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滕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368962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中国航天事业的总总师 (二十二)

2017-04-03 12:01:2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969 次 | 评论 0 条

二十二、与任老面对面



2001817日,当笔者按约定的时间走进任老的办公室时,第一个强烈印象是:任老的办公室竟如此狭小,还不如深圳市区级政府机关里一个副科长办公室的一半大。不大的办公桌更是普通,没法跟深圳政府机关的豪华大班台相比。然而这正是把卫星送上太空的伟大科学家的办公室。

我在愣怔的一刹那,这位令人尊敬的长者慈眉善目,笑容满面,早已离开了椅子,伸出手来,亲切地说:“欢迎,欢迎,我们都是哈军工的校友呀。”是年任老86岁高龄,耳不聋,眼不花,他以惊人的记忆力谈起当年在陈赓的领导下,奔波于京、津各地高校,为军工选调教授的往事,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那时候,北京有名的教授不愿意去哈尔滨,陈赓院长把教育部副部长钱俊瑞请到恭俭胡同,请他帮助调教授,那天由我作陪,陈院长说请钱部长吃烤鸭!我那时还不是党员,但陈院长派我四处调人,我除了选调教员,还想从北京的高校调些杂志、书籍,哪个学校杂志要是有两套,就请调我们军工一套,可这也不容易,那个时候,好难弄啊……”

不知不觉听任老说了两个多小时的故事,我想让秘书拍一张纪念照,就站到任老身后,任老不肯坐下来,一定要和我站成一排才行,他嘴里还轻轻地说:“我们都是校友嘛!”一位学贯中西、名扬中外的科学巨匠竟是那么平易近人,他温和的目光中充满对晚辈的爱。




20018月,笔者采访任新民院士



200310月,在南京理工大学50周年校庆大会上,我又与任老见面,他笑容可掬地告诉我,已经收到我寄给他的拙著《哈军工传》,而且开始阅读了,西安的邢球痕也给他寄来一套。在短暂的谈话里,他鼓励我继续研究哈军工的历史,把哈军工的光荣传统作为宝贵精神财富留给后代。

2012816日上午,我随中国科学院院士邢球痕老学长去任老家中拜访,十年不见了,97岁的任老的确衰老了,但大脑记忆力奇好。一见面,他就朝我伸出三个手指头,清晰地说:“《哈军工传》,三大本!”他说道:“最近李天庆来看我了,你们也来看望我,我很高兴!”虞阿姨说:“他听说你们要来,一大早就等着,老问什么时候到。”

我们和任老、虞阿姨聊了一个多小时,临离开时,邢球痕院士说:“我还要来看你!”任老爽朗地笑道:“没有几年啦!”

在开创哈军工的先贤中,任新民永远是我们仰望的一座高山。



 20128月,在任老家里的合影。


参考书目:

1任新民:中国航天事业迈出的第一步,《航天岁月》,第18页,中国宇航出版社,2008年。

2《中国科学院院士自述》,上海教育出版社,199512月。

(全文连载完)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中国航天事业的总总师 (二十一)      下一篇 >> 陈赓​搭救张述祖 (一)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滕叙兖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