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而安的博客
人老、文拙,但情很真!
http://blog.ifeng.com/147236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西游记》和那让人怀念的理想主义时代

2017-04-20 22:13:4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人文品评 | 浏览 668 次 | 评论 0 条

     杨洁的《西游记》和那个让人怀念的理想主义时代

【4月15日,内地知名内地女导演、制片人杨洁女士因病去世,享年88岁。

据悉,杨洁1929年出生于中国湖北麻城,解放前先后在晋察冀新华广播电台、陕北新华广播电台、济南广播电台担任播音员,曾负责济南解放播音任务。1958年解放后,杨洁由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调到北京电视台,作为《西游记》受关注。

杨洁是我国首部神话电视连续剧86版《西游记》的总导演,该剧自1986年起播出,称霸荧屏30年之久杨洁也因此入选新时期(1978-1987)全国影视十佳导演,并名列十佳电视导演之首。

六小龄童微博悼念杨洁导演——从迟重瑞先生处惊悉我国第一代电视女导演、尊敬的杨洁导演去世的噩耗,异常悲痛,这是中国电视剧的巨大损失[泪][泪][泪] 杨洁导演不仅是我的恩师,也是我的艺术和人生道路上的老师,没有央视版电视剧《西游记》就没有今天的六小龄童,观众们也不可能看到我扮演的银屏美猴王。我们永远怀念您……愿杨洁导演一路走好!】

这就是80年代的独特魅力。那时,探索和追求真理,成为时代风尚。“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这个“脚下”,就是杨洁他们那一代电视人对把握时代精神的自觉。

1986版《西游记》的导演杨洁女士去世了,引发人们对老人家的无尽追思。《西游记》可能是大陆历史上影响最大的电视剧,播放次数甚至超过《红楼梦》。从1986年开始,几乎每一个暑假,人们都要观看《西游记》,至今已经超过30年,但是这部剧却仍未过时。

算起来,已经有整整3代儿童是看着《西游记》长大的,它是真正的国民剧。它不仅是娱乐,也是教化,从而影响了整个国民精神。中国人受到《西游记》的影响之深,可能超乎想象。很多人对僧人生活的想象就来自于剧中的唐僧,这种观念甚至反过来影响到现实中的一些寺庙。

女人与僧人的纠缠,在《西游记》中体现得淋漓尽致。《西游记》中的妖精,个个都美貌妖艳,代表了80年代中期中国人审美的极致。妖怪如果以女性的面貌出现,就会非常美丽,而如果作为男性出现,就必定成为兽类。《西游记》中的女妖,对爱情的痴望甚至超过了对唐僧肉的渴望,在观众中引起的并不是对妖的憎恶,而是同情。

当然,最重要的是《西游记》所表达的精神。在这一点上,这部电视剧的作用堪称伟大。通过编剧和导演的努力,《西游记》不再是一部鬼怪故事,而是鲜活的现实主义力作。我们在这部剧的片尾曲中可以听到时代的最强音:“一番番春秋冬夏,一场场酸甜苦辣,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这是唐僧师徒向西方寻求真理的写照,但又何尝不是当代中国人整体命运的写照呢?这部剧诞生于80年代,那时的中国,刚刚结束十年文革浩劫不久,整个国家的文化,都处于百废待兴的局面。80年代初的伤痕文学、寻根文学,说到底都是一种“寻路”文学,这个国家将要向何处去?成为每一个人都会思考的问题。夏天的晚上,当这一首歌响起的时候,观众的脑海中,画面会从圣僧和妖怪的世界中淡出,而代入自己的生命体验和思考。

从1981年11月接手这个“任务”,到1986年春节正式播出,拍摄这部剧前后花了4年的时间,这在今天的电视剧市场中是不可想象的。毫无疑问,如今中国的电视剧行业要比30年前更为繁荣,也有很多优秀的作品和演员,但是市场却没有足够的耐心,为一部剧等待6年了。6年时间,流行趋势可能已经变了几次,也足以让电视剧市场重新洗牌,没有哪个投资公司会冒这个风险。

杨洁后来总结《西游记》成功的关键,说了一句话:“因为我们是在搞艺术。”这句话脱口而出,道出了那个时代艺术工作者的特征。在80年代以前,中国的文艺(还没有电视剧)是政治挂帅,这给文艺创作造成了极大的扭曲,而到90年代以后,随着市场经济的崛起,电视剧又受到资本的主导。但是在80年代,人们的想法不同于过去,也不同于未来,那是一个理想主义的时代。

她拍《西游记》的那几年,正是一个特殊时期,拍摄工作是一个“任务”,但又不再是过去那种“政治任务”,拍摄很辛苦,但却又不必像后来那样屈从于资本的趣味。到了90年代,中国开始出现“天价片酬”,在人们使用“片酬”这个词时,意味着自己的工作是一种劳动,而劳动就要计较付出与收获。而杨洁那一代导演和演员,都把拍摄当成事业,把自己的作品看成“艺术”,而不是纯粹的“劳动”。

当然,光有这种为艺术献身的热情还是不够的,如今人们回头再评价80年代的创作,发现很多作品都很幼稚,尤其是文学创作领域,大多数作品都粗糙,还带有过去被摧残的痕迹。反倒是电视剧这种新的表现形式,因为完全没有历史负担,一出手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不管是1986年版的《西游记》还是1987版的《红楼梦》,都到了某种高峰。

它们被反复播放,一方面是因为整个时代还非常匮乏,人们可以看到的东西不多,另一方面,这种耗费数年,认真对待每一个镜头的作品,确实经得住推敲。和王扶林拍《红楼梦》相比,杨洁拍摄《西游记》难度更大,更需要创造性。杨洁不但要大胆改编原著,而且在当时的条件下,没有特效,也没有强大的后期,如何表达降魔伏妖的场面,确实是一个难题。

杨洁后来出过一本书《敢问路在何方》,讲述她拍摄《西游记》时面临的种种困难,如今人们在称颂她这一代电视人的勇气和毅力,这当然是应该的,但是我们在宣扬“刻苦精神”的时候,往往也忽视了他们的创造性贡献。出生于1929年的杨洁,很早就发表过小说《禁闭室的女性》和《他有什么罪》,从这两个标题,我们就能看出她在很年轻的时候,就有热爱思考的个性。

《西游记》的一个基本模式是,为了突出唐僧克服欲望的能力,就要展示欲望的强大。因此,妖精的化身,一个比一个漂亮,蜘蛛精甚至需要露出肚脐。在80年代早期,让十几二十岁的女演员面对镜头这样暴露身体,简直是不可想象的,据说那些姑娘是打死也不愿意脱,不得不使用“裸替”。这样的细节,很好地说明了杨洁在思想上的前卫。

拍摄女儿国那一集,由于歌曲《女儿情》实在太动听了,杨洁专门录了磁带,碰到同事和领导就送一盘。这首歌讲述是女儿国国王对唐僧的痴恋,放到今天,一部要在央视上播出的电视剧,要讲述美女与僧人之间的恋情,导演恐怕要思索再三。在80年代初,虽然拍摄器材简陋无比,但是导演的思想却要丰富得多,也开放得多。

这就是80年代的独特魅力。那时,这个国家呈现出年轻、朝气蓬勃的一面,探索和追求真理,成为时代风尚,“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这个“脚下”,就是杨洁他们那一代电视人对把握时代精神的自觉。

《红楼梦》《西游记》这样的电视剧,就是因为这种自觉而站在了时代的前沿。这两部电视剧捧红了很多演员,但是他们的“红”却没有换来大量金钱。90年代以后,电视人的黄金时代真正来临了,演员成为高收入群体,他们拥有大量金钱和粉丝,但是苛刻的观众,似乎又觉得他们身上缺了点什么。像杨洁、王扶林那样的导演,永远不会再有了。

     *不忘初心!谢谢《西游记》总导演杨洁带给我童年的快乐

杨洁应该被记住的不仅是86版《西游记》,更值得被纪念的,是她对艺术创作的质朴真挚与认真负责的态度。

法国诗人安德烈.布勒东曾说过:“艺术作品之所以有价值,仅仅由于它会随着未来的反响而颤动。”

《西游记》的反响如何?当年只要前奏音乐一响起,我和小伙伴们就像听到冲锋号一般的往电视机前赶去,目不转睛的盯着小屏幕,直到《敢问路再何方》响起来,才依依不舍的离开小板凳。

杨洁老师的《西游记》,在三十多年时间内,不断创造并刷新着好几项纪录:

一,开播收视率为89.4%,一直持续到结束。

二,重播次数达到3000次以上,而且每一次收视率都不亚于同期剧集。

三,30亿播放量亦是世界之最

四,覆盖面最广,一国之内大学文化以上人群收视率为85.2%,不识字或识字少的人群为100%。

五,年龄段跨越度最大,老小咸宜。

然而从报酬来看,主创人员收入低得可怜。有人说以前的工资收入不高,低也合乎情理。

但就算用现在的收入去衡量,普通人与明星之间的收入差距,一般也是几十倍以上,甚至几百倍。更何况是如此火爆的剧集。

没有极端敬业和一丝不苟的艺术追求,根本无法拍出这样一部电视剧。现在这些收入都公开了,据杨洁老师所说,一开始还是义务劳动(政治任务),她是90元(每集),猴子和八戒是80元,沙僧是60元。

最辛苦的一次是拍了23小时,因为要配合一位演员的档期,所以杨导后来就再也不用跨剧组串戏的演员,一来剧组要围着他(她)转,二来,演员本人也达不到导演要求的状态。

当年拍夜戏的夜餐费只有三毛钱,还必须过了23点才能领,而且道具搬运这些活,猴子,八戒他们也得干,杨导要是给他们桌上加两瓶啤酒,那就算是开恩了,一片欢呼。

六小龄童在家里一直娇生惯养,只管学戏,进组时,老猴王还陪着儿子拍戏,端茶倒水。最后老猴王被杨导给请走了,六小龄童也开始学会了照料自己的生活。

说六小龄童娇贵,我就想起在2010年在横店,当时我也参加一些剧组拍摄(幕后瞎搞搞文字),因为我朋友是个导演(现在北京混得还不错)。

我亲眼见过一位现在半红不黑的年轻艺人,在夜戏侯场时,他的一只布鞋就挂在脚上晃荡,后跟不提上去。等到他戏份时,他还是不提起来,我就坐在他对面,挺纳闷,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

最后是他的助理(一名男孩)蹲下帮他提上了鞋子。我当时就震惊了!这是当演员还是当大爷?

还有一回,一名挺有名的女艺人Y。当时,导演突然来了灵感,想抓住落日余晖,渲染一下女主角被飞镖暗算的气氛,临时加戏。

四名特约群演(女主保镖)已经走了,再叫回太阳就下山了,就临时在组里抓了四个壮丁,我不幸被抓中。

我半推半就穿上黑衫,扎了腰带,拎着一把大刀,还在纠结自己入不了戏,我朋友说:“你入个屁戏,跟着她跑,她中镖倒地,你们去扶,再喊人就OK了。”我平时客串文戏还行,像妓院里的嫖客等角色,武戏就不行。

Y也不想加戏,演得不是没感觉就是太浮夸,一直磨到太阳快下山,我扶了她六回,还没有一条能过,她干脆说自己不拍了,虽然是撒娇口气,但气氛已经僵了,最终也没拍成。

扯远了,回到《西游记》,六小龄童跟他们比比,那敬业精神,艺术造诣,简直是天壤之别。很多艺人其实已经忘了初心,只想着钱,哪有什么艺术观念?

86版《西游记》

这部戏最初是政治任务,文革刚刚结束后,文化部门想上几个大戏,摆脱文革带来的文艺气氛,1981年底,当时的中央领导提出要将四大名著拍成影视剧,因为四大名著是宝库:一,没政治问题,取其精华。二,群众耳熟能详,喜闻乐见。

杨洁当时是一名戏曲导演,从来没有导过电视剧,但作为一项政治任务,她毅然担起了重任。同时,《红楼梦》则交给了王扶林导演。

对杨洁来说,《西游记》全本搬上荧幕,面临的问题非常多,也非常难,剧本怎么改?特效怎么弄?人物化妆?主题音乐?还有艺术之外的事情,经费,交通,吃住……都是一道道坎。

演绎这样一个神话故事,既要避开传统京剧,绍兴戏中的角色脸谱化,公式化的表演,又要避开日本拍的《西游记》题材作品中的荒谬情节,但又必须去参考借鉴以上的经验。

以唐僧来说,在绍兴戏《三打白骨精》中一直是类似反面角色存在,猪八戒亦是如此。

这种二元对立的矛盾关系,杨洁必须在电视剧中加以改变,不能将唐僧定位在一个愚蠢,自大,无知,造作,虚伪的形像上。同时还要剔除掉明代小说中唐僧的语言暴力,他骂猪八戒时都很恶毒的,“沷孽畜,胀死你个孽畜,饱死鬼……”等等。

杨洁在塑造唐僧这个角色时,用心极为精细,设计极为人性化,将他变得端庄大气,正直不阿,还有一点小清鲜。所以在挑选演员时,也选择了清秀帅气的三个唐僧,但三个唐僧本身也是一种遗憾,这的确是当时文化体制问题,剧组无法克服。

孙悟空是重中之重,在吴承恩笔下,他有侠肝义胆,济困扶弱的一面,也有滥打滥杀,性情暴躁的一面。而在60年代戏剧舞台上,又专注突出他的忠诚和无私,特别是造反精神。

杨洁将孙悟空设计成了一位接地气,有血有肉,灵活变通,个性鲜明的美猴王,同时,保留了他的反叛精神和赤胆忠心。

杨洁的高明之处在于整部戏中,令师徒四人都惹人喜爱。叙事是主线,毕竟忠于原著是第一位的,抒情是暗线,唤起观众的情感共鸣。这两条线,杨洁都处理得丝丝入扣,从容自如。

另外,对主题音乐,背景音乐的运用上,杨洁从一位女性的艺术感知出发,令《西游记》更像是一部音乐剧,以曲寄情,以歌动情。这一点,完全值得现在的影视剧借鉴。

杨洁的神来之笔

《西游记》艺术感染力非常强,我小时候最难受的是第四集《囚困五行山》,一边是天庭上的安天大会,如来,玉帝,王母,各路神仙,文武百官在那里共赴盛宴,眉飞色舞,一边是美猴王被压在五行山下,凄风苦雨,受尽折磨,插曲〈五百年沧海桑田〉更是悲苦凄凉。

所以观众的心会一下子被杨洁抓住,加上六小龄童那种潇洒帅气,人见人爱的表演,86版《西游记》成为几代人的记忆一部份,并不是偶然的。

重拍的《西游记》很多,再炫的特效,再漂亮的取景,事实上,能让人回味的却几乎没有。这不是怀旧情怀所导致,而是由艺术质量决定。

对杨洁本身来说,最个性化的一集是《趣经女儿国》,小时候看这集,我一直盼到蝎子精抓走唐僧,才终于打起来啦!我也来了精神。

《西游记》的曲子基本由许镜清老师完成,作词大多是阎肃先生。但只有《女儿情》是杨洁亲自操刀填词,也是唯一一首。这也说明她对女儿国的重视。

鸳鸯双栖蝶双飞  满园春色惹人醉  悄悄问圣僧

女儿美不美?  女儿美不美?

……

这一段字,大多数人是唱出来的,而不是读出来。不是吗?

这是《西游记》里唯一一段爱情故事,唐僧也只对女儿国国王动过情,其它女妖精都看不上。

原先这个角色不是朱琳来演,杨洁答应了演白骨精的演员,当时是一种交易,演白骨精也是一位好演员,但出演的条件是接下来要演女儿国国王。

到女儿国开拍时,杨洁食言了。简单说,没有一位观众能接受白骨精又来演女儿国国王。朱琳无疑是当时最适合的女演员。这样做的代价就是,那位演员与杨洁终身绝交。

这也说明杨洁对女儿国这一集倾注的心血。

在传统架构中,都是以唐僧(男性)视觉来诠释这场戏,而杨洁则以女帝(女性)角度来演绎。

两人在朝堂一见面,女王就喜欢上了唐僧,然后镜头移向了她的寝宫:作画。接下来是她的春梦,戏中的叙事中心变成了女王。

原著中两人共乘马车,改成了花园散步,直奔恋爱主题。散步就有聊天,聊天就是沟通,沟通就是相互了解,接下来就应当有实质性进展。

卧室这场戏,两人的对话,尽显了杨洁这位女导演的细腻之处。

朱琳说不但将自己交给唐僧,而且还把江山给他。

徐少华演的唐僧却以四大皆空,尘念已绝,来刻意回避。

接下来对话升级,有了辩论的味道。朱琳说,你不敢睁眼看我,算什么四大皆空?

徐少华就睁眼了,然后,镜头给了他俩四目相对的一幕。唐僧情愫被撩动,开始出汗,心悸,喘息。

这时,《女儿情》音乐起,一片春意盎然的情境。

朱琳单刀直入,问他喜不喜欢她?唐僧答的是“来世若有缘分”,这说明唐僧内心已经投动摇,不再坚持四大皆空的思想。

朱琳接的台词是,“我只讲今生,不想来世……”并主动将脑袋靠在唐僧肩上,唐僧居然也没推开……一切顺利的话,可能生个小唐僧了。悟空,八戒,沙僧就可以各回各家了。

就在这十分火急时刻,蝎子精来了。小时候我很开心蝎子精及时出现,因为实在看不懂这种感情戏,现在想想蝎子精真的早就该一棍打死了。

这集的剧本,杨洁,朱琳,徐少华也是经过反复讨论,因为组里也有不同声音,反对这样处理,但最终呈现的还是杨洁的思路。

最后,唐僧接过通关文牒,继续上路时,女王那一声“御弟哥哥!”简直肝肠寸断,唐僧也是勒马回首,依依不舍,最终还是永别了。

八戒在这时的台词是:“师兄,你看,这女王还挺多情的呀!”,可怜的老猪就是遇不上这种好事。

这样的《西游记》是倾注着创作人员情感与心血的艺术作品,杨洁和她的团队,将浪漫情怀和理想主义进行了完美结合。虽然囿于时代条件,还有很多遗憾,但别忘了,他们是在连经费也难以为续的情况下咬牙坚持到最后。

在这个速食文化和拜金主义盛行的时代,你很难再看到这种作品。

现在的剧组不缺钱,缺的是崇高和真态,执着和认真。

在缅怀杨洁导演的时候,真的要提醒艺术界一句话——不忘初心!

愿杨导一路走好……

 【链接】把《西游记》读到这份上,悟性太高了

朋友喜欢《西游记》,尤其喜欢孙悟空,把孙悟空研究的体无完肤,他解读悟空让人佩服他的佛根,同时又惊讶于自己的肤浅,西游记怎么能这么读呢?下面看看他的解读:在他看来,孙悟空从出生到成正果,就是我们普通人一生的写照,认识到悟空的起起落落,就能驾驭人生的起浮跌宕。

孙悟空从一出生,就弄的动静很大,显示出极不平凡的预兆,而出生后的一段时间里,却又什么也不会,平凡而平静,直到有一天,一个偶然的因素进入水帘洞,成了美猴王。我们大多数人,出生时动静也很大,在父母眼里,未来简直不可限量,可是进入了孩子堆才发现,其实很普通,如果没有偶然的因素,很难脱颖而出。在我们平凡的时候,我们就是要等待偶然的因素。

当然,一切偶然的背后是必然,孙悟空能当王贵在胆魄,如果平时胆小如鼠,不敢在人前表现,那么他可能一辈子寂寂无名,英雄需要打破常规,领袖常常敢为人先。所以,如果你想让你的孩子,或者你自己有所成就,先得有胆力。

孙悟空学到了长生不老的本领,便有些自大忘我了,大闹天宫被如来压在五行山下,这何尝不是我们的人生。稍稍走的顺了些,便以为老子天下第一,以为凭着自己的努力和拼搏就能得到一切,殊不知天外有天,那些你以为可以取而代之的人,其实有着雄厚的实力,碰了壁受了挫折,只能自个受了,这时如果没有贵人指点,可能一蹶不振了。

然后,你还要和你曾经的敌人合作,甚至要进入他们的圈子,否则没有人希望你站起来,这时候你才明白,空有理想是多么可怕,你必须去做一些你觉得没有意义的事,你明明可以很快,但你必须慢下来,没有困难制造困难,然后告诉别人我的生活多么艰难,你可能有你认为不如你的领导,猪一样的队友,你无法理解的朋友等,大家都在朝着一个目标前进。

当你看不起领导的时候,你会吃亏;当你玩弄小聪明的时候,你会上当;当你谦虚地说自己不行,把别人抬的很高时,你反而又遇难呈祥了。每当你想到自己一身的本领,却只能为别人保驾护航,甚至常常被这些累赘给耽误时,你就觉得一肚子委屈,为什么要这样虚度光阴呢?可是别人却安慰你,这就是你的使命,反正你有大把的光阴。

西天之途很远,尤其是保着唐僧走,总有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到达的感觉,这又好比我们的人生,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走到人生的终点,你以为很漫长,只嫌自己走的慢,可事实上十万八千里并不算长,回头总结时,才想到不过八十一难而已,如果没有中间的艰难险阻,这一路走着,又有什么趣味呢?

孙悟空最后成了斗战胜佛,可是成佛又如何?你克服了一切困难达到目标后,你才发现你的结果就是你的结局,成佛就意味着要和之前的你告别,你再也不是可以任意胡来的猴子了,你也不再是你了,原来的你就这么没了,成佛后要干什么没有人知道,就像死后进天堂一样,至于进天堂干什么,没有人好好想过,于是悟空成了佛,西游记就结束了。

解读讲完了,但是,我上面所有讲的东西,如果你觉得你听明白了,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你,其实你什么也不懂。你所看到的、听到的,都是事先安排好的,你为之叹息,为之欢呼,为之流泪只能说明你未能看破西游,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定数,这才是西游真谛。当你捧卷西游时,那只是一个故事,当你沉浸进去时,那就是人生。

我听到这里,忍不住问道:好吧,既然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努力,还要拼搏,干脆等着结果算了。

朋友笑笑:你不会的。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跳不出西游,在故事里你自然会扮演自己的角色,你必然入戏,会有一千种一万种因素让你努力、让你拼搏,也会有一千种一万种因素让你沮丧、让你颓废,这就是你人生的起起落落。

我惊于朋友的深遂,也惊于我自己的肤浅,心里不断地嘀咕:老伙计!你把西游读到这个份上,不出家真是可惜了!

   *杨洁导演让人尊敬但25集《西游记》拍了6年这事,千万别再夸了

6年拍摄25集电视剧,是在全剧组人员及其家属做出巨大牺牲,在细节上不够专业,同时行政审批慢如蜗牛等多重制约下,发生的一个奇葩事件,不可复制,也不应该被复制。

老版《西游记》的导演杨洁女士去世,几乎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发自肺腑进行了悼念。虽然过去了三十年,但老版《西游记》依然是很多人记忆深处的一个童年伴侣,伴随了无数个寒暑假的午后时光。

在人们的悼念中,有一个点被很多人提及,那就是剧组的敬业精神:25集的电视剧,剧组全体人员足足花了六年时间才拍完。在六年间,所有演职人员没干别的,就扎在剧组干这一件事,以至于唐僧前后换了仨人演,演员谈恋爱都是剧组内部解决了,比如“孙悟空”就娶了“天竺国公主的母亲”。

杨洁导演以及剧组人员的敬业精神毋庸置疑,但6年拍25集电视剧,这真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吗?

一、走遍全国选择拍摄地点——没有互联网时代的无奈

杨洁带领的《西游记》剧组,最为人称道的一点是不怕麻烦,兢兢业业。为了找到符合剧组要求的场景,杨洁导演带领团队,走遍了全国除西藏、青海、宁夏、湖北、台湾之外的26个省、市、自治区拍摄。

听这个数字就能想到,这是一件极其劳神耗力的事,在那个没有动车没有高铁、坐飞机是件奢侈事的年代,全组人在绿皮火车的哐当哐当声中走遍这些地方,是多么让人敬佩的一件事!而且多数其实是无用功,到那儿一看不符合拍摄条件,只能换地再看。

这种精神无疑是值得学习的,但这种做法也无疑是当前不应再提倡的。如今的互联网和直播是何等的发达,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能搜到足够多的图片和视频。想身临其境,找个当地人做场直播,从上到下里里外外也都能看清了。

您肯定会说我站着说话不腰疼,是以今天的眼光回望过去。其实并不只是现在,杨洁导演组在当年就受到过非议。1982年《西游记》先拍了3集,在央视试播,并开始有了名气。但随后就受到了指责,有人批评导演组借着拍电视剧之机游山玩水,还出国。虽然这种指责有着明显的酸葡萄感觉,但还是能说明,即便在当年,这种不计成本的拍摄方式也是受到非议的。

二、“听说还能把人吊起来拍”——专业度不够,没有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

……………………

关于拍功夫片,香港是远远走在内地前边的。早在五六十年代,邵氏公司的功夫片就已经名扬四海。而且他们有一套完整的演员培训模式,有一定功夫基础的人,只需不长时间的培训,即可在功夫片中出演重要角色。

而内地直到1982年的《少林寺》开始,才有真正的功夫片问世,而且对演员的要求极高,由国家体协出面协调,从七个省选拔了当时的全国武术精英,主角选用了多年全国武术冠军李连杰来。这样拍出的一定是精品,但也一定难以复制。

同样在1982年开始拍摄的《西游记》,杨洁带领的摄制组之前没有功夫片的拍摄经验,而动作场景又是《西游记》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种认知上的差异,造成了动作戏困难重重。

举个例子,当时全组人都不懂得吊威亚是怎么一回事,还是偶然听到一个香港人说,“可以把演员吊起来拍啊”。于是杨洁导演和她的丈夫(本剧摄像师王崇秋)就专门去了趟香港,学习吊威亚。当时TVB在拍一部金庸剧,他们还跟徐小明导演探讨,但时间有限,他们也只简单地看了几天,而且没学到一种关键的“过江龙”技术,就回来照猫画虎。

技术不过关的结果,就是拍摄时的举步维艰。一开始连专门的钢丝都没有,找了军用的航空跳伞的钢丝。因为对钢丝的承重量没研究,拍摄中断过无数次。师徒四人都摔过,特别是饰演孙悟空的六小龄童,有次摔得昏死过去。

据说师徒四人每次吊完威亚,都要庆幸自己又活下来,尤其是孙悟空和猪八戒,他俩是主要吊威亚的,每次结束后如果无摔伤,都互相击掌欢庆一番。

演员为拍摄负伤,导演专程去香港学习,这些当然都是敬业的举动。但换个角度想想,这是不是一种对拍摄和演员不负责任?如果能请到一位专业的吊威亚师傅前来督阵,哪怕是进组待一段时间,教会相关人员技术要领,是不是也能减少受伤,加快拍摄进度?

三、上级部门看到剧组只有一台摄像机,十分感动——然而直到拍完,也没再加一台

————————

你可能想象不到,这么脍炙人口的《西游记》,全剧组只有一位摄像,一台摄像机,全程都是单机位拍摄的。

剧组用的摄像机又老又破,无法准确地对焦,还曾经吓到了日本同行。杨洁曾经到日本NHK电视台交流,被人家先进的摄影棚震惊了。日本同行问,《西游记》机位角度很多变,你用了几台机器?杨洁答复:“一台”。

此时轮到日本人震惊了。

上文说到,《西游记》拍摄进度之慢,不仅现在看来匪夷所思(平均三个月拍一集),即使在当时看来都有点过分了。这种速度曾在中央电视台内部引起质疑,有人怀疑杨洁带着人游山玩水,应该立即停拍。

上面的领导听到了风声,派出调查员到剧组跟组,调查员发现剧组条件太差,被深深感动,不仅没有告发,反而决定帮忙向上级申请再增拨一台摄像机。

几年过去,申请增拨的摄像机依然还在走流程,办手续。直到拍完,那台摄像机也没到位……

四、导演夫妻搭档六年传佳话——女儿也跟父母分离了六年

老版《西游记》中,杨洁担任导演,她丈夫王崇秋担任剧组唯一的摄像师。他们夫妻俩带着剧组在全国奔走了六年,很少回家,这些都被看作是他们敬业的佳话。

杨洁导演有四个孩子,三个在国外,最小的丫丫1970年出生,《西游记》开拍时才12岁。有媒体报道过,由于夫妻俩长期在外拍摄,丫丫的学习和生活无人照顾。丫丫时常饿着肚子上学,同学们有的知道她没有饭吃,经常给她带点,或者把自己的饭省点给她吃,有时,她根本就吃不上饭。杨洁当时也找朋友照顾丫丫,但是大家都有工作,丫丫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

时间一长,丫丫得了神经性头痛,还曾经当癫痫病治过一段时间,医生发现后告诉杨洁,过去的药再吃下去,会把孩子吃傻的。

因为神经性头痛和吃错药,杨洁夫妇不敢再把孩子独自放在家,而是带在了身边,跟他们一起住在剧组。就这样,丫丫在15岁以后就没再上过学。

在父母的提点下,丫丫如今是个小有名气的化妆师,据说她的化妆技术是在《西游记》剧组学的,在父母2000年拍摄的《西游记》续集中也担任了主化妆。

丫丫的父亲王崇秋说过这么一个段子:“一年春节,当时主抓《西游记》的台长到我家来,见了丫丫,说对不起,为了《西游记》影响你上学了。杨洁还开玩笑说,你怎么到家里来了,我正写东西骂你呢。”

在父母看来是笑谈的事,我这个局外人却笑不起来。为一部剧全家做出牺牲,这种精神当然值得敬佩,但真的值得学习,并推而广之吗?

结语:

现在人们谈起老版《西游记》,谈的多是剧组人员如何吃着5毛钱一顿的盒饭,摄影师如何冒着生命拍摄,演员如何克服困难完成拍摄等等。但是,如果以今天的眼光来看,6年拍摄25集电视剧,是在全剧组人员及其家属做出巨大牺牲,在细节上不够专业,技术不够发达,同时行政审批慢如蜗牛等多重条件制约下,发生的一个奇葩事件,不可复制,也不应该被复制。

杨洁导演的敬业精神值得被永久铭记,86版《西游记》值得永久流传,而6年拍摄25集电视剧的事例,也应该永久进入历史,不要再被称颂了。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项俊波的多面人生|《财经》特稿      下一篇 >> 项俊波落马前已有前兆,玩游戏要守…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实为先

敬天爱人扎基层,闲来聊发己真情。水平有限文采糙,看与不看都能成!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