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良民的凤凰博客
独立其精神,自由其思想
http://daguoliangmin222.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人民的名义》角色现实点评(原创)

2017-05-28 15:05:28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408 次 | 评论 0 条

             

    人民的名义》角色现实点评(原创)

祁同伟:如果没有公平,绝大多数人对得到的权力一定会结党营私。如果是被人算计的逆境,那出来的人才绝大多数一定会徇私枉法。

赵立春:如果一个人是靠不正当手段上升的,在他上升的通道中,他一定会不断使用不正当手段,直至身败名裂

高小琴:对牺牲了正确人生观和人格的人而言,无论社会给不给他们角色或者多大的角色,他们的眼里没有怜悯,只有弱肉强食。

高育良:如果权力没有制约,无论你怎么自我约束,总有一样欲望你会违法违纪满足自己。

李达康:如果没有法治,公平之精神,没有合理的制度,无论你怎样努力,怎么正义,你都挡不住身边的人,手下的人违法犯罪。

易学习:如果没有一套公平公正的社会制度,仅凭正直,勤劳,能干获得上级赏识,一万个里面也许只出来一两个,易学习只能算是幸运者

侯亮平:按照剧中不谙官场世故这样一个角色,侯亮平一定要具备官二代背景,否则,他能在官场混下去且只能算个办事员角色就不错了。

陈海:正义在没有约束的权力游戏中,一定是死亡,不会有醒来的机会。

沙瑞金:只有一把手永远是正义或真理的化身,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但一定不是每一个一把手。

陆亦可:女强人的爱情要么不来,要么远去。应了一句话:做人难,做强人更难,做女强人是难上加难。

成功:私人企业从来都在违法犯罪的界限内,你可以不断打拼,但是死或活,包括你自己的死或活,还真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惠芬高育良妻子:对婚姻不幸的忍让换来的不会是幸福,如果一段婚姻失败了,一定要学会退出,不管你多么需要一些光环。

梁璐(祁同伟妻子):爱情是平等的,如果你非要用不平等的手段获得爱情,最后的结果是绝望。

欧阳菁李达康妻子:作为一个女人,如果得不到爱情,她一定会选择金钱,如果她有这个机会。

赵东来:作为国家机器的执行者,只能听命从事;没有讨价还加的机会;如果真要讨价还价,王立军就是一个现实例子。

季昌明:在检察长的位置上能够明哲保身,周旋于正义与邪恶之间并能金身不倒。说明季昌明不是一般的官场高手,只是剧中强调季马上要退二线了不会腐败让人很难理解是什么意思。有点玄机。

陈岩石(陈海父亲):一个真正为人民服务的人。第一不得志;第二累死自己;第三,自己儿子成植物人。编剧想告诉人民哪门子道理呢?

赵瑞龙:仿佛官二代的形象代言人。一己之力或借用老子的力量将一个省搅得稀巴烂;如果有30个这样级别的官二代如此,一个国家会怎样呢?应该有一些好的官二代在剧中展现一下,不然观众误解太大。不知道这是否是导演的本意还是审查部门的本意?

王文革:小人物的缩影,改革的牺牲品。现在的街头地摊小商贩仍然继续是改革的牺牲品。

刘新建:很多垄断性的大型国有企业为什么不盈利?竟然还拿国家巨额补贴,刘新建绝对不止一个。

丁义珍:抓住的叫贪官,抓不住的叫什么?剧中丁义珍的命运告诉我们,与其出境逃难,不如像侯亮平说的:还是呆在我们的监狱舒服。我们的监狱给这些厅级部级贪官什么待遇?人民多想看看啊!

王大路:坚持不违规乱纪做企业,即便曾是官场出身的王大路,也始终没有把企业做大。

人民的名义:"人民"一词古已有之。

中国古籍中,人民一般泛指人生,如《管子·七法》:"人民鸟兽草木之生物";也指平民、庶民、百姓,如《周礼·官记·大司徒》:"掌建邦之生地之图,舆其人民之数"。在古希腊、古罗马,柏拉图、亚里士多德M.T.西塞罗等人的著作中也使用过人民的概念,但它是指奴隶主自由民,不包括占人口大多数的奴隶。

近代以后,"人民"的概念被广泛使用,但往往与公民国民等词混用,泛指社会的全体成员。当然,更多的是与"人民"一样,它们的意义变得十分模糊,在何种意义下使用,全看有权使用它的人当时的需要。

人民是区别于敌人的政治概念。在人民主权理念里,人民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主人。人民是集体名词,由选举人和被选举人组成。人民来自公民群体是参加政治活动社会人群,这些人群分为统治阶层和非统治阶层。

人民和君主相对,在去君主化,社会民主化伊始人民的统治者地位便被确立。人民是一个独立经济体参与政治活动主体人群,人民内部有统治阶层和非统治阶层,统治阶层制宪权源于人民主权丶政党由统治阶层组织,政党有民主参选人提名权。非统治阶层的选举权源于人民主权,在民主选举后,民主官,议分权。以上人民内涵和外延组成人民概念。

所谓人民的名义,应该有三成意思:一是统治者的名义;二是普通大众或老百姓的名义;三是统治者和老百姓的一致名义。通过整个片子来看,该片应该属于第三种。

因此该剧深得人心,让我们看到了县、市、省三级官场的丑陋!并从中看到未来仍然充满希望。


有不一样的发现

1
上一篇 << 歌词:玫瑰与雨露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大国良民

时评人,凤凰网特约撰稿人,环球之音评论员。中国人民大学EMBA。著有诗集《假设的乐章》,部分博文被多家媒体转载。地位清高,日月每从肩上过;门庭开豁,江山常在掌中看。邮箱:841195131@qq.com.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