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启阵:谈古论今
用文字记录思索与情感
http://blog.ifeng.com/1300494.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鲁迅跟原配朱安有过性爱吗?

2017-04-25 23:57:4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798 次 | 评论 0 条

鲁迅跟原配朱安有过性爱吗?

丁启阵


 

图片来自网络

  19066月,25岁(周岁)的鲁迅,奉母亲之命从日本回国,跟同为绍兴人的朱安女士结婚。朱安女士当年27岁,比鲁迅大两岁。完婚后第四天,鲁迅即携二弟周作人返回日本,在东京继续研究文艺。关于原配夫人朱安女士,鲁迅先生本人极少提及。对自己跟朱安女士关系加以说明的,只有一次,对好友许寿裳说过如下一番话:“这是母亲给我的一件礼物,我只能好好地供养它,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许寿裳《亡友鲁迅印象记》)这番话,一直以来被当作鲁迅先生跟朱安女士婚姻关系的权威说明。掘地三尺的鲁迅研究,专家们也大多不再追究其中细节,善意地遵循“为尊者讳”的古训。我猜想,人们都认为,当时向往自由恋爱、憧憬爱情的青年周树人(当时还不叫鲁迅),对于母亲的这件礼物是敬而远之的。换言之,没有发生过性爱的行为。

   最近读到一本朱安传《我也是鲁迅的遗物——朱安传》(作者乔丽华,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9年版),书中提出了鲁迅跟朱安女士有过性爱行为的观点。该书根据的是,跟鲁迅有过交往的荆有麟的如下回忆文字:“无论是在先生谈话里,文章里,都很难看到或听到:先生提到他太太的事情。我记得:在北平时代,先生谈话而讲到:Wife,多年中,也仅一两次。而文章中,除了‘连累贱内都改了国籍’对旁人辩的话外,再没有关系他太太的事情。”传记作者乔丽华认为:“Wife,多年中,也仅一两次”是指鲁迅跟朱安女士之间的性生活,她说:“这里的Wife,显然是有特定的含义,指的是性生活,而不仅仅是妻子的意思。”(该书113页)

   我认为,乔丽华女士的猜测是有问题的。理由有两点:其一,论起来,这个日后做了国民党中统军统特工的荆有麟,出生于1903年,年龄比鲁迅小22岁,跟鲁迅交往时的身份是学生。荆有麟1924年在北平世界语专门学校求学时认识鲁迅,而鲁迅于19268月离开北京到厦门大学任教,可见交往时间不长。荆有麟文中所说的“北平时代”,在1924年至1926年之间。也就是说,在荆有麟2123岁之间。从情理上说,鲁迅不大可能跟一个交往不久、年龄不大的学生谈论自己跟原配朱安之间的性生活话题。交浅言深,鲁迅应该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其二,荆有麟的文章,内容显然是讲鲁迅极少说到自己的原配夫人朱安。文章意思分前后两个部分,前一部分是“无论是在先生谈话里,文章里,都很难看到或听到:先生提到他太太的事情。”相当于内容提要。接下来的是后一部分,“我记得:在北平时代,先生谈话而讲到:Wife,多年中,也仅一两次。而文章中,除了‘连累贱内都改了国籍’对旁人辩的话外,再没有关系他太太的事情。”这是对前一部分内容的展开说明。

荆氏行文有些啰嗦,标点符号使用也不规范。具体地说,“的事情”两次出现,似乎是他的口头禅,完全可以删去;冒号使用,也不合规范。按照精炼、规范的表述,大致是:

 

无论是在谈话还是在文章里,都很难看到或听到先生提到他太太。我记得在北平时代,先生谈话而讲到Wife,多年中也仅一两次。文章中,除了‘连累贱内都改了国籍’这句答辩的话外,再没有提到过他太太。

 

文中的Wife,并非乔丽华女士所说的“有特定的含义”,“指的是性生活”,更可能是,荆有麟有意实录鲁迅本人谈话中指称原配夫人朱安时使用过的词汇,或者荆氏趋附当时文坛风气,转一下文,用个外语词汇。

   当然,否定了乔丽华女士赖以立论的依据,不等于就证明了鲁迅跟朱安不曾有过性爱行为。研究者的论述与事实本身是两回事。

   鲁迅先生跟朱安女士是否有过性生活,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学术问题。不能为了提出一种新观点,随便加以猜测,戏说。因为,这关系到对鲁迅性格、思想的认识,以及对鲁迅作品的解读。从情理上讲,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而且是合法关系的一对,既然能够有“一两次”性爱,那么,长时间共居一片屋檐下,而且双方都没有别的牵挂、羁绊,“三四次”“五六次”也是顺理成章,非常容易发生的事情。零的突破,就是原则的突破;这个原则一旦突破,男女之间的性格、思想、相貌、文化修养等等,都不会成为隔阂。胡适之于江冬秀,郭沫若之于张琼华,都是很好的证据。从为人处世和文章风格看,鲁迅跟胡适、郭沫若明显是两条道上的人,截然有别。

   我倾向于认为鲁迅跟朱安女士之间没有性生活,论据是当事人和跟当事人有过交往的亲友的一些记述、回忆,主要是关于生活细节的记述和回忆。比起当事者的声明和表态,细节的记述和回忆,更加真实可信。请看:

   鲁迅故家老公友王鹤照回忆,“鲁迅先生结婚是在楼上,过了一夜,第二夜鲁迅先生就睡到书房里去了。听说印花被的靛青把鲁迅先生的脸也染青了,他很不高兴。当时照老例新婚夫妇是要去老台门拜祠堂的,但鲁迅先生没有去。”(周芾棠《鲁迅故家老公友忆鲁迅》)——印花被把鲁迅的脸染青了,乔丽华女士推测,鲁迅新婚夜暗中流泪了。我认为未必。这个细节,倒可以说明鲁迅当时的烦躁心情。脸上染了靛青,大概是令鲁迅觉得自己活像个小丑。烦躁心情,显然源自对新娘子朱安女士的厌恶。但凡对新娘子有一丁点的好感,鲁迅都会一笑了之。新制作的印花被,掉色是很正常的事情。第二夜睡到书房,去新娘家拜祠堂也不去,鲁迅的决绝,都足以说明,他跟朱安的新婚夜不可能有过肌肤相亲之事。

鲁老太太发现鲁迅跟朱安结婚后,“两人各归各,不像夫妻”,曾问鲁迅朱安有什么不好,鲁迅只是摇头,说:“和她谈不来。”鲁老太太再问他怎么谈不来,鲁迅的回答是:和她谈话没味道,有时还要自作聪明。他举了个例子:“有一次,我告诉她,日本有一种东西很好吃,她说是的,是的,她也吃过。其实这种东西不但绍兴没有,就是全中国也没有,她怎么能吃到?”(俞芳《封建婚姻的牺牲者——鲁迅先生和朱夫人》)——朱安女士这样的自作聪明,在不讨厌她的人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缺点;在喜欢她的人眼里,可能是俏皮,成为调笑取乐的材料;在鲁迅眼里,却是不可饶恕的大缺点。原因只有一个:鲁迅打心眼里嫌弃朱安。这样的关系,很难想象会有亲密举止。

19101115日,在绍兴府中学堂教书的鲁迅,给好友许寿裳的信中有这样一番话:“仆荒落殆尽,手不触书,惟搜采植物,不殊曩日,又翻类书,荟集古逸书数种,此非求学,以代醇酒妇人也者也。”——结婚四年,鲁迅又这是对女人对对性爱有欲望的男人,且正当29岁的青壮年华,鲁迅却过着苦行僧的生活。原因只有一个,他对朱安女士的身体,没有丝毫的兴趣。

19141118日,周作人日记记载,他在路边摊上为嫂子朱安购买了几样玩意,其中一样是“秘戏泉一枚”。这枚“秘戏泉”正面是“花月宜人”字样,背面是“得成比目羡神仙”字样。——所谓秘戏泉,就是有男女性爱图案的铜钱。据说民俗学家江绍原先生对周作人赠送嫂子这种铜钱的解释是,用于辟邪。因为,1030日“大嫂房中出一白花蛇,可丈许,捕而纵之鬼园中”。这个解释,难以令人信服。首先,朱安房中发现大花蛇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周作人这才赠送辟邪之物,反应未免太慢;其次,周作人购买秘戏铜钱,显然是临时起意、即兴发挥之举,不是特意的;再者,叔叔赠送嫂子有性爱图案的铜钱,如果只是当作玩物,跟传统礼仪不合。比较合理的解释是:周作人想要帮助嫂子改善跟哥哥的关系,过上正常的夫妻生活。周作人猜测哥嫂不和,跟朱安不懂房事有关。因此,他要秉承科学精神,利用秘戏铜钱对嫂子进行性知识启蒙教育。

郁达夫在悼念鲁迅的文章中记录了一个学生说过的话:“鲁迅虽在冬天,也不穿棉裤,是抑制性欲的意思。他和他的旧式夫人是不要好的。”(郁达夫《回忆鲁迅》)这个学生有可能是孙伏园。孙伏园回忆,因为鲁迅冬天也只穿西装单裤,鲁老太太要他劝劝鲁迅,并且提示朱安给鲁迅做条棉裤。朱安奉婆婆之命,做了一条新棉裤,等鲁迅上班的时候,悄悄放在他的床上,希望他不留神能换上。结果是,被鲁迅扔了出来。鲁迅是这样回答孙伏园的规劝的:“一个独身的生活,决不能常往安逸方面着想的……”。——鲁迅冬天不穿棉裤,有可能是受了日本文化的影响。但是,他表现得如此激烈,而且加以声明,可以传递出两个信息:一是鲁迅借此表明自己跟朱安过的是无性婚姻的日子;二是鲁迅其人具有清教徒苦行僧的意志,跟自己不爱的女人,即使生活在一起,也完全做得到守身如玉。

与晚年周作人有过交往的张铁铮,问过鲁迅夫妇为何“琴瑟不调”、朱夫人多年不生育的问题。周作人的回答是“新旧思想上的冲突”,“朱夫人有侏儒症,发育不全”。(张铁铮《知堂晚年轶事一束》)周作人《知堂回想录》中也有“新人极为矮小,颇有发育不全的样子”的话。——侏儒症、发育不全,措辞委婉含蓄,周作人的意思,有两个可能:一是说明朱安女士心理方面不成熟,情商低,不懂得如何跟鲁迅交流,培养感情;二是暗示朱安女士有生理方面的欠缺。这一点又可以细分两种情况:一是鲁迅因此无法对朱安女士产生性爱的欲望,二是朱安女士不能过正常的夫妻生活。不论哪种可能与情况,都指向一点:鲁迅跟朱安女士之间,没有性爱行为。

荆有麟回忆说,朱安有如下的抱怨:“老太太嫌我没有儿子,大先生终年不同我讲话,怎么会生儿子呢?”——朱安的话,可以这样解读:一年到头,鲁迅连句话都不同我讲,更不要说同房了,我怎么可能生个儿子呢?

鲁迅跟朱安女士,到底有没有性爱,事实只有一个。这个事实,当事人自然很清楚。既然当事人没有明确说过,后人只有猜测。猜测讲的是论据,讲的是道理,情理。如此而已!

                                                 2017-04-17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半部《论语》可以治天下吗?      下一篇 >> 孔子主张不要跟比自己差的人交朋…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丁启阵

音韵学、古代文学研究者,出版过语言学、诗词、历史研究著作十余种,散文随笔集两种。一个混迹高校讲坛的人;一个愿意独立思考的人;一个兴趣比较广泛的人;一个经常写些带文学色彩文字的人。[联系方式 qizhen@vip.sina.com]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