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嘉柯
有趣好玩,明辨宽和
http://shenjiake.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沈熹微,这是我给你的回信

2017-01-12 01:57:5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36 次 | 评论 0 条

​依稀记得是在2007年的事情。那天我照旧去杂志社上班。在一堆投稿信件当中,发现里面有一封与众不同的来信。信封的尺寸和样子,很俏皮。我隐约觉得这肯定不是来稿。

拆开来看,你称我为哥哥。我忍不住乐了。


信中文字,也很俏皮。


我之所以收到这封信,源头,是我们的笔名相似。那些年我也写了一些专属于青春主题的故事,大部分是爱情的。

很多杂志编辑分不清楚这是两个不同的人。有时候把你的文章署成了沈嘉柯。有时候把我的文章署成了沈熹微。

我印象中,你常常写的《花溪》杂志,我偶然写一点,闹过这个乌龙。当我收到寄来的样刊,发现署名被弄错了。我一直是一个非常散漫的人。错了就错了吧!也没什么,我也没有去找编辑提这个事儿。

但是没想到,会收到你给我写的一封信。那个时候,你的年纪还小。你在信中说,读者和编辑总是把我们弄混淆,要么以为我们是一对写字的兄妹。解释的次数多了,你干脆就直接承认了。

嘿,这个妹子,有点小幽默。


就这样,人海茫茫,我们产生了一种奇妙的,小小的交集。我们认识了,通过这样最传统的,古老的联系方式。然后我们在网络上加了QQ。聊起天来,知道了各种的情况。

因此,我也知道了你的病情,那种折磨着你的关节病。再后来,你没念完大学,也去了一家杂志,成为了编辑。

我们的笔名,继续被各种杂志弄混。有一次,《青年文摘》杂志转载了你的小说。署名沈熹柯。我们按照达成的默契,在有编辑同行怀着八卦之心来问的时候,回答:对,沈嘉柯是我哥;对,沈熹微是我妹。

这样最省事。我们都懒得去解释。也或者,之所以被混淆,大概文字深处总有点什么东西,是相似的吧!

其实,我大学时代就专心写着那些挥斥方遒的评论。去了杂志社工作,发现评论稿费太低,小说稿费挺高,才动笔写那些爱情故事。写的过程,忍不住认真用心了,意外博得声名。

大学毕业,原本我打算去报社,也因为我求职态度散漫随便,路上遇到同学跟我说杂志社招聘,我就去了杂志社。如果去了报社,那我当然不会写什么爱情小说,也不会有沈嘉柯这个笔名了。我们也就不会有这么一点点古怪的交集。


我们保持着这种非常淡淡然的文字交流。有时候开开玩笑,有时候,你来收稿。在你做编辑的时间里,我又给你写了一些稿子。


我骨子里,并没有兴趣再继续写爱情小说。对我来说,一个粗枝大叶的男生努力编爱情故事,其实真的够呛的。但我想支持你的工作一下。

后来,你继续写着关于人世间的爱情等等的文字。我则去写一些散文随笔了。你的病情,反复发作,有时候告诉我,挺过来了。有时候又忽然联系不上,让人揪心。

有一年,我打算去云南见你一面,没想到我患病大半年,未能成行。再后来,我离开了杂志。彻底成为了自由散漫的人,越发独来独往,孤僻。


再往后,网上突然冒出了微博,大家都热闹起来,相互关注。我们就在微博上,继续淡淡然的文字往来。

我们总是深夜在微博上碰到,跟你聊天的方式,就像对待常人一样。胡扯闲聊,开几句玩笑,不谈生死和疾病。

其实,我是刻意为之。总是被问候病情,对你来说,未尝不是巨大的压力。我自己,我身边的诸多朋友,各有苦难。但我深信,如常待之,对于承受苦痛折磨者来说,反而轻松一点。

你愿意提及病痛时,我就听下去。如果不愿提及,那我就不去谈起。总觉得你是个勇士,在人间还有几十年驻留。

2017年1月8日,你撑到了丁酉年,但还是走了。那天出门坐车,翻开手机,突如其来的消息,突如其来的潸然泪下。

一切皆会走到尽头,人都会归于无。哀伤总不能避免。但我想记取你泛出笑容而又平静的那一部分。


 【一条鼻涕】




 【书店】




【李冰冰】




【吃】



【水煮】



【耳光】



【睡】




……


认识你,从你写了一封信开始。至此刚好十年,生死作别。现在,我也给你回一封信,就请你在天上查收。那些短暂美好的,我也记下了。


像你所说的,记下那些短暂美好的,对他人对自己,都是安慰。这是你在人群中消失以后,存放在我这儿的一些小小碎片,以及安慰。


沈熹微,再见。





你的书,是你仍然活在世上的一部分

不必打赏,请直接买她的书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沈嘉柯:我随便起来不是人      下一篇 >> 沈嘉柯:凤姐最好的朋友是谁?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沈嘉柯

著名作家。多年来于《人民日报》《解放日报》《中国文化报》等发表众多评论言论。出版30本文学作品,进入中国各大畅销榜好书榜。入选2015年当当影响力作家文学贡献榜。微信订阅号:ishenjiake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