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生博客
看天下世界
http://blog.ifeng.com/1475598.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看“文革”当年川剧版《列宁在十月》就知道四川人有多“好耍”

2017-05-18 13:23:5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音乐、艺术 | 浏览 573 次 | 评论 0 条


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菜汤汤!

笔者祖籍河北,生在山西,长在老四川重庆的地盘上,也算是“走遍祖国大地”窜访了大部分省份的人,全国各地——包括一些少数民族地区的民族朋友的搞笑高手多少也是接触过一些的。

要说各地、各民族搞笑水准各有千秋势力彼此相当肯定不客观不诚实,或许我的观点也多少不可抑制地掺和了已经浸入自己骨子的偏爱,直言不讳,我认为全国搞笑水准最高的要算北京、东北和川渝地区。

北京是国都,自然聚集各路高手在此作用,这不奇怪,北京的城市和民俗文化本就是孕育北京味儿喜剧的沃土,土生土长的北京市民陈佩斯、冯小刚、英达和孟京辉、葛优等都算是这片沃土直接培育出来的喜剧高手,是他们生生不息接二连三催生了北京喜剧之树满枝头的艳丽花朵。

在国土上占据两大对角的东北和川渝也能在喜剧和搞笑领域脱颖而出,和两地的历史、文化传承一定是有关系的。这很有趣,东北和川渝两地虽然一西南一东北占据着国土两大对角,命运也极其相似,文化精髓的根基和底子都是靠着移民文化支撑起来的。

东北有清、民两朝鲁、冀两地民族“闯关东”创业的历史,川渝也有“湖广填四川”不凡的经历。两地隔着千山万水,被艰难生涯历练、打造出来很接近的性情,似乎天生的幽默感在两地几百年来一直自我疯长,所以才有了后来、今天的东北、川渝风格的喜剧影视剧和搞笑段子经常横空出世的场面了。

差不多六十年前,川人巨星陈戈、吴雪等共同打造的四川方言电影《抓壮丁》一出世,几乎一炮就打哑了华人世界的所有矫揉造作的当代喜剧,即使到了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抛开“政治因素”“时代局限”影响,再看老版黑白片电影《抓壮丁》,把肚子笑疼还照样是常有的事,可见其生命力之强大。

早二三十年,川味喜剧曾经接连闪耀出世,特别是重庆的束一德、宋学斌、阳晓、刘德一、庞祖云……等等等等喜剧好手们共同打造的川方言电视剧《傻儿师长》《凌汤圆》《棒棒军》也很是持续风靡了中国几年的。

四川方言有助于喜剧故事的丰满是事实,如小投资取得大成功的电影《疯狂的石头》,若非借了重庆独特的生活空间和四川方言的奇妙魅力,未必能得到那样的好结果。

二十一世纪以来,四川方言喜剧影视剧明显干不过以赵本山为首的东北团队了,这是有其的原因的,川味喜剧领军人物们分崩离析的命运是一大原因:刘德一、庞祖云死了,有些人老了,有些人江郎才尽了。短时间内,别说根本改变川味喜剧落伍于东北喜剧的局面,即使拉近和东北味儿喜剧的距离也是需要老老实实下大工夫才可能得以实现的。

闲聊这许多,其实是想请各位看官享受一下川地一网名“野狐一禅”的文字好手七八年前的一篇名为《山寨版川剧很早呵》博文,不知各位读过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反正我是每读一回都快乐一回的。

野狐一禅先生原谅,未经你同意,就转载了你的文字。

《山寨版川剧很早呵》

作者:野狐一禅 提交日期:2009-3-7 15:10:00

荧屏上的山寨版节目很火,差点颠覆了春晚的CCTV霸权。那不男不女取笑的小渖阳,也是一种低俗噱头罢了,上方在网上以清查低俗文化为由封闭了那么多网站,这低俗可以在中央电视成为精神大餐的主菜,便可见清查低俗只是一种借口,又长一次见识了。观众郁闷与惊疑的心理,也饥不择食,拿这种搞笑来舒解一下心胸罢了,很快就会厌恶的。其实,这种刻意把观众弄笑,远不如十分严肃地用很严肃的主题与严肃的人物引出的笑,更具幽默与喜剧效果,我体验过文化革命中必须接受京剧样板戏教育,乐山川剧团把《智取威虎山》川剧化演出,听见杨子荣讲一口地道的乐山话,忍住笑如看今天川寨版演出,几十年难忘。后来,听人介绍双流川剧团改编的样板戏《列宁在十月》就更具山寨版风格了,因此,我建议写戏剧史的史家在写山寨版时,一定要推到文化革命时期。不信吗?让我摘两段娱乐大家:


  川剧样板戏《列宁在十月》


   川剧锣鼓起
  (列宁上):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菜汤汤!(绘川剧锣鼓声)(亮相)
  列宁:我,弗拉基米尔一一(帮腔):伊里奇呵一一就是列宁呀。
  苏维埃的主席不好当,
  沙皇的势力逞凶狂,
  革命的武装起波浪,
  布哈林最近对我有意见,
  那托洛斯基想把我呵,来丢翻,
  (帮腔):丢不翻呵!
  
  (列宁夫人克鲁普斯卡娅上):
  克鲁普斯卡娅:
  托洛斯基起了打猫儿心肠,
  他的腰杆上别了一把左轮枪。
  夫君为革命腹背受故,
  怕只怕,十月的炮火呵还没有打响,
  夫君他就被暗箭来射伤。
  (帮腔):暗箭难防呵,何况还有左轮枪!
  
  (史大林上)
  斯大林:老夫约瑟夫,老夫约瑟夫,听说大王有难,将军前来抽起。
  (帮腔):抽不起呵。
  列宁:
  叫一声约瑟夫孤的爱卿,
  有件事朕对你细说端的,
  打冬宫咱还要从长计议,
  切不可闹意气误了战机。
  冬宫内到处有许多裸体,
  全都是大理石雕刻成的。
  斯大林:尊一声敬爱的一一
  (帮腔)弗拉基米尔.依里奇
  三日前本将军已传话下去,
  打冬宫不准毁坏文物古迹,
  开枪不能朝着那些裸体,
  那都是老沙皇留给我们无产阶级的!
  ……
  没想到吧?那么神圣的,革命的,竟然一笑就解构了。样板戏叫不准走样,人家作古正经地依样画的葫芦,不仅划走样,更画走神了。样板这东西,可以规范工匠,却难规范写作与创作。现在把样板换说成主弦律的说法,不是换汤不换药?冉云飞笑说主子的弦律而己!一语中的。

#日志日期:2009-3-7 星期六(Saturday)

再补充两句:

看到野狐一禅先生文中“乐山川剧团把《智取威虎山》川剧化演出,听见杨子荣讲一口地道的乐山话……”我已经忍不住先笑了一通了,缘由是我多少知道乐山方言语音的风格,前些日子还跟一个文静、美丽操纯正重庆口音的乐山籍小妹妹玩笑着展示了我最拿手的几句乐山话。那小妹妹没有像我预料的笑得花枝乱颤,莞尔一笑还是那么文静地说:

“乐山话比较难学,一般人都学不到位的。”

啧啧,小妹妹的话其实已经让我们看到了乐山川剧版杨子荣的演出效果了,想想那武生杨子荣娓娓道出“防冷涂的蜡”乐山方言的味道,这得有多过瘾?

当然,无论杨子荣说乐山方言,还是列宁在川剧锣鼓中走川剧台步、亮相的喜剧效应在当时只能会意不能言传,人人心里明白但谁也不敢说出来,也是到了“新时期”,等等神圣被赶下神坛后,当年呕心沥血的严肃创作,才一一转化为茶余饭后祝酒下饭的佐料的。

如果往深刻处想,双流川剧团那帮“灵魂出窍”把《列宁在十月》改编成擅长“做”——也就是动作戏的川剧,当时也是冒了大风险的,也许他们至今都不知道那“改编”的凶险程度。如果他们那肯定和观众呼应不断“不断制造”哄堂大笑直至笑翻全场戏剧效应、有戏耍、贬损列宁、斯大林光辉形象之嫌的川剧《列宁在十月》,被当年掌管文化生杀大权的江青、张春桥得知,说不定一场灭顶之灾立马就从天而降了。

“文革”之初,在江苏就有一群热情洋溢的戏曲爱好者,为了积极拥戴“文革”,忍不住用自己喜欢的剧种移植了“革命样板戏”《沙家浜》,并热情高涨四处义务演出。他们万万没想到自己忠心耿耿的“革命行动”为自己引来一场大祸,他们很快被以张春桥为首的力量打成“用软绵绵的剧种篡改革命样板戏”,“破坏样板戏推广“罪名的“反革命小集团”,被枪毙几人,被关押多人,下场非常悲惨。

自我得知双流的川剧好手们当年竟然让佛拉基米尔伊里奇导师同志迈着有舞蹈韵味的方步在“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菜汤汤……”川剧锣鼓里伟岸出场,并亮一川味戏曲相,突然受启发,觉得现实生活中的许多假迷仙道形形色色的大小人物,天天也不过是表演着另一种戏曲而已,很搞笑,忍不住想给他们加上鼓点:

汤一钵钵,菜一钵钵,汤一钵钵,菜一钵钵,菜汤汤!

哈哈!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好人家的孩子二臭走了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让坏蛋不高兴

诚实面对这个美丽也纷乱的世界和每一个人。 我的QQ:954610283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