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玉宇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2074217.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送别吴妈妈

2017-05-09 14:52:3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送别吴妈妈

彭玉宇

立夏那天,惊悉吴妈妈于当日凌晨去世的噩耗,心觉疼痛。

吴妈妈家在固城湖畔,门前是水网密布的河汊,水清且涟漪,茵茵绿草点缀其间,一派江南水乡韵味。这儿人家家备有装着电瓶的水泥船,细细尖尖的船儿滑行水面,带起阵阵涟漪。早些年还都是小木船,桐油刷成深红色,与威尼斯的“冈朵拉”很是相似,摇着木桨,咿咿呀呀的一路水声悠扬。

吴妈妈在这儿居住一辈子,浸染了灵秀之气,性情氤氲而豁达,到了老年更是显出一派柔柔软软的慈祥。

我认识吴妈妈大约二十来年时间,缘由是她儿子与我成了连襟。这种亲戚有些人或许不会有太多交集,但我既与她儿子处得像亲兄弟,也喜欢吴妈妈的慈祥。

每次去她家玩,吴妈妈总是笑盈盈出来招呼,然后静静坐在一旁看我们说笑,和和气气的一副笑模样。吃饭时,吴妈妈则盛一小碗米饭,挟点菜,坐在另外房间,细细的嚼,慢慢地咽,然后将水洗过般的碗筷送回厨房。这么多年了,我竟然没有与吴妈妈同桌吃饭的记忆。

吴妈妈身体硬朗时,在屋后菜园子里种满了矮脚黄、芹菜、茄子、大蒜、萝卜等时鲜蔬菜,说城里蔬菜不新鲜,这些菜孙女儿无花果一定喜欢吃。当然也会给我带一份,说山山(我儿子)也会喜欢吃的。园子里有棵柿树,秋天的柿子就像一个个小灯笼挂在枝头。招人喜欢,也着鸟儿,吴妈妈就站在树下撵鸟儿,否则大多会被鸟儿啄了遍,柿子熟了,便摘下来一层层码在竹篮里,留给孩子们满满的期待。

两年前,吴妈妈跌了一跤即留下腿疾,加之又有糖尿病,总也不能痊愈,近段时间的身体更是每况愈下,到前些天已经不能自如行走,只能坐在轮椅上。今年开春后,吴妈妈似乎特别喜欢外面的阳光,天气好的时候,会让儿女或外孙女把轮椅推到湖边走走,有时候干脆让人各自忙去,她自己一个人则静静坐在春光里,凝望着盎然的景致,目光中洋溢着浓浓的留恋和珍惜。

这是从兄弟发在朋友圈的照片感觉到的,我立即收藏起来了。

去世前一天吃晚饭,吴妈妈还跟小女儿说笑,后来洗完澡换了全身衣服,显得比平常还要精神些。稍事休息,吴妈妈对陪伴自己的小女儿说,我白天那件衣服穿着很舒服,就不带走了;平常戴的首饰已经分成三分,你跟姐姐嫂子一人一份,留个念想。

小女儿有些奇怪,说好好的你说什么呢,早点睡觉吧。吴妈妈说,是要睡了,是要睡了,等会我睡着了你们可不要叫醒我了。

吴妈妈想自己上床,但坐在床边双腿已经有些沉重,在小女儿帮助下才和衣躺上床。小女儿有些忐忑,打电话给亲人们,他们当即往家赶。

吴妈妈安静睡在床上,发出轻轻的鼾声,就像平常一样,但已经不再回应儿女们的呼唤。当远在城里的儿子开车回来跨进家门,唤了声妈妈,吴妈妈眼皮动了动,然后长长舒了口气,就此长眠。

兄弟一大早就在群里发了吴妈妈去世的消息。事有凑巧,我家的宽带却莫名其妙坏了,因而没及时看到微信,得知消息已经是上午了,心当即揪了一下,并有种强烈的自责和后悔。五一期间还准备去固城湖玩来着,那样就可以看看吴妈妈了,然而这么一耽搁,竟成了无法弥补的遗憾。后来得知吴妈妈还“埋怨”过“说好来怎么没来呢?”我心里再次流泪了。

吴妈妈去了,享年八十七岁。

吴妈妈仿佛知道自己生命进程的每个细节,然后从容走过。活得如此清楚明白,泰然面对人生规律,令人感佩。她似乎用行动在告诉后人,死亡是生命另外的存在状态,非但不可怕,还值得尊重。

吴妈妈仰卧在布满鲜花的灵床上,大红被面映衬着她的安详面庞,亲切而慈祥,恰如沉睡一般。

我跪下,叩送。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打架与吹牛      下一篇 >> 走在未名湖畔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彭玉宇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