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全耀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408340.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协和医院曾出过一位白求恩的“女相好”〔图〕

2017-03-25 13:01:10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5684 次 | 评论 0 条

1937年11月11日下午,白求恩大夫在他弥留之际,挣扎着写下了那封感人肺腑的遗书:“今天,我感觉很不好,也许就要和您们永别了,请转告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我在这里非常的愉快,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多有贡献……”,但是,多年来人们一直忽略了这封信的最后一句话:“请转达我对凯瑟琳·霍尔最诚挚的谢意,感谢他对我的帮助。”

白求恩的遗嘱并非大公无私,他请求国际援华委员会给他的离婚妻子拨一笔生活款子,或是分期给也可以。然而白求恩临终遗言的最后一笔还是献给了一位叫何明清的女人。

何明清是她的中国名字,她的真名叫凯瑟琳·霍尔。1896年,
凯瑟琳生于新西兰的纳皮市,父亲是奥克兰的土地和地契登记官,家境很不错。一直接受良好教育的霍尔在护士学校毕业后,曾进入当地一家医院工作。1922年,她来到北京进入了协和医院。1927年,凯瑟琳主动放弃了在北京协和医院的工作在河北安国的博爱医院任护士长,并负责行政工作,后又主动申请到地处山区的曲阳宋家庄和唐县牛眼沟开办诊所。

抗日战争爆发后
凯瑟琳利用传教士的特殊身份,以安国圣公会医院(性质上属于教会医院)的名义多次到北平的医院采购抗战急需药品,并冒着风险几经周折将药品安全转运到晋察冀边区,送给白求恩医疗队,并与白求恩在工作中结下深厚的友谊。

2016年由马保茹编写的《跨越赤道的桥》一书出版发行。也揭开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友谊——白求恩和凯瑟琳·霍尔的战地友谊。马保茹告诉记者,
凯瑟琳帮助八路军买药、运送伤病员和医护人员,最初的源点便是她认识了白求恩。

凯瑟琳的记述中,她一生流过三次泪,一次是见到宋庆龄说起八路军药品奇缺并和白求恩大夫失去联系时,她急的流下泪;第二次是在贵阳,她随医疗队返晋察冀边区时听到白求恩去世的消息后,她悲痛的流下了眼泪;第三次是她返回新西兰20年后重返中国去石家庄晋察冀烈士陵园给白求恩扫墓时,她流下了思念的泪水。

“他们经常一起交谈,一起进餐,一起救治伤员,相互关心,配合默契,可谓珠联璧合。因此
凯瑟琳和白求恩的关系,也历来是人们很感兴趣的话题。”作为一名感情细腻的女性,马保茹认为,二人之间确实有着深厚的友谊,除此之外,还有一种“伟大圣洁、志同道合的爱在其中”。

如果是早几年写这篇文章,老秦会不顾虑地将他们写成有情人未成眷属。时至今日生怕亵渎英雄历史虚无,只好打了个引号改称“女相好”。

协和医院出了个白求恩大夫的“女相好”。不但如此,
凯瑟琳还把不少医护人员从协和拽到了白求恩的抗战前线医疗队跳槽。柯棣华的妻子郭庆兰就是其中之一。

1970年,73岁的
凯瑟琳在新西兰平静地离开人世,根据她的遗嘱,她的骨灰被送回中国,送回她曾经战斗过的晋察冀。在曲阳宋家庄新建的“何明清小学”,一尊凯瑟琳身背药箱、手持手电筒的汉白玉雕像矗立在校园正中央。站在学校的楼梯上极目远眺,一座五角亭立于不远处的莲花山上。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谁制造了协和医院版本的“田中奏…      下一篇 >> 掏屌的杜志浩和老赖的苏银霞谁比…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秦全耀

十年前一不小心成为中国首届十大策划人之一,但从不打广告,低调,更追求精典。 自认为能载入史册的作品:富亚喝涂料、堂会重返京城、反SEB并购苏泊尔案、卡迪拉克车队做广告、状告中科院、鹅鸭大战等。 极有影响作品:奥克斯爹娘革命、格力开心、澳曲轻王姬打假、青海看牦牛、质疑中药不良反应、质疑中国名牌评选、质疑刘翔烟草广告等。 秦全耀13901023875 北京南北通咨询有限公司 http://www.bjnbt.com.cn/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