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学东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531277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流水账4月9日

2017-04-20 10:12:1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81 次 | 评论 0 条

公号“老朱煮酒”选了《富庶如江南,父辈为何还要偷荷花郎糊口》。
前些日子,正是荷花郎在故乡疯长的日子,弟弟从老家快递了些给我,油锅里加白酒一爆炒,味道鲜美。我很多年没吃过了。2014年,在我的强烈要求下,父母勉强种了些荷花郎。我后来明白,父母勉强的原因,是因为荷花郎对他们这一辈人来说,有着难以忘却的心理隐隐。
晨课选了默温的《四月》。
转发书评的文章,还是关于艾希曼的。转发时引用了文章中的一句话:
“而无力思考并拒绝思考,对一个人造成的灾难可能要比这个人自身具有的所有罪恶动机加在一起还要严重。”
早饭之后,细雨中,继续在滁州的行程。
在樱桃海棠等植物园,意外发现假的教堂背景,还有假花。呃。
去清流关,倒是一个可以散步探幽的地方。雨中,郁郁葱葱,山花烂漫,千年古道上,小车推出来的辙痕雨后清晰可见。这才是真正的历史的辙痕。
滁州的细雨中。突然发现,50岁后头发都立了起来,日常都是怒发冲冠状,感觉要逆天啊
“朱老师,美图不是美颜,这是两个概念,知道么?”路上看晨明用美图,我有些惊讶,说你摄影师竟然还用美图,他悠悠教育我区分工具的差别。
最近连续犯类似错误。前两天小猪老师引圣经里“万务有时”,我觉得终于抓住了严谨的小猪的错漏,结果她把页面拍了照发给我。呃,太丢人。真是无知者无畏。
我每到一处,都喜欢拍些花草,尤其是在异乡,看到熟悉的花草,会有恍然回到故乡的感觉。这些花草,都是关于渐行渐远的故乡的记忆。我跟晨明说,拍下来,将来写江南旧闻用得着。
把一些照片发给小老板,小老板信口诌了几句歪诗打趣我,倒也贴切。
“忠厚培元气,诗书发异香。”晨明给我一张照片,摄自一个胡同,觉得很适合我,我也觉得。
中午饭是在皇甫山吃的。午饭之后,匆匆赶往高铁站,稍歇,便开始检票了。
很不幸,我边上是个醉鬼,不停给他北京的同学打电话。我用耳机堵上耳朵,读书。
封闭车厢里弥漫着特殊的气味,是酒醉经过一系列化学反应后的特殊气味,恶心。邻座中午喝高了,不停地在旁边扭动,时而大口呼气。我困得很,但被这气味袭扰,无法安睡。看书,眼皮又打架。只好在半梦半醒中度过了艰难时刻。而邻座,最终就在位置上吐了,吐了两次。我全醒了。
作为资深酒鬼,最讨厌喝酒后不能在公共场合自控的人。
晚上到家,晚饭前打拳百余下,饭后补小楷,晚课。
小楷。老子23。今天眼神似乎不太好。
今天,老子第三张写完。不求每次有进步,但求能够坚持。尽管这种坚持被视为是一种“精神糖尿病症状”。坚持,则有万水千山。​​​​
与小猪讨论新的设计方案,感觉好多了,有现代感。
读完回来的路。在古拉格历史上这种成功的逃亡是否真的,我不知道。沙拉莫夫的科雷马没有人能逃脱。在《往事与随想》及其他描述流放者故事的史书小说中,那些江湖救急者,都是朴实的农民。赫尔岑回忆沙皇时代,流放地农民晚上会在窗台上放上牛奶和土豆,以供过往的逃亡的流亡者自取。事实上,这个传统,在斯大林时代基本被消灭了,因为农民富农被消灭了,他们要么成为了流放者,要么成了革命集体农庄的人。本书中所记这个细节,还是古老的传统。
太困,十二点半就躺下了。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流水账4月10日      下一篇 >> 流水账4月12日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朱学东

曾任《中国周刊》总编辑、《南风窗》总编辑、新生代市场监测机构董事、传媒杂志常务副总编辑兼常务副社长、《信息早报》副总编辑。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