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如尘烟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6837885.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岁岁年年又一年

2017-01-12 13:46:1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55 次 | 评论 0 条


   再也没有一幅比得上过年更美的风景,再也没有一种日子更让人们坚定回家的信念。

  年,吹响了号角,伸出双手,召唤远方的游子;“年到了,回家了”飞机升空了,火车奔驰了,汽车跑动了,满载着一个个行色匆匆的身影,一件件饱满的行李,不管有多远,不管路多长,不管天寒地冻还是风雨吹打,都阻挡不住坚定的脚步,回到一个叫“家”的地方。
  巷口,村头站满了焦急的等待和期盼。来了,近了,爹娘,我回家了!孩子,爹娘回来了!搀扶着年迈的爹娘,还未开口喊,紧抱着可爱的孩子,使劲在那粉嫩的脸蛋上亲个不够,还未开口叫,泪水却已悄然盈眶。累了吧,快进屋歇歇。别忙,先让我闻闻家乡的空气,先让我喝一口老井的甘甜。待拿出给娘买的衣裳,给爹买的烟酒,别忙,让娘看看孩儿是瘦了还是胖了,摸着儿的脸颊,在外受苦了,我的儿!只一句,娘的老泪成行。
  外面寒风冷雨,家里却暖意洋洋。围在火塘边,爹娘给儿讲乡里的琐碎,儿给爹娘讲外面的所见所闻。儿告诉爹娘,这一年在外打拼赚了多少钱,爹娘告诉儿,这一年又是谷满仓。今年今年如何,来年来年怎样,讲不完,道不尽,唯只有火塘里的火苗,映红在张张喜悦的脸上。
  街头人潮涌动,店面摊前红成喜庆的海洋,鞭炮声零星的响起,孩子们欢快的蹦跑,腊肉熏亮了,鸡鸭杀成了,糍粑打好了,对联贴上了,门神守护了,红灯笼高挂了,吃的,穿的,用的,玩的,都准备好了,就等除夕夜的到来,年的味道在弥漫,年的气氛在渲染。
  谁家又接媳妇了,谁家又嫁女儿了,看那艳丽装扮的新娘,含羞的脸上灿烂出幸福的笑容,看那整洁盛装的新郎,憨厚的脸庞映照出快乐的模样,还有爹和娘,眼睛里闪耀着欣慰的泪光。鞭炮声声,锣鼓声声,唢呐声声,吆喝声声,各种声音合成在一起,弹奏成了喜庆和谐的音符,一波一动,久久回荡,久久不息。
  又是一年了,天增岁月人增寿,欣喜看到孩子又长了一年,忧伤爹娘又老了一岁,总是那么难尽人意,总是那么难以两全,唯有在年头年尾,祈祷爹娘健康长寿,盼望孩子快乐成长,祝愿亲友平平安安。
  年关之际,有多少人走在回家的路途,急切盼望早于亲人团聚,有多少人不能还乡,只能望着故乡思念。有多少人终于团聚,有多少人还在等待,还有,还有那些回家路上不幸遇难的冤魂,转瞬间便踏上一条不归路,从此与等待他们回家的亲人生死离别,阴阳相隔。是谁在路途呼唤亡灵,是谁的眼泪打湿了这条长长的回家路?
  年是什么啊?年是那魂牵梦绕的家乡,年是那故土传来的声声呼唤,年是那怎么也隔不断的思念,年是那一张回家的车票,年是期盼已久的聚首,年是望穿秋水的团圆。
  当美丽的烟花在夜空里燃放,当零点的钟声静静地敲响,告别旧的一岁,展望新的一年。千言万语只化为一句祝福,祝福亲人平安,祝福祖国富强,祝福芸芸众生安好,岁岁年年,天上人间。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倘若,你懂      下一篇 >> 女儿,你未长大,我不能老去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飘如尘烟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