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先生的博客
垂垂一老者,网络一学生
http://cdcyzl440716.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情缘?还是孽缘?(连载)4

2017-06-17 08:31:23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小故事 | 浏览 185 次 | 评论 0 条

4、中了圈套

曾焕章和东家父女俩把这种没捅破纸的关系维持了一年多。

一个深秋夜晚,北风呼啸,气温突降。曾焕章照常做好了、做完了东家家里一天的事情,吃完晚饭就走进自己房间,点亮桐油灯,洗完脚,把桐油灯拨得小小的,就爬上床坐被窝,想心事,想人间世事了。

这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打开门一看,只见王招娣一只手提着马灯,臂弯上还挽着一套新衣服,另一只手提着篮子,里面装着酒菜。招娣说,这是父母要她送来的,父母还嘱咐曾焕章加衣防冻,喝酒驱寒。王招娣放下手中的篮子,拨亮了桐油灯:“你不也用太节省灯油了。”窄小的长工房里一下子亮堂起来,屋子里充满了酒菜和新衣服的气味还加上招娣身上那特殊的香味。曾焕章心底不由得腾起一股热浪。

曾焕章一下手足无措,连忙说:“这那行,这那行,谢谢东家的恩典,我顶当不起,顶当不起。小姐,请你还是把东西拿回去吧,你们家的好意我领情、领情,万分领情!”

王招娣回答说:“那怎么行,是父母亲要我送来的,拿回去有违他们的意思,我会被责骂的。”说完,还加了一句:“你好意思让我挨父母的责骂?”招娣的话语暖暖的软绵绵的,又在曾焕章充满热浪的内心注入一股莫名的滋味。

两人几番劝解,几番纠缠,几番推扯,王招娣还是把衣服放到了曾焕章的床上,把马灯、酒菜放在那小小的桌上,随即摆好了酒菜杯筷。

开始,曾焕章硬是使劲按捺住自己,做到目不斜视话不乱说身不乱动,做到不动筷不端杯,一动不动地呆坐着,犹如千里送京娘的赵匡胤,无论怎样都坐怀不乱。

“你怎么啦?我父母是好意,不是恶意;我不是母夜叉,不吃人;酒里菜里有没下毒药,可放心吃喝;这里有没有外人,又是夜晚,不会怎么样的。你不吃不喝,对不住我这个送东西的人还在次之,你对得住我父母的一片心意吗?”

曾焕章觉得招娣说的字字入情句句在理无懈可击,觉得自己不领这个情就真的对东家不住,对不住小姐这番言语和她的情意。招娣在说这番话时,轻言细语,娓娓道来,嘴角露笑,脸现酒窝,乌眉跳动,眼睛传情……被刚刚按捺下去的热情激荡起来,曾焕章所谓的铁石心肠复生暖气再发热情了并迅速膨胀!于是,他端杯执筷慢慢与招娣对饮起来。

在对饮中,王招娣说:“你在我家做工,我父母亲很满意,事无巨细,你都一一做了,好像做自家的事一样,不用他们操心……”

曾焕章回答:“谢谢东家美言,我是一个实心人,不会花言巧语,说什么做什么,一是一,二是二的。”

“我父母亲说你勤劳、能干、诚实、正直,很看重你,看中你。我也一样……”招娣说完,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曾焕章。

“谢谢你们看重,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也看错了,一个穷长工再好又能怎样?” 曾焕章不敢抬头和招娣对视。

“……”

在对话中,招娣热情劝酒夹菜,语言更加甜蜜,眼睛尤为传情,让曾焕章醺醺欲醉如坠五里云中,曾焕章快要羽化了。

几轮下来,曾焕章、王招娣都有了些许醉意。

酒菜吃完后,招娣收拾东西要去父母亲面前回话复命。曾焕章连忙起身去开门,哪想房门被锁住了……

事情结局如何,读者可想而知。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情缘?还是孽缘?(连载)3      下一篇 >> 情缘,还是孽缘?(连载)5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毛先生

忘记不了的昨天,享受不尽的今天,捉摸不透的明天。用记忆储存昨天,用文字记述今天,用思想猜测明天,让短暂的一生横贯昨天、今天和明天,尽可能地拉长。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