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启阵:谈古论今
用文字记录思索与情感
http://blog.ifeng.com/1300494.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北京最美花会:北土城海棠花公园

2017-04-08 20:39:5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3891 次 | 评论 0 条

海棠有香

丁启阵

 





唐人刘禹锡做诗咏洛阳牡丹花,有“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的名句。如今的京城——北京,牡丹花可没有这样的影响力。我所知道的,北海公园、香山植物园里的牡丹园,都当不起“动京城”三个字。相比之下,玉渊潭的樱花,因为年轻人的爱好,影响力要大得多。假如有诗人以《咏玉渊潭樱花》为题做一首诗,夸张一下,称其“花开时节动京城”,倒无不可。

但以个人爱好而论,我认为,北土城元大都城垣遗址公园内的海棠花,是更加值得一看的京城花会。

“…秋天薄暮,吐半口血,两个侍儿扶着,恹恹的到阶前去看秋海棠”,那是鲁迅先生讽刺文人观赏秋海棠的病态雅趣。我家里并没有侍儿——养不起,摆不起那样的谱儿;劳动人民出身,身体虽然算不得多么强壮,一年总要生一两回病,但“恹恹”的贵族姿态是装不出来的。我欣赏海棠,理由主要有三点:枝繁花茂,花瓣肥瘦得体,花蕊近乎无香。

整整三个多月的冬季,空气凛冽,天地无色。我这个生活在北国的江南人,渴望的春天景色,既不是韩愈的“草色遥看近却无”,也不是苏东坡的“竹外桃花三两枝”,而是万紫千红,是春色满园。非此,不足以补偿漫长冬季双眸所遭受黑白灰三色的虐待。这种爱好,大概不是我一个人的怪癖吧。玉渊潭公园、武汉大学校园里樱花时节的摩肩接踵,南北方油菜花田边的游人如织,都像是跟我“志趣相投”的人。

樱花固然姿态婀娜,但经不起仔细端详,花瓣过于细小单薄也;油菜花色彩固然明艳悦目,但非田连阡陌不足以动人。都不比海棠花,可以远观繁花满目的气势,也可以近赏花朵、花瓣绰约的韵致。

张爱玲女士在一篇文章里说自己记得有人说过“三大恨事”,她只记“恨得鲥鱼多刺”和“恨海棠无香”两件,第三件忘记了,按照她自己的爱好,给添上了“恨《红楼梦》未完”。张爱玲的这一番话,传播甚广,以至于如今许多人都以为,“三恨说”是张爱玲发明的。

宋代,词人辛弃疾有词道“叹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诗人方岳有诗句云:“不如意十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世间恨事,因身世、境遇的不同而形形色色,难以计数。“三大恨事”不过是文人一时趣谈而已。

这里我无意考证“三大恨事”说的来龙去脉,只想说一说“海棠无香”的问题。

海棠到底有没有香味呢?

两首均以《海棠》为题的好诗,都是宋人所做。一首是苏东坡的,“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蒙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另一首是刘子翚的,“幽姿淑态弄春情,梅借风流柳借轻。种处静宜邻野水,开时长是近清明。几经夜雨香犹在,染尽胭脂画不成。诗老无心为题拂,至今惆怅似含情。”苏诗有“香雾”二字,刘诗有“香犹在”三字。可见,在诗人那里,海棠并非无香。

我曾将鼻子凑近海棠花瓣,几乎嗅不到什么香味。但是,海棠花盛开的时候,在海棠花公园里漫步,却总能于不经意间,分明闻到略带甜味的淡香。这情形,有点像韩愈笔下早春草色的有无现象,花香遥嗅近却无。

道家先哲有大象无形、大乐希声的说法,乍一听很玄,细思之不无道理。张爱玲等人之所以认为海棠无香是遗憾之事,那是因为,他们没有领悟其中的道理。海棠若有若无的香味,其实是一种大香,一种高境界的香。试想,倘若海棠花拥有一种扑鼻的香味,不要说像夜来香,也不要说像丁香花,就是像兰花,清幽脱俗,它也就少了一份神秘感,还难免会惹得一部分有香花过敏症者的不快,甚至反感。

不得不说,花朵、花瓣形状并不超凡脱俗的海棠花,正是因为花香的幽淡近无,而与众不同,而受到人们的广泛喜爱!

具体到元大都城垣遗址海棠花公园的海棠花,有一个特点,不能不加以郑重的表扬:临水栽种。

在护城河两侧栽种海棠,好处多多:因为水分充足,花树生长更加滋润,花朵益发水灵;岸上花,水中影,相映成趣;风起处,花瓣飘飞,坠落水中,可以予多愁善感者以“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伤感诗意;记得袁枚《随园诗话》中提到,清人有诗句云“临水种桃知有意,一枝花作两枝看”;诸如此类。

我也认为,海棠是有恨的,但不是无香之恨,而是另一种恨。这种恨,刘子翚的诗里说到了,“诗老无心为题拂,至今惆怅似含情”。原来是,诗圣杜甫曾在盛产海棠花的四川成都盘桓多年,竟然没有做过一首咏海棠的诗篇!

这不是刘子翚的发现。最早发现这个事情的人是唐末诗人郑谷,他一首题为《蜀中赏海棠》的诗是这样写的:“浓淡芳春满蜀乡,半随风雨断莺肠。浣花溪上堪惆怅,子美无心为发扬。”

  大致可以肯定,杜甫是见过海棠花的。他为什么没有写咏海棠的诗,文学史家有过热烈的争论,有人认为跟杜甫母亲名海棠有关,杜甫为了避讳,干脆不做咏海棠诗;有人认为,杜甫的时代,海棠花还没有成为文人雅士的关注、观赏对象。

不管哪一种情况,对海棠花而言,毫无疑问,都是恨事。

                                                      2017-4-8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十年后我们何以谋生?      下一篇 >> 孔子的“为人民服务”思想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丁启阵

音韵学、古代文学研究者,出版过语言学、诗词、历史研究著作十余种,散文随笔集两种。一个混迹高校讲坛的人;一个愿意独立思考的人;一个兴趣比较广泛的人;一个经常写些带文学色彩文字的人。[联系方式 qizhen@vip.sina.com]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