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青松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78354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董子健把他的青春赤裸裸的奉献给了电影

2017-03-28 11:22:5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全文刊发在即将于4月初上市的《青春电影手册——影史100佳青春片》一书,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青春是一本书,内容由我自己书写

 

《青年电影手册》主编程青松对话董子健


 

 


我哪知道演戏是怎么回事啊

 

 

程青松:你爸爸是京剧演员,很早就开始拍电影,演过大导演张彻的电影。小时候,他有带你去过剧组吗?
董子健:我从小的记忆就是我爸的影迷给我爸写的信,当时家里的信箱都塞不下。一大厚沓的信全是写给董志华的,而且都是手写的。

 



李冰冰怀里的胖小砸就是董子健

 


程青松:现在没有这个景观了,微信时代。
董子健:我从小接触电影,看电影比较多。18岁之前都没怎么进过片场。我印象深的进片场,一次是周星驰的《功夫》,一次是《长恨歌》,是跟我妈去探班,其他的并没有太深的印象。


 



还记得在《功夫》中饰演五郎八卦棍的油炸鬼吗?没错,他就是董子健的爸爸——董志华

 

 

程青松:并没有想过自己会进电影圈?
董子健:父母觉得电影圈太累了,希望我去学我自己也想学的国际政治、哲学、宗教学。就是在拍《青春派》的时候也没觉得拍电影有多好玩儿。

程青松:为什么会出现《青春派》这样的一个机缘?是妈妈帮你找到的,还是导演刘杰想做一个电影看上你了?
董子健:还真不是。当时刘杰导演要做这个电影,然后花姐(王京花,董子健的母亲)就给他推荐演员,正好约在我健身房的旁边。当时我健完身就在另一桌坐着玩游戏,吃饭,后来刘杰走过来,问:“你多大?”我说我读高中。

 


程青松:他知道你是花姐的儿子?
董子健:我也不知道,我就坐隔壁桌,他就过来问了。我说我没想过要演戏,当时我正好想考美国的学校,我灵机一动—我拍个戏去美国考学校能加分。所以我说“好啊,可以啊”。后来晚上通电话,聊了有一个小时。他就问我:“你敢演男一号吗?”我说我不敢。他就找我去演男二号。

程青松:演男一号的同学?
董子健:就演一个富二代,然后影片去武汉筹备。武汉拍不了,因为在高考期间。

程青松:不能进校园。
董子健:只有周末才能去。我觉得这电影拍不了,就回北京了。回来我越想越觉得挺好玩儿,我就跟刘杰说:“要不你让我演男一号吧,反正你也找不着男一号,就让我演呗。”

程青松:那时候一直没找到男一号?
董子健:他想找非专业的演员。

 



《青春派》

 

程青松:刘杰做摄影的时候拍的好多电影都是非职业演员演的,比如《十七岁的单车》。
董子健:我说你就让我演呗,刘杰不说话了。我心想,如果我不演男一号就没多大意思了。刘杰就开始抓头。我说正好演一个北京孩子嘛,有什么不能演的。他就开始挑我的毛病,说你眼睛怎么样,耳朵怎么样,挑了好多。我说无所谓,你觉得OK就OK,不OK就不OK。后来他就说:“小董,这样,那你试试,我们拍,要是不行,随时把你换掉。但你也可以演富二代,也可以不演。”我说:“行啊,那就试试吧。”其实我心里挺紧张的。

程青松:你有做过什么准备没有,演男一号?
董子健:没有,我哪知道演戏是怎么回事啊。

程青松:但是总要站到摄影机前面去啊。
董子健:在武汉筹备的时候,是选演员的阶段。我想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对电影感兴趣,或者我对哪个职业感兴趣—导演、编剧、剪辑,甚至对场记感兴趣呢,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想去看看,早去早接触嘛。去了就跟一些演员搭戏,我有时也会拿着DV问他们“你多大了?叫什么?”之类的。

 

程青松:帮他们选演员。
董子健:对,挺好玩的,也没有经过什么专业的训练,当时就两个副导演带我们去演演小品,说来了几个选上的,来试试戏,搭搭戏。我是那种即兴能力特别强的,你让我演什么我就演什么,就觉得演得挺好玩的,挺开心的。导演说:“小董,你把这个人逼急,让他有想打你的冲动。”我说好啊,然后几分钟就把他们给逼急了。

程青松:这个天分从哪里来的?
董子健:我也不知道。

程青松:小时候也这样吗?
董子健:可能因为我比较欠吧,把人逼急还不容易?说点儿话,然后做点动作就给人逼急了,其实也没有什么专业的训练。

程青松:但我觉得还是一个机缘吧,你跟导演刘杰本人的路子对。
董子健:正好对路子。

 



《青春派》

 

程青松:他拍《马背上的法庭》,用的也是非职业演员。
董子健:《青春派》是没有剧本的,导演说:“小董,这场戏是你,要跟他打小报告,或者怎么样,你自己想台词去,你先来一遍,不错,就这么演吧。”

程青松:其他人物的词也得自己编?
董子健:对,大家都是自己写,导演跟你一起写。

程青松:电影后来还是开拍了。
董子健:在武汉筹备了两个月,停了,然后在北京筹备了一个半月,电影拍了三个月。基本上这一年的时间都在拍戏。

程青松:这也算是你的电影课,挺好的。你的表演跟那些电影学院、中戏毕业出来的学生表演不太一样,真实,有一种质朴或者所谓的原生态。你也拿了电影频道的奖,《青春派》是不是给你带来了更多的电影机会?
董子健:《青春派》带来的一些电影机会我都没去,拍完我就去美国上学了。到了第二年,片子上映的那一年其实也放弃了一些机会,当时也没有想过自己到底是不是要做这个行业,如果要做,在我没想明白的时候,我是做不了这个事的。刚开始我在美国,不管是写论文,交作文,交报告,我发现都是跟电影有关。

 



《青春派》

 

程青松:那在美国的时候学的什么?
董子健:前半年去交流项目,学语言,后来学了很多的理论,然后说你来上学,我说我要考电影学院。他说没事,你可以大一在这儿上,再转学嘛,我说好。当时我有个条件,我不知道我要学什么,我想要学很多学科,他说没问题。然后就选的宗教学、国际政治、哲学。发现写宗教学论文的时候,我在写电影中的宗教符号,或者说写国际政治的时候在说电影中的政治色彩,就是说每个电影都不可避免地包含了一种政治色彩。当时阅片量也是每天看两三个片,我的室友都觉得我是一个怪人。美国人都打橄榄球。

程青松:他们比较爱户外运动。
董子健:对,我就一直在那儿看电影,他们就觉得我是一个宅男,当然我也去跟他们打球。我觉得可以试试做这行,也想明白了,不是单纯做演员。

 


这个片子千万别上

 

程青松:所有的电影都是这样,它得到的反馈或回应总是要晚一年、两年,甚至三年都有。
董子健:确实是,第二年回来看初剪的时候,我觉得完了完了,这个片子千万别上,太难看了。因为当时还只是顺剪而已,我说怎么拍了这么个片子,我就暗地里想电影千万别上,谁也别知道。后来上映得到一些人的肯定,其实才慢慢对电影有了兴趣,也是从别人的肯定中得到了这个兴趣。

程青松:初剪是哪方面不满意?
董子健:就是不好看,我也不懂嘛,没有声音,其实也没剪,只是顺了一遍。

程青松:就是毛片,没有效果,什么都没有。
董子健:后来我在看我之前演的片子初剪的时候,我就会开始看看镜头量够不够,每场戏够不够满,有没有更多的剪辑余地,还有没有别的东西我们可以做剪辑。剪辑其实就是做这个。

程青松:其实剪辑是第三度创作,编剧是第一度,导演是第二度。
董子健:可以重新结构故事,什么都可以做。我也是通过这个慢慢了解电影,就从美国回来了。我问了江老板(江志强),还有陈可辛导演,他们跟我说,先学表演。江老板说李安也是学表演出身的。第50届金马奖的时候见过李安导演,在AfterParty上,李安导演抓着我聊了好多,他说这次没得奖特别好,因为年轻人成功不要太早。

 



左起:董子健、李安、贾樟柯、张阳

 

程青松:你成功得很早啊,哈哈……
董子健:李安导演是第50届的评委,第52届他也来了,看了我《德兰》的一些片段。李安导演说我有成长,但是先跟我说一些问题,说得太在点上了,说我有什么问题,需要怎么去改变。

程青松:他说的什么问题?还记得住其中一两个吗?
董子健:其中有一个说到—演员演戏不要演。小董你现在会演戏了,但是会演戏这个事,是40岁、50岁再想的。你一定要永远记住第一次来片场的时候。

 



《德兰》

 

程青松:李安真的是很懂人,懂得表演。
董子健:我去年连续拍了六个片子,加一个短片,这之中我从来没有回头看过任何一个片子。今年静下来了,看到这些片子的时候我完全看到了我所有的问题,但我没有办法表达出来是什么问题。李安导演只说了几句话,就点出了我的问题所在。

程青松:《德兰》是你的第二部戏。导演刘杰拍了《青春派》又继续找你,一定是非常认同你在第一部的合作方式吧。拍《德兰》的时候你多大?
董子健:就是前年,20岁,刚刚从美国回来。导演在做造型的时候,说怎么做出那种人物的感觉,拍戏的地方洗澡很困难,剧中的那个年代,洗澡更困难。我说那就别洗了,他说行,能忍受就别洗。

程青松:这其实是一种专业精神。
董子健:我觉得其实就是喜不喜欢这件事,你喜不喜欢电影,你要喜欢可以付出一切。如果不喜欢才会找各种理由,说这个不行,那个不行。就看自己的心在不在。

 



凭借《德兰》,董子健入围第52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


恋爱就是相互温暖

程青松:《山河故人》是贾樟柯直接找的你还是副导演找的你?
董子健:贾导找的花姐。贾导说他有一次做评委,看了《青春派》。

程青松:其实演员演每个片子都很重要,你用心的,或者是说你自然呈现的,就会有人看到的。你做得不对、不到位,也会被人看到。
董子健:贾导说我是他整个片子见的第一个演员,除赵涛之外。而在见贾导之前,我刚刚重看了《站台》,突然贾导就打电话说见一面吧。

程青松:很神啊。《山河故人》你拍了多久?
董子健:一个多月。

 

程青松:你的戏全部是在澳洲对吗?
董子健:借了一点深圳的内景,上课。

程青松:上中文课那场戏?
董子健:当时好像澳洲的景不行。

程青松:你怎样去跟一个比你年纪大的女演员搭戏?还要放一点情感的东西进去,是用你以前的恋爱经验?还是就是跟长辈的情感?
董子健:对我来说,我并没有去想年龄差或者怎么样,我觉得就是谈恋爱。大家有时候想复杂了,很多人都问我说什么姐弟恋、母子恋,这个恋、那个恋。我说这些恋不是恋爱吗?那就是恋爱嘛,爱情很简单的,不需要用很特别的方式去解读。

 



《山河故人》:张艾嘉、董子健上演忘年恋

 

程青松:他遇到了她,她遇到了他。
董子健:一个寂寞的女人和一个寂寞的男孩,恋爱就是相互温暖,两个人可以相互温暖,其实很简单。

 

程青松:但电影就是这样,观众会有不同的解读,每个人的情感经验不一样。
董子健:这就是电影的成功之处。它越成功,就有越多的人去解读。

程青松:你谈过很多恋爱了吧?(笑)
董子健:很多次啦。

程青松:为什么没有报道出来过,保护得那么好。
董子健:因为不够火嘛。

程青松:我觉得还是你们保护得比较好。
董子健:我觉得不是,我是绝对不藏着掖着的。

 





摄影:于聪

 


我可能十年后会拍一个青春片

 

程青松:回到青春片主题,你看得多吗?
董子健:青春类型很多嘛。现在大家对青春片的理解可能也不一样。

程青松:我们的青春片题材比较窄。
董子健:对,青春片按理来说应该是讲成长、讲情感,而不是像什么堕胎、三角恋啊,非常模式化,我觉得并不是这样,青春可以有很多读解的方式。

程青松:而且每个人的青春都不一样。
董子健:现在太大同小异了。哪个青春片商业上成功了,大家都用这些元素去写剧本,而不是说我从心里就想写一个青春的故事,这是一个问题所在。

程青松:对,你看《阳光灿烂的日子》,就是讲了一个少年的单恋。
董子健:《阳光灿烂的日子》是一个超越时代的电影,在个性很模糊的时代,拍出那种对性的渴望,那种感觉。

 



《阳光灿烂的日子》

 

程青松:你看像伯格曼的、特吕弗、大岛渚、杨德昌、侯孝贤,几乎每个大导演都拍过青春期的东西。
董子健:我觉得我可能十年后真的会拍一个青春片。

 




《青年电影手册》第七辑集结18位青春影评人
描述影史上最动人的100部青春片

 

程青松主编
徐静蕾题写书名

 

导演王小帅 岩井俊二 封面领衔
90后演员代表 春夏 董子健 青春对话
 
众多电影人诚意推荐
我们共同见证 青春光影!

 

 

购书地址:

https://weidian.com/item.html?itemID=2062992029&wfr=c&ifr=itemdetail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第8届金扫帚奖】2016年度最令…      下一篇 >> 郝蕾:青春就是肆无忌惮的活在当下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程青松

导演\编剧\影评人,现就职于中国电影家协会影视创作中心。从2002年起至08年担任金鸡百花电影节颁奖典礼总撰稿,任华语电影传媒大奖评委,大学生电影节dv竞赛评委。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