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惠明博克
123
http://liuhuimi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09,云南西盟佤族自治县

2017-04-20 23:16:0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云南省旅游 | 浏览 268 次 | 评论 0 条

云南西盟佤族自治县

2017419

来到佤部落,都只为30几年前,文化大革命时候的一首红歌:村村寨寨,嘿,打起鼓、敲起锣,阿瓦唱新歌。感谢毛主席,嘿,感谢共产党。啊哈嘿,啊哈嘿,道路越走越宽广,越宽广。唉,蒋散摩罗。

西盟的全名为:西盟佤族自治县,属于普洱市管辖,如果从普洱去,也要途径景洪市,所以从景洪市去最近,大约200多公里。早晨8点出发,经过西双版纳州的勐海县,再经过普洱市的澜沧县,大约正午12点到达佤族辖区,一座民族风格的大牌楼,架设在公路上,写着“阿瓦人民唱新歌诞生地----西盟佤山”,路边一块巨大的石头,上面写着“阿佤山”,心情很激动,没想到唱了三十几年的红歌,今天来到原创地。天气格外好,大石头前留个影,观景台上眺望一会儿佤山,景色很漂亮。

继续赶路,又是一个多小时,大约两点赶到西盟县城,整整用了6个小时。好漂亮的一座县城,一水的佤族风貌建筑,街道笔直宽敞,车少人少,不是一般的少,少的令人心悸。县城里有一个旅游点,勐梭龙潭,40元买张门票进去,一个大湖,岸边长满野荷花,绕湖一周5公里。大湖的半山上,有一条山路,沿着小溪瀑布攀登200多个台阶,便来到“龙摩爷圣地”,这是什么地方呢?来到佤族县,才亲身感到,唱了三十年的红歌,其实是给人骗了,其实佤族人民不崇拜毛主席,他们世世代代崇拜的是牛头,他们将牛头悬挂在树上,表达心中的崇敬,年复一年,就在这龙潭的半山上,悬挂了一千两千多个牛头,比春秋时期田单的火牛阵壮观多了。原来阿瓦人民唱新歌,用现在的流行语说:是阿瓦人民被唱了新歌。

我绕湖一周两个小时,在一个凉亭中休息时,遇见一对青年男女,问明他们是佤族,于是我有心地询问,阿瓦人民唱新歌的最后一句歌词:蒋散摩罗是什么意思?姑娘告诉我:“蒋散摩罗”是佤族人民心中崇拜的一位英雄。真滑稽,歌词说感谢毛主席,最后呢却说的还是“蒋散摩罗”而不是毛主席。

四点钟走出公园,必须揭穿一个谜底,为什么西盟县这般新,看不见一间旧房子。原来这是新县城,是前几年向中央政府要钱新建的新城,老县城叫勐卡镇,在52公里以外的高山上。于是我马不停蹄,让司机带我去老城,山路弯弯走了大约两个小时,我原打算在这里住一晚,明早看瓦山云海。可是老县城太惨了,完全定格在70年代,没有一件新房,人的面貌好像也与国家三十年的进步完全隔绝,看了两家客栈,好像也是人民公社时期的,除了有wifi,别的没什么变化。进乡随俗,先要问俗,可是呢,这里的人民讲者一口标准的我听不懂的语言。最后遇见一长者,我问国境?国界?界碑?他说:100公里,佤邦。我以为国境线在100公里外?后来逢人便问,终于问到一个外来者才明白。100公里是个里程碑,就在国境线上,大约还有20多公里。当地人不叫他们缅甸,叫佤邦,因为不归缅甸政府管辖,说就像我们的台湾。

继续驱车到了国境线上,才进一步搞清,这里不是口岸,没有海关,仅仅有一个边防检查站,荷枪实弹的边防军战士拦住我们的车,告诉我界碑方向。向当地人打听,断断续续明白一些,这里是一个村寨,名字叫“娜妥坝”,并详细指明我界碑地点,在村后的一条小河旁。小河有多宽呢?毫不夸张一脚宽,有两道铁丝网,两块界碑,一块是我们的,一块是缅甸的,夕阳下的景色不错。我伫立了很久,看见对面走来一人,我十分警惕,等他入了中国边境,我问他是不是缅甸人,他中国话说得很好。说是。我问过来干什么?他说:买点东西。然后怯怯的赶快走开了。又一会儿,又见七八个缅甸儿童,从我们这边穿越国境线。我紧跟其后,原来不远处的铁丝网被绞开一个洞,偷渡者来来往往。

很喜欢这个地方,感觉很自由很祥和很随意。很想在这住一晚,可又不明底细,还是开车离开了。和司机师傅商量,回新县城过夜。8点赶到,满城昏暗,费了很大力气,才在国道边上找到一家饭铺,将饥渴一天肚子填饱,花费135元。然后找到县城里最好的酒店“司岗里大酒店”,168一晚,我不想和司机师傅睡一间房,也不好意思让他自谋出路,于是狠心破费也给师傅包了一间。

夜很黑,城很黑,所以很静,树上不知什么虫儿叫?让黑夜更静,这便是有声无闻的境界。

2017420日星期四

于西双版纳“吉象客栈”

版纳去西盟路上

边防检查

途经澜沧县

到达阿瓦山

龙潭公园

西盟新城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08,勐海县勐景来景区      下一篇 >> 10,西盟老县城和娜妥坝边境第一村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刘惠明

生在那座古城,一个冬天的夜里,打小缺吃少穿,立志解放普天下受苦人。长大知道此乃天将降大任于斯吾也,等了半天没见动静,觉得是让圣人给骗了。觉悟之日,廉颇已老,尚能吃饭。于是改换门庭,重新立志要将小时候没吃的补回来,不经意成了个食客,自费的。又学会喝酒,醍醐时想,咱不是无才,是错过了女娲补天的时候,枉入红尘。死心踏地人世间走一遭,他们说这叫旅行,也是自费的!吃喝玩乐的事儿都占了,只等上帝说句话:你小子没白活!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