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而安的博客
人老、文拙,但情很真!
http://blog.ifeng.com/1472361.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转基因让印度农民自杀,中国大豆之殇

2017-06-19 23:26:01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时事乱弹 | 浏览 540 次 | 评论 0 条

       转基因种子为何让印度农民集体自杀

自1995年以来,印度自杀的农民已超过30万,平均每天都有41个印度农民自杀。

纪录片《苦涩的种子》,就讲述了一个关于印度棉农的悲伤故事。2002年,印度农民听信了孟山都对神奇种子的虚假宣传,开始种植Bt转基因棉种。

十几年来,不断有农民因为每年缴纳的种子权益金和不断上涨的化肥农药投入,向银行、高利贷借款,最后因为收不抵支,走上破产之路。他们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土地,甚至被迫选择自杀结束无望的人生。而当他们觉醒,希望重新依靠传统棉种时,却发现市面上已经买不到了。

《苦涩的种子》警示世人,转基因并不是农业的未来,也不是农民摆脱贫困,走上致富之路的希望。相反,转基因是跨国农业公司盈利的工具,每一分钱都建立在农民的无助、绝望甚至生命之上。

印度维达巴(Vidarbha)地区,主要以棉花作为经济作物,一千年以来,农民使用自己的作物产出新种子,牛粪作为农作物的肥料,土地获得的产量不高,但农地生生不息。1970年代引进杂交种种子(hybrid seeds)后,棉花的产能显著增加。

然而杂交种棉花没办法产出相同优良性状的种子,种子公司并禁止农民保存种子,农民必须不断购买昂贵的新种子,并搭配更多化学肥料。无法负担高额农地支出的农民逐渐增加,1997年开始有农民自杀,2002年美国孟山都(Monsanto)公司引进基因改造Bt种子后,农民自杀率更持续攀升。

既然如此,只要农民用回原本的种子,问题就该解决了吧?美国导演米查˙普雷德(Micha X. Peled)拍摄纪录片“苦涩的种子”,以一个立志当记者的女孩及一位农民为主角,纪录基改种子对他们生活的影响,发现问题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你家有土地吗?你该改用我们的种子。”

影片开头孟山都业务员开车驶入特兰塔克里(TelungTakli)村庄,向农民介绍公司新推出的基因改造Bt种子。他们宣称只要用Bt种子,就会长出大花苞,也不会有虫害。这样完美的种子实在太神奇了,经过一番考虑,农民拉姆(Ram Krishna Kopulwar)决定改种Bt种子,因为财产负债,他借不到银行贷款,于是以自家土地做为抵押品,向高利钱庄借贷购买种子、化学肥料的费用。但日子过去,儘管依照业务员的指示,时常在农地上施用化肥、喷洒杀虫剂,原先期待的好收成却没有出现。

另一方面,立志当记者的女孩曼殊(ManjushaAmbarwar)依照拿到的孟山都传单,实际打电话给业务员宣称「因Bt种子而致富」的农民,结果唯一接电话的人听起来根本不是农民。曼殊为了追寻真相开启访谈计画,她发现从前农民不用花钱买种子、化学肥料,种植棉花成本低廉;但现在农民听信广告,为了新种子赌上一切,收成却往往不抵成本,庞大的债务因此逼的农民走投无路,而当农民回头想要用原本的种子时,却发现市面上根本买不到了。

“苦涩的种子”影片镜头虽只环绕在拉姆和曼殊的村庄,同样的故事却在印度大部分的村落发生:种子公司开发新产品,并用宣传广告吸引小农购买,随著业务员经过一个个村庄,几乎所有农民都因为传言改用新种子,接著种子公司更运用政经力量垄断整个市场。

到目前,近百分之九十的印度农民每年须缴交高额权利金给种子公司,撑不过去的农民开始借贷,甚至贩卖赖以为生的土地,最后只得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悲伤故事持续上演,正反方专家也开启热烈的辩论战,反方学者试图探究缘由,提出种子公司的作法不合乎正义,BT棉花宣称拥有的抗虫性,其实只能对抗主要害虫棉铃虫,一旦农地出现其他害虫,农人们便无计可施;更透过研究指出,自从BT棉花引进,杀虫剂的使用比例逐年增加。

而种子公司依旧站稳立场,表示“总会有那麽几年,突然出现一大堆某种害虫,跟BT种子一点关系也没有”,并持续推出抗其他种虫害的“新一代产品”。

直至片尾,导演也打上“本片中的複杂问题极具争议性,不是一部电影能完全传达”,为无人确知的真相,留下更多讨论空间。  

尽管基改作物课题至今仍持续辩证,致力保障小农生存的九种基金会(Navdanya Foundation)主持人席娃博士(Dr. Vandana Shiva),从她口中所说的话或可帮助理出头绪,“农业工业化的设计,不论是种子、化学药品、机械,都是成本大于产出的农业,之所以在美国行的通,是因为大型农场可以拿到补贴。”

无论新科技是好或坏,对于无力寻求协助的小农来说,只能听取片面言论,用所有一切换取无法成真的梦,最后收成的只有苦涩的味道。

  注释

注:九种基金会(Navdanya Foundation)致力于“种子主权独立运动”,透过成立社区种子银行、抵制跨国公司合法化种子专利权,为保存当地自然生物多样性而努力。

注:“反孟山都游行”于今年5月24日在全球400多个城市同步举行,基改议题在各国都持续受关注。在台湾,年初修订之《食品安全卫生管理法》将于2016年实施,含大于3%基因改造原料的食品未来都须予以标记,但在欧盟,只要超过0.9%就必须注明。

         *大豆之殇,国人之辱

  ——看美国是怎样用转基因大豆“沦丧”中国大豆的!

佟屏亚以“粮食安全、国之基石”为题

5月18日应邀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演讲

2001年12月,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以牺牲诸多农产品贸易主权为条件的,特别是必须进口美国转基因大豆。当国人忍辱负重等待2016年12月过渡期满自动获得市场经济地位时,美国、日本等国却联手撕毁世贸规定宣布不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蓦然回首,中国大豆的种植面积已经跳崖式下跌,转基因大豆控制了中国80%以上的加工企业。

——这是新世纪国人遭遇的最羞辱的事件!

01美国人连续来华“采集”野生大豆资源

中国是大豆的故乡,千百年来哺育炎黄子孙谱写灿烂辉煌的中华文明。起源于中国的大豆富含丰富的脂肪、蛋白质享誉世界。1873年,在奥京维也纳举办的万国博览会上,第一次展出金灿滚圆的中国大豆,从此起源于中国的大豆名闻世界,中国被形象地称为“大豆王国”。

辽阔的中国大地拥有丰富的野生大豆资源,是科学家开展大豆育种的重要材料。1898年,美国人来华考察采集到野生大豆,视作珍奇植物进行观赏和研究。1925~1927年,美国人多赛特(P.H.Dorsett)在东北地区采集了1 500多份大豆材料;1929~1931年,多赛特和莫尔斯(W.J.Morse)在东北地区采集了622份大豆材料;之后,又相继从中国、朝鲜半岛采集了4 000多份大豆材料。当时中国正处于外敌入侵、军阀混战、灾害频发、民不聊生的年代,有谁会关注宝贵的大豆野生资源被任意撷取呢?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两国在科技领域的互访交流日渐增多。1974年9月,美国派出一支庞大的植物代表团访问中国,其中有从事大豆研究的学者布尔纳德。当时正值北方地区大豆成熟季节,代表团访问的第一站是东北大豆产区位于吉林省公主岭的吉林省农业科学院。9月4日,在中国人的陪同下,布尔纳德在南崴子公社的草地上采集到第一份野生大豆植株;第二天,在水稻研究所附近采集了两份野生大豆植株;随后又在辽宁沈阳机场附近采集到野生大豆植株。这个代表团在中国各地到处游走,相继在南京的中山陵附近、上海闵行区电机厂院内、虹桥机场的绿篱上,采集到不同类型的野生大豆资源。正所谓“识者若珍宝,弃者如敝履”,这些在中国被认为是遍地生长的“野草”,成为美国珍贵的大豆育种材料,也成为后来生物技术公司作为转基因研究和商业化利用的重要试材。

今天,美国农作物基因库中保存的大豆材料已达2万多份,成为拥有大豆资源世界大国之一。

美国政府长期采取扶持大豆科研、生产和产业发展的政策。新世纪农业法案颁布以来,对大豆生产实行补贴,包括市场营销贷款补贴、贷款差价补贴、直接补贴和反周期补贴等。按照经合组织(OECD)估算,美国农场主生产1吨大豆获得政府补贴,从上世纪90年代的15.2美元,增加到2004年的59.1美元,补贴率从6.5%增长到24%,大大提高美国大豆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

美国经过有计划地品种改良,采用先进种植技术,实现了工业化、机械化生产,迅速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的大豆生产国和出口国。

图1  佟屏亚在北京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演讲

02“种中国豆侵美国权”引发争议

新世纪伊始,媒体曝出农业科研领域一件重大新闻:“种中国大豆侵了美国权!”

孟山都是全球最大的农化工业公司和头号转基因公司。1995年之后,孟山都公司收购多家种子公司,在种业市场确立了优势地位。2000年4月,孟山都公司向全世界包括中国在内的101个国家申请一项有关高产大豆检测的专利权。这项专利源于中国上海郊区的一个野生大豆材料作亲本,与另一个大豆品种杂交,培育出具有基因“标记”的新品种。孟山都公司即据此申请专利,保护其发明的转基因大豆,并提出了与此有关的64项专利保护申请,其中包括与“定位”大豆高产性状基因有密切关系的“标记”、所有具有这些“标记”的大豆(无论是野生大豆还是栽培大豆)及其后代、育种方法,以及凡被植入这些“标记”的其他各类转基因植物。

孟山都公司拥有此项专利意味着其所有大豆品种均拥有垄断权,包括对中国这一野生大豆遗传资源的控制。专家认为,由于专利的排他性,如果未获孟山都公司首肯,中国的研究人员将不能自主使用基因“标记”进行研究或培育大豆新品种,尽管它来自中国!如果在育种过程中使用了孟山都公司保护的这种野生大豆,或仅具有的这种基因“标记”,都会被视为“侵权”。

消息传出,国人哗然。

第一个激烈反应,就是你老外明目张胆地“盗窃”中国大豆资源,明明是“你拿了中国的野生大豆,抢注为自己的专利,反过来又向中国兜售”!

有关专家指出,美国人在20世纪初期和70年代频繁在中国大规模“采集”大豆资源;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人的出访考察、合作交流、“内应”输送,中国大豆资源持续地流向国外。就是说“既有窃贼,也有内奸”。

在一阵痛心疾首、口诛笔伐之后,冷静下来的国人开始反思。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天灾人患,外扰内乱,特别是改革开放前经历的坎坷岁月,运动迭起,斗争频繁,“饿着肚子穷折腾”,白白地浪费了几十年大好时光。蓦然回首,“临崖勒马收缰晚,船到江心补漏迟”。铭记教训,知错就改吧!

03“转基因大豆”强行敲开中国大门

2001年12月,中国满怀希望加入世贸组织,在农产品贸易领域做出诸多让步,规定必须接受美国赋予的转基因物种专利权,特别是大豆进口配额制度被废止,关税降至3%,中国必须进口美国及其指定国家生产的转基因大豆。从2003年起,中国连续13年进口转基因大豆,从曾经的大豆出口国逐步沧为世界上最大的进口国,报道说,2010年中国进口大豆达到5234万吨,2015年8350万吨,2016年8460万吨,约占中国87%的大豆消费市场,以至大豆市场饱和直至严重供过于求,直接影响大豆种植面积逐年减少。2010年全世界大豆种植面积14.88亿亩,其中面积最多的有美国(4.62亿亩)、巴西(3.23亿亩)、阿根廷(2.70亿亩)和中国(1.27亿亩)。中国大豆面积历史最高年份1.91亿亩,2015年骤减至不足1亿亩。

1995年,孟山都公司推出世界上第一个商业化的转基因大豆品种——“抗农达(Roundup Ready)转基因大豆”,1996年美国开始种植并向南北美洲国家逐步扩张。资本是助推世界大豆产供销一体化的关键因素。在大豆生产与消费者之间存在的产供销链条的每个环节都被跨国公司渗透,包括对农业投入(如种子、农药、化肥、农机)、贸易、加工、零售等环节的投资,形成对全球市场的垄断控制,谋取利润最大化。孟山都公司通过经销转基因大豆种子盈利,同时通过经销相关联的除草剂赚钱,可谓“一箭双雕”。

农民一旦用上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种子,那可是“上船容易下船难”了,农民从种到收直至定价销售全由孟山都当家做主了。居心之远,图谋之深,孟山都公司及约两百家关联公司控制了高达93%的美国市场份额进而控制南北美洲大豆生产国。例如在阿根廷种植的99%以上都是孟山都公司控制专利的转基因大豆,农民不仅要付种子专利费,而且农药、管理、定价和出口权均由孟山都公司确定。

图2 跨国公司控制农民种子专利、农药、管理、定价和出口权

国际ABCD四大粮商牢牢地控制着全球80%的大豆供货市场,转基因大豆以最低价格限量进口榨取中国税利赚得盆满钵流,使国内大豆产业逐渐失去最后的生存底线,大豆加工企业和榨油企业纷纷破产或被兼并,跨国粮商已经控制中国75%以上的油脂市场原料与加工及食用油供应,基本完成对上中下游企业的绝对控制权。

转基因大豆主要加工烹饪油,豆粕用于畜禽饲料。现今超市的食用油以及宾馆、饭店、餐厅乃至街头摊贩,绝大部分用的都是转基因大豆油,还有转基因饲料生产肉类加工的热狗、火腿、香肠制品含均有转基因成份。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中心2015年3月20日郑重宣布:“有充足证据”表明草甘膦在实验动物中是致癌物,转基因种子捆绑草甘膦是致癌之源。迄今为止,中国农业部没有公布或根本没有进行转基因大豆农残标准风险评估。

据中国医学科学院对转基因大豆及其制品——转基因大豆油和酿制酱油进行农药残留分析,草甘膦的残留量是3.908mg/kg,氨甲基磷酸的残留量是3.364mg/kg,国人食用的转基因大豆食品农药残留量严重超标!

04中国必须为恢复传统大豆发起“自卫反击战”

2016年4月,中国农业部发布《全国种植业结构调整规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大豆面积达到1.4亿亩,比2015年增加4000万亩。此举是要恢复高蛋白大豆面积,逐步减少进口转基因大豆数量。

一石击起千重浪!中国要恢复大豆面积,美洲六国农场主紧急公关!其目的是企图牢牢掌控“南美种大豆、中国买大豆、美国赚大钱”格局。2017年3月28日,南北美洲6个大豆生产国(阿根廷、巴西、加拿大、巴拉圭、乌拉圭和美国)的农场主和行业协会代表聚集北京,举行“南北美大豆可持续生产和消费重要性暨与华贸易论坛”。

会议目的有三个:一是要制止中国恢复大豆种植面积;二是要挟中国保证继续进口6国生产的转基因大豆;三是撒谎“转基因大豆安全”中国人尽可放心吃。公开声称“北京所做的决定不仅会影响到芝加哥大豆的价格,还直接影响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农民种植什么!”中国是主权国家,美洲6国农场主公然跑到中国土地上搭台布阵,对中国政府施加压力,对农业政策进行干预,孰可忍也!

图3 美洲六国农场主到北京紧急公关

中国必须制定保卫国家农业安全的战略,必须有长远的、手握胜算的战略规划。鉴于此,权威人士呼吁中国必须为复兴天然大豆打一场“自卫反击战”,保卫种子安全、粮食安全和食物主权。

一是确立优先发展天然大豆战略。从保护国民健康的目的出发,国家应采取紧急措施提高大豆进口关税,宣布严禁转基因大豆进口的立场,掌控大豆进出口话语权,优先进口天然大豆,逐步减少转基因大豆进口数量。要不断调整大豆贸易方略,对以国产油料资源为原料的内资油脂企业给予税收、科技等方面的扶持,使其提高生存与发展能力,提高天然油料的竞争优势。

二是立即建立天然大豆保护区。建立非转基因大豆保护区,确保黑龙江非转基因大豆净土不被污染。通过立法保护非转基因大豆种子资源,采取措施限制转基因大豆及食品在黑龙江省区域内生产、加工和销售。中国大豆最大的优势在于优质蛋白质胜过油脂,提倡大豆以加工食品为主,以高蛋白含量大豆走出国门。

三是规范转基因大豆产品的标识。对转基因农产品在市场流通的各个环节实行全国统一的强制性标识制度,将转基因产品潜在的安全隐患逐步输入消费者的认知意识。

四是要加大农业补贴力度。有报道称,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政府长期实施的农业补贴政策。中国政府的农业政策应该进行认真反思。欣慰的是,2015年东北地区实行大豆目标价格补贴,其中黑龙江、吉林和辽宁省每亩大豆分别补贴130.87元、139.72元、200元以上,农民衷心期盼这项惠农政策坚持下去。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因缘果报,不要把自己的福报吃完!      下一篇 >> 种粮基本不挣钱!中国粮食陷入困境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实为先

敬天爱人扎基层,闲来聊发己真情。水平有限文采糙,看与不看都能成!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