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王路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2616724.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王路:一场很猛的佛教撕架

2017-03-21 21:46:3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5670 次 | 评论 0 条

​​

​初中三年级,学政治经济学。放学后,隔壁班同学说,我们老师一口唾沫星子把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推翻了。我说,怎么推翻的?他说:资本家要是把扣除机器厂房的钱都发给工人,自己不就饿死了吗?


为什么想到这事呢,因为范缜。历史课本和政治课本上频繁出现的,无神论代表范缜。


范缜《神灭论》的核心观点是:“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意思是,肉体死亡了,精神就谢灭了。


这句话对不对呢?


释迦牟尼认为,对。范缜别的话对不对另说,单看这句话,是没问题的。


最明白的证据就是释迦牟尼亲自说过:“识缘名色,名色缘识”。


对不熟悉佛教的,这句话可能不太好懂。识,或者叫心,就是精神。名色,包括“色”和“名”。色,就是物质。名,就是意根。(色,是俱有依根,也就是五根;名,是等无间灭依根,也就是意根。)单独说“色”,表示一切的物质,桌子、板凳都可以包括在内。“色”和“名”连在一起,就指六根,或者叫六处,“色”是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名”是意根。“名色”就是“肉身”。


“识缘名色,名色缘识”,意思就是:有了识作为条件,才有身体;有了身体作为条件,才有识。


再举三个论中的例子,为了方便,直接翻译成白话:


《法蕴足论》:在《大因缘经》里,尊者庆喜问佛:“心识的生起需要条件吗?” 佛说:“需要,是身体。”佛对庆喜说:“没有身体,心识能转吗?” 阿难陀说:“不能,世尊。” “如果没有身体作为依止,后世的心识能生起吗?” “不能,世尊。”“如果没有身体,可以施设各种心识吗?” “不能,世尊。” “所以,庆喜啊,一切心识,都要以身体为依托,这叫名色缘识。”


《瑜伽师地论》:“这异熟识,需要依托名色而转。因为必然要依托六根转的缘故。所以经上说:名色缘识。”


《成唯识论》:“契经上说:识缘名色,名色缘识。识和名色,展转相依;像互为支撑的芦束一样,同时运转。”


如果能读懂,应该容易明白,范缜最核心的观点,“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正是佛教的观点。


就好比,范缜要打张三,不知道张三家在哪,摸错到张小三家,把张小三暴殴一顿。张小三不是张三,甚至跟张三还有点过节。然而,范缜回来说:“哈,我把张三打倒了。”


梁武帝等人很愤怒,又来跟范缜打。


其实是个笑话。


不过,笑话也不是没缘由。就因为张三跟张小三,名字有点像。不认识张三的人,一听张小三,想当然就以为是张三的小名。


范缜之前,有个人叫宗炳,学佛,写过一篇《神不灭论》。不仅在那个时代,在很多时代,乃至今天,很多信佛学佛的人都认为,佛教认可“神不灭”——肉体死亡了,精神不谢灭,灵魂还会投胎转世。


这是婆罗门教,以及很多宗教的看法,但绝对不是佛教的看法。佛教的出现,正是对婆罗门教的反动。最核心的不同就在于,婆罗门教认为存在恒常的主宰,佛教认为不存在。


佛教虽然反对婆罗门教,却也从婆罗门教继承了不少概念。轮回,就是其中之一。佛教也讲轮回。但佛教的轮回,是无我的轮回,不存在灵魂的轮回;和婆罗门教有我、有灵魂的轮回,大不一样。


但宗炳也好,范缜也好,梁武帝也好,无论争得多么激烈,都犯了同样的误会——把婆罗门教的轮回,当成了佛教的轮回。


日本学者小林正美在《六朝佛教思想研究》里说:“不灭之神与基于无我论的佛性与法身的概念相结合,背离了佛教的根本思想,但通过混同了外道的我与佛性的真我,或者因为佛性的概念与道家的性和神的概念类似而让二者相结合。还有,本论(《神不灭论》)指出了与不灭之神一起说般若之空,本来是矛盾的……值得怀疑的是,宗炳有没有意识到这种思想上的不一致和矛盾,不如说,在没有很好地理解佛教思想与中国传统思想的区别的情况下,将其进行了结合。但是,这不仅是宗炳,当时很多佛家都这样做过。……六朝时代的神不灭的争论至此终结。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神不灭论与佛教的无我论和空的思想相抵触。”


像梁武帝这样,举着“神不灭”的大旗声援佛教的,可说是谤佛了。


佛教的轮回是怎样的呢?


譬如有个学校,过了一百年,校址迁了,老师换了,学生也换了,甚至连名字也换了,但校史上还写着,前身是某某学校。这就是轮回。


或者说,池塘里的水,蒸腾到天空中,形成云朵,云朵化成雨,飘洒在山河大地上,又有一些重新蒸腾到天空,形成云朵,这云朵,和以前的云朵,虽然都是云朵,却不是同一片了。池塘里的水,和以前的水,也不是同一汪水。以前的云和后来的云,以前的水和后来的水,就叫前生和后世。这种流转,就叫轮回。


轮回的是什么?是业。是过去发生的事情,对现在造成的影响。承认过去的事情对现在有影响,现在的事情对未来有影响,就是承认业,承认轮回,承认三世因果。


在轮回里,没有一个恒常不变的东西存在。换句话说,没有“我”。


需要提的是,所谓“佛性的真我”、“如来藏”、“真心”,应该看作后期大乘佛教为适应特定根机巧立的方便。


《楞伽经》是讲如来藏的经。经中说:“我说如来藏,不同外道所说之我。……如来应供等正觉为断愚夫畏无我句故,说离妄想无所有境界如来藏门。……以种种智慧善巧方便,或说如来藏,或说无我。”


有些人,听到“无我”,就很害怕,难以接受。如来为了适应他们的根机,说如来藏。这是善巧方便,把“无我”换了个名字。


因此,“神不灭”的见地,不仅不是佛教的正见,而且还是和正见相违背的。那么,“神灭”的见地呢?


这个解释起来稍微复杂。在世间法的逻辑里,如果神不是不灭的,那就是灭的。如果“神不灭”不对,“神灭”就自然对了。


佛教的逻辑,和世间的逻辑有所不同。佛教把世间共同认可的逻辑和见地,叫世俗谛。把超越世间经验的见地,叫胜义谛,或者第一义谛。从世俗谛上讲,范缜的见解,比梁武帝更接近佛法。至少,单考虑“形存则神存,形谢则神灭”,是没有问题的。


不过,“神灭”的见地,有陷入断灭论的危险。——即认为死了就一切都没有了。这就否认了业,否认了既已过去的事情仍然会对现在产生影响。


举例子讲,一只玻璃杯子,摔碎了,还有杯子吗?梁武帝讲,仍然有杯子,在别的看不见的地方仍然可以装东西,这是不对的。范缜讲,没有杯子了。可以说范缜讲的对,这是从它已经丧失了盛水的作用上来讲的。但同时,不能否认玻璃碎片还是存在的。


佛教讲,识不离身。不是因为识离开身体之后,什么都没有了;而是因为,识一旦离开身体,它的形态就变了,名字也变了,不能叫识了。就像一地碎玻璃渣不能再叫杯子,但不能说杯子消失了。就像落到湖泊里的水,不能再叫云。


“识”永远是和“名色”结合在一起的。在与名色结合之前,与离开名色之后,都不存在“识”,不过,存在“识”的前身和后世。


识的前身,叫“行”,或者叫“业”。小孩生出来,不是平白无故生出来的,要想生出来,需要一个前提条件:父亲和母亲的交配,精子与卵细胞的结合。“交配”与“结合”,就叫“行”,叫“业”。没有行、业,是不会有识和名色的。


识的后世,叫“有”。有,就是存在。“有”的名称,否定了识离开名色之后,什么都不存在的见地。但又不能说,还存在别的什么。


有没有识不存在后世的情况呢?有。那就是涅槃。涅槃时,“识”转变成了“智”,而不是转变成了“有”,所以说,“所作已办,不受后有”。——不再受未来的果报了。这时,就从轮回中彻底跳出了。在轮回中,死亡之后,肉身舍寿、舍暖、舍识,识一旦被舍弃,就变成了“有”。“有”再继续下一轮的结生。


由于轮回的意义非常复杂,佛教内部的讨论分歧也很多。在部派佛教时期,说一切有部认为,“定无少法能从前世转至后世,但有世俗补特伽罗说有移转”。而犊子部认为,“谛义胜义,补特伽罗可得”。


这里的“补特伽罗”,指的就是在轮回中不断流转的众生。佛陀证悟的,就是“补特伽罗无我”和“法无我”。这两种“无我”,只是约不同方面而说。


然而,在佛法开展的过程中,为适应不同根机开出不同的方便法门,其中也多多少少泛出“有我”的思想。一旦承认“有我”,就和“神不灭论”很接近了。


如果要为宗炳和梁武帝的“神不灭论”从佛教自身发展演变上(而不是从中国传统的鬼神信仰及婆罗门教上)找渊源的话,可以说,部派佛教时期的犊子部、后期大乘的如来藏系,与之约略相近。然而,这并不是佛陀证悟的佛法。


六朝之后,没有多少人在意范缜,在意“神灭不灭”的争论。这种争论不过是个笑话,是一个要找张三打架的人,跑到张小三家里互殴一顿而已。


不过,在特定的机缘下,范缜又爆红了,成为唯物主义的代表,又红又专。范缜本身,并没有多少学识,品行也谈不上好,但也暴得大名。用佛教的话说,确实诸行无常。用流行的话讲,不是因为他多有能耐,只是因为他这一架撕得比较猛。


很多历史,之所以呈现在我们面前,并不是因为有多么重要,多么高级,甚至只是一场愚蠢荒谬的闹剧,但也因为大张旗鼓、轰轰烈烈,终于载入了史册。


​​​​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王路:我为什么不为房子忧虑?      下一篇 >> 王路:辱母案中,儿子错在哪里?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作家王路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