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焱东1969
刑警1985
http://blog.ifeng.com/6918569.html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23,落魄

2017-06-19 13:37:0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再婚1999 | 浏览 117 次 | 评论 0 条

吕兵在三香路一个《好再来》早餐馆要了一碗素面和四个菜包子,坐下,就要吃时,圆圆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站在他身边。他低着头不吱声,怎么就心虚了呢,鬼知道为什么。

圆圆不愠不火说:不是有人给你派了一张“大饼”两个“肉包子”吗,这会儿又要了四个,吃得了?你等一下吃。

“派一个饼”,黑话“饼”喻为女人,两个大肉包子当然就是女人的两个“大波波”了。吕兵忍住笑,死咬住嘴唇,但鼻子还是“哼”了一声,说:“你不要乱说,是你派的?”

圆圆不说话进了餐馆里面,不一下子拿来两个《豆皮》,两个《欢喜砣》;服务员跟着端来一小瓦罐子,说“鸡汤”,放在吕兵面前,全是他爱吃的东西。圆圆把他的素面与包子拿到自己面前就吃了起来,见他不吃,说:“怎么,要我喂你不成?”

吕兵还是不吃,圆圆温柔地说:“吃吧听话,就当昨晚什么事儿也没发生。”

吕兵抓起《欢喜砣》就吃,说:“昨晚我发生什么事了?”

吕兵深知男女之间的事儿,只要不是亲眼所见,拒不认账比坦诚相告要好一百倍。

“没什么事就好,是我多心了,你吃慢一点,吃快了对胃不好。”圆圆刚才还一脸的乌云,这会儿一片晴朗,说,“有一件事儿忘了告诉你,我有一个远房的姑家表弟叫何水连,我介绍他到你前妻的厂里做事去了。”

吕兵说:“前妻,我还有后妻不成?”

圆圆心里说,后妻不是坐在你对面吗,但她岔开话题:“你应当去看儿子,他今天被他老师带到青山公园玩去了;常回心送货物去了,你前岳父身体不舒服,老太太在家照顾他;我今天不上班了,你吃完了我陪你去公园,也想见一下儿子,他叫阳阳吧。”

“撞鬼了,你对我家的事儿比我还清楚,是不是真爱上了我?你就不介意我的过去?”

“都是三十多的人了,谁没过去,那个能割断历史?”

她通情达理,吕兵也就一脸阳光,问:“你怎么知道我爱吃《欢喜砣》《豆皮》?”

圆圆答:“问你队里人不就知道了,至于鸡汤嘛,我以为你昨晚——元气大伤,给你补一下。”

“一大早你怎么在这里?”

“这个早餐点是我的,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呢,不过,我不常来这里,由我妈打理生意。”

“你妈?你不是管艾局长的妈妈叫舅妈?”

圆圆笑了说:“我妈就是我婆婆,前夫的妈妈,她当我是女儿,我要养她的老,送终,不行吗?”

“什么不行,我是说这如今有你这样的好女孩子太难找了,我没想到你有这么好。”

“你没想到的事还多着呢,”心想你要是关心我,还有不知道的?

“这鸡汤你也喝吧。”他说,就要倒一个碗里。

圆圆见他还知关心她,心里一热,说:“莫倒碗里,我拿个汤勺来不就好了。”

吕兵说:“也是,把菜包子给我两个,你也吃一块《豆皮》。”

他抓过包子就啃。圆圆说:“你吃慢一点,有的是时间。”她起身去拿汤勺,见婆婆倚立厨房门边静静地注视她与吕兵;她迎上去说:“妈,他是个很好的人,公安大案队长,他要是和我好,以后我们三人一起过日子,你把他当儿子行吗?”

婆婆点头。

她说:“我拿汤勺,他要我也喝汤。”

婆婆转过身说:“他在公安做事,一月一两千块钱,过早还吃素面,这么节俭?”

“他爸妈原在乡下,读大学之前还在建筑工地挑灰桶挣学费。”

“难怪这么节约,古话说,穷养儿,富养女,一点不假。”

她拿过汤勺,说:“妈,看顺眼不?”

婆婆说:“你顺眼,妈就顺眼。”

圆圆回到座位上,喝了一口汤对吕兵说:“你多吃一点,不够再拿,我要你今天到晚上十点之前一刻也不离开我,除发案到现场之外。”她就是要再一次看一看吕兵对下午五点的约会是一种什么态度。

吕兵说:你莫不是要做“跟屁虫”吧?我下午四点半到五点半有事。

她佯装生气,把汤勺丢在盘子里,噘着嘴说:“我就知道你还是想去约会那个开玩笑的女孩子。这世上有约会二十年的人吗?天方夜潭。”

见她发火,吕兵那会往深处想,说:“我就知道又是艾局长对你说了什么了,你怎么知道没有二十年的约会,那女伢开玩笑是她的事,我讲诚信,答应了她就得守信。”

她说不清是高兴还是生气,假若当年不是自己呢,那么他要见的人就不是自己了。她真发火了,说:“你对她有什么企图?”

吕兵说:“也只是好奇,不过也真想知道她是个什么样子,过得好不好,仅此而已。”

她固执说:“那我陪你去。”

吕兵火了:“不吃你的东西,你少跟着我。”他起身就走。她一把拉住他说:“好好,我放你两小时假,可以吧?”

吕兵坐下把鸡汤倒进碗里,咕噜咕噜地喝,又从上衣口袋掏出20元钱丢在她面前说:“不用你施舍我,明知我如今落魄,过的不是人过的日子,要我喝什么鸡汤补什么身体,喝下去了,我晚上怎么办?”

竟然给她钱,圆圆正要斥责他的不是,见他这么一说,不知什么意思,说:“什么晚上怎么办,白天刚开始呢。”

吕兵双眼圆睁,好火,但他小声说:“一个笨女人,我晚上要女人,懂不懂?白痴一个。”他起身就走。

圆圆收起钱跟着出门,拽住他说:“我明白了,喝了汤就会要‘那个’对吧。”

吕兵说:“你明白,明白什么?派我一个小姐我还不敢要,得了性病不说,一出事就开除出队伍。”

圆圆笑了,好甜。

“你是怎么把何水连弄到……回心厂子,做事?你又不认识她?”

“她的一个客户是我店的常客,一带一,一去二来,不就认识了,她说我表弟干的不错;我也把水连训了一顿,你也别认为他不是好人,从前犯法也就是讲个义气,打个群架什么的,别的坏事他没干。”

“前些时,他一伙人丢钱包地上,要讹诈梅子一千元。”

“宋仁青对我说了。”

“宋所长还在追你?”

“我对他说了,我对他不来电,不过,我答应为他介绍一个对象,你说,把阳阳的老师介绍给他好不好?常回心带她来喝过两次茶,我看她好文静又是个老师。”

“管你屁事,我看你和宋所长正好一对,一个细心一个体贴。”

“你是不是欠打?我翻脸了。”

“好好,不说了,随你的便,喂,你《红楼》厨房要不要一个打杂的人,缺人,我给你推荐一个,女的,下岗,四十岁不到吧。”

“长的么样,我要灵醒一点的,做事犀利一点儿的。”

“有一个叫沈来吾的,回心以前一个厂的车纺工,手脚不会慢。”

“我要考虑一下再说,给多少钱一个月?”

“500元。”

“400元,包吃两餐。”

“奸商。”

圆圆说:“她干好了,我不会亏待她,我奸商?有些餐馆她这种工作,一月才200元,你知不知道?”

吕兵笑了说:“难怪宋仁青说,艾局长的表妹精得像鬼。”这说话的当儿正到百货大楼一路车站。车正停,迎面下来宋仁青,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紧拽着他的胳膊。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22,蒙她      下一篇 >> 24,歪心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胡焱东

胡焱东,男,蕲春,农民;当兵京师仪仗营,退役从警黄石,刑侦,监管。几十年一晃荡,老了,退下。 写有长篇小说《刑警1985》《再婚1999》;中篇小说《出格》《情路无为》;短篇小说有《那年》《老赖》《新岸》《另样人生》《老牧》;随笔文集有《奈何红尘》;微文集《岁月犹贼》;诗歌集〈秋思〉。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