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生博客
看天下世界
http://blog.ifeng.com/147559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一个值得历史敬重的共产党人——他的名字叫江风

2017-04-06 12:56:1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001 次 | 评论 0 条


“江风”作为一个前辈的姓名在眼前第一次晃过,我多少有些在意,在意此二字的原因有二:

首先这是个富有诗意的名字,让我瞬间想起浩荡江面猎猎江风鼓动船舸风帆的画面,心间一阵萌动;

再,我那时在风云时代的著名画家群里,知道有一个生活在我老家河北故乡却在南方的画家叫江枫,两名同音,后者多个木字而已。

再后来,我就和江风前辈走近了许多,他的儿子我称之的江大哥和我同住一个小区。江大哥养着一条有脾气的小型犬,我俩曾经几乎天天遛狗都要碰面,每次都要随意聊上几句。

江大哥可能因袭了故乡山东家族祖上的人格秉性,身为有职有位的官员,却忠厚、寡言,待人极其厚道,看不出一丝官样,全然一派传说中鲁地忠厚之人士风范,若非事先知道其曾经的职务,半道相识见面打招呼的熟人是很难想象他曾经响当当的单位和职务的。

其实我还有另一途径离江大哥乃至江风伯伯很近,江风伯伯的儿媳妇、江大哥的爱人——后来流行称之夫人、太太的妻子是我妻子的儿时发小、多年同学,她们幼年就近距离在一起,时间长达近六十年了。

偶然知道江大哥的父亲是“文革”前原四川永川地委副书记,殒命于“文革”之初的1966年冬(19661212日),而且就是曾经让我瞬间眼热心动的名叫江风的那个人。

知道江风伯伯“自缢身亡”之事,心中一阵伤感。首先想到的是江风伯伯离世之后,不过十四五岁的江大哥和伯母及妹妹们一定遭受过的苦难生涯——凭经验,就我曾经见到过因父亲英年故去,一家人坠入苦难深渊甚至饥寒交迫的一些人家命运,我按捺不住为他们摆脱多年的早年经历感到几分寒意袭人。

在“文革”中自杀的人实在太多了,我近距离接触过的也有几个,但大部分选择赴死的罹难者大都不敢在遗书中表露自己真实的思想和态度,许多人都托之“经不起党的考验”“跟不上革命的脚步”、“疾病缠身,失去信心”……等等等等字眼为托词。勇于赴死却怯于留言的自杀者比比皆是,如此而为目的很明白,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叛党行为”连累自己的家人和亲朋好友,天塌下来自己一个人挑着走了,希望父母、妻子、儿女、亲朋好友不要受自己“自绝于人民”的行为而被过度歧视。

江风伯伯不同于大部分在“文革”选择非常手段了结自己生命的人,他在弥留人间之际,把许多事情都做了安排,据地方党史提供,遗书至少写了两份以上。在地方党史可看到部分遗书内容来自他写给“组织”和子女的。

写给“组织”的遗书有这样的内容:

“给下面的同志加上这样或者那样的罪名,实在忍受不下去,而且这样的搞法也使人难以接受。”“历史将宣布我不是走资本主义的当权派,也不是罪魁祸首”。

江风伯伯留给子女的遗书更旗帜鲜明深刻,有如下文字:

“用这样的办法解决路线斗争,我是想不通的,历史将作出公正判决”。

话中依然有话,切切心意期待历史评说。

世事沧桑,许多已被遗忘。“文革”期间,江风伯伯血性使然以死抗争后,小小的永川地区机关选择自杀的前辈还有多位,他们是:幸世伦、刘如莹、冯自然、韩乐山、徐明德、赵根生、孙怀琪、高元仁……等等等等。在此一并向他们致敬!

作为一个非党人士,我认为江风伯伯的遗书所阐述的观点,不仅仅应当被视为一个老共产党人用自己的生命代价给自己的党留下的思想遗产,值得中共党珍视,他的不与邪恶共舞、不做违心之事的凛然态度也值得整个人类世界尊重,这确确实实也是闪耀着人类正气之光难得的一笔精神文化财富。

如果江大哥看到这篇我按捺不住情绪匆匆草就发出的短文,请原谅未经你同意就将江伯伯的故事公开披露于世了。我著文基本靠史料和自己感受为动笔基础,一向尽量不被外界和他人态度影响,或许有对不住的地方,望谅。

                        二零一七年四月六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不听行家说…      下一篇 >> 万紫千红一分子,葱花也有娇艳时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让坏蛋不高兴

诚实面对这个美丽也纷乱的世界和每一个人。 我的QQ:954610283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