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启阵:谈古论今
用文字记录思索与情感
http://blog.ifeng.com/1300494.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德国、日本都不如我国精确的一件事

2017-06-16 01:47:57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 次 | 评论 0 条

德国、日本都不如我国精确的一件事

丁启阵


 


众所周知,德国和日本,堪称当今世界机械制造方面的楷模,它们都以标准高、要求严、工艺制作精良等特点著称。自然,德国人和日本人,工作上也以认真、刻板、精确闻名于世。我在日本东京工作过一年,对日本人的这种特点,有切身的感受。

比如说,应一位法国朋友的邀请,我于一个星期天上午,兴匆匆跑到三菱财团属下的静嘉堂文库,准备看几本我国的古书。到了以后,这间私家图书馆一位中年女性管理员,因为我没有从自己任教的大学图书馆开一张介绍信,拒绝我入馆借阅任何图书。尽管在早稻田大学做教授的法国朋友经常去哪里看书,早已跟这位管理员混得很熟,表示可以证明我的大学教师身份,可以替我作保,说明我是大老远赶过去的……种种理由,全都无济于事。最后,我们只能怏怏而回。返回路上,已经在日本居住工作了二十余年的法国朋友,对静嘉堂文库女管理员的刻板行为,表示无法理解。

再比如,日本的公共汽车站,站牌上都明确标出每班车的到达时间,精确到分钟。因此,基本上看不到公共汽车站有成群的人在那里无聊地等车的景象。都是在公共汽车即将到站的一二十秒钟时间内,突然出现的。在国内尤其是北京习惯了等待戈多一般等待公交车的我,初到日本时,简直不知道公共汽车站的日本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不光是公共汽车,我所任教的大学,往返于学校和电车站之间(为了通往位于郊区县的分校)的班车,每班发车时间,也都是精确到分钟的。不明就里的我和复旦大学的贺教授,几次发现只有我们俩在等班车。其他人都是在发车前十几秒甚至几秒钟内到达候车地点的。经过打听,才知道学校印制了精确到分钟的班车时刻表,师生可以免费索取。

听在德国工作过的同事介绍,德国的情况跟日本一样,也是认真、刻板、精确得令人发指的。

但是,据我所知,有一件事情,德国和日本,都不如我们这个盛产“差不多先生”、凡事粗放的文明古国认真、刻板、精确。这件事便是:大学里的上课时间。

我国的大学,上课时间都有严格、精确的规定。上课铃声的威严不亚于军号,铃声停止前,学生和教师必须各就各位,做好听课和讲课的准备。铃声一停,教师就开始讲课,学生则进入听课状态。许多学校都会规定,学生迟到一两秒钟就算迟到,要在考勤表上予以记录,教师迟到三五分钟就要视为教学事故,影响考核。有些学校甚至规定,教师必须提前五分钟进入上课的教室,作好讲课的准备。

日本的情况则不然。上课铃声并非教师开始讲课的分界线,而是教师在休息室或研究室结束跟同事的闲聊,从容喝掉杯子里的茶水或咖啡的提示音。通常情况下,教师会在铃声响过后十分钟左右踱进教室,宣布开始讲课。我向日本学生做过调查,结果是:上课铃声响过后十五分钟走进教室的教师,是最得体因而最受欢迎的。如果上课铃声响过三十分钟后,还不见教师到来,表示教师不会来上课了,学生可以自行离开教室,下课。在日本东京某大学教书那一年,复旦大学的贺教授奉行他提前五分钟进教室的习惯,我则总是踩着铃声进教室。结果,贺教授成为最不受日本学生欢迎的教师。日本学生的理由是,课间的一二十分钟,是同学们最轻松最愉快的相处时间,长辈、老师在场,会让他们感到拘束、紧张,手足无措。

据在德国工作过的同事介绍,那里的情况跟日本差不多。

表面上看,好像我国的大学教师工作上比德国、日本同行认真、负责;德国、日本教师的工作明显是缺斤短两,偷工减料。但是,效果检验过程,比如说,德国、日本大学教师的科研成果、获得国际同行的认可程度、所培养的学生日后成材率(比如说,诺贝尔科学奖的获得者数量)等方面的数据看,实在无法证明我国的大学教师比德日两国同行更优秀,更有效率,更有成就。

我国大学的上课时间,为何跟德日等国有这样的区别呢?我认为,主要原因可能是:我国的大学包括教师开始讲课的时间之类制度,是由行政管理机构制定的,是由整天坐在办公室里的专职行政人员监督执行的。也就是说,我国的大学教师是被行政机构严格监管的对象。而德日等国的大学教师,他们的头顶上方,没有行政管理机构,没有行政管理人员,在教课方面(包括开始讲课的时间),他们有足够的自主权,决定权。据我所知,高水平、能创新、有真才实学的大学教师,多数是有些自由思想的,难以适应刻板的管理制度,不愿意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点名上,诸如此类。陈寅恪先生提出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口号,其中的独立、自由,大概是包括反对有关行政管理机构的刻板规定和约束的意思的。

大学教师在讲课时间上晚几分钟的权力、自由都没有的国度,怎么可能谈得上“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2017-6-16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论语》魅力之四·语言的魅力      下一篇 >> 三岁女儿是个小小舞蹈家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丁启阵

音韵学、古代文学研究者,出版过语言学、诗词、历史研究著作十余种,散文随笔集两种。一个混迹高校讲坛的人;一个愿意独立思考的人;一个兴趣比较广泛的人;一个经常写些带文学色彩文字的人。[联系方式 qizhen@vip.sina.com]

广而告之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