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启阵:谈古论今
用文字记录思索与情感
http://blog.ifeng.com/1300494.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往事如烟之乡音未改鬓毛衰

2017-05-30 16:54:15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2207 次 | 评论 0 条

乡音未改鬓毛衰

丁启阵


 

家乡临海的长城,图片来自网络

当今社会,社交场合,介绍一个人,通常是:他是某某单位某某职务。这种介绍,其实很肤浅。工作单位、职务,固然是一个人有用的标签,但都是短暂、外在的属性。内在、持久的属性,并没有得到介绍。还不如古人,一见面先请教他人府上哪里,也就是家乡是哪里。家乡的属性,永远无法改变。贺知章《回乡偶书》中的诗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道出了家乡方言持久不易变化这一特点。一个人,家乡烙在身心上的印记,不易变化的东西多着呢。语言只是一个方面。

经常有陌生人在探知我的籍贯后,表示吃惊:你的普通话不错。其实,我在十六岁负笈北上之前,一句普通话都没有说过。从小学到初中、高中,我们乡村学校,没有一个老师,是用普通话讲课的。现在说起来,堪称匪夷所思的奇迹,那个年代却是普遍现象。

我的普通话之所以比一般家乡人好一些,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大学时代遇到一位非常热心纠错的同学。这位如今在山东省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的同学,现在仍说一口纯正的山东方言。但是,相比于我的吴方言临海话,他的话勉强也可以算是普通话了。毕竟人家是北方话。打一入学,将近有两年时间,这位同学都是我的义务、免费发音纠正人,风雨无阻,从不懈怠。两年之后,他才停止了自己的纠正工作。原因是,我的普通话已经甩他几条胡同了。二是我选择了语音学为自己的方向。专业学习的过程中,有意识地注意发音方法是否正确,发音部位是否准确。比如,南方人普遍分不清的前后鼻音韵母,我会通过形声字声旁之类迹象加以区别,记忆。作为音韵学专业的研究者,我年年教学生用国际音标际听辨语音,记录发音,整理音系,自己的发音不有所进步,那才不正常呢。不过,话说回来,语音学家中,发音不标准的,大有人在。语音是否标准,主要是模仿能力的问题,不是理论修养问题。三是在北方居住的时间很长。济南上学七年,出国教学前后累计四年,北京住了二十多年,离开家乡以后的三十多年,都生活在说普通话的环境里。

撇开语音能力高下,有一点可以肯定:我的家乡话,至今纯正。纯正到,现在回家乡,明显有落伍的感觉。一直居住在家乡的小伙伴们,他们的方音在随时演变,而我的家乡话却永远定格在我离开家乡的那个年代,那个诸事美好的八十年代,不再演变。

不知道贺知章的“乡音未改”是不是像我这样,学会了北方话、标准语的同时,家乡话也永远定格在当年离开家乡的少小年代?我想应该是这样的。在异乡,在京城的数十年里,不大可能说一口他人完全同不懂的家乡的语言。

古人有句话,叫:醉轻浮世事,老重故乡情。个中原因,很好解释:随着年龄的日渐加大,越来越意识到,随着父母的老去,家乡终将成为自己难以回去的地方,心中难免生出一种不舍之情。父亲已经于十多年前离世,现在为了看望母亲,每年我至少会回一次家乡。我很清楚,令我梦牵梦萦几十年的家乡,是回一次少一次的。

伤感是无益的,我也不太相信“亲不亲,故乡人”的说法。家乡固然有我不少同学,不少好朋友,但是,也有对我并不友好的人。比如说,家乡有个徐姓退休老干部,我跟他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实际上根本不相识。但是,因为对一些文史问题的看法不一样,他竟然视我如寇仇,字里行间,流露的是万般不屑,切齿痛恨。我自以为已经朝着人畜无害的方向努力再努力了,却不料家乡就有如此憎恨我的人,简直匪夷所思。老乡,老乡,既可以喝酒用缸,也可能背后一枪。世事总会叫人呵呵!

尽管如此,我自认对家乡是一往情深的。以至于我的妻子,经常提醒我:自己的家乡再美好,也不必贬低别人的家乡。谁不说自己的家乡美,道理当然知道。但是,说起家乡山川的秀丽,土地的滋润,气候的温和,物产的丰富,民间文化积淀的深厚,我常常会情不自禁地流露出自豪感。

家乡的文教,跟唐朝时被贬官来此、跟杜甫有亦师亦友关系、被唐玄宗誉为“诗书画三绝”的郑虔有很大的关系。我可算是半个杜甫研究者(即将有《杜甫字子美》一种著作问世),对郑虔当年遭贬为台州司户参军,也深表同情,认为是李唐王朝的严谴,即量刑过重。但是,作为临海人,我却多少有点庆幸的心理:幸亏郑虔当年被打发到了台州。不然,家乡的文教事业,可能要落后很多年。

不用说,我此生可能没有机会返回家乡定居了。但是,对于家乡,我永远会心怀祝福。作为一个以教书育人为业的大学教师,作为一个以著书立说为人生价值的学者,我当然希望家乡的文化教育事业,能够不断向前发展,希望家乡子弟能够在文化事业上有杰出的贡献。孔子周游列国,名扬海内外,但是,他是鲁国人,这一事实永远不会改变!

                                                  2017-5-30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讲台岁月三十年      下一篇 >> 往事如烟之著作心影录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丁启阵

音韵学、古代文学研究者,出版过语言学、诗词、历史研究著作十余种,散文随笔集两种。一个混迹高校讲坛的人;一个愿意独立思考的人;一个兴趣比较广泛的人;一个经常写些带文学色彩文字的人。[联系方式 qizhen@vip.sina.com]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