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http://yadianna2shu.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共享单车上的“私家锁”为何充满丧逼逻辑?

2017-05-17 00:11:5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539 次 | 评论 0 条

“共享单车”本是个方便大家的创举,也是共享经济现行的一个大胆尝试,但从发展的问题上而言,交互技术都不成问题,硬件配套也不成问题,唯独最大的问题是公众的素质跟不上日益发展的共享逻辑,好好的一手牌,却因丧逼们的素质问题,被社会各种质疑。甚至很多国外的经济学人,认为当下中国的公共素质不适合搞“共享经济”,着实令人感到脸红。准确讲,丧逼们应该站出来集体脸红,实在不行,是不是应该交个“丧逼税”。

“共享单车”能否共享,本应该是一个商业模型。可是,在众多“私家锁”面前,却成为被囹圄的囚徒。想服务更多人的愿望和使命,被硬深深剥夺。这种事情,即便媒体不报道,也能随处可见。媒体的报道只是更加坐实,这种可恶现象的普遍性。除却告诉人们真相的不堪,貌似在修正的路途上并无进展。因为,单靠公共道德去维和公共良序,确实难以确保一个行业的正常运行。


对于“私家锁”态度,民间早已举旗,媒体一直催化。但是,丧到骨子里的丧逼,根本不把这些当回事儿。道德对于他们的批驳,远远抵不上他们手中“私家锁”带来的独霸权更实在,这种代价的相互抵消,让他们更倾向厚着脸皮,招摇过市。所以看起来可恶的私家锁,却能一直可恶的很讲实际。


丧逼们不怕被揭底,即使穷成污衣使者,也从来不会歇斯底里,因为他们觉得穷是伪装的最好袈裟。因为穷所以丧,以穷为丧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滥用“私家锁”。即便有人责问起来,也能以穷为炮,轰出一条回家的路。因为穷,最后只剩下一把会锁别人家财物的锁。


别看丧逼们手中无权,但是他们丧呀,创造权利也要锁出一片天,哪怕能比隔壁老王早出勤几分钟,都觉得是莫大的成功,这说明丧逼们的内心还是有追求,追求超越,追求上进,追求高效。可惜高效的丧逼们,却将整个社会搞成低效,到最后伤害的不还是自己嘛,这一点上,丧逼们的觉悟真是不高,这也难怪丧逼难脱贫,因为一个单车都能开出私家车的感觉,这种刻在骨血里的硬伤,真是门槛。


讲真,这是何苦呢。在所生活的世界,能有方便的工具,本应该极力维护,让其有序进行。为何总要以个人的私心将其打破,作为个体而言,或许着实方便,甚至可能尝到其中的好处和刺激,可是长此以往,不仅仅破坏了周围的良序,甚至影响一个行业的生死,这或许就是素质不高的最大摧毁力。


很多人,对于这样的问题,总把原因归为大环境使然。只是,成天把大环境挂在嘴边的人,扪心自问,可能最没素质,甚至缺乏常识。别看教堂,庙堂前总是人头涌动。可是,这并不是信仰发达的迹象。太多事实告诉我们,成天把信仰挂嘴边的人,可能素质也是半斤八两。真正的信仰和素质应该是相通的,和所谓的知识教育程度真的没必然关系。


丧的本身而言,与私家锁并无关系,只是用在共享单车上,就瞬间充满丧血,至贱不堪。很多时候,太多的道德形式和信仰面目,非但解决不了丧性,却又理所当然的成为丧逼们的保护伞,这样的时候,人人自诩不锁白不锁,这和腐败路途上的不贪白不贪并无区别,只不过一个是素衣丧民,一个是华服得道,在骨子里的逻辑上,并无明显差别。


如果说,仇富仇官情绪是一种时代印记,那么丧逼们就是固化这些情绪的显学布道者,很多人只是嘴上羡慕嫉妒恨富与官的权利,并没有行动。但丧逼就不同,他们除却有情绪,还要创造权利和条件,与之比肩,这个时候,私家锁就应运而生,共享单车就此成为私家车。


原创文章,谢绝无署名转载,首发微信公众号:qingnianxuejia。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素质问题为何总要推卸给被污秽的…      下一篇 >> 现实版“爱的供养”遭遇“满头绿…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姬鹏

媒体人,专栏作家。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