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飞龙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tielujingcha.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乡村趣闻录(图)

2017-05-08 17:09:0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社会纪实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乡村趣闻录(图)


   陕西有众多美丽的乡村,乡村有很多美丽而且神奇的传说,也有很多的乡村趣闻,今天我就专门写几个陕西乡村里的趣闻。

1.迷魂草

   

   迷魂草是一种自然的草本植物,它生长在路边的草丛里,也生长在人们不易发现的地方,这种草人如果在行走时不经意的踩上,就会大脑迷茫起来,而且眼前会出现一种看似有形而又实际无形的幻像,人会在幻像里迷失自我,人会在行走的路上原地打转转,人也会在神智不清里发生危险或者丧命。

迷魂草的生长期是春夏秋三个季节里,它一般生长在路边或者路边的野草丛中,多数迷魂草生长在坟墓地边。这些迷魂草是自然生长的,而且具有你看不见摸不着的隐身术一般,人在不经意里会脚踩上,人在不知不觉里会碰上,所以容易令人迷魂,容易令人丧失清醒的头脑,容易令人发生危险或者丧失性命。先说在八百里秦川的关中乡村,村人四十六岁的杨毛人是个在乡村被称为能猴猴的人。他高个子,方脸大眼睛,说话喜欢高声大嗓子,做事喜欢丁是丁卯是卯。而且此人也会一点民间的武功,一根指头粗、长三尺三的单鞭拿在手里能玩的虎虎生风,他挑担子一挑两百斤能不歇气的步行百十里气不喘心不慌。

话说民国初年的三月天,鸡叫头遍杨毛人就从土炕上爬起来,他喊婆娘桂莲给他装好挑担,准备从旬邑县往三原县去赶场。他挑了一千八百只鸡蛋,出门沿着乡村的土路往距旬邑两百里远的三原去。走路走到旬邑的土桥镇天还没有亮,杨毛人放下鸡蛋担子蹲在路边抽了一袋旱烟,歇息了一会继续沿着土路开始挑着鸡蛋担子行走。突然杨毛人发现自己在黎明里的土路上看见了三个美貌的妇人,这三个美貌的妇人皆是披着长发,一洗蓝衣,走路在他前边两三丈远的地方,而且边走路边叽叽嘎嘎的说笑哩。杨毛人挑着鸡蛋担子脚步不由得加快了想追上同行,结果是杨毛人走快,前边的三个妇人也走的快,杨毛人走慢,前边的三个妇人也走的慢。杨毛人挑着鸡蛋担子边走路边奇怪了想,这二半夜咧谁家的女人结伴去赶场呀?难道说是我杨毛人中了邪,难道说是我杨毛人半夜里撞见了鬼,难道说是我杨毛人走夜路脚踩了迷魂草?杨毛人挑着鸡蛋担子走着路思考着,前边的三个美貌妇人还时不时的回头望他一会儿哩。杨毛人心里开始起疑,他突然杨起手的一根祖传的单鞭在空中挥舞了三五下,停住脚步放下鸡蛋担子大声地说:“日你个妈咧,你爷爷我今天就不信邪,看单鞭!”说着喊着一杨手就快步飞也似的用单鞭打向前边的三个美貌妇人,只听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尖叫,前边三个美貌的妇人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此刻杨毛人浑身大汗淋漓,站在路中定眼一看才惊出了一身冷汗:“原来自己站在沟边的一块坟地里,原来自己挑着鸡蛋担子一直在这块坟地里围着坟头转圈圈呢!”杨毛人清醒过来,他蹲在坟地边吐了几口唾沫说:“日他妈,活人怕死人啥,我咋就踩上了迷魂草哩!”说着杨毛人从怀里掏出来旱烟袋抽了起来,当杨毛人抽烟抽了两锅子后天渐渐亮了,杨毛人才看清了自己蹲在土桥镇上的一块老坟地里,距离官路有二三里,他起身挑着鸡蛋担子才走上了官道。这是乡村杨毛人踩上迷魂草的亲身经历,幸亏杨毛人胆大心细,躲过了命里一劫。

再说乡村里的光棍余二蛋,这个余二蛋三十五六岁,人长的娃娃脸,说话做事都不靠谱,他爹娘是谁没有人知道,他咋来到这个世上的也没有人知道,乡村人只知道余二蛋是村里的老光棍余狗剩在民国初年在赶场时回来的路上捡的儿子。那时余二蛋只有三四岁,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官道上的路口哭嚎哩,余狗剩看见余二蛋一个人哭,走近一问家里的大人呢?余二蛋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余狗剩就站在官道上等了半天,眼看天黑尽了也没有人来寻这个娃娃,余狗剩就将余二蛋领回了家。

余狗剩是光棍靠卖麻花为生,而且余狗剩自己油炸的麻花那是脆脆的香,余狗剩当年六十有余,三天赶一小场,七天赶一大场,麻花都是在自己家里夜里油炸好了的,赶场就挑着麻花担子,手里牵着余二蛋,想在赶场买麻花时碰见余二蛋的爹娘将余二蛋还给他娘老子,结果余二蛋的爹娘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似的再也没有碰见。余狗剩就在每次的赶场里带着余二蛋卖麻花,余二蛋渐渐地长大了,也能帮着余狗剩吆喝卖麻花。

时间如梭,老光棍余狗剩转眼七十三岁有余,只能在家里油炸麻花,卖麻花就交给了十六七岁的余二蛋,余二蛋每次赶场挑着麻花担子去,一百根麻花只能卖出去六十根。余二蛋卖麻花吆喝的声音油腔滑调,而且一双眼睛魂不守舍地盯着的是场上好看的女人,所以余二蛋卖麻花就卖不动,麻花剩下就挑回家和余狗剩吃。余狗剩就没有好气地说余二蛋:“你狗日的娃娃咋就这样没有用哩,我赶场一百二十根麻花都能卖个净光,你咋赶场只卖五六十根?”余二蛋眼睛一翻说:“赶场的人多,人家就不愿意卖咱们的麻花呀,何况我使劲的吆喝哩!”余狗剩就一双眼睛昏花了似的望着余二蛋没有好气地说:“你娃娃意思是我老了油炸的麻花不脆不香了?依我看还是你碎狗日的在赶场时心眼都用在了看漂亮女人身上了!”

“没有,我就是多看了街道上漂亮的女人几眼,麻花人家不买,我也没有办法嘛!”余二蛋低眉瞪眼地说。

“唉,娃娃,我爹娘死的早,我家就没有啥积蓄。只有五六亩薄地,爹娘也就传了我这么个油炸麻花的手艺,靠这我就维持个温饱,也根本娶不起个女人。我是光棍遇见你这个没有人要的娃,这眼看你都该娶媳妇了,可是咱们拿啥给你说媳妇哩,彩礼拿不出来呀!何况如今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让你学我这个手艺你学不会,让你去吃粮当兵你怕死,看我咽了这口气你狗日的咋活人咧!”余狗剩叹息着说。二蛋只顾低头吃饭,不吭声了。余狗剩叹气归叹气,依然让余二蛋赶场卖麻花。

余二蛋十八岁了,一天黎明起来对余狗剩说:“大,听说淳化口镇的麻花卖的价钱好,我挑着去试一试?”余狗剩说:“路远,人要早起。何况你没有去过,我不放心你的安全。”余二蛋笑嘻嘻地说:“大,我都十八岁了,跟着熟悉的人跑两趟就会了,你莫操心。”余狗剩便默许了二蛋的请求。余二蛋自然就早起担着麻花挑子往淳化的口镇去了,将近二百里路要下坡翻过山水河,再沿着官道上山行走几十里才能到淳化的口镇。余二蛋鸡叫头遍就起来挑上麻花挑子出发了,一起有村里的余木匠秃娃,两个人在半夜时分已经赶到了土桥镇,距离淳化的口镇还有三分之一的路程了。余木匠秃娃年龄四十一二岁,因为天生的头顶中间不长头发就叫秃娃,这么一叫也就几十年如此。秃娃在土桥镇的沟坡边上对余二蛋说:“咱们上塬了,我屎憋不住了在这沟边上拉一泡,你稍微往前走点歇着等我。”

“好哩,你来利索点。”余二蛋说着挑着麻花挑子往前走了十来步,看见路边有一棵粗大的椿树就停下脚步,放下挑子等秃娃。没想到余二蛋刚放下麻花挑子突然一抬头,看见自己跟前站了一个年轻的红衣女子。

这女子一身红衣服,一头长发披在脑后,望着余二蛋抛媚眼说:“哥哥,你挑着麻花去哪里呢?”余二蛋心里一惊说:“日怪了,你二半夜的在这里等谁咧?”

“等你咧,哥哥你看。”红衣女子说着拧身躲在了椿树后边,余二蛋心里惊魂似的说:“你我都不认得,你等我做啥哩?”余二蛋说着眼睛不由自主的跟着红衣女子转。看见红衣女子躲在了椿树后边,他往前走了一步。结果余二蛋眼睛直瞪瞪地就盯着红衣女子,红衣女子扭动着身子他也跟着走,一会儿余二蛋就惨叫着滚下深沟里了。

正蹲在沟边拉屎的秃娃一听顾不得擦屁股,提着裤子一头往余二蛋惨叫的椿树下跑来,椿树下只有余二蛋的麻花挑子,人不见了踪影。秃娃不敢造次,蹲在椿树下等到天大亮,喊了附近住户的男人寻找余二蛋,在数十丈的深沟里寻见了,但这个余二蛋已经摔断了腿,嘴里还有一口气。

余木匠秃娃雇人将年轻的余二蛋抬了回来,老光棍余狗剩欲哭无泪,请了接骨的乡村人给余二蛋接上摔断了的腿。余二蛋在家养了半年伤才下了土炕,拄着拐杖在村里一拐一拐地走路。余二蛋逢人就说:“狗日的那个红衣女子长的美若天仙哩!”乡村人听了哈哈大笑说:“你娃娃能保一条命都不错了,还有心思想那个红衣女子哩!”恰巧余二蛋说话时村里来了个阴阳先生,阴阳先生看见余二蛋没有好气地说:“余二蛋你去年四月天踩到了迷魂草不说,还遇见了百年椿树精,没有丢了命你该感谢土地爷哩。”余二蛋说:“我已经感谢了,我大狗剩在我家土地堂点香烧裱了。”阴阳先生笑眯眯地说:“哎呦呦,你大狗剩时限快到了,你回家抓紧准备后事吧。其次依你的面相看,你娃娃色心重,可惜这辈子没有女人睡呀!”说完扬长而去,余二蛋惊的目瞪口呆。余二蛋拄着拐杖回家,看见养育自己的大余狗剩在屋里土炕上睡着,使劲喊了两声,余狗剩没有应声,余二蛋再扯开嗓子喊,余狗剩依然祥和地睡着了似的,余二蛋感觉大事不好出门喊了村里人,村人到余狗剩的土炕前伸手一摸余狗剩的人中说:“人早就没有气了,准备后事吧!”

余二蛋哭成了个泪人人,乡村人帮助余二蛋安排好了余狗剩的后事,将余狗剩老汉埋在了乡村边上的沟凹里,余二蛋就一个人自己过活着,他打光棍到全国解放也没有说下一个女人。

2,狗娃捎钱

话说清朝末年冬天,旬邑的乡村人狗娃和三财在古城西安的大户人家打工,三财让狗娃捎钱的事,这事虽然看着平淡,但是非常有趣。

狗娃敦敦实实的个子,三十有余的年纪,一张圆脸说话笑眯眯的。狗娃和邻村里三十八岁的三财在古城西安的大户人家里打工,两个人平时在乡村里关系就一般,不怎么来往。

三财人生的白净精明,中等个子,说话做事有板有眼,娶了媳妇翠瓶,养了两个儿女。狗娃是个老实本分的光棍,家里只有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娘,两个人出门在一起打工挣钱,都图养家糊口,自然就亲切了起来。两个人出门打工半年天了,狗娃准备回旬邑的乡村里去看看自己的老娘,也准备回家送钱。三财想多挣钱,就让狗娃将自己攒下的工钱准备带回家交给自己的女人。但是三财大字不识一个,写多少钱不会写,狗娃也不识字,三财就拿出一张白纸,用笔在纸上画了起来。三财让狗娃带十个银元回去,就先画了一个盘子,里面画了十个小圆圈,再在纸上画了一只碗,画了一条狗,又画了一根木棍。很认真地将这张纸叠好和十个银元交给了狗娃说:“麻烦你回家去交给我女人,她一看这张纸就知道我的意思了,而且也会给你做饭吃。”狗娃看着这张纸笑嘿嘿地说:“三财哥,你驴日的不识字会画画,我不识字就画不来么!”

“不会画画说明你狗娃人诚实憨厚,我会画画是凭自己脑子想像的,这就是咱们穷人没钱读不起书的可怜处。”三财说着送狗娃出门,狗娃一大早就步行着从古城西安往旬邑去了,三财继续在大户人家里打工。

半月有余之后,狗娃从旬邑来到了古城西安继续打工。三财问狗娃钱交给自己的女人了吗,狗娃笑着说:“钱和你画的那张纸都交给你婆娘了,你婆娘收下后先看了那张纸,然后数了银元给我擀面吃了,我临离开你家问她你画的画是啥意思,她能看明白不?”

“她咋说的?”三财急急的问狗娃。

“她说你画的盘子意思是老板结账了,十个小圆圈是代表十块钱。碗是让她给我管顿饭吃,狗是代表我狗娃本人,棍子是要她留在门后出门带上当心路上有狼出没。”狗娃认真地说。

“对,就是这么个意思。”三财听了狗娃的话接着说,两个人都各忙各的事情了。

夜晚月光如水,三财睡在土炕上想到高兴处嘿嘿直笑,他笑狗娃人憨厚实在,他也笑自己婆娘会说话。其实他画一条狗,一根棍子是怕光棍狗娃捎钱到自己家里看见自己的漂亮女人起色心,吃了饭不走睡自己的女人,让女人心里提防着狗娃的意思。不过自己女人聪明,一看就明白了,狗娃一问自己女人解释成了棍子是要她留在门后出门带上当心路上有狼出没很恰当,没有暴露自己的心思。三财在月夜思考着笑眯眯地躺在土炕上睡去。

3,徐银匠

徐银匠是个五十一岁的手艺人,低个子,瘦不溜溜的身材,窄窄的吊脸,一双三角眼。徐银匠会打猴拳,一套猴拳耍的活灵活现,一套猴拳也练的炉火纯青。徐银匠在旬邑的乡村里算是能工巧匠,他手工制作的金银首饰也非常细致精巧。传说徐银匠在民国初年遇见了两次稀奇事,而且这个稀奇事令乡村人都称奇。

   一次说是徐银匠从甘肃的正宁县步行回旬邑乡村的家,一路步行到半夜,才走了百十里路赶到了旬邑的太村镇。赶到故乡的太村镇上已经是二半夜了,何况又是春天时节月光朦胧,家家户户都关紧门户在梦乡里。徐银匠就将银匠挑子放在一堵土墙下,自己站着解开腰带在路边的麦苗地里尿了一泡,刚扎紧腰带,徐银匠浑身突然打了一个冷颤。他侧耳静听:何处传来了一个女子嘤嘤呜呜的啼哭声?他转身四处寻找,哭声时有时无,一会近、一会远,徐银匠心里有点感觉渗人,但壮起胆子蹲在了自己的银匠挑子跟前准备抽袋旱烟。就在徐银匠拿着火镰打火时,突然看见啼哭的女子就在自己蹲的路边坐着哭呢,而且啼哭的女子一身黑衣服,披头长发,脸看不清。徐银匠心生怜悯,上前问啼哭的女子说:“娃娃,你半夜家家的坐在这里哭啥哩?是不是迷路了回不了家?”

“大叔,我家就在东河村沟边,我脚扭伤了走不了路了!”啼哭的女子声音低低的回答。

“这好办,你一会就坐在我挑子的箩筐里,我正好路过你们村边里,将你送回家就是了。”徐银匠说着继续打火镰抽烟。并将银匠挑子的一个东西不多的箩筐腾空,让啼哭的女子坐在了里面,他挑起银匠挑子继续在月夜里赶路。

初春之夜,月光似有似无,乡村的土路上静静的没有任何声响,唯有徐银匠走路挑担子的脚步声。走路走了三四里地,突然乡村人家的狗咬起来了,鸡叫了。徐银匠觉得自己的银匠挑子突然一头轻一头沉了,他差点被摔倒在路上。徐银匠停下脚步站稳,低头一看自己挑在前头箩筐里的女子不见了,徐银匠一惊,放下挑子一看箩筐他突然哈哈大笑了说:“狗日的想害人是吧?”徐银匠说着一手拿起箩筐里的一只黑色的马蹄子,一手抡起铜旱烟袋砸向这只马蹄子,只听远处传来了一声怪叫,徐银匠手里的马蹄子不见了。徐银匠悬着的心放下了,回家将自己遇见的稀奇事给有名的阴阳先生崔老六说了,崔老六说这是一匹在秦朝打仗战死的神马成精了,故意幻化成女子戏弄人哩,这些东西遇见黎明狗咬鸡叫就现形了,徐银匠坦然了。

第二个稀奇事是徐银匠在五十六岁那年秋天过生日,徐银匠的婆娘说你明儿一早去城里割肉买酒背上褡裢,徐银匠说好。

徐银匠夜里睡的早,睡下半夜里就醒了。徐银匠醒了就溜下土炕在院子外边练起了祖传的猴拳,几个套路下来徐银匠就浑身舒坦极了,徐银匠练习完猴拳就站在自己家的院子外边,月光轻盈地洒下,秋天的夜晚乡村显得神秘莫测。

突然徐银匠发现村中的土路上有个穿白衣的女子在款款地跳舞呢,徐银匠不吭声悄悄地站在自己院子门口的一棵老树下看着。这跳舞的女子体态轻柔,舞跳的慢条斯理,舞跳的有气无力似的。徐银匠心里想这二半夜的咋就有女子在村路上跳舞哩?徐银匠悄悄地观看了一会,觉得是个女子在跳舞,他就慢慢地靠近想看个明白,当他即将靠近跳舞的女子时,突然一道白光一闪,响起一声刺耳的狐狸的叫声之后村路上什么也没有了。徐银匠嘿嘿一笑说:“这世上的怪事和稀奇事都让我遇上了,凭白无故的就会看见这些,咋就邪门了哩?!”后来徐银匠将自己两次遇见的稀奇事说给了乡村里的老人,乡村里的老人又说给了自己的儿女,人们就将这些过去的趣事传了下来。












2017年5月8日

信箱:yfl-13@163.COM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秦岭附拾随记(图)      下一篇 >> 诱人的樱桃(图)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于飞龙

于飞龙,铁路警察,爱好文学,喜欢旅游和摄影。系全国公安文联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国际摄影协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协会会(士)员,2013年凤凰网十大生活旅游博主,2014年度凤凰网十大新锐潮流博主。本博文章和图片均为原创,凤凰网以外的论坛谢绝转载与刊登。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