是:“南山下原上”,即今天定军山下的武侯坪。

我想去汉中,不是因为它春天那一望无际的油菜花海,也不是因为它秋晚那漫山遍野的红叶丹枫,而是奔着古汉台去的。因为古汉台是当年刘邦兴建王府的所在,它所独具的历史人文价值,它历经沧桑的容颜,它古老悠远的过往,很是让我向往,思慕。虽然那些汉代的建筑可能早已归为尘潦了,但它的遗址应该还在,正如宋代有诗云:“留此一坯土,犹是汉家基”。在那里,我可以默默地和古人对话,可以踩触到张良、萧何、韩信们的足迹,可以感触那些历史精英们博大精深的思想脉络。

据说古汉台里还有一宝——汉魏十三品,是汉魏时期文人墨客在褒河石门两侧的摩崖题刻。最让我动心的,当然是曹操的真迹—石刻“衮雪”。据说是曹操灭张鲁,占汉中之后,游览褒河所题。他见河水从山中冲出,惊涛拍石,状如雪崩,于是在石上题“衮雪”二字。左右提醒他,“滚”字缺了三点水,曹操手指褒河说,衮在水边,何以缺水?”后来被人们引为妙谈。二十世纪中期,因修石门水库的缘故,将那文化瑰宝移到了博物馆里。

由南郑大道进入天汉大道北行,跨汉江不久,转而东向,入东大街。先在距古汉台不远的宾馆安顿下来,已是黄昏时节。于是迫不及待地到古汉台(汉中市博物馆)门口,一看,却已停售参观门票了。没办法,只能在大门口徘徊张望一番,期盼明天吧,明天的时间更充足。晚饭后,又在古汉台门前来回溜达,一则消食,二则消减些渴望的心绪。晚上,在期盼的等待中入梦。

古汉台的开馆时间是8时30分。翌日早晨,还没到8时,我就到了大门前,等待着早点入馆,以便争取尽可能多一些的时间,详细、周全地研读这秦汉三国的历史遗迹。可等到8时30分,售票的小窗口不见开启,大门也紧闭着,毫无动静。心中在想,这博物馆的管理也太粗放,太随意,太不守时了!9时了,大门前已经聚集了一些人,可那两扇红漆大门仍是岿然不动,售票窗口的小门洞也依旧关着,似乎没有要打开的意思。人们急了,有的四处张望,有的大声叫喊。突然,有人发现了售票窗口旁边贴有一张小小的白纸,于是惊异地叫起来:“完了,完了!今天不开门了!”原来那是一纸通知,说因为博物馆内部整修,今日闭馆一天。——真如五雷轰顶,我有些懵了!数十年向往的胜景,千里迢迢慕名而来的心仪之地,居然给我一杯闭门羹!而我们的行程安排,在汉中仅有一天,同行者也不愿再白白浪费一天时间傻等。我无语,失望的心神,几乎不知所以。唉,算了吧!天不佑我,为之奈何!谁叫我撞上了呢?我只能深情地仔仔细细地将大门多看上几眼。

这门北对东大街,门前有三级石阶。大门是一座楼门,青砖碧瓦,歇山式琉璃顶,翘檐飞角,高大宽阔。门上横挂巨匾,匾上书繁体隶书“古汉台”三字,古朴浑厚,典雅大气。门左侧竖挂“汉中市博物馆”匾牌。门前四柱,柱前分挂红色宫灯四盏;柱上各有一幅对联,大约是因心绪的原因,内容已是无影无踪了。

我不得不依依地惜别古汉台,向着西南方的金牛古道而去。重返天汉大道,我想:这也许是曹操当年所走的驿道吧?再过汉江,我又想:也许这里是诸葛亮出入汉中的渡口吧?又过南郑大道,我还在想,这里也许是陆游当年往返于南郑和蜀中的必经之路吧……

汉中在我的遐想中渐行渐远,犹如那秦汉三国的历史,慢慢地消失在苍烟薄霭之中了!我心中默默地念叨着,汉中,我还会再来!


有不一样的发现

3
上一篇 << 临江仙 湖边遣兴      下一篇 >> 渐行渐远的西津渡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漠漠平林

本博所发诗词,格律以诗谱、词谱为本;声调以普通话为准;用韵以通行韵书为据,不另注明。诗、词、文系原创,引用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