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滕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368962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陈赓搭救张述祖 (二)

2017-04-09 10:12:1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316 次 | 评论 0 条

二、陈赓伸出援手



1958年春,全国各地都在忙着为束手就擒的右派分子们定案和发配处理,618日下午,哈军工在大操场召开全院万人大会,一个加强连的战士荷枪实弹围住会场,在体育馆楼顶数挺机关枪的枪口下,哈军工领导人导演出中国反右派运动中最宏大最恐怖的场景,以最严酷的手段处理157名右派分子。除了逮捕就是流放,绝大多数右派分子被武装押送到北大荒劳改。




1958年6月18日下午,听候发落的哈军工右派分子。



但是,中国兵工界元老、留德博士、全国政协特邀委员张述祖教授的划右派问题始终定不下来。主持学院工作的谢有法、刘居英、张衍等领导人背着陈赓向总政呈送请示报告,铁了心坚持要把张述祖教授划为右派。[1]

为什么?他们要在哈军工高级知识分子里抓出一个大个的右派来。如果说刘居英、谢有法来的晚,不清楚张述祖在创建哈军工初期的杰出贡献,但张衍应该一清二楚,陈赓对军工筹委会副主任张述祖的尊敬、爱护与倚重。对痛心疾首数次流泪作检讨的老教授,他们就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恻隐之心。

陈赓从哈军工驻京办那里听到点风声,他不能再保持沉默了,他打电话给学院领导说:“老教师都是从旧社会过来的,有点旧思想是难免的,有错误也是允许的。”“张述祖也划成右派?他到底有多少问题?我看算了吧,都那么大年纪了,划什么右派?”[2]



张述祖教授夫妇



是年夏天,陈赓刚从北戴河疗养回来,身体仍然不好,在家中静养。这时候,一系七科的几位老教师为研制“上游号”导弹问题到北京调研,住在灵境胡同前院,几乎天天晚上都和陈赓一起乘凉聊天。那天晚上9点多,陈赓正和张良起等人聊着,驻京办主任许鸣真过来向陈赓报告,说学院刚刚来电话,请示张述祖和胡振渭两教授“是否戴帽子的问题”,陈赓一听就急了,他站起来,大声说:“许鸣真,你马上回电话,告诉他们,不能戴帽子!一个人的思想,就算有错,哪能一朝一夕改好的?我们解放军的干部也犯错误嘛!”

陈赓当时激愤和焦虑的表情,深深印在张良起的记忆中,几十年都不忘,笔者在长沙采访张良起校长的时候,他绘声绘色描述了陈赓当时的心情和言语。[3]

没隔几天,在一次会议上陈赓碰见了任新民,他听说五院在反右时,有人因为任新民的弟弟当了右派,就要罗织罪名,想株连任新民。刘有光政委找任新民问清了情况,坚决保护了任新民。陈赓为此很是高兴,他握着任新民的手说:“你总算脱险了,张述祖还被人家揪住不放呢,说他是右派,他算什么右派?建立哈军工他有功劳嘛!”

任新民深深感到陈赓对哈军工老知识分子那份爱惜之心和关怀之情,便点头说:“陈院长是了解张述祖教授的,我的这位老师决不会反党反社会主义。”[4]



[1] 采访戴其萼记录,2002年,深圳。

[2] 《陈赓传》,当代中国出版社,2003年2月,第761页。

[3] 采访张良起记录,2002年4月6日。

[4] 采访任新民记录,2001年8月17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中国航天事业的总总师 (二十二)      下一篇 >> 陈赓搭救张述祖 (二)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滕叙兖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高级工程师,笔名老藤。已出版的主要长篇传记文学作品有《哈军工传》《风雨彭门》《陈赓大将与哈军工》《开国元勋的子女们--哈军工高干子女传记》《名将名师--哈军工两老传记》《刘居英画传》(合著)《哈军工将军画传》《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邢球痕院士传记》《硬汉耿鼎发》《欧阳钦画传》(合著)《黄葳画传》(合著)等。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