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沙酮的凤凰博客
风景黎家独好
http://blog.ifeng.com/311898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海口龙舌坡上的洪大将军与马来西亚柔佛古庙里的洪仙大帝是同一尊神明吗

2017-02-16 18:44:5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704 次 | 评论 0 条



在2月11日正月十五晚上,海口广播电视台海广网联合18座城市同步直播海口换花节的节目中,主持人江南问我,海口城乡总共有多少场公期,正月是从初几开始进行公期的?当时让我心里一咯噔,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从来没有认真的数过有多少个社区、街道或者村子在做公期;第二个问题,除了规模较大的海甸岛新安村正月初七行符外,南渡江对面老铁桥处附近还有几个规模小一点的村子,在初六就开始举行公期了,只是我一下子想不起来这几个村子的名字,所以我只好笼统的回应了一下说有几十个。

回头查看海府地区的公期还真不少,不完全统计就有170多个。真是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啊!


正月十八是海口龙舌坡行举办公期的日子。一大早,锣鼓喧天,鞭炮齐鸣,舞狮的队伍齐刷刷的就来到了几条主要街道以及偏背小巷各家各户面前。欢快的鼓点儿一阵紧似一阵,喜庆的狮子更加精神抖擞,摇头摆尾,嬉戏跳跃,玩得不亦乐乎。高潮还就在于采青时,主人家门楣上高高挂着一把生菜,狮子要勇敢地把它采下来,寓意着主家发财,大吉大利。除了生菜,同时绑着的还有红包、香烟。舞狮队伍中一个老者手提一个偌大的编织袋,专门收纳这类“利是”和“彩头”。

看着这些舞狮的小伙高超的技巧和认真的态度,发放一些红包,也是在情理当中。舞狮队不仅在大的街面上举行表演,还深入到背街巷的狭隘房舍,进入主人家的正堂。主人多是应接不暇的,早已摆放好了香烛、果品,无一例外,都在供桌上压着一张由道士书写的平安符。纸烟升腾中,金狮舞兴浓。待舞狮队离开,主人会燃放烟花鞭炮,一则表示感谢,二是告慰祖先在天之灵,这叫做人神共欢,吉庆有余。


龙舌坡经过这么年来的发展,尤其是双创以后,街容街貌有了很大的改观,门面房统一装修成徽派建筑风格, 俨然像某个江南的小都市。待来到稍微空旷的场地,舞狮队会拉个架势,打开场子,依次派出两三个高手轮番表演南拳、棍术,看那个虎虎生风的样子,倒也能感觉到功夫不浅。


趁着人们正在兴致勃勃观赏舞狮的空当,我来到了被阻隔在门面房后面的村庙。外形还算可以,只是进出要穿过狭窄的过道,门口分别是一家粮店和饮食店。可见市场经济的大潮,已经把祖公挤到了角角落落里面。




这不会让祖公感到憋屈、窝囊吧?在村土寸金的地方,能有一片立锥之地应当是不错的了。

简陋的庙里没有人值守。“永念神恩”的横幛下玻璃罩内,放着两个小小的木雕公像,看不出来是哪两位神明。朋友看了图片后认定是周仓和关平。公像虽小,倒也栩栩如生。抬头看,庙的两侧立柱对联“龙滚即递出英才,舌吐珠宝佑万民”上方,赫然写着“洪大将军庙”几个大字。布满尘垢的四壁上除贴了几张“2016年公期收支公布”外,并无庙的简介或者维修的记录。

洪大将军是谁?我在旁边的街巷里讨教了几位耄耋老人,也许是语言存有障碍,回复都是支支吾吾。随后又陆续问了街上几个较为熟悉的买卖人,没有一个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那就请教万能的“度娘”吧,结果也是一无所获。

这就怪了。一般情况下,海南公期的所拜的公,大都能在网上搜寻到相关资讯。即便是不能搜索到,询问当地的老人,或者稍微了解村史的中青年,也都能说出个大概齐来。像这样杳无音信、语焉不详的祖公可真是较为少见了。



于是,我便向我认识的几位海南史学界尤其是海口宗教、民俗方面的专家求教。

对海口的前世今生可说是了如指掌的资深文化人@老石 兄,从龙舌坡近些年的发展历程谈了他的看法。龙舌坡原来属于大英山的一部分,在他小时候的记忆中,那里是一片稻田和水塘,并无村庄,只有几排简陋的小木屋,住着看守稻田和水塘的人。后来逐步有了人烟,到了文革初期,还曾经成为红旗公社革命委员会的驻地。1970年10月动工1971年年底竣工的海秀铁路全长13.554公里,起点为秀英港,终点就在大英山下的龙舌坡。虽说这条铁路由于多年亏损,1977年转产修理小汽车,并于1979年5月25日停办,还是给老海口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虽然海口有“五龙圣地”的美称,而且龙舌坡处于卧龙的颌颏部位,可真正使龙舌坡“扬名立万”的却是1988年建省前后那段时间。在“10万人才下海南”的浪潮中,许多内地来的求职者都涌向三角池等狭窄的地段,龙舌坡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即靠近省委以及设在军区第二招待所里的人才交流中心,每天前来寻租住处、寻找工作的人络绎不绝,很是热闹了一段时间。


后来,小小的龙舌坡沿着丁字形的道路也进一步的繁荣起来,伴之而来的是鱼龙混杂、人员混处。中国当代“新纪实摄影”的代表人物之一、我曾经的同事赵铁林,将自己的镜头和笔触直接面向中国当代的底层社会——风尘女子、流浪儿童、贫困的艺术的过程中,就曾经将这里作为创作的生活基地之一,在他的作品集《另类人生:一个摄影师眼中的真实世界》、《聚焦生存——漂泊在都市边缘的女孩》等书中,就多次出现“笼舌坡”的字样,老赵告诉朋友,这也是为了避免麻烦故意打的马虎眼儿。明眼人都明了,“笼舌坡”就是“龙舌坡”。


近几年来,龙舌坡有了突飞猛进、日新月异的进步和变化,尤其是“双创”以后,不说是到处莺歌燕舞、更有潺潺流水,起码是旧貌换新颜。海口网曾经以《用行动诠释“双创”,海口龙舌坡端庄典雅焕发新容颜》为题,图文并茂地详细报道了“双创”模式下的龙舌坡巨变。


回顾这些过程的原因在于说明一个问题,龙舌坡是个年轻的社区、历史较短的村庄,很难与那些历史悠久的村庄拥有由来已久的公祖相媲美。通常情况下,这类村庄的贤达们,往往会商定一个附近没有、别处影响较大的公作为本村的保护神,即境主来祭拜。龙舌坡,是不是也这样做不得而知。


年龄虽轻却在海口宗教、民俗界颇有点名气和影响力的小林老师却有着这样的见解:龙舌坡村庙里的洪大将军应当是马来西亚柔佛古庙里的洪仙大帝。从两位神明的装束、传说来看,应当相差无几,在海甸关康庙里,除了供奉关二爷,康保裔外,也供奉着洪大将军即洪仙大帝。

每年的农历正月廿日,来自海南、广东、客家、福建以及潮州的五个帮会,分别将近150岁的柔佛古庙里的5尊神明赵大元帅、华光大帝、感天大帝、洪仙大帝以及元天上帝请出古庙,经由新山市区路线前往行宫(新山人还是习惯传统的称法,叫神厂),众神夜游路程长8公里,耗时逾7个小时。  整个庆典一共有5天,包括第一天(农历正月十八日,这天与龙舌坡的公期正好吻合)的亮灯仪式及第二天的洗街活动,而从第三天起便进入高潮,在传统上称“正月二十营老爷”。


海南人拜的赵大元帅实际上就是赵公明、赵公元帅。广东人拜的华光大帝,也就是马王爷。从前下南洋的华人,大多来自大陆上述五个地方,他们把原乡的神明也一并请来,陪他们在异乡扎根奋斗。不过,福建帮供奉的洪仙大帝在古籍中并没有记载,他的来历是靠人们口口相传的。柔佛州古来县的加拉巴沙威新村的客家聚落,建有专门的洪仙大帝庙并于2010年重建。洪仙大帝被认为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两地自创的“本土神明”之一。相传这本土神明是“三脚白虎”的化身,因他有镇压老虎和保境平安之职能,使新加坡和柔佛一带的虎患变少,人们遂立庙供奉。洪仙大帝信仰并不专属于某个特定方言群,这或许是因为洪仙大帝信仰本来就是一个有跨越潘篱和整合性的信仰,因此在同一方言群的社区中,洪仙大帝信仰更能发挥凝聚功能。宗教与民间信仰是为了满足人类生活的基本需求而产生的。人们为了解决困惑,往往会祈求神明指引,以期能得到援助、救济或保佑。


当然,小林老师的推断只能说是一家之言,但总算为我们寻找答案提供了一种思路,为未来有兴趣研究此课题者提供了一些资料。黎家在此抛出,无非是想引来更多方家关注,以求得更为接近事实真相的答案。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喜看貂蝉贵妃舞婵娟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黎家美沙酮

海南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员,古诗词家,纪实摄影家。 用心感受,所见所闻!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