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启阵:谈古论今
用文字记录思索与情感
http://blog.ifeng.com/1300494.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在釜山游览“敌军烈士”陵园

2017-06-03 12:41:1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964 次 | 评论 0 条

在釜山游览“敌军烈士”陵园

丁启阵


 

釜山是韩国半岛地区最南端的城市,那里的海鲜和国际电影节比较有名,2016年一部名为《釜山行》的灾难片蜚声国际影坛……不久前我去那里逗留三天的原因是参加一个学术会议。然而,在釜山,最令我震撼的事情,却是参观联合国纪念公园,也叫UN公园。


UN公园,实际上是烈士墓园,埋葬着19501953年在韩国战争(我们叫朝鲜战争)中战死的联合国军官兵,一共四万余名。十六个联合国军参战国(加上五个医疗支援国和韩国,实际上共二十二个国家)中,美国官兵最多,有三万六千多人。十三万五千平方米的公园内,没有高大的建筑物,房屋只有追慕馆和纪念馆——都是体量不大的小型建筑。此外,还有几个国家的露天纪念碑——有土耳其、希腊、澳大利亚等国纪念碑——和联合国军慰灵塔等。各国战死官兵墓地占据公园中心区域,面积宽广,是整个公园无可置疑的主体和核心。公园由韩国某部军人穿着联合国军装,每天升降联合国国旗和22个参战国国旗以及巡逻,每周有两次军乐演奏。


如今,这个公园不但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当地居民到那里游览,休憩,实际上它已经成了釜山的一个著名旅游景点,吸引了不少外地乃至外国游客。我国有到釜山旅游过的同胞,回来后写文章说,这个公园是釜山游的首选景点,必去之地。


我所说的震撼,既不是因为它是世界上唯一的联合国墓园,也不是指举行升旗仪式时场面的壮观,肃穆。而是指如下两个情况:


一种情况是,公园美丽的景致。公园内栽种着冬柏、松树、月季、金达莱、冬青等树木花卉,修建了小水沟,喷泉等。漫步其间,举目四望,我的脑子里立即想起来的,竟然是雨果《巴黎圣母院》钟楼怪人卡西莫多乍见吉卜赛女郎爱斯美拉达时脱口而出的一个字:“美!”青葱如茵的绿草,层次分明的冬柏,新枝蓬勃的松树,自在游弋的锦鲤,艳丽盛开的月季……美得难以言表,美得超尘脱俗,美得时光都在这里停住了脚步。


另一种情况是,草地上整齐划一的墓碑。我拜谒过国内不少烈士陵园,坟墓、墓碑形制是有等级差别的——烈士生前官职的高低,会在坟墓的位置、墓碑大小上体现出来。仿佛官职是世袭的,跨阴阳两界的,生前是将军,死后仍是将军;一旦为士兵,世世为士兵。走在陵园里,会有等级森严的感觉。由森严而森然,心里会不寒而栗。但是,走在这个联合国军的墓园里,看着成行成列,平躺在草地上形制统一的小小墓碑,决没有不寒而栗的感觉,倒有几分像个将军,正在检阅麾下列队的士兵。


汤显祖《牡丹亭》里有句词儿,“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看着朝鲜战争中我志愿军敌方官兵,阵亡后这样的归宿地,我觉得,他们不幸之中也算有一幸。倘若他们的亲人到这里祭扫,大概是可以略感欣慰的。而我们“最可爱的人”、牺牲在同一场战争中的数十万志愿军官兵呢?他们死后的归葬地有这么漂亮吗?也会有这么多人,有意无意地去看望他们吗?在那个地下的世界里,他们能享有同等的地位和待遇吗?下级军官和士兵们会得到应有的尊重吗?当初被动员参军、上前线的时候,可是说好了,为的是建立一个人民当家作主、没有压迫没有剥削的美好新世界的!


                                                              2017-6-2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如何寻求孔子真相与《论语》真解      下一篇 >> 《论语》魅力之二·思想内容的魅…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丁启阵

音韵学、古代文学研究者,出版过语言学、诗词、历史研究著作十余种,散文随笔集两种。一个混迹高校讲坛的人;一个愿意独立思考的人;一个兴趣比较广泛的人;一个经常写些带文学色彩文字的人。[联系方式 qizhen@vip.sina.com]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