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而安的博客
人老、文拙,但情很真!
http://blog.ifeng.com/147236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村姑悲呼愧对爹娘,人情往来莫成绑架

2017-02-15 22:08:2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人文品评 | 浏览 163 次 | 评论 0 条

     一个农村姑娘的悲呼:爹娘,女儿对不起你们!

天要下雨,姑娘要嫁人。

我是一个来自农村的姑娘,特别要说明的是,我是家里的独生女。

从小,我的父母就十分疼爱我,视为我掌上明珠。父亲通过种地和养殖负担起了我所有学业的开销。大学毕业,我选择在大城市里工作。这也造成了我苦恼和纠结的开始。

工作以来,我也算得上是一个孝顺的孩子,每个月工资3000多元,基本上都寄1500给家里给父母。其实,作为一个当代大学生,特别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我也有远大的理想,想要去看更加广大的世界。

但是,我是家里唯一的小孩,看着父母一年年老去,不管在何处,我总是放心不下我的父母。因此,工作的抉择上,我曾经迷茫过。是要留在大城市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还要回到父母身边,照顾他们,成为了我毕业那年最大的烦恼!

好在,我的父亲还是支持了我,他是一个开明的人,希望他的女儿能够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希望他的女儿能够得到美好的生活,而不是留在祖祖辈辈的农村。带着父亲的支持,我选择了留在大城市,也暗暗下定决心,努力工作,有朝一日能够把父母接到城市来生活。

可,我还是太幼稚了。

去年,在毕业2年后,我交了一个男朋友。我曾经只是单纯地想着两个人的爱恋。

不知不觉,一个现实的问题,横在了我的面前!

我男友的父母,想要我们回到男友的老家去结婚,并且未来的公公婆婆也希望我们能够留在他们的城市里工作生活。我男友的家庭条件中等,他的父母能够拿一些钱出来,给我们付首付买房子,加上我们自己的存款和贷款,在他们的那个城市过个小日子应该是没有问题。

但是,我要嫁过去的城市离我的父母有1000多公里!

我是独生女,我的父母将来由谁来照顾?

我的父母在农村,当他们老去没有退休金,谁来养?

我和男友谈过自己对父母的忧虑,他同样表示无可奈何,当下我们的生存压力很大,再加上带着父母嫁人,在我们农村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同样,我的父母也不能跟着我到男友的城市里生活,他们习惯了农村。

我真的很无力,我爱我的父母,他们养育了我,然而,当他们老去,当他们身有疾病,当他们最需要有人照顾的时候,我却远在他乡,无法及时给予他们支持。

我真的好恨,恨自己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如果我有一个哥哥或者是弟弟,那样情况就不会这样糟糕了!

以前,我从来都觉得“养儿防老”是一种愚昧的思想,现在看来,我真的错了!

多少次,我在睡梦里落泪;

多少次,我忧心忡忡,无力反击;

多少次,我责备自己,为什么要嫁得这么遥远!为什么要离开我最爱的父母!

爹娘,我真的对不起你们!

我是农村独生女,当我嫁人,我的父母老去,他们该怎么办?

     *一个来自农村女孩用泪水汇编的父亲追思

编者按:真实的感情往往不需任何修饰,因为那种来自内心的感情力量,具有任何语言无法形容的冲击力。父母之爱最纯真,最真实,也最有力量。虎毒不食子,用来刻画动物对幼子之爱。但任何动物出于本能的爱,都无法企及人类中父母与子女之间那份爱。父女之情,是只能体会不能言传的那份爱,因为任何语言来表达都会欠缺一点点力度。分享真实故事,感人至深。珍惜现在,体会真爱,保护这份情,愿更多人能够长久的享受这种爱。心灵故事有点长,请你耐心读完。

爸爸,曾经,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为你脸上灿烂的笑容,为你在人前高声而自豪地谈论,为你将来美好的晚年。可是,这一切突然在08年的那个除夕夜全部失去了意义——你走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你会走,我看到你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我以为我一喊你就会醒。因为你是那么疼我们,你怎么会舍得离我们而去呢?一年过去了,我拒绝接受你再也不会在村口披着褂子等我回家的事实。两年过去了,我看到你留下的杨树苗仍然会暗自垂泪。三年过去了,我绝望地在你坟前泣血涕告。四年,五年,六年,七年,八年过去了,庄家收了种,种了收。

树叶青了黄,黄了青。我知道你真的,再也回不来了,再也不会叫着我的乳名笑着说“你看你这个傻妮子”。可是我依然没有把你忘记,你所有的样子都在我的脑子里,很清晰。你舒心地笑的样子,你轻声哼着歌的样子,你在板凳上坐着一晃一晃很悠闲的样,你睡觉的样子,你发火的样子......在路上看见有开三轮车的人,都会想到你。你是咱们村子里第一个开三轮车跑运输的人。那时候的你,多么地顶天立地!你怎么会倒下呢,我不相信,我的父亲,一个多么要强,多么健康,多么厉害,我多么崇拜的人,竟然会倒下!我不相信!我觉得你没有走,你一直都在我身边,支持着我,看着我,满脸自豪和慈爱,虽然那些爱,那些骄傲,你从未说出口。爸爸,你永远在我心里。谨以此文,献给离开我八周年的父亲!也祝福天下所有的父亲都快乐,幸福!

题记

写下“我爸”这两个字,我的眼泪就涌了出来。我出生在一个贫寒的偏僻的小村庄,那里的人们很淳朴,却又有着几分愚钝。我的爷爷是帮地主种地落户到此的,爷爷是独子,爸爸是独子,在村里几百户人家之中,我们是孤门独姓,受着外人难以理解的欺凌和歧视。好强的爸爸为了改变现状,不得不和村里的高门大姓打架,争地边(农村两家田地的分界处)。为了彻底改变这样的局面,爸爸妈妈决定要两个儿子,我是女儿、老二是女儿,老三是儿子,爸爸很高兴,争着一口气,贷款买了一辆三轮车跑运输,结果老四又是个女儿,于是又有了我的老弟弟,小五。爸爸妈妈靠着在土里刨食,生生地用双手供养了五个孩子。爸爸的一生,受尽了苦难,却从未屈服。他的睿智,他的坚韧,他的乐观,他那永不服输的品格深深地渗透进我们所有人的血脉中。

奶奶口中的爸爸聪明又倔强。奶奶有五个孩子,爸爸排行老四,是家里唯一的男孩,自然是最受宠爱。16岁那年,他因为争抢床铺和奶奶生气,叮叮咣咣一夜未合眼 ,在月光下锯木头,砸钉子,天蒙蒙亮的时候做成了一张床,然后自己背上行囊外出打工去了,跑到郏县一个窑场去搬砖,磕痞子。那张床非常沉重,而且一头高一头低,但是真结实啊。

夏天的夜晚,我和妹妹吭哧吭哧地把那张床抬到院子里,在低的那一端床脚下垫上砖头,在月色下听奶奶一遍一遍讲述它的来历,想象着那个倔强的少年是如何在一夜之间独自把这么多木板组合起来的,又想着他负气出门远行的时候会不会深深地凝视自己的作品呢?想着想着,爸爸从外面乘凉回来了,听到他进门的脚步声,我也就慢慢地进入了梦想。冬天的夜晚,我躺在床上听到外面吱吱呀呀的风声,看着眼前无边无际的黑暗,害怕地缩进被窝,摸到爸爸的大脚,抱着安然入睡。

生活的重压将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磨练成了坚韧英勇的男子汉。他走街串巷修理过“架车子”,也曾经给人“拉脚”,有了三轮车之后也曾贩卖过各种瓜果,最终他终于认定只有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我们村的女孩子到十六七岁纷纷辍学去深圳广州打工,月月给家里寄钱,爹娘喜滋滋地炫耀着,盖起一座又一座新房。然而我爸却坚定地一门心思供我们读书。

他白天劳动,晚上辅导我写作业,由于太过劳累,他往往是在床上躺着,我在床边摆张凳子。稍有不对,他就让我跪着趴凳子上一遍一遍重写。有时候他睡着了,我也跪着不敢动,直到他打起呼噜,妈妈把我拉起来。在爸爸的严格教导下,天资并不聪颖的我在学业上有了起步。第一篇作文就被老师当作范文朗读,由此奠定了我语文上的高歌猛进。作文题目是“我的一家”,介绍了我的家人,特意提到了“爸爸开车跑运输”。

我十岁生日那天,爸爸问我要什么礼物,我其实很想要新衣服或者好吃的,但是看着他那期待的目光,我说:书。爸爸开心极了,他给我带回来一本作文书,让我惊喜的是他还买了肉盒。我想奔过去把肉盒塞进嘴里,但是我选择了拿起书很急切地读起来。爸爸满脸自豪地对来串门的邻居夸耀:这妮子就是爱看书。为了不然爸爸失望,为了爸爸这一脸的自豪,那肉盒的香味仿佛也并没有那么诱人了。

随着弟弟妹妹的相继入学,日子也越来越难过。爸爸只好不远千里去广州捡破烂。我不记得他走时候的情景,但是我却记得他回来的那天。我和小伙伴正一起放学回家,有邻居说我爸回来了。我激动地不知道怎么表达才好,我跳起来使劲地拍打了一下我前面的那个人,那人一回头,竟然是我最怕的数学老师,但是我早已认不清谁是谁了,我激动地喊:我爸回来了!便狂奔着回家去。爸爸去了3个月,拿了1000多块钱回来和3大包旧衣服,我们姐弟几个像过年一样欢天喜地得挑选自己的衣服,爸爸像变戏法一样的一件一件往外拿,每拿出一件来,就有一个人上去一通抢,这个是你的,那个是我的,爸爸的眼里都是慈爱和满足。

后来我才知道,爸爸在广州买了火车票回家,一个骗子过来说要看看爸爸的票是去哪里,看完就还给了爸爸,等检票的时候爸爸才知道,手中的长途票已经被换成了只有一站地的短途票。当时的爸爸,该是多么的绝望!于是他就让同伴们先走,自己左手一个大包,右手一个大包,脖子里跨了一个,看见向北方开的火车就扒,硬是一路扒火车回的家。在路上走了六七天,没有水,没有吃的,差点渴死了,刚好扒到一节火车上面有甘蔗,才救了一命。我可以原谅任何曾经欺负过我的人,但是我绝不原谅那个骗子!

当年我一分之差没有考上重点高中,是爸爸奔波着卖了粮食,借了钱凑够了我的赞助费,那个深秋的下午我正和妈妈在地里干活,爸爸喜气洋洋得站在地头招呼我们,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沾着唾沫用他那粗糙的手数起钱来。这令人心酸的一幕一直激励着我,像鞭子一样赶着我,鞭策着我走过了我的高中时代。大学的学费爸爸是早早就开始替我准备,他送我去美丽的苏州读书,坐的是最便宜的绿皮火车,没有座位,而且拥挤不堪,只能一只脚站在地上,另外一只放自己的脚上,或者踩别人的脚上。

我们整整站了一夜,爸爸时刻注意着我们的行李和我的学费。办完入学手续,天黑了,爸爸不舍得住20元一晚的招待所,说要在操场上等一夜,我不肯,拿出刚刚领到的被褥,铺在了学校大礼堂的廊檐下,想和爸爸一起熬过这一夜。学校几个打台球的学长看到我们,非领爸爸去他们宿舍休息,还给爸爸买了盒饭吃。这是我这一生永远要感谢的人,虽然现在已经不知道那几个学长的下落,记得其中一个是江苏盐城的。第二天爸爸就要回去了,天下起了瓢泼大雨,我哭的泣不成声,我只记得爸爸和我说了一句:“你哭成这样,叫我怎么放心回去?”我才尽力忍住了泪水。

学校的校车要带文艺系的同学们去演出,司机看见爸爸,点名让爸爸坐他的顺便车,因为前一天晚上爸爸曾要求在他的车里度夜,但是因为校车要进车库,所以没法答应爸爸。现在,他在瓢泼的大雨中,又看到了这个为了省20块钱而难心的男人,便叫他上车。还专门把爸爸送到了火车站。大学四年,我过的辛苦,可是我知道爸爸妈妈更辛苦,妹妹上高中了,弟弟初中,下面两个小学,在农村,没有这样的,可是我那开明的爸爸,一直在别人嘲笑的目光中坚持着。就这样,爸爸供出了四个大学生。

我大学毕业进了我们县的重点高中,也是我的母校,爸爸觉得很骄傲,在村里谁家有孩子上高中需要帮忙,他都很热心,他求了一辈子人,现在终于被人求了。终于在村里有了地位,有了尊严,在村里的闲话中心能够直起腰杆大声说话,我亲爱的爸爸得到了大家的尊重。当看到《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平梦想着能让孙玉厚能够挺着腰杆唾沫飞溅地在村里的闲话中心仰着头大声说话的时候,我深深地觉得这个貌似有点狭隘的梦想和我的愿望多么相似。家里的日子一天一天好起来,我用微薄的工资供养弟弟上学,给家里买了洗衣机,彩电,翻新了房子。爸爸终于过上了舒心的日子。

2008年农历12月29,要过年了,因为老公没有休假,我陪他在部队过年,下午1点多的时候,我忽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是表哥打来的,说我爸爸生病了,很严重,让我马上赶回去。我的心,一下子就空了。下午4点,我还没有坐上火车,弟弟打电话说,爸爸被送回家了。天,塌了。我的爸爸,我那么坚强,永远不会服输的爸爸,脑溢血,去了。

大年30的下午我到了家,见了爸爸最后一面,他的脸色蜡黄,没有一点血色,任我怎么喊都不起来。我一路上根本不相信爸爸已经去了,他那么疼我,那么爱我,什么事都要和我商量,我喊他,他一定会答应的,他怎么可以就这么一句话也没有就睡着了呢?我根本就不相信。因为第二天是初一,不能让爸爸在家过年,所以30那天晚上,万家灯火,鞭炮声此起彼伏,烟花丛丛中,我们送走了爸爸,村里的人都来了。

爸爸脾气不好,但是所有和他打交道的人都说爸爸是个实在人,都夸赞着他高洁的品格。回到家,我静静地躺在那张一边高一边低的床上,我知道那每一块木板都曾经被他的大手抚摸过,都留有他的余温。我躺着不动,我盼着他从外面进来,检查一下我是否睡着了,我假装闭上眼,不想让他担心,然而他并没有进来。我流下了眼泪,也许这样他就会担心我,会进来帮我擦泪。我摸摸床的另一边,去寻找他的脚。然而,没有,什么都没有。

我爸就这么结束了他短暂的一生,而我也永远,永远地失去了那最温暖的依恋。

   *高谭:人情往来更要告别“自我绑架”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会:每到节假日,随份子吃酒席就像赶场一样。红白喜事、祝寿乔迁,亲朋好友随个份子送点礼,大家在一起吃个饭喝个酒,是很多地方的风俗。但是,近些年来,这样的风俗却渐渐变了味。不光是讲面子、讲排场、比阔气,为了收回礼金,办酒席的名目也越来越多,甚至有的地方连“母猪下崽”也要摆场酒。人情消费越来越高,人情渐成“人情债”。 (2月4日央视新闻焦点访谈)

高考失利办“安慰酒”,小孩没出生就有“保胎酒”,母猪下崽也要整个酒,个别地方出现如此“巧立名目”整无事酒乱象,足见被扭曲了的“礼金”已成群众不能承受之重,变味的“人情风”愈演愈烈到了非下大决心狠刹不可的地步。要遏制弥漫于城乡且农村尤其盛行的这种不良风气,政府部门大力开展宣传、引导当然责无旁贷,完善基层乡民自治,通过村规民约等加以规范、约束也已被多地实践证明是可行、有效举措,而广大民众告别“自我绑架”同样显得至关重要。

人情消费“涨声”不断,人情债让大家感到“头疼”,固然有多方面的因素所致,但一味盲目跟风、从众、攀比把自己推进礼金怪圈进而形成恶性循环,既当“人情风”推手,又成“人情债”受害者,则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别人大操大办自己不办觉得没面子,没有条件也要硬着头皮办;别人随礼出手阔绰自己出少了脸上挂不住,囊中羞涩也要“加码”;自己送出去的礼金多了没事找事也整酒“回收”,否则就觉得“亏”了,如此等等,难免陷入“怕酒-办酒-更怕”的泥潭。

从某种意义上说,被礼金“绑架”的乡村,归根到底还是自己“绑架”了自己。倘若大家都能从自己做起,不为人情挣面子、讲排场、比阔气,使“礼轻情意重”“君子之交淡如水”成为普遍共识和共同自觉,切实做到能不整的酒席坚决不整,可以不参加的“人情宴”不去掺和,随礼多少量力而行而不“打肿脸充胖子”,更主动劝导、说服亲友俭办红白事,不搞大操大办、远离铺张浪费,大家就不必再为“人情”所累、谈“人情”色变,更不至于出现母猪下崽也整酒的荒诞。

移风易俗,树立文明新风尚,说到底还是要靠我们每个人身体力行、共同给力。

张维纳:乡村人情债让百姓有苦难言

城市留言板【事件回放】

在湖北秭归县,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为帮儿子凑钱买车,提前4年给自己办了七十大寿;在湖北公安县,一位在外打工的村民春节“不敢”回家,而是“躲”在打工地福建过年,因为担心春节回家至少要送出1万元礼金……华中科技大学师生春节回家调研乡风民俗披露的“人情债”引起人民日报等媒体关注。昨日,长江日报官方微信以《人情怪圈!湖北老人为帮儿子凑钱买车,提前4年办了70大寿》推送相关报道后,不少网友对变了味儿的乡村人情往来感同身受,并呼吁规范乡村人情往来政府应有所为。

【网友留言】到处挂横幅“狠刹人情风”、效果却不大

@李:老家在洪湖,过年回家,镇里到处挂着横幅:狠刹人情风。可惜效果不大,一方面是过年期间没人管,另一方面也没人好意思管。我父母一年还是要送大几千元的人情出去。

@炜伟:老家小镇上唯一的酒店,腊月二十八被几家办酒席的抢订,一家没有订上的村民赖在酒店不肯走。他原指望办个酒有钱过年,哪知道酒店方给他安排在年后初五。这村民于是跟酒店老板商量,先借两万元好过年,初五办酒了还你。老板无奈,只好借钱。

@穆紫:我曾经碰到过为了缴纳欠费提前给孩子办十岁生日宴的。

@黑马:在遏制农村因人情致贫的问题上,政府应有所作为,制订乡规民约,规范乡村人情往来。这也是实现农村脱贫的一项具体措施。

@飞翔:去年暑期去恩施避暑,真真觉得那里的礼金比城市还重!一些孩子考上大学也办酒,村民都要去送红包,礼金也很重!

@风景:都是攀比惹的祸,农村送礼之风愈演愈烈,动辄三五百,有时一天,接请柬三四个。升学宴、结婚宴、得子宴、周岁宴、乔迁宴等令人应接不暇,经常出现入不敷出。这股风当剎,而且要及早剎。

@邹杨名:我老家是松滋的,人情跟你们写的一样真实,希望农村版本的八项规定早点到来。

@杨月辉:农村的人情债可真不少,为了面子忙攀比,是应该刹刹这股风了。

【记者连线】1/3的人都买车了、走路的人会觉得不好意思

连续4年,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贺雪峰团队的师生们利用春节回乡,走访调研,获得大量数据、案例,撰写回乡记,多篇文章被《人民日报》《新华每日电讯》等刊发。今年春节,他们将目光聚焦在“农民送人情的压力越来越大”上,再度引起关注。

昨日上午,接受长江日报记者电话采访时,该研究中心副教授桂华告诉长江日报记者,团队一直在关注乡村扶贫问题,从去年11月份开始,先后派出两批调研团队深入湖北鄂西农村进行走访调研,在此过程中,发现农村生活中的人情往来已经变味,“老百姓都是有苦难言”。

红白喜事、孩子出生满月、老人做寿、乔迁新居、学生升学、孩子参军……桂华向长江日报记者一一列举,农村的人情往来有一二十项。“这些还是按规矩办的事儿,如今有一些不是规矩的事儿也搬到了台面上。”以前老人过了60岁才办寿,如今有人要办36岁、40岁、50岁的寿宴,“大家争着办比着办,你不办亏得就更多”。

桂华告诉记者,在农村,高额的人情往来已经形成了一种怪圈,“今年你收成好,送礼送出100元,等明年收入不好了,还是要给100甚至更多”。桂华解释,农民收入不稳定,但老百姓的刚性需求水涨船高,相对贫困的百姓由于人情负担太重,也会致贫。“这不仅体现在人情上,盖房买车等消费也是这样。”桂华讲述,在一个村里,如果大家都没买车,会觉得走路或骑车也不错,但当一个村里1/3的人都买车了,走路的人就会觉得不好意思。

面对这样的怪圈,桂华说,虽然人人都痛恨,但在农村,人情比吃饭都重要,身处其中的人不可能站出来打破。“靠大家自觉解决不了,需要依靠外部力量来推动。”桂华建议,当地民政办或者美丽新农村建设办公室可出台一些倡议性文件,村委会再召开村民大会,让老百姓坐下来讨论,依靠村民自治走出来。

桂华告诉长江日报记者,湖北有些地方已经尝试通过村民自治的方式解决问题。桂华举例,秭归县从2012年12月在全县范围铺开创建“幸福村落”工作,并推选出村落党小组长、理事长和张罗员、经济员、宣传员、帮扶员、调解员、维权员、管护员、环保员等“两长八员”。“村民推选出的‘两长八员’就是村民自治的一种形式,他们召集百姓商讨大事小情,不让农民因人情‘拉饥荒’。”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倍感三四线城市及乡村之孤独      下一篇 >> 中国社会现状分析和展望,你在第几…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实为先

敬天爱人扎基层,闲来聊发己真情。水平有限文采糙,看与不看都能成!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