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王路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2616724.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王路:我不讲媒体人该怎么做,我讲人该怎么做

2017-03-26 09:56:4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939 次 | 评论 0 条

​​

​昨天的文章发布,收到很多骂声,很多不同的意见。有人说,你作为媒体人,“独辟蹊径”,宣扬以暴制暴,吃人血馒头,云云。还有人说,有本事别删。

除非系统删,我是不会删的。我不仅不删,还有必要再回应一些说法。


—————————评论回复(原评论中错别字不改)———————————


问:昨天开始看到这条新闻,十分同学,不忍卒读。今天看到这条新闻在各个平台刷屏,每次都不忍打开。我想这大概就是恻隐之心,也是人之常情。王路先生经常在公众号里谈佛,谈慈悲之心,但是先生的这篇文章,我看不出半点慈悲。我不知道真正的佛教弟子会怎么评论新闻中的儿子,但我相信绝不会像是王先生这个样子的。没有了慈悲之心,谈出来的金刚手段也许是人血馒头。


答:你不懂得什么叫慈悲。僧团中,有人犯戒,难道要包庇他吗?要检举出来,这是帮助他忏悔清净。世间的恶人,不知悔改,要阻止他作恶,必要时,哪怕用杀他来阻止他,也是对他慈悲。于欢当时没有尽力阻止,事后才报复,已经错了。


问:怎么叫当时没有尽力阻止?


答:你活着,你没受伤,就是没有尽力阻止。


问:看了王路此篇,十分震惊,没想王路如此血性。在这起悲剧中,也觉得某些人真该死。可是从佛法因缘观来看,似乎不应杀人,应作酬债想(这种说法会招骂的)。每当遇到此类情形,往往佛法与现实就打成了两截,不知如何是好,王老师怎看?


答:菩萨也杀人的。阻止恶人作恶,是度他。宁可自己犯杀人罪,承担杀人的业报,也要阻止别人作恶。


问:菩萨度人心怀慈悲,但此案中的儿子是心怀嗔恨(当然很同情,甚至与他采取同样的行动),似乎不可为比。


答:对自己的无能,也应该起惭愧心。惭和愧,是善法。先前的惭和愧生不起,事后的悔、嗔就难免了。


问:路总终于不讲菩萨心肠,改用雷霆手段了,看来你这还是以儒御佛、佛表儒里啊。


答:佛教也讲金刚手段啊。十八地狱不是虚设。


问:转此文是因为,1补充了事发地点,2看平和佛法教化下的王老师观点,3有点诧异没谈到佛法,也许是在王老师看来(我的理解)事件本身已人神共愤,4这是受害人(对,我认为杀人者于欢是受害人)累生累世的业报所积吗,流泪,我不懂。


答:智慧和勇敢,都是佛法追求的。


问:不是儿子的错,是妈妈的错!没有教会儿子如何去面对外来的压力与诱惑,除了血勇(虽然是逼了又逼的自我觉醒)和茫然。也许妈妈以为自己能够永远撑起一个世界,却被生活教训得丢盔卸甲。一开始就接受这样的借款条件,我不知道这个妈妈有什么能力去赌一把?我也是一个母亲,孩子也已经成年,我要教育孩子的是自己要首先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不能让别人买单。换来了同情又如何?孩子的未来被你赌没了!


答:你说得很好,但母亲作为被侮辱的受害人,怎么去苛责她呢。


问:同意,但是如果法律认定是正当防卫的话 他就没你说的这些错了,对不?


答:当然不是,这件事发生了,他就有错,跟法律怎么判没关系。


问:社会有大量的资金需求,但是:1.不允许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2.不允许利率市场化。如此,自然会催生非法的借贷市场,高风险才导致高利贷。资产不能资本化,《物权法》虽出台,在促进经济方面尚未发力。制度层面的缺失,才会有高利贷悲剧此起彼伏。执着于这一个案例,见木不见林。记得王老师是学经济学专业的,何必求全责备于个人?


答:学问方面,不必深究。道德智慧方面,不能不求全责备。


问:遇到这种事要“靠自己”不靠国家设立公检法机构?佛法不是要求佛弟子遵从世间法么?


答:世间法,不是世间法律。靠得上的地方靠,靠不上的地方,还得靠自己。佛教讲自依止、法依止、莫异依止。


问:这次的逻辑就不能认同了…如果要说错,儿子没拼死拼活帮母亲还那17万算不算错呢?儿子没及时阻止母亲借高利贷算不算错呢?母亲自己有没有错呢?母亲自己没能承担起一切,害儿子一起受辱做出过激反抗有没有错呢?这些问题和后果都是人的贪婪、骄傲、自私、懦弱等等罪导致,最后只有一声叹息。还说什么有错没错呢?他们中哪一个没有罪?而随从肉体和罪之道路的人,他们早晚必哀哭痛苦。


答:都算错。只是那些不是最直接的,就不说了。


问:先生是否可以把此事与武松杀嫂和杨志卖刀的事件一起做个对比。


答:武松做得好啊,杀人前都算好了,有罪的人一个都不饶。


问:看了这边文章就想取关了...sorry


答:赶紧取关,不欢迎你这样的读者。


问:我以为会说不该杀,没想到是说杀少了~


答:不是说杀少了,是说杀晚了。早点行动,可以不杀人的。


问:但这不是主要矛盾啊,这种未雨绸缪的机智与智慧只是存在于少数人身上,谁又能说就一定能比于欢做的好。而社会的责任在于怎样建构一个合理到位的秩序保证每个普通公民的权利及时得以保障。


答:所以很多人就是愚蠢和怯懦啊。


问:王老师啊,南方周末的妓者什么时候可信过?何妨待子弹再飞会再加评论?此案判决书网上已经有了,和南方周末写的内容大相径庭。苏某公司已被扒出系老赖公司。


答:哪怕母亲是老赖公司,作为儿子也该尽他的本分。绝不是说老赖公司的女老板,就该被人这么侮辱。


问:支持王老师 在明知对方是涉黑高利贷的情况下仍然选择借款 从一开始母亲的行为就该让人反思被她非法吸收存款的家庭又何尝不是弱势者?


答:是的。所以这样的家庭遭遇这样的事,也难免。


问:同意!!!可是为什么我们的法律这么不人性化,如果有陪审团制度,不至于无期徒刑!!!不禁该思考设置法律到底是为了什么?


答:法律有疏漏,人心中是有神明的!


问:不同意。因为儿子和母亲对警察法院政府还有幻想,所以你说究竟最大的错在哪里?


答:靠得上法律就靠,靠不上,就得靠自己。


问:分析了着许多,那你觉得是不是应该无期?


答:做好自己该做的,怎么判,自己管不了,也不要指望。


问:路,这件事谁都能评论,唯独你不能。


答:这件事我必须评论。


问:若是王老师会怎么做?


答:除非自己先死,否则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问:王老师,说的也有道理,母亲受辱这是个过程,于欢的莽撞刺死,也不是正当防卫。


答:这虽不符合正当防卫的律条,但这绝对是正当防卫的精神。第一时间制止,就是正当防卫;事后再杀人,就慢了。


问:“新法治”和旧道德的冲突,你法治不行。为何不允许别人拿起刀?


答:法治总有不尽完善处,但道德和智慧会为每个人指明道路。做对的事情,就够了。生命都是次要的,何况法律。


问:其实应该连夜跑路的。见过太多欠债跑路的人了。他们太实在了。


答:欠钱该还,但碰到无赖,有这种危险的情况下,跑路是明智的。


问:“我相信正义,但在正义之前,我要保护我的母亲。”albert camus


答:保护母亲就是最大的正义。不要相信外在的正义。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该是正义的示范。当然,还得有智慧,没有智慧,正义是不完善的。


问:这篇文章有着两个问题,一个问题是太单纯,一个问题太邪恶。其单纯在于,过于夸大一个人的暴力「惩戒」的能力,仿佛于欢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跟歹徒搏命就不是真男儿一样。其邪恶之处在于,媒体人奇技淫巧挖空心思夺人眼球的行径。


答:该站出来却没有第一时间站出来就不是真男儿,没有什么好仿佛的。没有本事保护好家人就是无能和怯懦。我不讲媒体人该怎么做,我讲人该怎么做。


问:枉顾社会道德的大是大非,以其巧技博人眼球,此类哗众的行为,真真恶心到家了。


答:你有你的道德,我有我的道德。


问:你吃人血馒头。


答:照你的说法,司马光写《资治通鉴》也是吃人血馒头。我写文章,你跑来看,就算是人血馒头,也是我做,你吃。


问:你宣扬以暴制暴。


答:我不宣扬以暴制暴。暴力应该被制止。事后报复是下策,事前制止是上策;用暴力制止是下策,用智慧制止是上策。


问:但是一开始就强硬对方就会有了准备,说不定你用刀最后死的还是你。


答:强硬不能没有智慧。如果被捅,那是为自己的愚蠢付代价。


问: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答:居易以俟命,一切都不复杂。复杂无非因为愚蠢和怯懦。


问:你这不是学佛的样子。


答:佛教不是教人做缩头乌龟。


—————————总结昨天观点———————————


于欢杀人,是不错的。虽然如此,我还想谈谈于欢的错。




1、只杀了催债的杜志浩,没有杀背后指使的吴学占,甚至没能动吴学占一根汗毛。这是第一个错。




2、催债现场有11人,于欢捅了4个,剩下7个没捅。这是第二个错。




3、2016年4月13日,母亲已经遭受被按到马桶的侮辱,于欢没有行动,次日,母亲遭受更大的侮辱,于欢才行动。这是第三个错。




4、2016年4月14日,于欢和母亲被困在财务室,母亲遭受侮辱,于欢有所反抗,挨了一巴掌,没再行动,直到拿起刀才行动。这是第四个错。




5、杜志浩被捅后说,“这小子玩真的来。” 一开始没让杜志浩清楚自己敢杀人,没有威慑住他。这是第五个错。




6、在逼债开始后,侮辱发生前,于欢没有把母亲安排到安全的地方,又和母亲去公司,暴露在危险中。这是第六个错。




7、在前一天发生过侮辱的情况下,第二天陪母亲去公司,身上没有备好防范工具,以至在侮辱下束手无策。这是第七个错。




说这些,似乎过于求全责备。我把意见发在知乎、豆瓣,很多人骂我,有人说我是事后诸葛亮、纸上谈兵、“何不食肉糜”,说要态度强硬早就被做了。但我想强调的是,这种悲剧的发生,不是突如其来的,有逐步升级的过程。在事先该有充分的警惕!






作为当事的成年人,不能一早处理防范,不能保护好自己家人,事后再去砍人,是不够的。很多人习惯在最初受到侮辱时示弱,被逼到忍无可忍再动手,这也是懦弱。虽然杀了侮辱者,却让指使者逍遥法外,没受到任何惩戒,这是蛮勇。有命在,还要等有刀才行动,这是不够勇敢。人固然该尽可能少与坏人打交道,但在不得不面对时,也该有智慧和勇敢!

​​​​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王路:佛教是有神论还是无神论?      下一篇 >> 王路:为前两篇评论向各位读者道歉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作家王路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