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是故乡明917的博客
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
http://blog.ifeng.com/12800206.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周璇生前最后一次露面唱歌的珍贵视频曝光,看完泪崩

2017-06-18 16:25:3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59 次 | 评论 0 条

1957年6月18日,中央新闻纪录片厂专门赶往上海,拍摄了这段影像。

此后不久,1957年9月22日,周璇就因为脑炎,在上海病逝,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这段影像,也成了周璇生命中的最后一丝光影。

这部纪录片,名叫《访周璇》。

中央新闻纪录片《访周璇》

片长:3分41

说“访”,是因为当时周璇刚刚传出康复的消息。此前,她因为精神病发作,在上海虹桥疗养院里接受了长达6年的治疗。

这在当时,可是个大新闻,不少报纸都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

  

这是1957年第13期《大众电影》上,《新华日报》记者祖丁远撰写的名为《周璇恢复健康了!》的专题

周璇还给《上影画报》写了一封亲笔信。

  

周璇的亲笔信,摘于周璇儿子周伟所著《周璇传》

如今,我们已经知道了周璇的结局。因此现在再看这段视频,真是百感交集。

  

在《访周璇》里,我们能看到周璇再次唱起那首熟悉的《天涯歌女》。

比起1937年在《马路天使》中唱起这首歌的17岁少女,周璇的确是老了,但她依旧光彩照人。

对唱着歌的她来说,一切都是现在时;但对于看视频的我们来说,那却是充满伤感的过去时。因为我们知道,3个月后,她就要离世。

视频里也不只有周璇一人。那个时代许多鼎鼎有名的电影人,都出现在了镜头里。他们得知周璇康复的消息,前去关心和看望昔日的友人。

其中一个面向我们,坐在周璇右侧,身穿白西服的男人,就是著名电影演员赵丹。他和周璇一起演过《马路天使》。

  

《访周璇》中的周璇和赵丹

赵丹和周璇的关系非常密切。

周璇当年去香港以后落难,再回到上海,就是赵丹去接的她。

而周璇的儿子周伟和周民,当年也被周璇送交给赵丹和黄宗英夫妻抚养。因此,在当时的报纸上,时常会有“周璇和赵丹熟络”的新闻。

  

《国际新闻画报》上的一则新闻,摘自晚清民国报刊数据库

《访周璇》中还有一个穿着短袖开衫,内搭碎花旗袍,说着“小璇子,唱个歌给我们听吧”的女人。

她是导演郑君里的爱人黄晨,也是上影的老演员。她曾出演过《八千里路云和月》、《三毛流浪记》等影片。

黄晨和蓝苹女士(也就是江青),是关系极好的密友。当年她和郑君里的婚礼,请了江青去做伴娘。

而黄晨身边那个穿着黑色外套、为周璇大力鼓掌的男人,当然就是大名鼎鼎的演员、导演和电影理论家郑君里了。

他不仅执导过《乌鸦与麻雀》这样的经典作品,还翻译了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他对中国电影发展做出的贡献,足够写上好几本书了。

  

黄晨、郑君里夫妇

你会注意到,周璇在唱歌之前,和赵丹调换了位置,坐到了茶几上。

而换过位置后,坐在赵丹旁边那个内穿白底波点衣服的女人,就是著名的演员,上官云珠女士。

  

上官云珠和赵丹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纪录片是在赵丹家里拍摄的。所以里面那个一闪而过,给周璇递来果盘的,只露出了半张脸的女人,应该就是赵丹的妻子黄宗英。

  

黄宗英递上果盘

而坐在上官云珠身边那位同样只露了半张脸的穿着西装的男人,则比较像周璇的另一个好友,音乐家陈歌辛(?)。

此时,镜头向后退去,赵丹家客厅的全景出现。我们这才看到左侧沙发上还坐着两个人。

可惜因为视频实在年代久远,我分辨不出他们到底是谁。

不过,盘点一下周璇康复后见过的友人,这两个人很可能是导演白沉,演员王薇。

  

左侧沙发上的人到底是谁,我们只能凭猜测判断了

  

周璇唱歌时,曾经抹过眼泪。我们还能看到她略带不安地一直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她的这些小动作,让人能明显看出,她其实还是很紧张的。

要真正理解周璇彼时的心情,我们恐怕还是要讲一讲,她住进精神病院的背景。

想必很多人之前都对周璇的身世有所耳闻。她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只知道自己原名叫苏璞。

3岁的时候,她被转送给别人家,中间辗转过几家人,还差点被养父卖到妓院当妓女。

她的童年,是很凄苦的。这和她曾经演过的《天涯歌女》中的小红,极其相似。

即便在周璇成为大红大紫之后,她的生活也仍然不顺利。

1938年,她和当初在明月歌舞团一手捧红自己的作曲家严华结婚,但他们的婚姻却只维持到了1941年。

当时的报纸,还专门出过一个名叫“周旋和严华婚变”的特辑,来消费二人的婚姻。

  

当年的八卦

可以说,周璇和严华的婚变,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由于国泰影业公司老板柳中浩从中作梗。

周璇在和严华完婚后,便和柳中浩的公司签了合同。她从此忙于拍戏,而连续的工作,使她与严华的孩子不幸流产。

刚刚流产不久的周璇,身体还未恢复,就被柳中浩劝说去拍摄《孟姜女》。而且,在此后一年多的时间里,她又接连拍了七八部戏。

最终,她和严华的婚姻,在多方压力下迅速夭折了。

  

这张报纸新闻,讲的就是周璇想要去香港拍戏,却被柳中浩极力挽留的事情

这一时期的经历,不仅对周璇造成了重大的打击,也让她的身体在超负荷工作下变得日益虚弱。她还长期患上了神经衰弱的毛病。

周璇的第二个众所周知的恋人,是和上海绸布庄的富二代朱怀德。而这段恋情,几乎就是促使周璇精神病发作的直接原因。

朱怀德不仅早有妻室,还一面拿周璇的钱做生意,一面和舞女纠缠不清。

在周璇为他生下长子周民的时候,朱怀德甚至矢口否认周民是他的孩子。他还对周璇说,“是不是他的孩子,要验了血才知道。”

1951年,在电影《和平鸽》的拍摄现场,周璇饰演一位护士,正要给伤员抽血。这时候,伤员突然说了一句台词,“你的血干净吗?”

据当时在场的人说,周璇一把推开众人,高喊着,“验血!是你的孩子!”、“都解放了,这样公平吗?”、“我生孩子又碍着别人什么事了,再说他是有爸爸的!”、“你们都走开,让我孤独吧!”……

在这之后,周璇就住进了上海虹桥疗养院。为她诊疗的是周璇原先就看过的医生粟宗华。

此后,就是长达五六年的空白时光,我们听不到任何有关周璇的消息,直到1957,听说她康复,才有了文章开篇讲到的新闻和视频。

  

《访周璇》中,周璇打完球后聊天的医生是苏复(左)和粟宗华(右)

很不幸,紧随其后的,便是周璇的突然离世。

当时有非常多的电影界著名人士参加了她的追悼会。

  

1967年第10期的《上影画报》用几个整版发布了周璇离世的消息

  

最后,让我们再说回《访周璇》这部电影本身。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段影像具有的意义,其实远远超过它对周璇本人康复的记录。

从画外音中,我们能够听到这样的解说——

“过去,旧社会摧残了她;现在,新社会使她获得了新生。”

而电影拍摄的时间,是1957年6月18日。当时,抗战胜利不久,新中国步入了一个万事万物都在行进中的时代。

而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之下,像周璇这样的巨星从精神病中康复过来,无疑也是非常振奋人心、与时代精神匹配的大新闻。

也正是因为搭上了这样的热潮,这部纪录片才得以诞生。

只不过,当时影像里的这些著名影人们,只知道艰苦的日子过去了。他们以为希望就在前方,却不知道今后将会有一段日子,更加艰难的岁月。

赵丹、郑君里,都将在那段时间里饱受煎熬。除他们外,还会有更多的文化人,遭到重击,甚至是因此丧命。

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周璇的早逝,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吧。

至少,这能让她免于承受这段伤痛的历史。

我们永远记着的,会是那个唱着“郎呀咱们俩是一条心”的小璇子。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父爱如山,名画名曲中的父亲,道不尽…      下一篇 >> 世界名著的开头,总是耐人寻味!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月是故乡明917

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