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国志
让他们口述,让我试试吧
http://zhouhaib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毛泽东称哪名开国少将“不能重用” 后来险遭其谋害

2017-01-12 09:08:5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26 次 | 评论 0 条

核心提示:1968年,由于江腾蛟在南京军区反军乱军,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严厉批评。毛泽东指示:“对此人不能重用。”此后,江腾蛟被免去了南空政委的职务。从此,江腾蛟对毛泽东主席怀恨在心,死心塌地卖身投靠林彪,积极参加林立果谋害毛泽东主席的“小舰队”的阴谋活动,并充当了急先锋。 


毛泽东 资料图

同年9月5日和6日,林彪、叶群先后得到周宇驰、黄永胜的密报,获悉了毛泽东主席察觉林彪在密谋夺权的谈话,决定对在旅途中的毛泽东主席采取谋杀行动,发动武装政变……经特别法庭第一审判庭和第二审判庭审判,终于搞清了林彪谋害毛泽东主席的幕后策划情况。除了我与你合作的那本《共和国大审判--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亲历记》上所披露的内容之外,还有一些内幕,我在这里必须作一些补充,因为它们一直都未曾公开过。这起事件得从1971年9月11日夜晚,在北京西郊军用机场的一次密谋开始说起。这是机场旁边一间极不起眼的小平房。当天黑下来之后,林彪的儿子林立果在这里组织空军司令部办公室副主任周宇驰、空军司令部作战部部长鲁珉和南京军区空军政委江腾蛟等人在此召开秘密会议。这里,正在策划着一场震惊全国的巨大阴谋。

林立果一副十分自信的样子,对那几个老军人说:“现在情况很紧张,马上要召开人民代表大会,人大会议以前要开三中全会,三中全会一开,首长(林彪)就不占优势了。现在首长下了命令,要主动进攻……要把‘B52’搞掉”。

林立果接着又对其他几个军人说:“‘歼七’打不成,就看鲁珉部长在硕放第二次攻击,再不成,让陈励耘派强击机轰炸。硕放有的是炸药……把炸药往铁路上一摆,就是第二个皇姑屯事件……”被称为“B52”的正是毛泽东主席,这是林彪反革命集团在阴谋活动中所使用的代号。担任打头阵的江腾蛟代号为“歼七”。

为什么林彪集团想谋害毛泽东主席呢?


因为随着“文化大革命”的不断深入,林彪意识到江青、张春桥等人的势力发展有超过自己的趋势,为此图谋提前“接班”。为什么林彪会有这个想法呢?

原来他认为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江青的野心在当时都绝难实现,但是要毛泽东主席将自己的位子马上让出来,让他提前“接班”,那也是绝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林彪反革命集团决心撕破一切假面具,策动武装政变,阴谋杀害毛泽东主席。1971年3月,林立果、周宇驰等人在上海制定了武装政变计划,取名为《“571”工程纪要》。3月21日,林立果根据《“571”工程纪要》建立“指挥班子”计划。在上海召集江腾蛟和七三四一部队政治委员王维国、七三五○部队政治委员陈励耘、南京部队空军副司令员周建平秘密开会,指定江腾蛟为南京、上海、杭州“进行三点联系、配合、协同作战”的负责人。有谁能够想到,在全国人民以狂热的热情投入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运动,怀着虔诚之心保卫毛泽东主席的时候,这位被称为毛泽东主席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的“林彪副主席”,为着个人的权力,竟向党的领袖伸出了罪恶之手。经特别法庭最后判决,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犯有四个方面的罪行:一、诬陷、迫害党和国家领导人,策划推翻无产阶级专政的政权;二、迫害、镇压广大干部和群众;三、谋害毛泽东主席,策动反革命武装政变;四、策动上海武装叛乱。

对这些事件只有特别法庭的审判结果才是最具有权威性的。这件令国人震惊的事件,经特别法庭认真严肃的审判,现在都已经真相大白。

这个空军党办调查小组是什么呢?这个小组就是以林立果为首的反革命阴谋集团组织的“联合舰队”。面对着即将覆灭的命运,林立果指挥“联合舰队”进行最后的挣扎。

1971年9月7日,江腾蛟家的房门被轻轻地敲响了。

他打开房门,见来找他的人是周宇驰。

周宇驰受林立果之托,送来了一份材料。

这是毛泽东主席在长沙会见广州军区负责人刘兴元和丁盛时的讲话。

毛泽东主席当时出行视察的路线和对广州军区负责人的讲话都是保密的,周宇驰又是如何将这样一份保密材料弄到手的呢?1971年9月5日下午,广州军区空军司令部参谋长顾同舟到广州军区去听刘兴元政委传达毛泽东主席在长沙接见广州军区首长时的重要讲话。当天晚上大约11点钟,于新野将电话打到顾同舟家里,向他了解传达的内容。顾同舟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告诉了于新野。

这些内容包括:十次路线斗争;三项基本原则;三条方针;强调干部多读一点书并且加强路线斗争的教育;不要老婆当秘书;不要搞吹捧,对青年人更不要搞吹捧;要加强军队的军事训练,军队要防止骄傲等。这是林彪反革命集团的一次情报搜集活动,他们通过这些讲话,了解毛泽东主席的动向,以及有关的各种思想。于新野连夜将记录作了整理,送给周宇驰。

9月6日,周宇驰乘直升机直飞北戴河,将于新野整理的材料送给了林立果。当天,周宇驰给顾同舟打来电话,说:“昨天晚上于新野记录的我们都看了,林立果副部长也看了,我们非常感谢你。林立果副部长说,要你整理一份文字记录,派人送到北京来。”既然是林立果副部长要这份材料,顾同舟不敢怠慢,立刻赶着将这份材料整理好。一场秘密窃取毛泽东主席行动和情报的活动,就这样开始了。

这份重要的材料由谁送去比较稳妥呢?顾同舟自然得找一个十分可靠的人才行。在顾同舟对这个人还未考虑成熟之前,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为什么林彪集团对窃取毛泽东主席的这次谈话如此感兴趣?在此之前,毛泽东主席就已察觉了林彪一伙迫不及待妄图篡党夺权的野心,对其已有所防范。林彪眼看着接班人的位子很难保住了,便开始策划其不可告人的反革命活动。其实,林彪、江青这两伙反革命集团为了达到他们各自的政治目的,早就相互勾结在一起了。经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确认:“以林彪为首的反革命集团和以江青为首的反革命集团,都是以夺取党和国家最高权力为目的而进行阴谋活动的反革命集团……形成了一个反革命联盟”。“两案”中,除已经死亡的林彪、康生、谢富治、叶群、林立果、周宇驰六名主犯外,这次特别法庭判处的十名主犯,林彪这一边是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江腾蛟;江青这一边是张春桥、姚文元、王洪文和陈伯达,陈伯达这个人同林彪、江青所犯的罪恶都分不开。在这十个人中,除江腾蛟之外,其他九个均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政治局常委和副主席,都是举世瞩目的人物。担任过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对此曾说过,林彪、江青一伙“做贼是一致的,分赃有矛盾”。就连林彪集团主犯之一的邱会作都说:“林彪是副统帅,江青是旗手,互相勾结,狼狈为奸。”事实也确实如此。

“文化大革命”开始之后,江青、叶群和吴法宪勾结,指使江腾蛟搜查上海郑君里、赵丹等五位文艺界人士的家。后来,江青挂着一台照相机,来到林彪工作室,为这位野心家拍了一张读毛主席书籍的相片。这张照片冲洗出来后,登在1971年7~8两期合刊的《解放军画报》封面上,江青还为此取了个很响亮的标题《孜孜不倦》。光头林彪一副装腔作势读书的样子--这就是他们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杰作。顾同舟最后决定派他的妻子张亚青亲自去送这份材料。

9日下午,张亚青乘坐空军三十四师的飞机直飞北京。

1971年9月7日下午,已经看过周宇驰送去的材料的林立果,在北戴河空军疗养院对空军党委办公室调查小组的陈伦说:“我们马上返航,回北京……现在舰队进入一级战备”。这个空军党办调查小组是什么呢?这个小组就是以林立果为首的反革命阴谋集团组织的“联合舰队”。面对着即将覆灭的命运,林立果指挥“联合舰队”进行最后的挣扎。

江腾蛟看了林彪手令之后,当即表示三条:“为了正义,为革命,坚决干”。林立果十分高兴,就安排说:“你到上海作第一线的指挥,此任很重,老政委呀,一定要搞好”。江腾蛟当即表示:“一定坚决按首长和你的指示办。”上海市公安局送达王文正关于林彪死党王维国材料的便笺。

1971年9月7日,周宇驰根据“首长”的指示,将毛泽东主席对广州军区领导人的谈话给江腾蛟看过以后,就向他传达了“首长”关于谋害毛泽东主席的阴谋计划。周宇驰说:“看起来他们要动手了,如果他们这些人上了台,我们就完了,这样的话我们就不如先下手为强。他(指毛泽东主席)正在杭州,很快就到上海,要回北京过国庆,我们看在经过上海的时候,就可以在上海动手。”江腾蛟提出由空四军政委王维国来干。

王维国当时任驻沪空军第四军政委,上海市公、检、法军管会主任,手中握有很大的权力,也可以想办法调动空军,由他来干这件事情当然是可以的。可是,这却遭到了周宇驰的反对。

周宇驰认为:“王维国不行,王维国太粗糙,这个人太粗。”江腾蛟最后决定自己亲自上阵。

江腾蛟是1930年参加革命的老红军,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他为什么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干出妄图谋害伟大领袖毛泽东主席的罪行呢?江腾蛟在“文化大革命”前,由驻沪空军第四军政委提升为南京军区空军政委,他在南空机关内部大搞宗派活动。“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安插亲信,排斥异己,煽动一些人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南空司令员聂凤智打倒,而且要“揪出聂凤智的黑后台”,矛头直指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1967年,掀起“揪军内一小撮”时,抄了许世友的家,使许世友无法正常工作,被迫躲进安徽大别山南京部队的后方农场。1968年,由于江腾蛟在南京军区反军乱军,受到毛泽东主席的严厉批评。毛泽东指示:“对此人不能重用。”此后,江腾蛟被免去了南空政委的职务。

就在这时,林彪却对他加以保护,特地在家中接见了江腾蛟,并私下封官许愿。江腾蛟对于林彪的这种“信任”真是感恩戴德,给林彪写了不少的效忠信。林彪一家也看中了江腾蛟,认为这样的人可以成为他们忠实的鹰犬,并通过吴法宪对其进行包庇重用。我在参加预审工作时抄下来一封信,是江腾蛟写给林立果的,从这封信就可以看出江腾蛟对于林彪家族的效忠程度。信是这样写的:

立果同志:苦思数日,想不出世界上还有什么语言可以表达我感激首长、主任和你的心情。在复杂的阶级斗争中,教导我的,指点我的,保护我的,是谁呢?是首长,主任和你!我能不天天想吗?能不天天念吗?我能不以实际行动报答吗?!……

够了,够了,一个参加革命数十年,现已五十多岁的“将军”,竟然卑躬屈膝地要接受一个二十多岁的林立果的“教导”,这正暴露了江腾蛟在权力欲火炙烤下丑恶的灵魂。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就是这样招降纳叛的。


从此,江腾蛟对毛泽东主席怀恨在心,死心塌地卖身投靠林彪,积极参加林立果谋害毛泽东主席的“小舰队”的阴谋活动,并充当了急先锋。1971年9月8日,江腾蛟根据林立果的指示来到首都西郊机场。

林立果带着周宇驰早已在那里等他了。

林立果从身上拿出一张纸条来给江腾蛟看。

江腾蛟接过看了一下,只见上面用红色铅笔写着:“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执行”。江腾蛟看完之后将纸条还给了林立果。

这就是林彪实行反革命武装政变的手令--“九·八”手令。

这份绝密的手令是林彪集团实行反革命政变的铁证,后来周宇驰、于新野、李伟信在乘直升机外逃时,随身带走了这份手令。当直升机迫降的时候,周宇驰为毁灭罪证,将这份手令撕碎扔掉了。

可是,这份手令最后还是在法庭上向被告作了展示,关于这份手令复原的过程,我与你在那本《共和国大审判--审判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亲历记》中已作了全面的介绍。江腾蛟看了林彪手令之后,当即表示三条:“为了正义,为革命,坚决干”。林立果十分高兴,就安排说:“你到上海作第一线的指挥,此任很重,老政委呀,一定要搞好”。江腾蛟当即表示:“一定坚决按首长和你的指示办。”安排完后,林立果走到另一个房间,看见一棵灵芝草,就拿过去送给江腾蛟,并要他好好保重身体。

9月9日上午,同样在西郊机场,同样在那间极不起眼的平房里,由李伟信在里面看电话,林立果、王飞、周宇驰、江腾蛟四人在一起研究,主要是继续昨天晚上没有研究完的问题。在8日晚上,林立果、江腾蛟一伙就如何谋害毛泽东主席的事情进行了仔细的商量,可是未能达成一致性的意见。所以,今天上午又叫江腾蛟和王飞参加,继续进行策划。

林立果讲了三条:

第一条办法是用火焰喷射器,四零火箭筒打毛泽东主席的专用列车。

第二条办法是用一零零高射炮平射,打毛泽东主席的火车。

第三条办法是要王维国趁毛主席接见他时带上手枪,在车上动手。

可是,8日晚上的这三条计划都被否决,大家讨论后觉得都不妥。因为这样的行动,非同小可,必须得万无一失,否则后果难以想象。在9日继续研究时,周宇驰提出是不是采取炸铁路的办法。可是,也有人认为不妥。

王飞提出,是不是采取开会的办法。

这时,周宇驰就问江腾蛟:“油库能不能爆炸?”江腾蛟说:“油库能不能爆炸我不清楚,但是油库可以燃烧,因为虹桥曾经发生过一次油库燃烧事件。”周宇驰说:“油库燃烧起来也是很了不起的,趁那个混乱之机动手,谋害毛主席。”接着,就由江腾蛟画了一张从油库到将来毛泽东主席停专列位置的地图,交给周宇驰。周宇驰看过之后,将图转给了林立果。

9日下午,除林立果、周宇驰、王飞、江腾蛟、于新野之外,又新增加了关光烈,这伙人继续在老地方,研究从关光烈哪个部队里面调火焰喷射器到上海去,以及如何调动部队到北京协助王飞攻打钓鱼台的问题。江腾蛟看到王飞在看一封信,就走过去,一看竟是林彪写给黄永胜的。

后来,法庭上投影和宣读了这封信。


信的内容是:永胜同志:很惦念你,望任何时候都要乐观,保护身体,有事可与王飞同志面洽。

林彪接着,这伙人就研究了这次行动的密语:“如果毛主席已到了上海的话,就说王维国因病住院了;如果毛主席离开了上海,就说王维国已经好了,出院了”。周宇驰对江腾蛟说:“你如果到上海去的话,于新野跟你去,他全都有。”于新野在一旁,对于所作的决定都认真地作了记录。

林立果说:“如果在上海动手的话,有线电、无线电同时使用,无线电发电报的时候,就发王飞转空军党委,以这样的办法发,有线电借故有重要事情,把线路占住,不让别人用。”林立果将关光烈介绍给其他几个人之后,就直截了当地对关光烈讲了两个问题:“第一,把你们那个师的火焰喷射器调到上海,交给他(指江腾蛟)指挥。第二,你们调一个营到北京来,协助王飞率领空军警卫营攻打钓鱼台”。林立果指出,林彪的决心已定,并布置说:“就在上海搞,如果‘B52’住在机场,就用四零火箭筒配合火焰喷射器干,住在市里就叫几个人用手枪干,不出车站就在车站里干。”江腾蛟表示同意林立果的意见,但在具体方案上只同意在机场和市里这两个方案。9月11日晚饭后,在北京西郊机场的那间平房里,林立果、周宇驰、江腾蛟、鲁珉四个人,又在一起研究行动方案。这次主要是研究鲁珉到硕放去指挥谋害毛泽东主席的另一套行动方案。

林立果强调:“以检查为名,到那里去,借口说有些坏人坐着毛泽东主席的火车到处搞阴谋活动,对硕放就这么讲。”江腾蛟认为:“如果这样讲的话,李世英真可能干。”李世英是当时驻硕放的第十五师的师长。

林立果听后觉得有道理,一再强调:“到那个地方主要是炸铁路桥,那里有炸药”。一场令中国人民震惊的谋杀即将开始。

毛泽东不愧是时代的伟人,他纵观风云变幻,明察秋毫,对于各种政治动向了如指掌,早已识破了林彪一伙的阴谋诡计。就在林立果一伙梦想着实现他们的阴谋之时,桌上的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林立果听完电话之后得知,“B52”到上海后立刻改变行程,此刻他的专列已经过了上海。林立果炸硕放铁路桥的方案还未来得及实行,毛泽东的专列就已经平安地到达了北京丰台车站。9月13日,林彪见反革命阴谋已经败露,乘机叛国外逃,最后坠毁于蒙古人民共和国的温都尔汗。一场妄图谋害毛泽东主席,窃取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反革命阴谋宣告彻底失败。

【作者版权所有,微说整理发布】

周海滨官方微信公号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明王朝“权末代”的可悲结局      下一篇 >> 毛泽东称哪名开国少将“不能重用…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周海滨

國政出身,時政財經媒體人,口述历史专栏作者,著有《家国光影——12位开国元勋后人讲述往事与现实》等。 邮箱:6144756@qq.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