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飞龙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tielujingcha.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淡淡的槐花香(图)

2017-05-03 21:45:0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散文 | 浏览 1315 次 | 评论 0 条

淡淡的槐花香(图)


   雨后的下午我出门在秦岭的山坡上散步,闻见淡淡的槐香直钻鼻孔,抬头一看山坡上的一树树槐花正在盛开呢。洁白如玉的槐花一簇簇、一串串在树枝上随风轻摇,有可爱的小鸟在树枝上的花丛里也在闻着花香哩。

槐花盛开令我感觉到了夏天的到来,槐花盛开也令我回到了自己的少年时代。记得我十四五岁的时候,故乡渭北乡村缺少粮食,每当槐花盛开的时候我就带着弟弟妹妹在山凹里的槐树林中打槐花。弟弟妹妹年龄小就在树下捡拾我从树上摘下来的一簇簇和一串串槐花装进布袋里,我在树上尽情的摘着,直到将四五个小布袋装的满满的才回家。回家母亲会用清水将槐花淘洗干净,再合上少许的玉米面加上一点小麦面搅拌均匀,开始在锅里往熟里蒸,妹妹会坐在灶房里的小木凳上拉风箱,风箱被妹妹拉的“呱哒、呱哒”响着,锅底的碳火熊熊燃烧着,锅里开始冒热气,我们就静静等待槐花饭熟。到一定的时间,锅盖周围就有那淡淡的槐花香飘散在整个小院子里,惹的我和弟弟妹妹一个个眼睛盯着自己家里灶房里的锅盖,等待槐花饭完全熟了母亲才揭开锅盖,我们几个兄妹就可以拿着碗盛上吃呢。

那时候渭北乡村里家家户户都缺少粮食,能吃上香甜的槐花饭也是一种奢侈的享受,更是一种自豪。而且渭北的黄土沟坡上大多数树木是杨槐树,初夏正是槐花盛开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家都在沟坡上的槐树林里摘槐花呢。有大人有妇女有儿童,人们争先恐后的采摘槐花,有的人家会将一顿两顿吃不完的新鲜的槐花在竹席上晾干,放在过年过节时当菜吃呢,有的人家也会将槐花合上面粉蒸成槐花饼。这种槐花饼吃起来筋道香甜,但吃多了人容易胃发酸,也容易吐酸水和不易消化。记得光棍喜元自己蒸的槐花饼吃多了,在地里劳动时叫唤自己肚子胀,而且不一会儿就蹲在地边上开始吐酸水了。生产队长三叔看见咧嘴一笑说:“狗日的猛吃哩,这是吃多了,肚子里胀,胃里发酸,人就难受,你起来顺着咱们这条黄土梁梁跑一圈就好了!”光棍喜元那时有三十二三岁,正是年轻力壮的时候,队长三叔说话他听了就真的准备顺着黄土梁上的村路跑步呢。结果站在他身边的二杆子宋铁匠嘿嘿一笑说:“喜元,你肚子胀好办,晚上去二寡妇家好好打两炮就好了,肚子舒服了,你二哥哥也享受了哩!”喜元被说的脸红心跳,惹的地里劳动的男人们都哈哈大笑了,羞的喜元低头不语。

生产队长三叔人属于牛高马大的身材,四十出头的年纪,方脸牛眼,说话嗓门大。他斜着一双牛眼睛瞪着二杆子宋铁匠没有好气地说:“你个驴日的打光棍几十年了,想女人想疯了吧,你看见沟畔上路边那棵老杨树了吗?”

“看见了队长。”宋铁匠恭敬地回答。

“你现在想女人心慌就夜里去对着那个老树洞快活吧!”生产队长三叔响声地说。宋铁匠听了脸红脖子粗起来,地里劳动的人们听见生产队长三叔说宋铁匠的荤话,一个个都忍不住哈哈大笑了一阵,宋铁匠脸红耳赤地不吭声了。这是渭北民风淳朴的乡村,乡村人说话开玩笑比较粗鲁,也比较语言简洁。我那时候也在星期天参加生产队的集体劳动挣工分,所以听大人们开这些荤荤的玩笑权当没有听见。当然我最记忆深刻的是槐花饭,并不是这些荤荤的玩笑话。

槐花盛开惹的我打开了记忆的窗户,惹的我站在秦岭的山坡上细细地观赏着盛开绽放的槐花。槐花洁白如玉,槐花曾经是我的粮食,槐花曾经是我的主食,它在贫穷的年代曾经让我有饭吃,也赋予了我健康成长。如今我已经五十多岁,四十年过去了,看见槐花我总有一种亲切的感受,总有一种它曾经帮助我度过人生最艰难困苦的缺吃时代的感恩心情。闻着淡淡的槐花香,我在秦岭的初夏写下了这点记忆。







2017年5月3日深夜

信箱:yfl-13@163.COM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雨夜的思考(图)      下一篇 >> 顺着山路去画圆(组图)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于飞龙

于飞龙,铁路警察,爱好文学,喜欢旅游和摄影。系全国公安文联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员,2013年凤凰网十大生活旅游博主,2014年度凤凰网十大新锐潮流博主。本博文章和图片均为原创,凤凰网以外的论坛谢绝转载与刊登。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