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先生的博客
垂垂一老者,网络一学生
http://cdcyzl440716.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晚年敲键寄情长

2017-06-09 14:56:32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小故事 | 浏览 218 次 | 评论 0 条

晚年敲键寄情长

我和尹祚宏老师是同学、朋友,也和他一起退休。退休前,他是中学数学科带头人,在他的指导下,一批批数学教改骨干迅速成长,有多位数学教师在县、市数学课堂教学比赛中获奖;他潜心教研教改,先后在《湖南教育》、《初中数学教学》等全国多种数学期刊上发表几十篇教育教学论文。因此,尹祚宏老师应邀参加了在太原召开的全国性数学教学研讨会,并被湖南省中学数学专业委员会吸收为会员。

尹祚宏老师退休后自学电脑,想不到一个数学教师却爱好上了写作,并取得令人敬佩的成绩。

有一次,尹祚宏老师和我讲他退休后学电脑的趣事:

“老朋友不怕你笑话,在此之前,我是电脑盲,觉得电脑是高科技,价格又昂贵,弄坏了不好办。自从接触它后,才知道电脑是玩不坏的,只要不去砸它。

你知道我不吸(烟)、不喝(酒)、不搓麻将不打牌,也没其他爱好,除了读书看报看电视还是读书看报看电视,退休的日子真难熬啊!孩子们见我整天魂不守舍的,就给我买了台电脑,要我从中寻找乐趣,打发闲暇。

你知道,六十多岁的人了学电脑并非易事,好比“八十岁学吹鼓手”。看到年轻人键盘敲得像放鞭炮、鼠标弄得像射箭,要做什么事情轻而易举的就OK了,我真羡慕得要死,恼恨自己做不到,干着急。向年轻人请教,他们很热情,手把手传技授艺。我这个徒弟却左耳进右耳出,刚学会,又忘了。

更恼恨的是费了不少劲、花了不少时间“刻”出一些文字来,正待自我欣赏,鼠标点了不该点的地方,刚“刻” 好的东西消失得无影无踪,怎么也找不回来了!那个懊恼后悔呀,别人肯定没有那个感受。

我去向书本请教。买回的书却是我认得的字看不懂的名词术语,发愤半天才一知半解,但连环套似的又牵涉到其它名词术语。行家里手认为是简单的东西,我却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于是那本书也就丢在一旁‘无我问津’了。学点简单的东西算了吧,能记住一点就记一点,能用上一点就用一点,也当不上电脑高手、黑客了。

慢慢地学会了一些电脑的基本知识,又萌发出了“老夫聊发少年狂”的冲动来,学玩博客。直到这个时候,我才觉得玩电脑对老年朋友来讲,既悦心,又健脑,还能学到很多新东西,更何况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以前,我有写日记的习惯,日记本摞起来尺多高。现在由笔墨涂鸦变为键盘刻字,文字整齐规范,保存方便,便于修改……终因年老学新艺,难以尽人意,真的是给力又不给力。

在博客上记录一下自己的足迹、记录一下大千世界、记录一下盛世华夏,等到刻写不动时再打开来读一读,把经历过的再经历一次,把生活过的再生活一次,这是给自己的人生买了张回程票呀!真是别有滋味很有意思的事情。”

2009年,尹祚宏老师订阅《快乐老人报》,报上栏目的一些文章里面很多事情他都经历过。那些文章勾起他对当年的回忆,于是他也向《快乐老人报》投稿了,经过无数次失败后,他的《姑娘戴像章被揉胸》等几篇反映当年事实的文章被刊发。他说:“当收到载有自己文章的报纸时,犹如晚年得子,乐滋滋喜洋洋的。”

   尹祚宏老师还说:“在我们华夏,国有史,方有志,家有谱。我想写一本回忆录,让后辈们了解过去,珍惜今天,更为明天而努力奋斗。”他在键盘前坐了五年,终于完成了一部近30万字的回忆录。他说写回忆录的目的是“忆昔以惜今,怀旧以促新”。

尹祚宏老师说:“有了电脑,有了网络,我丑陋的小豆腐块也就出现在《湖南日报》、《长沙晚报》、《大众卫生报》、《快乐老人报》、《广州日报》、《江门日报》、《邵阳日报》等报刊上。我的《情系故乡》在博客上连载,吸引读者,点击率高,被评为名博,并在网上结识了很多博友。”

电脑像一艘船载着尹祚宏老师从生活狭隘的地方驶向无限宽广的海洋。他七十岁生日的时候,他的博友发从QQ中发来祝贺诗:

七十初登寿烛光,春风此夕满华堂。

程门立雪风波误,马帐传经桃李香。

至老含饴弄孙乐,临屏敲键寄情长。

年年但有今宵庆,更祝期颐共举觞。

祝尹祚宏老师晚年学习更勤,敲键更乐,收获更丰,夕阳更红!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反腐题材的上限      下一篇 >> 情缘?还是孽缘?(连载)引子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毛先生

忘记不了的昨天,享受不尽的今天,捉摸不透的明天。用记忆储存昨天,用文字记述今天,用思想猜测明天,让短暂的一生横贯昨天、今天和明天,尽可能地拉长。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