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学观察
深入经藏 智慧如海
http://yxgc.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大智度论》:为什么佛陀示现疾病等如凡人?

2017-01-12 23:05:44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按语:按照佛教的因果道理,种因得果,佛陀早已证得智慧福德皆圆满之果位,为什么在经典中示现佛陀受疾病等九罪?很多人因此以为佛陀只是世俗人中之思想者。其实不然,不能以世俗人本立场庸俗地理解佛陀。在《大智度论》中,对这些问题进行了解释:首先,佛有法身和父母生身两种,“受诸罪报者是生身佛,生身佛次第说法如人法。”法身其实始终是清净无染的。


其次,有人会问,即便是父母生身,也不应该受罪报呀?但佛陀为什么示现受罪报呢?这是佛陀“怜愍未来世五众佛弟子施福薄故”而方便示现,并非真实受此罪报。后世佛弟子福薄,会受人质疑责难,可能会说,“汝衣食不能得,有病不能除,何能得道以益于人?”这时候佛弟子就可以这样答:“我等虽无活身小事,有行道福德。我等今日众苦,是先身罪报;今之功德,利在将来。我等大师佛入婆罗门聚落乞食,尚亦不得,空钵而还;佛亦有诸病,释子毕罪时佛亦头痛,何况我等薄福下人!”这就是佛陀的慈悲方便,“非实受罪。”


最后,应该认识到,在大乘法会之中,“世尊在师子座上坐,于三千大千世界中,其德特尊,光明色像威德巍巍,遍至十方如恒河沙等诸佛世界。譬如须弥山王光色殊特,众山无能及者”,这才是更为真实地示现佛陀真实的智慧力、功德力、神威力。


大智度初品中放光释论之余(卷第九)

龙树菩萨造

后秦龟兹国三藏法师鸠摩罗什奉 诏译


【经】


尔时,世尊在师子座上坐,于三千大千世界中,其德特尊,光明色像威德巍巍,遍至十方如恒河沙等诸佛世界。譬如须弥山王光色殊特,众山无能及者。


【论】


问曰:


佛以何力故于一切众生中其德特尊,光明、威德巍巍,乃如是耶?


如转轮圣王、诸天、圣人亦有大力、光明、威德,何以独言佛德特尊?


答曰:


此诸贤圣虽有光明、威德,有量有限。譬如众星,日光既出,则没不现。


佛从无量阿僧祇劫集大功德,一切具足,因缘大故果报亦大;余人无此。


复次,佛世世修诸苦行,无量无数头、目、髓、脑常施众生,岂唯国、财、妻、子而已!一切种种戒、种种忍、种种精进、种种禅定,及无比清净不可坏不可尽智慧,世世修行,已具足满。此果力故,得不可称量殊特威神,以是故言“因缘大故果报亦大”。


问曰:


若佛神力无量,威德巍巍,不可称说,何以故受九罪报?一者、梵志女孙陀利谤,五百阿罗汉亦被谤;二者、旃遮婆罗门女系木盂作腹谤佛;三者、提婆达推山压佛,伤足大指;四者、迸木刺脚;五者、毗楼璃王兴兵杀诸释子,佛时头痛;六者、受阿耆达多婆罗门请而食马麦;七者、冷风动故脊痛;八者、六年苦行;九者、入婆罗门聚落,乞食不得,空钵而还。复有冬至前后八夜,寒风破竹,索三衣御寒。又复患热,阿难在后扇佛。


如是等世界小事,佛皆受之。


若佛神力无量,三千大千世界乃至东方恒河沙等诸佛世界,南西北方、四维、上下,光明色像威德巍巍,何以故受诸罪报?


答曰:


佛在人中生,人父母,受人身力,一指节力胜千万亿那由他白象力,神通力无量无数、不可思议。是净饭王子,厌老、病、死苦,出家得佛道——是人岂受罪报,为寒热等所困!如佛神力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法中,何有寒热诸患?


复次,佛有二种身:一者、法性身,二者、父母生身。


是法性身满十方虚空,无量无边,色像端正,相好庄严,无量光明,无量音声,听法众亦满虚空(此众亦是法性身,非生死人所得见也);常出种种身、种种名号、种种生处、种种方便度众生,常度一切,无须臾息时。如是法性身佛,能度十方世界众生。


受诸罪报者是生身佛,生身佛次第说法如人法。


以有二种佛故,受诸罪无咎。


复次,佛即得道时,一切不善法尽断,一切善法皆成就,云何今实有不善法报可受?但怜愍未来世众生故,现方便受此诸罪。


复次,如阿泥卢豆与一辟支佛食故受无量世乐,心念饮食应意即得;何况佛世世割肉、出髓以施众生,而乞食不得空钵而还?以是事故,知佛方便为度众生故受此诸罪。云何方便?怜愍未来世五众佛弟子施福薄故,乞种种自活之具不能得。诸白衣言:“汝衣食不能得,有病不能除,何能得道以益于人?”是五众当答:“我等虽无活身小事,有行道福德。我等今日众苦,是先身罪报;今之功德,利在将来。我等大师佛入婆罗门聚落乞食,尚亦不得,空钵而还;佛亦有诸病,释子毕罪时佛亦头痛,何况我等薄福下人!”诸白衣闻已,瞋心则息,便以四种供养、供给比丘,身得安隐,坐禅得道。是为方便故,非实受罪。


如《毗摩罗诘经》中说:佛在毗耶离国,是时佛语阿难:“我身中热风气发,当用牛乳。汝持我钵乞牛乳来。”阿难持佛钵,晨朝入毗耶离,至一居士门立。是时,毗摩罗诘在是中行,见阿难持钵而立,问阿难:“汝何以晨朝持钵立此?”阿难答言:“佛身小疾,当用牛乳,故我到此。”


毗摩罗诘言:“止!止!阿难!勿谤如来!佛为世尊,已过一切诸不善法,当有何疾?勿使外道闻此粗语,彼当轻佛,便言:佛自疾不能救,安能救人?”


阿难言:“此非我意,面受佛敕当须牛乳。”


毗摩罗诘言:“此虽佛敕,是为方便,以今五恶之世故,以是像度脱一切。若未来世,有诸病比丘当从白衣求诸汤药。白衣言:‘汝自疾不能救,安能救余人?’诸比丘言:‘我等大师犹尚有病,况我等身如草芥能不病耶?’以是事故诸白衣等以诸汤药供给比丘,使得安隐,坐禅行道。有外道、仙人能以药草、咒术除他人病,何况如来一切智德,自身有病而不能除?汝且默然,持钵取乳,勿令余人异学得闻知也。”


以是故知佛为方便,非实病也。


诸罪因缘皆亦如是。


以是故言佛“其德特尊,光明色像,威德巍巍。”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大智度论》:为什么说愿力真不可…      下一篇 >> 《大智度论》:般若法会中的主要受…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义学观察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