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鹤麟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hlcheng.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1987电视剧《红楼梦》,印象最深的是贾宝玉∣ 程鹤麟

2017-05-13 10:37:4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读书 | 浏览 1308 次 | 评论 0 条

1987电视剧《红楼梦》,印象最深的是贾宝玉∣ 程鹤麟

《红楼梦》讲的是清朝贵族家庭的故事,而贾宝玉是这群贵族中的贵族——这么说的理由是:贾宝玉不仅血统是贵族,而且精神上也是贵族。原著作者曹雪芹不仅才高八斗,而且其本人就是清朝的贵胄(虽然是没落的),所以他刻画贾宝玉的贵族气质毫无困难。

但是,对于1987年版的电视剧《红楼梦》剧组来说,要做到这一点殊为不易。

在曹雪芹逝世220多年之后,在满清王朝被推翻70多年之后,在经历了扫除一切“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修(正主义)”的文/革之后的中国,1987年版的电视剧《红楼梦》,从导演王扶林以降,一个个都跟贵族无关,甚至不知道贵族是啥。(时至今日,也常常看到国人将优雅的土豪当成贵族。)

《红楼梦》剧组请来一群大师担任顾问,一个个都好生了得:王崑仑、王朝闻、曹禺、沈从文、杨宪益、朱家溍、蒋和森、启功、吴世昌、周汝昌、锺惦斐……其中只有一个启功是满清贵胄,爱新觉罗氏,雍正帝胤禛第5个儿子和亲王的后裔、乾隆帝弘历的5弟和亲王的后裔。可惜“生于末世运偏消”,1912年生,皇上都没了,启功连一天贵族生活滋味都没尝过,童年是在河北易县度过的。


程老汉看过电影《最后的贵族》,改编自国民党大官儿子白先勇的《谪仙记》,由一群大陆演员演一群国民党大官子女,一点不像国民党的贵胄,女的很像上海纺织厂的女工,男的很像首都钢铁厂的炉前工。导演谢晋曾要求原著作者白先勇请他喝鸡尾酒,因为谢晋从来没喝过鸡尾酒。

还看过国产电影《日出》,1985年根据曹禺同名话剧改的。里面那个陈白露,不像大上海十里洋场里见惯风月的交际花,倒像是农村广阔天地来的赤脚医生。她在她住的亨德大饭店的豪华套房里打电话给餐厅:“一杯苏格兰威士忌,加冰。”就这一句,暴露了那演员此前从未喝过加冰的威士忌。


然而,1987年的电视剧《红楼梦》,栩栩如生塑造了一个清风拂面的贵族青年贾宝玉。他锦衣玉食,风度优雅,斯文谦和,诚实善良,聪明灵秀,富有同情心、同理心......各种形容词。而来自四川的欧阳奋强,像是为饰演这部电视剧的贾宝玉而生,虽然“奋强”这个名字跟他塑造的贾宝玉反差大了些。如果30年前欧阳奋强起个艺名,叫“欧阳旻”“欧阳虞”什么的,跟贾宝玉就贴近些了。

当时,王扶林导演寻遍全国,就是找不到他的意中人。王导为电视剧而开办演员培训班,第一期培训班结束时,陈晓旭已被定为林黛玉的扮演者,演贾宝玉的演员还不知道在哪里,欧阳奋强当时毫不知情正在峨眉电影制片厂坐冷板凳。

欧阳奋强天生一张娃娃脸,演青年显得小,演少年显得老,结果就无戏可演,只跟着剧组打杂。

但是,是你的注定就是你的。王导去四川找“石头”(《红楼梦》又名“石头记”,87电视剧《红楼梦》片头有巨石画面),意外地捡到了欧阳奋强。

陈晓旭第一次见到欧阳奋强时,印象是这样的:“几乎还是孩子的脸上透着满不在乎,据说他试镜头时导演对他的形象很满意,可我现在看到的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小顽童。”

“满不在乎”和“小顽童”都非常符合宝二爷的气质。其实,欧阳奋强比陈晓旭大两岁,可是陈晓旭却看到他像“小顽童”。


欧阳奋强跟贵族毫无关系,峨眉电影厂的一个“板凳演员”,没有显赫家世,一个拿着那时候中国国家“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低工资过日子的年轻人,第一次坐飞机是《红楼梦》剧组出钱请他去北京试镜。

他怎么就能塑造出一个活灵活现的满清贵族青年?

因为导演王扶林有高招——他举办培训班,让这些来自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青年们好好学习中国文化。

陈晓旭回忆录说,她第一次到北京接触剧组时,“首先回答了两个老师提出的近百个关于《红楼梦》的问题”才取得次日见王导的资格。初步入选之后,“所有角色要在三个月的培训班中产生。”

1984年春夏期间,《红楼梦》剧组在北京圆明园举办了两期红楼梦剧组演员学习班,研究原著,分析角色,并学习琴棋书画,增强艺术修养。实拍中,林黛玉抚琴只有不到一分钟镜头,陈晓旭跟着古琴老师学琴一整天。陈晓旭音乐基础很好,加上王导培训班的强化,所以只学一天便像模像样了。


王导自己也跟贵族毫无瓜葛,但却有贵族气质。

程老汉上大学时,1978年还是1979年的时候,曾在某个白天去东单的青艺剧场观摩王扶林导演录制话剧《杨开慧》,那是中戏师生的作品,金乃千的毛泽东,赵奎娥的杨开慧,当时(工农兵学员)赵奎娥应该是中戏刚毕业。不是录现场演出,而是按电视剧的录制方法,分镜头录,一个镜头一个镜头地拍。那是程老汉第一次观摩分镜头录制电视节目,现场并没有观众,只有央视摄制组的工作人员,灯光师傅、录音师傅、摄影师傅。程老汉孤单单一人坐在后面的观众席里,远远看着。只见王导拍一个镜头费好大的劲,一会儿觉得演员之间的距离大了,停下来调整;一会儿又觉得演员之间的距离小了,停下来调整。等他调整好了,灯光师傅少一个,大家等着。灯光师傅回来了,开始录。刚开始,王导又叫停,又上台开导演员。开导完演员,王导回到台下他的工作位,听说是录音师傅尿尿去了,接着等。当时程老汉看得是骨髓里都冒烟啊,可是人家王导蛋非常定,自始至终没有半个字责备,没有一丝丝不满。近40年后的今天回忆起来,那天的场景好像就在眼前,王扶林先生那种清风拂面,那种斯文谦和,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此生不会磨灭。


贵族有三要素,第一是血统,第二是血统,第三还是血统。贵族讲的就是血统,不是贵胄莫谈贵族。贵族可分不同德性,但无论是啥德性,贵族就是贵族。1912年满清皇帝退位以后,中国便没有贵族了,只有遗老遗少。115年之后的今天,遗老遗少也没了,只有“祖上是贵族”的那些人。比如,台湾马英九的亲信金溥聪祖上就是爱新觉罗氏,但金溥聪只是贵胄而不是贵族。

但贵族也不必然等于优雅。就以《红楼梦》来说,血统上,贾史王薛金陵四大家族都是贵族。薛家的薛蟠,薛宝钗的这位宝贝哥哥,在精神上也许不像贵族而像瘪三,但他也还是贵族。你可以说他是个粗鄙的贵族,但粗鄙的贵族也还是贵族。反过来说,若你不是贵族血统,就算你跟贾宝玉一样锦衣玉食外加玉树临风,你也只能算是优雅的有钱人。

薛蟠那首著名的酒令诗,粗俗不堪,连“女儿乐,一根(毛几)(毛巴)往里戳”都有。此等下三滥言词,无论怎么威逼利诱贾宝玉,他都是说不出来,不是他知道丑不敢说,是他骨子里头就没这东西。薛蟠是贵族里粗鄙的代表,贾宝玉是贵族里优雅的代表。


薛蟠唱出那首“女儿乐”不朽千古怪诗,是因为贾宝玉发起了一次酒令游戏。发起人贾宝玉先行酒令,并唱了一段小曲《红豆曲》。

《红豆曲》是曹雪芹老师创作的一首小品。曹老师在他的小说《红楼梦》里写了不少诗词,每一首都是经典。其中《金陵十二钗》、《红楼梦十二支曲》(著名的《枉凝眉》就是其中一支曲)以及《葬花词》都是大作品。这些诗词在1987电视剧《红楼梦》里都被演绎得十分精彩。而电视剧还有一绝妙创造,是把小曲《红豆曲》也演绎得出神入化,一遍不够还两遍。

第一遍是“情景再现”,贾宝玉跟薛蟠等人行令饮酒,无伴奏男声清唱,欧阳奋强对口型。第二遍是女声独唱,在大结局第36集《白茫茫厚地高天》,剧情是贾府被查抄之后,贾宝玉蓬头垢面在江边徘徊,画面穿插旧时的荣华富贵和男欢女爱。

两遍《红豆曲》,同样的词曲,不同的演绎。第一遍演绎了贾宝玉的多愁善感,第二遍道尽了世事沧桑。

《红豆曲》原词如下:“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

青山隐隐,绿水悠悠。欧阳奋强塑造的贾宝玉,毫无疑问就是宝二爷转世、宝二爷附体,在中国影视作品中,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欧阳奋强这辈子,作为演员也只有这么一个角色获得巨大成功,其后他不再演戏,改行做了导演。他大约知道他再不能演戏,因为贾宝玉的形象深入人心,他欧阳奋强演什么将不像什么。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文在寅就任韩国总统能否搬动萨德…      下一篇 >> 文在寅会不会走卢武铉亲华疏美之…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程鹤麟

时事评论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