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海均的博客
有话就说
http://blog.ifeng.com/2938900.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赵海均:徐翔“扒皮吸血”的钱该给谁?

2017-02-15 17:36:0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89 次 | 评论 0 条

近日,徐翔操纵证券市场案尘埃落定,股市又一个“神话”破灭了。1月23号一审宣判,除了有期徒刑外,被告徐翔被判处110亿元罚金。2月3日是徐翔上诉期限截止的日子,而他未提起上诉,该案中,徐翔、王巍、竺勇的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93亿元,依法上缴国库。


作为“私募一哥”、“中国股神”, 徐翔可能的确善于炒股,但他最辉煌的业绩,仍然是通过内幕交易获得的。想想看,有13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跟他“里应外合”,该出利好的时候就出利好,该出利空的时候就出利空,最终把股民玩弄于掌股之上。


徐翔为其行为付出代价,是罪有应得。但徐翔的利益来自哪里?徐翔案中,徐翔等人因操纵市场窃取了巨额利益,相关上市公司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通过高位减持也实现了利益的最大化,但资本市场玩的是“零和游戏”,徐翔等人与相关董事长等所得到的,却正是其他投资者所失去的。特别是由于操纵市场,进一步放大了相关投资者的损失是不言而喻的,但这些利益受损的投资者又该找谁维权去?难道对于一个已经查获的操纵市场的案件,投资者就这样白白地损失了吗?若此,我们的保护机制又产生了什么作用?中小投资者利益得不到保护,无疑是徐翔案留下的巨大遗憾。


有人说徐翔案是一个里程碑,标志着A股“庄家时代”的终结。这种说法“太傻、太天真”,不可能经得起历史的检验。面对巨大的利益,总是会有人以身试法,30年、50年之后仍将如此。更何况,我们的市场监管还没有真正达到“执法必严、违法必究”的地步。


事实上,徐翔案所曝光的仅仅只是类似案件的冰山一角,市场上还隐藏着众多的“徐翔”没有被发现,也还有众多的上市公司董事长或实际控制人正逍遥法外,而得不到应有的惩罚。即使此次徐翔“倒下”了,并不意味着类似操纵市场的违规违法行为不会再发生。因此如何进行监管,显然是我们不容回避的问题。


投资者保护是促进资本市场健康发展的重中之重。中小投资者在信息获取和甄别方面处于弱势,风险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不强。而一些上市公司、机构利用信息不对称进行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违法违规行为,严重破坏市场秩序和公平,损害投资者利益。


习近平总书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工作会议上,曾对股票市场建设专门提出要求,指出要加快形成融资功能完备、基础制度扎实、市场监管有效、投资者权益得到充分保护的股票市场,把保护投资者权益作为“压轴”工作提出,因为投资者权益得不到充分保护,资本市场将失去发展的后续力量。


毋庸置疑,由散户为主向机构投资者为主转换,是市场的共识,其中注册制或为主要推手,也是市场不断成熟发展的方向,但这将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散户市场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仍将顽固的存在。


何以如此,是国人好赌么?其实,追求自身财产的保值增值是人之本性,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特别是在医疗、养老等社会保障机制尚不健全的当下,在无风险收益率不断下行趋势下,老百姓保值增值的欲望愈加强烈。尽管股市回馈老百姓的往往是伤痕累累、血本无归,更毋庸说比无风险收益率更高的收益了,但恰恰是因为无风险收益率在百姓的眼中已“轻如鸿毛”,纵观银行理财、基金、P2P网贷乃至楼市等投资渠道,股市依旧是充满希望的地方。股市以其门槛相对较低、参与相对便捷的投资场所,在未来相当长时间里,仍将是市民投资理财的主要渠道。


投资者权益得到充分保护的股票市场既是股票市场健康公平的体现,又是监管有效、基础制度扎实的反映,还是一切监管的落脚点。对投资者权益最好的保护是让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机制充分发挥作用。无形之手是最有效最公平的。给投资者创造一个公平公正公开阳光透明的市场环境,没有内幕交易、没有欺诈、没有内外勾结和监守自盗的市场,信息充分披露、信息相互对称的市场,才是对投资者权益的最好保护。


再回到徐翔案中。从法院调查后给徐翔定罪的细节,“合谋控制上市公司,择机发布高送转方案,引入热点题材等利好消息,基于上述信息优势,使用基金产品及其控制的证券账户,在二级市场进行涉案公司股票的连续买卖,拉抬股价”,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利用散户的追涨杀跌情绪来制造流动性溢价,从中获利,这是徐翔资本暴利的源头,正如证监会主席刘士余2月10日在全国证券期货工作监管会议上所言是对散户的“扒皮吸血”。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徐翔的不正当盈利和罚款应该用于对散户的补偿。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赵海均:地主家没有余粮也许是好事      下一篇 >> 赵海均:快递业乱象的背后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赵海均

独立学者。在职管理哲学博士,工商管理硕士,曾深造于美国著名的沃顿商学院。 出版有《什么在左右中国经济》、《破解中国经济之谜》、《ST中国》、《再解中国经济之谜》、《中国经济沉思录》、《经济中国》、《30年 1978-2007中国大陆改革的个人观察》》、《中国经济高增长探究》、《现代发展经济学》等,著有《中国这百年》、《上海这百年》、《北京这百年》、《洛阳这百年》、《国宝这百年》、《考古这百年》等。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